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砭法:思维与理法(文字版)

2019年9月16日09:41:21李氏砭法:思维与理法(文字版)已关闭评论

李师:各位中医界的同道,晚上好,非常荣幸能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切磋中医技法,我看群里的参加者,你们都是专家,所以,满堂皆鸿儒,唯我是白丁。下面的时间,介绍一下李氏砭法(虎符铜砭刮痧)是怎么回事,它有哪些基础理论构成。

1、通论

那么第一个,我想谈谈李氏砭法的“通论”,在我们用虎符铜砭刮痧治疗的过程中,它的落脚点就是放在“疏通”二字上。

无论是六经辨证还是八纲辨证,无论是要解决寒热温凉虚实表里问题还是脏腑和十二经脉的问题,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有一个前提:能被人体所接受。如果用药,药性的后面都有归经,所以这个经你得通,不通的话药物或其他治疗方式都不能达到效果。如果人体的瘀堵问题得不到解决,这个药走在脉外,很难达到病灶点。有时非但不能达到治病的效果,严重的还会伤身。朱丹溪有句名言:“气之余便成火”。其实这个气它并不是多余,而是走于脉外之后使人体虚火上升。历代大家在讲针法或其他方法时都讲到补泄,或者是平补平泻,有几十种。如难经从六十九难到八十一难都谈这个补泻,虽然这个实际操作有很大的难度,但是万变不离其宗,通达是最主要的。

大自然有江河湖海,大禹治水的智慧就是采用疏通的方法让水有归舍和出处,从而达到治理的目的。河流不仅是一个通道,而且是一个蓄水池。人体内的血管就像河流,其系统和大自然是一模一样的。人体是有网络组成的:有神经系统、经络系统、血液循环系统、淋巴系统等,皮肤上一共有8个系统。人体的病因基本可以归结为不通,就是因为各种瘀结,最后形成各种疾病,导致生命打了折扣。如果能做到经络通、血管通、神经通、淋巴通,全身所有的通道都打通了,这个病自然就能化解;通了以后,就调动了人体气血的正常循环,自愈力就被调动起来。

中医在治病的时候,我们的祖先给了我们一把锋利的宝剑,就是气血理论,这个理论太了不起了。气为动为阳;气无形主功能,血有形主形质;气血就是一个阴阳的结合体;气行血行,气滞血瘀;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人体生病在于气血过弱,但很多人气血弱是一种假象,问题是动力不够,从而形成瘀滞。

所以,面对肿瘤我们毫无恐惧,因为我们不用药物,所以不需要去研究细胞。肿瘤形成最原始的源头就是气瘀,从像学上来讲任何肿瘤都是痰湿和血瘀的互结之像,气瘀到后来就在体内形成了结块。我们把这个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就可以沿着来路反治,气聚成形,结散成气。只要想办法把这个结化解,肿瘤也就散了,而这个化解的过程就是疏通。所以虎符铜砭刮痧就是做了“通”这个工作。通了以后补泻问题就迎刃而解,实则泻之,虚者补之,这个部分人体它有治愈力,自己会去平衡和化解。

我们的原则是以通为补、以通为泻、以通为治、以通为健。通达以后身体里的死气死血就变成了活气活血,通达以后身体里成堆的垃圾就可以排出体外,通达以后机体的再生能力提高。在临床上最振奋人心的发现是刮痧以后人体造血功能的改变。比如60岁的人,机体新陈代谢产生的细胞应该也是60岁的,但临床上发现刮痧后产生的红血球是年轻的。人体最大的免疫细胞就是血液,它不断置换陈旧细胞,吐故纳新。当新鲜的血液不断替换陈旧血液的过程中人体就会返老还童。最成功的案例是一位81岁的老先生,开始是来治糖尿病,每周刮一次,当病治好以后我们要求他每两个星期坚持刮痧一次,前后坚持刮了3年。3年后在医院检查,80岁的老先生其生理年龄显示为35岁;老先生的夫人77岁,生理年龄显示为50岁。所以减缓人体的衰老是有办法的,激活生命的源泉关键就是调动气机。所以刮痧就是因为在“通”的上面下功夫,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人就开始返老还童。因为我们不用药物,所以这种方法是安全的,通了以后就激活了人的生命力,激活了人的抗体和人的自愈力,一通百病皆除。现代医学中有许多疾病,原因其实很清楚,就是不通。

