刮痧疗法是清除转移癌细胞的生物刀

2019年9月15日15:33:46刮痧疗法是清除转移癌细胞的生物刀已关闭评论

李师曾于徐汇区刮痧健身协会的培训班上以《刮痧疗法治愈扩散淋巴癌—兼谈癌症病人的康复治疗》为题发表了七个小时的系统论述,后陆续以《刮痧疗法的瞑眩反应》、《刮痧疗法与辟谷断食排毒》、《刮痧疗法是清理转移癌细胞的生物刀》、《人体的皮肤为刮痧疗法提供了治病的巨大平台》为题发表了多篇专题论文,此文是其中一篇,并于2003年10月23日首次发表于美国的《圣路易时报》。

十多年过去了李师当年的论文仍然折射着古中医智慧的光芒,记录着一位在中医砭法道路上勇敢探索前行者的足迹,中医生命的不朽正源于此。

一、刮痧疗法能治病治大病

刮痧疗法是中国传统医学的瑰宝,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刮痧疗法属于中医的外治疗法,以其具有简、便、验、廉,无毒副作用的优点,长期以来薪火相传,沿用不废。

清·康熙年间,武水、秦溪、江淮、吴越之地“痧胀流行猖獗,疫情大作,日死人数千,竟不知所名”,“方书不载,名医束手,病死惨状,目不忍睹”,医家奇人郭子邃遍阅仲景、东垣、丹溪之论,躬访杏林先贤、松隐异人,广搜秘验,博取众长,参以《灵》《素》《甲乙》并结合临症心得,著《痧胀玉衡》。郭氏用刮痧,放痧等术制服了一场瘟疫,用此法治愈了许多今天医界看来都是疑难杂症的疾病。

清·康熙十四年(公元1675年),郭志邃撰写了第一部著称于世的刮痧专著《痧胀玉衡》,使刮痧疗法成为中医的一门专门技术,在中医临床诊治上已臻成熟。因此刮痧不仅能治病,而且能治大病

清代的一个时期,太医院曾取消针灸科,民国初期又倡西医禁中医,因此刮痧术为正统儒医、世医、医学家所不道,乃视为拙朴野俗,不登大雅,无以入流。在《痧胀玉衡》问世300多年后的今天,许多疾病仍为现代医学所无奈,但传统的临床有效疗法却在人们的视野中淡化,刮痧疗法仅定格为“保健疗法”。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真是中华医林千古憾事。

笔者用刮痧疗法诊治多类疾病,并使许多外科手术后癌细胞转移的病人得到了有效的治疗,本文以淋巴扩散癌为例展开论述,其一淋巴癌为癌症中最凶恶之顽症;其二许多癌症患者都面临淋巴扩散的病程,因此以此为为各类癌症患者提供一条新思路,新方法,新效果的康复之路。(注:文中“笔者”为李师自述,下同)

癌症病人面临的状况

癌症是人类健康凶恶的敌人,癌细胞不是体外入侵人体的细菌和病毒,也不是一种外来的微生物,而是人体自身的正常细胞发生病理质变而成,肿瘤是人体正常细胞的转化物,与正常细胞是同源的。所以,任何扼杀、抑制癌细胞的方法(化学方法)同样也会杀死、抑制正常细胞,并诱发新的癌症。

癌细胞发展的时间及病变部位在极其隐秘而不易被人觉察的情況下发展,当人们发现临床有明显症状时,往往病情已到了晚期,危局难挽。据《中国抗癌报》报道:从人体第一个癌细胞发展到“临床癌”,需要二三十年的经历期,必须经过“微小癌、毫克癌、亚临床癌、临床癌”发展四部曲,才能夺走人的生命。

由于现代检测仪器精准度的极限和盲点,由于施治手段的局限,捕捉早期脏器癌变和对付扩散灶是极其困难的。我们所能发现的癌症原发灶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它的主体还深沉在水线之下。对肿瘤手术治疗后,接着用放疗和化疗方法进行术后治疗,我们称之为进攻性治疗和对抗性治疗,由于这种方法使正常细胞与癌细胞同归于尽的结果,因此人体面临着第二次损伤。根据山东大学生物系张颖清教授的研究,化疗的结果造成抑制正常细胞比杀死正常细胞的后果更严重,因为抑制正常细胞的发育,就会有可能使某些全息胚的发育被滯在癌区,从而诱发新的癌症。

