砭爷夜聊(五)——春季谈肝

唐代杜甫有一首《春夜喜雨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严冬过去了,春天的脚步象润物的春雨轻轻地走进了你的身边。春风一吹,万物复苏,五行中春属木,五脏中肝属木。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曰:“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意思就是说,春季春阳上升,大地回暖,万物推陈出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春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人体也应该顺应春季的特点,使机体与外界相统一,从而达到益寿延年的目的。

养生重在顺其自然,《素问·宝命全形论》曰:“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说明人体是由天地之灵气氤氲而成的,保养也应顺应天地四时的变化。肝属木,与春相应,所以春季应以养肝为先。四时之令在春为生,肝主升发,为将军之官,喜条达而恶抑郁,怒则伤肝,所以养肝最重要的是调畅情志和疏导气机。

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

王冰曰:生,谓动出也。阳气不出,内郁于肝,则肝气混糅,变而伤矣。

杨上善曰:少阳,足少阳胆府脉,为外也。肝藏为阴,在内也。故府气不生,藏气变也。

吴崐曰:少阳不得升生之今,则内郁而变病。

张景岳曰:一岁之气,春夏为阳,秋冬为阴;春夏主生长,秋冬主收藏。春令属木,肝胆应之。藏气法时论曰:肝主春,足厥阴少阳主治。故逆春气,则少阳之令不能生发,肝气被郁,内变为病。此不言胆而止言肝者,以藏气为主也。后放此。诸家所论,可見春季调肝的重要性和及时性。

李氏砭法八大理论之一肝胆论总结了调理肝脏的十条思路,以飧砭友:治肝十法,归为一法:治肝实脾。微课堂|李氏砭法:思维与理法(文字版)

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说:“见肝之病,当先实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补之,中工不晓相传,唯治肝也。”脾胃健,正气充,则人体不能受邪,脏腑疾病不能相传,脾胃衰,则正气败,邪气将会进一步深入。尤其肝和脾之间,关系密切,木土相克,互相影响,肝病最易影响到脾胃,脾胃一伤,正气不支,肝病就会进一步恶化。久患肝病,脾胃受伤,正气已虚,同时并发腹水、食道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已属肝硬化晚期,为本虚标实之证,证候复杂,治疗颇为棘手。要抓住了病机的关键——脾胃,通过健脾胃,调动人体积极因素,再配合柔肝、活血、利水,散结、软坚诸法。

一、心为肝之子(木生火),急则泻其子

二、肾为肝之母(水生木),虚则补其母

三、肺为气之主,肝气上逆,清金降肺以平之

四、胆在肝叶之下,肝气上逆必挟胆火而来,其犯胃也,呕吐夹酸夹苦,酸者肝,苦则胆火,宜平其胆火,则肝火随之而平,所谓平甲木以和乙木者

五、肝阳太旺,养阴以潜之。所谓介以潜阳

六、肝病先实脾,是仲景法

七、肝有实火,轻则用左金丸,重则用龙胆泻胆汤亦应手而愈

八、九、十、合内经三法,辛以散之,酸以敛之,甘以缓之,后人立方,合三法为一方,谓之逍遥散,予深思详考,治肝竟有十法焉。

诸脏能补,惟肝不受补,肝言疏泄调达,肝气郁积导致肝脏气滞血瘀,则肝病丛生,瘿瘤、抑郁症、梅核气、妇科病、肝肿瘤等由此派生。
肝言条达,有借道治病之巧(五脏的病十有六七是肝引起的),治肝胆病能调五脏。
胆经、三焦经,同为少阳经,实为一经,手臂上的叫三焦经,腿上的叫胆经,谓同名经,敲完胆经头痛失眠,通常是邪气被敲到了三焦经,若再敲三焦经,问题就解决了。

春天木盛之时,肝气强大,谁也抑制不了,就出现了木火刑金的情况,会发生子时和丑时背痛,重者有烧灼感,初春为冰包火,肝为封闭之脏与外无直接通道,肝火上亢以借肺径,故咳。
心包经和肝经同为厥阴经,谓同名经,在臂为心包经,在腿为肝经,肝血的淤滞可以借心包经宣发。
三焦经和心包经都能为肝郁抒发借道,但是三焦经疏导肝的气郁,心包经疏导肝的血淤,侧重不同。

春季时令是保肝治肝的最佳季节,五脏之病有十之六七是肝引起的,顺时而为,可借天力,事半功倍。

虎符铜砭刮痧48小时后,肝细胞就开始修复,人体会产生血红素加氧酶(H0—1)现代医学从细胞学角度认定了刮痧对肝脏修复的得天了独厚的效果,春天是如此美好和光明,我们手握虎符铜砭护卫家人健康。

望着那一江春水向东流,奔腾到海不回头,病虽万种,有中医古砭法把握,油然而感“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