比如血栓性脉管炎和糖尿病脚,我们知道它是微循环受到障碍以后,由于气血不通,导致脚的末端形成溃烂和坏死。治疗的方法有许多,但是这些方法都没能挽回这些脚截肢的命运。说到底就是毛细血管堵塞以后,人的脚得不到气血的滋养就开始坏死。用刮痧的方法,只要没到皮肤一碰就破,或脚上一包脓水的地步,基本上都能够治愈。比如有位病人他的一只脚已经截肢了,但这个病根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这样的人群中有百分之五十的人,生存期只有五年,和癌症也差不多。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不仅要治他的脚,而是要从源头上面去治。我们找到了砭法,对糖尿病脚和血栓性脉管炎患者的治愈效果非常好,而且一定要用铜砭刮痧。有些人试过,用牛角刮,结果本来是皮肤发紫,刮过以后就形成溃烂。有些病人的脚上骨头都已经露出来了,还有一些已经严重溃烂,医院里就是主张截肢,直接导致残废。在这类疾病的治疗过程中,糖尿病与糖尿病脚要同治,把脚上堵塞的血管疏通,这个疏通并不是在血管内部疏通,而是引邪出表,把血管里面的血栓、毒素和痧毒引到皮肤表面,我们可以看到刮出很多紫色的痧包,这个痧包通过自身的溶血功能,吸收以后然后排出体外,这个过程是由人体自愈力来完成的。

曾经有位二十年糖尿病史的病人,脚部伤口已经烂得穿孔了,医院建议截肢,否则会引起败血症,但是经过六次铜砭刮痧治疗以后,新生的组织物把伤口填满了。还有一个已经被医院截肢的病人,截肢后的脚又继续溃烂,如果是按照原来的治法,那么这个脚又要面临再次截肢,后来患者找到我们,就是每星期刮痧一次,这个脚就避免了再此遭受摧残。还有一位老先生,脚已经烂到骨头都出来了,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伤口完全长好,两条腿都保住了。

这种病中医叫脱疽,基本上是两种情况,一种是糖尿病脚,还有一种是血栓性脉管炎。还有一个患者,几十年的类风湿关节导致血栓性脉管炎,骨头都自己烂断了,然后整个脚就掉下来了,烂断骨头的横切面一般都是白的,这个好理解,血液不通了,这个骨头就是白骨,另外一面骨头已经发黑了,这个骨头已经开始腐烂,但是我们经过四个多月的治疗以后,这个骨头都恢复正常。特别是脚上面烂到4CM左右的大口子,我们通过四个月的治疗,伤口完全愈合。整个过程我们没用过一点药,也没有进行任何消毒处理,我们全部是靠这一把虎符铜砭,因为这个铜砭它具有消毒功能,治疗过程中许多伤口我们一面刮的时候,就亲眼看见这个伤口的新肉在长。所有这些全部建立在“通论”的基础上,通了以后,气血到了,人体的细胞就活过来了。如果用药的话,药根据脉走,如果脉道不通的话,药就不能从脉道到达病灶的部位,还有我们在这个通的过程中间调动气血,气行血行,这个非常重要,气无形主功能。就是气为无形,为阳、为动,而现代医学始终在有形世界里面操作,所以这个瓶颈无法突破。

2、整体论

中医的整体论是李氏砭法的灵魂,也是实践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理论依据之一。人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任何地方出问题,触一发而动全身,系统论的弱点是按系统的,其实中医的五行理论就把人连为一个整体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可把人的某一个器官独立对待。这是中医思维的一个主要方式,曾经碰见过一个病人,到半夜这个背上就有灼痛感,像火烧一样的,然后像皮烧焦了,有些人给他吃大乌梅汤,吃了以后缓解,这个大乌梅汤是解决肺的问题,这个也没错,但是他没有整体思维的方式,这个药不用以后,继续半夜症状又出现了,后来我考虑半夜是子时和丑时,那是肝胆经当令的时辰,这个时候肝胆修复能力非常强,所以这个灼痛的肺火主要是来自于肝,这叫木火刑金,同时患者脾虚,在五行当中是土生金,所以为了要解决肺的问题,培土生金,健脾除湿。第二点,肾虚,肾为水,肺为金,它们之间的关系是金生水,所以肾虚以后肾水不得上行去灭肺的燥热,这叫子盗母气,所以要把肾脏的功能调动好,按这个思路制定刮痧方案,两次后就全部解决。也就是我们把形成病的各种因素都考虑到了。

目前高发的情志病,比如焦虑症,抑郁症,这些中医认为是灵魂出了问题。在治疗这类疾病时,祖先给我们留下的治疗理念就是对人体的整体认识,中医认为人体是灵魂和肉体的组合体。心主神,肝主魂,脾主意,肺主魄,肾主志。内经曰“五脏各归其位则寝安”。有很多成语,比如魂不附体,魂不守舍,灵魂出窍等,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无时无刻都体现着中医的理念。比如儒林外史中范进中举的故事,范进中举后大喜过望,喜伤心,痰迷心窍,结果人疯了,张屠夫他并不是医生,他看看女婿不争气,上去一巴掌,结果一巴掌,范进受了惊,惊则开窍,人就好了。看上去是文学的一个情节,但其中确有中医的道理。所以我们在治疗这类情志病上不认为是脑的问题,首先应该在脏器上找原因;抑郁的问题,也是肝的问题,用舒肝理气,健脾除湿的方法治疗。有些病人在治疗过程中就会哭,不是因为刮痧痛了哭,而是莫名的情绪发泄。当患者的眼泪流出来,嚎啕大哭以后,人会感到空前的轻松,然后病症开始得到缓解。