非物理方式的治疗在损伤人体的同时并启动了处于休眠状态的癌细胞,启动了“微小癌、毫克癌、亚临床癌”,甚至手术后的“临床癌”,使癌细胞的发展速度是原来的200倍。由于癌细胞成爆炸性的发展,术后巩固治疗就显得极为重要。如果不能清除体內早已存在和继续在形成的癌细胞,那么手术治疗的效果就不能巩固。走放疗和化疗之路,是人们在无法顾及长远利益时,只能先顾眼前利益。

刮痧疗法治愈转移淋巴癌

临床症状:徐某某、男、47岁、某公司经理,1996年10月发现后背左侧纵向间隔2厘米有二排列囊肿,无痛、质韧、中等硬度、表面光滑。原以为患处为普通囊肿,轻舟简取,经长宁区中心医院手术切除,病理化验为恶性淋巴癌。术后伤口不能愈合,创口四周发生红肿溃疡,溃疡的圆形创面直径为10厘米。颈、肩、腋、背部左侧突发弥漫性淋巴结,诊断为淋巴癌术后转移。由于病发突然,术后病勢恶化迅猛,病家一时手足无措。其亲属决定用中国传统刮痧疗法治疗即笔者称之为:“推刮拍打疗法”。

治疗方法:

1、整脊柱通百脉,凡淋巴转移部位,原发灶水准部位相应脊柱推拿手法正位;胸12推拿正位(治淋巴系统病);颈、肩、背、腰、骶部整体刮拭疏通;伤口四周刮拭;臂、小腿部整体刮拭疏通。

2 、根据中医经络学原理“循经走穴”刮痧辑定消除肿瘤痞块、消散瘰疠和经验组合穴重点刮拭。

3、根据山东大学张颖清教授创立的全息胚学说,用刮痧术来促使神经、经络、血管的通达,达到启动人体细胞,使原来滞育于癌区的全息胚继续发育,并穿出癌区,完成向正常细胞的转化;运用全息胚学说为刮痧术找到了在短时间內从人体血液、粪便、小便、呼吸、汗腺,并结合术后辟谷断食,全方位大量急速排毒的方法。

治疗效果:

经刮痧疗法治疗(因是实症故用泻刮法),凡淋巴转移处均刮出紫色痧包,术间奇渴,大量饮水。下午施术,术间肠部发生蠕动,泻下大便,到次日上午排便五次,其状界于水泻与正常大便之间,便色为棕色、菜色和黑色,气味腥臭。术后辟谷一天排毒,三天后病人去医院伤口换药,其中一伤口已愈合,伤口四周红肿部消退,医生称奇。

此法每五到七天治疗一次,第四次治疗时创口已痊愈,再对愈合的伤口刮拭,清除创口处残余淤結(即残留癌细胞),伤口处有紫色痧包,经六次治疗痊愈,至今病者生活工作正常。

笔者曾医治过许多未手术或已手术治疗的癌症病人,有些已是癌转移后期的病人,如一乳腺癌病人术后转移,引起肺积水,经用刮痧疗法数次治疗后,x光片显示肺部积水已消失,原肺部扩散灶仅显示为“炎症斑点”,临床上此法甚佳,延长了病家的性命,帮助他们减轻了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提高了生活品质。

刮痧疗法清除扩散癌细胞:一法降一物

刮痧疗法——打开人体自愈力的法门

清‧郭志邃在《痧有实而无虚辩过》篇中言及:“痧者,天地之疬气也。入之于气,则毒中于气而作肿作胀,入之于血,则毒中于血而为蓄为淤。凡遇食积、痰火、气血即固之阻滞,结聚而且不散,此痧之所以可畏也”。当身体有病时用工具刮拭身体部位所出现的红色、紫色、深青色或是黑青色的斑点斑块,我们称之为“痧”。

 从中医角度讲:“痧”是渗出血管之外,存在于组织之间、皮肤之下的带有体内毒素的离经之血。当新陈代谢过程中代谢的毒素或是外侵之毒淤积在微血管中,会影响血管微循环和组织交换,改变毛细血管壁的通透性。而用刮痧工具向皮肤加压刮拭即“刮痧”时,含有毒素的血液就会渗透到皮下,形成我们看见的“痧”。

 一个人身体是否健康,体内含有毒素多少,可以通过刮痧来判断:有病有痧,无病无痧。完全健康的人,刮拭后不会出现痧,而身体状况不佳,体内含有毒素的人刮拭后,就会出现状态各异的“痧”,中医常常依据痧的颜色、形状和出现的部位来判断人的病变病情的性质程度。

刮痧的过程是机械的挤压,有强行疏通气血的作用,使原来封闭的通道开启,由于有效地刺激了血管、神经、经络局部组织,通过刺激神经末梢来增强神经系统的传导能力,改善了微循环,增加了血液、体液、淋巴液流量及回流速度,使秽浊之邪气引邪出表,把阻滞经络神经的病源排泄于体外,使病变脏腑器官细胞得到营养和氧气的补充,活化了机体的细胞,使细胞的排毒和抗毒的能力提高。由于刮痧促进了人体的新陈代谢,促使体内毒素的外排速度,提高了机体的免疫力,有效地防止了毒素的沉淀、堆积和蔓延,以达到平衡阴阳,正本清源,从而恢复自身的愈病能力。

“刮痧损伤论”者认为:“刮痧使人体形成大面积皮下出血,血管破裂,损伤人体,是一种不可取的损伤性治疗”。刮痧后出现的“痧”,虽然外观像是淤血,但对血管是没有损伤的。刮痧操作时我们发现这样一个现象:我们在人体同一部位刮拭,初次刮痧皮肤见“痧”,随着次数的增加,皮肤上反映的痧痕渐少,最后消失。如果形成的痧疱是血管破裂所为,那么同样的力度,施治在人体同一部位的血管,怎么能从破裂演化为完好哪?显然我们看到的痧疱,其实是中医认为的“离经之血”而无以损伤血管。

北京医科大学病理生物学硕士,获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博士,现在日本医疗机构病理学及保健医学研究的徐佳博士研究发现:刮痧时的出血现象只是通过挤压扩大了细胞之间的间隙,使血管内的有毒淤血能够顺利地渗透出来,血管却没有遭到破坏,刮出“痧”后血管就恢复正常,疼痛感也会渐渐消失,毒素则被有效地驱逐出肌体了”。

徐博士的这段论述从微观生命科学的角度破译了刮痧能使血管内的痧毒(包括细菌、病毒、癌细胞?癌性毒素及沉积物)能透出血管,而健康正常的血液却不会渗透出血管,这种排毒方法的神奇,显示了人体自愈康复生命现象的特殊功能,排出血管的痧毒确能被人体自身的溶血功能消化吸收驱逐出肌体。刮痧疗法用如此简便的操作方法,能完成从血液和血管壁上析出毒素排出体外,如此复杂的生命过程,在临床上是任何其他方法都无法比拟的。刮痧疗法这个中华民族大智大慧的中医外治法打开了清理人体血管中转移癌细胞的法门。

刮痧疗法—清除转移癌细胞的克星

癌症之所以致命的主要原因是癌细胞的转移,通常在原发癌手术切除后,为了巩固手术治疗的效果,随即进行放疗和化疗,由于捅了马蜂窝,因此马蜂到处乱飞,化疗启动了休眠状态的癌细胞,并使许多正常的细胞向癌细胞演化,癌细胞又会转移到其他器官组织,像淋巴癌就属此类,手术后转移的淋巴癌在皮肤表面成弥漫性扩散,症状十分清楚,用刮痧疗法对其直接刮拭都能消除,并且对隐形状的转移淋巴癌刮拭后,通过痧痕都能显现,并能消除。

到目前为止,医学界尚无办法预测癌细胞的转移现象,也无法完全控制癌细胞的转移情况,过去我们认为癌细胞是沿着淋巴转移的,把病情的观察放在淋巴变化上,因为淋巴是有形的,然而对病情的控制极为被动。研究癌细胞转移的权威—日本东北大学佐藤春朗博士指出:“进入血管内的癌细胞借着血液在体内流动,如果血管内发生病变,癌细胞就会附着在血管壁上,最后破坏管壁而移动到血管外,并在血管外增殖;因此若要抑制癌细胞转移的形成,那么应该可以从防止癌细胞粘附在血管壁方面着手,而这又与血液的粘稠度有关,也就是说降低血液粘度,净化血液有助于抗癌细胞的转移与增殖”。

佐藤博士的研究成果表明癌细胞的转移途径:通过血液流动;癌细胞附着在发生病变的血管壁上;移动到血管壁外增殖。解决方法是:从防止癌细胞粘附在血管壁方面着手。但现代医学无法解决血管内壁血栓问题,因此佐藤博士只能从“降低血液粘度,净化血液”方面来防止癌细胞的转移与增殖。其实这个方案也是回天无力,在临床上显得苍白,因为他没有一个有效手段去应对,消除病障。佐藤博士的研究成果为我们刮痧疗法提供了一条理论左证。用刮痧的方法能解决血管内壁的阻栓,并清除血管壁淤积正是佐藤博士无法解决的问题。

根据中医异病同治的治则,我们例举一些在体表就能直观的血栓性疾病的病例,如血栓性闭塞性脉管炎、糖尿病脚等,通过刮痧便能解决血栓问题。如某病人右脚小腿血管腔发生阻塞,小腿呈暗紫色,脚小指发生溃疡,末端肌肉脱落,趾骨外露呈白色,小趾根部肌肉呈白色,双脚疼痛无法行走,经中西药治疗症状如前,改用本法治疗:对胸椎第10节(治血管硬化)腰椎第5节(治腿部血液循环不良)推拿正位;刮拭整个椎柱疏通督脉及足太阳膀胱经,刮拭整个背部、小腿、脚部均多处出现弥漫性紫色疙瘩,腰椎第5节处出现半只鸽卵大的紫色疱块,用三菱针放痧,腿脚部多处出现弥漫性紫黑色痧包,经三次治疗病人能下地行走,肢体疼痛消失,腿部肤色恢复正常,趾骨由白色转为粉红色,制止了肌体的坏死。一位观看了治疗全过程的日本女士觉得这种治疗方法太神奇了,不可思议。

由此可见,排除血液里的痧毒,解决血管的血栓及病变,刮痧疗法有着鬼斧神功,得天独厚的效果,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钥匙找对了,锁便自然打开。

刮痧疗法—最佳的生物学净化疗法

 刮痧疗法在消除转移癌细胞方面所能做到的是:刮痧有强行挤压推动人体气血运动之功能,能清理血管内壁的污垢和粘附于管腔内壁的癌细胞,以出痧的形式析出;能使血管内的淤毒顺利地渗透出来,血管没有遭到破坏。而正常血不受影响;能通过自身的溶血功能清理“离经之血”,把包括细菌、病毒、癌细胞癌性毒素有效地驱逐出肌体;有效地刺激血管、神经、组织,通过刺激神经末梢来增强神经系统的传导能力,改善微循环,加快血液、体液、淋巴液的回流速度,提高机体的免疫能力,有效防止毒素的沉淀、堆积和蔓延;增加正常细胞的氧气和营养的摄入量,活化肌体的正常细胞,使细胞的排毒、抗毒能力显著提高,避免与癌细胞同源的正常细胞发生癌变。

据世界著名的癌症研究者-德国华尔布鲁克博士发现:“癌细胞是由于缺氧的情况而发生的”,当体内严重缺氧时,人体细胞就会产生变化,而体内的供氧关键在于血液循环是否通畅无阻。因此气血运动的兴衰与癌细胞的产生关系密切。刮痧有强行推动气血运动,疏通经络、神经和血管的功能,使人体循环能进行充分的有氧运动,有效地预防正常细胞向癌细胞的转化。

刮痧疗法在是不用刀子的内脏手术,是把癌细胞从人体剥离的手术,任何外科手术及药物治疗都无法达到这种效果,而刮痧疗法却操作得如此自然,如此精到,如此有效,丝毫无损于肌体而驱除各类毒素,它是最佳的生物净化疗法。

刮痧疗法运用在临床上清除癌细胞具有革命性的意义,使那些病人手术后彻底康复,已经不是遥远的梦,而是成功的现实。

皮肤为刮痧疗法清除转移癌细胞提供了最大的平台

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

人体是一个封闭的巨系统。刮痧疗法的作用对象是皮肤,是通过刮拭皮肤即刮痧来实现医疗效果的。刮痧调治过程在人体体表不仅有点(穴位)线(经络),而且有面(部位)。

皮肤又被称之为囊,包裹着人体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五宫九窍,肉脉筋骨等,内脏器管在人体皮肤上都能找到投影部位,我们称之为阿是位。成人皮肤总面积达1.5—2平方米,占人体重的16%,是人体最大的器官。

皮肤是人体重要的呼吸通道,24小时内皮肤呼出的碳酸气占肺总呼出量的2%,吸入占肺总吸入量的0.5%—1%,人体约有240万个毛孔,毛孔在刮痧治疗时都是退病的通道,体内有毒的分泌物通过汗腺排出体外,如癌症病人从汗腺中排出的分泌物有红糖味、臭鸡蛋味、糖尿病人则为苹果味等。

皮肤是人体和外部环境的分界线,是抵御外邪的自然屏障,自然界对人体的影响,中医称之为“六淫”即风、寒、暑、湿、燥、火都是通过对皮肤的影响进入人体。

皮肤是人体内脏的一面巨大的外镜,皮肤的颜色反应了人的健康状况,面部的不同色泽可以反应不同脏器的病变。青、红、黄、白、黑五色,相应地配合肝、心、脾、肺、肾五脏,如脸色发青,可能是肝脏病变,脸色发黑可能是肾脏病变。

皮肤又是血库,它有巨大的血管系统,容纳了人体1/2—2/3的循环血量,是人体精血的重要场所。因为肝藏血、心主血、脾统血,直接关系到皮肤的滋养,因此内脏病变反应于皮肤,由于血液在不断地流动,所以血液中的毒素及癌细胞能得到不断的清理,它是人体最佳的排毒部位。

2、通神经是快速驱病的快捷方式

笔者在徐汇区刮痧健身协会讲课时,曾以一患乳腺腺瘤的学员为例示范,当对她胸椎推压正位时,她手中捏着的腺瘤就开始变软、变小、最后消失,在极短的时间内,腺瘤经历了从有到无的消失过程。这说明疾病的发生与人体神经的通达有着直接的关系,神通则病除,神阻则病生。

人体的皮肤有极丰富的神经纤维网及各种神经末梢,将外界刺激引起的神经冲动通过周围神经,脊髓神经后根神经节,脊髓丘脑前束和脊丘脑侧束,传至大脑皮层后中央而产生感觉,使身体及时感觉外部的变化。因此,皮肤是一个非常灵敏的感觉器官,皮肤的神经可以控制皮肤的血管、汗腺、立毛肌的功能,皮肤参与机体的免疫作用,反映机体免疫功能的变化,故它是机体的一个重要防御器官

内脏发生疾病时在体表的一定区域产生感觉过敏和疼痛,这种现象发生在该患病器官邻近的皮肤,有时发生在相隔很远的皮肤,这种现象叫做反射性疼痛或牵涉性疼痛。例如肝脏疾病,在右颈和肩部产生酸疼或感觉过敏。输尿管结石时,疼痛反射至腹股沟区等。

牵涉性疼痛的存在表明内脏与皮肤之间具有明显的联系和影响,这主要因为进入脊髓一定节段的感觉纤维,既通过神经分布到一定的皮肤区,又通过内脏神经传入神经分布到一定的内脏器官,这说明,某一内脏的感觉纤维与一定的皮肤区的感觉纤维进入相同的脊髓节段。因此在皮肤表面刮痧治疗时,所出现的痧痕,根据其颜色、形态、部位,不仅能帮助我们从形态学上诊断病情,而且直接通过神经的感觉纤维传递信息冲击病灶,散结化淤,行气驱疾,杜绝癌细胞重新集聚的可能

3、皮肤循经走穴,经络网尽癌毒

皮肤是经络功能活动反映于体表的部位,皮为一身之躯壳,在内包括脏腑,在外则司毫毛腠理开合,它是机体外卫屏障,又为病邪出入之门户。经络在正常情况下,有运行气血,感应传导的作用,外邪可以通过皮肤而深入络脉经脉以至脏腑,而内脏有病,也可通过经脉络脉反映到皮肤,因此,人体在发病时,经络成为传递病邪和反映病变的途径,《灵枢、邪客篇》说:“肺心有邪,其气留于两肘;肝有邪,其气留于两腋;脾有邪,其气留于髀,肾有邪,其气留于腘”。无论哪个脏器受到外邪侵犯,都会在经络所通过的体表反映出来。

在皮肤表面有四大类腧穴:第一类是经穴,又称十二经穴,分布在人体十二经脉和任督二脉之上,有361个,它们都有固定的部位和名称。第二类是经外奇穴,是十二经穴以外的经验有效腧穴,对某些病症有特殊有效治疗作用,它们也的一定的名称和明确的位置,但不直接联在十二经脉上。第三类是阿是穴,又叫天应穴,即在疾病的部位上取穴第四类是压痛点穴,以痛为腧,即以一定的压痛点或其他反应点作为腧穴。阿是穴和压痛点是既无具体名称,又无固定位置,是不同十四经穴和经外奇穴。以上各类穴位都反映在体表,在皮肤上都能显示,这为我们循经走穴刮痧的外治法提供了广阔的天地。

在诸经脉中,十二经筋和十二皮部是人体经络在人体体表的连属部分,因此与刮痧疗法关系更为密切。

十二经筋是十二经脉气结聚散络于筋肉关节的体系,联缀维络着人体百骸周身,它们一般都分布在人体的浅部。所具有的主要作用就是联结筋肉骨骼,主司关节,保持着人体正常运动功能。

十二皮部是十二经脉机能活动反应于体表的部位,也是经脉之气散布所在。因此它们所具有的主要作用就是反应十二经脉功能活动是否正常,反应络脉之气的虚实。另外它们居于人体的最外层,是机体的卫外屏障,一方面能保护体外以防病,另一方面也可以反应疾病的深浅。

由于十二经脉及其分支纵横交错,入里出表,通上达下,联系了脏腑器官,奇经八脉,沟通于十二经之间,经筋皮部联结了肢体筋肉皮肤,以及无数细小的孙络和浮络,它们分布于人体周身,沟通着人体上下、内外、前后、左右,使人体成为一个有机的统一体。刮痧疗法通过对皮肤浅表的刮拭,就能引邪出表,治愈疾病。皮肤上布满的经脉和络脉形成一张纵横交错,通达内外的脉络图,为循经走穴治疗疾病提供了人体无处不及、无所不在的途径。

刮痧疗法在古今医籍中记载甚少,笔者经十多年的临床实践学习和探索,先后治疗过鼻窦癌、乳腺癌、食道癌、甲状腺癌、淋巴癌、胃癌、肝癌、髋关节瘤等肿瘤病人及各种疑难杂症,都取得了一定的疗效。特别癌症病人的术前治疗或是经外科手术后的病人,在巩固治疗阶段,刮痧疗法即参与治疗,对提高病人的存活率,对转移癌细胞及扩散灶的清除能起到极大作用,对那些已无法进行手术或手术后体质已无法承受放化疗毒性的病人,更是一种延长生命,提高生活质量的有效方法。

在抗病毒、抗细菌、抗肿瘤、镇静剂药物滥用,医疗费昂贵的今天,物理疗法日趋为人们所重视,中华医学一直渗透着“回归自然”、“返朴归真”、“天人合一”的思想,“法无优劣,契机者妙”我们应抛开多种迷信和偏见,去探索人体的自我康复的奥秘,桃李不言,下之成蹊,路是人走出来的。刮痧疗法这个中医古老的外治法,今天我们将赋予于它新的生命。

刮痧疗法是中华医学之瑰宝,几千年世界医林名家辈出,流派纷竟,佳作如林,唯鲜见此法。郭志邃在“痧胀玉衡”续序中写到:“尝稽古今医学,备悉万病,独不明痧,因而人鲜甚传,无奈世之患者比比也。既有此病,不可不求有以治之,余因以治之验,悉其症之所由,于甲寅岁着《玉衡》一书,偕同人互相参订,急而行之,亦济生之念所不得已也,”以郭氏书序借花献佛作尾,以食众生,以慰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