再比如有病人血尿,浑身没力去医院检查发现尿液为阳性4个+,四处求医找遍了上海所有的专家,服药后稍有缓解,看了20多年没彻底解决。我问:在你发生血尿之前家里有没有发生大悲的情况?结果病人想到了家庭亲人的变故。我想起了《內经·痿论第四十四》云:悲哀太甚,則胞络绝,胞络绝,则阳气内动,发则心下崩,数溲血也。这段文字的意思是说:如果悲哀过度,就会因气机郁结而使心包络隔绝不通则导致阳气在內狂动,逼迫心血下崩,於是屡次小便出血。从心经心包经入手经过三次治疗,指标恢复正常,接着患者去四川旅游半个月,可以说对身体进行了一次破坏性考验,但指标保持在2,标准是17,得愈。这个灵感来自于经典,当读到这段章节的时候当时只是一愣,但是没碰到过这类病案,等遇到了就会想起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再回去翻书。所以到后来顽固性的血尿我们也一样治好,真的很神。这个“神”就是祖先的灵魂在指挥我们。所以中医的整体论充分体现了其优越性,如果按照系统论,血尿是泌尿系统,心包是心血管系统,完全不在一个轨道上。

所以我告诉学生一定要多读书多临床,有的时候有些病症一辈子只遇到一次,现如今稀奇古怪的毛病很多。再比如:有的患者腿锯掉了,但是仍然会感知到腿的疼痛,现代医学认为是幻觉,我在美国讲学时美国人就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中医则认为人是灵魂和肉体的组合体,在治疗的时候首先要治神,就是治灵魂。西方人虽然笃信上帝和灵魂的存在,但是在临床医学上却并不承认灵魂的存在,中医在古籍里对灵魂和肉体却早有描述。现在把腿锯了,你认为是解决了腿的问题。但是灵魂的问题没有解决。俄罗斯科学家S.D.和V.Kirlian(克里安)共同发明的克里照相机,依然可以拍到锯掉那条腿的虚影。说明人体身上不仅有一个血肉的实体,还有一个灵魂的实体。锯掉了腿,但这条腿和五脏六腑是有联系的,五脏六腑里面各有神明居住,这个问题你没解决。比如糖尿病脚,是糖尿病引起的,你没解决脏腑的问题,仅仅把腿锯掉了,但是其中信息的残留即暗物质依然存在,所以人会造成一系列错觉。刮痧治疗糖尿病腿是结合糖尿病一起治疗,结合和五脏六腑一起治,所以在治疗的病案中就不会出现这种现象。这个就是中医的高明之处。

所以我去美国讲学时有人劝我,要讲大数据的内容,要迎合西方人的评判标准。我认为我出去是讲中医和中国文化,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妥协的。中医是什么我就讲什么,因为我底气足,我读书多,我有大量的临床,每一个细节我都可以讲得清清楚楚,我可以把中医理论讲到无懈可击。钱学森先生说过:“西方人从系统论回到整体论起码要花300到400年的时间,因为中医的整体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但是西方人走的路是用机器替代人,最后医生几乎变成了机器操作工,他们完全忽视了生命的本源,这条路注定是越走越窄。一个人体可以装7-8个心脏支架,人体变成了钢铁长城,而不是从调动人体的自愈力出发。

刮痧不用药,只要一例成功就是100例,刮痧的治愈完全是靠调动了人体的自愈力,这个就是我们的底气。比如治老年痴呆,我们就从灵魂入手,只要把经络打通以后,症状就会马上减轻。比如心经心包经全部打通,腋下极泉穴全部出痧,有位病人就想起了她是哪一年生的。比如成都的一位学员,她妈妈已经不认人不记事了,但经过一段时间刮痧后,她甚至想起了老家的邻居借了她15元钱。这个就是效果。

去年国外大量的团队砸了几十亿美元专攻老年痴呆,但难见成效,因为他们的研究方向有问题,见木不见林。我们按照中医整体论来治疗,既要治疗脑部的问题,但脑部问题是不是致病的主要原因,我认为不是的,主要问题是在灵魂。虽然我现在还得不到主流的认可,但我可以大声并且自豪地说:我们这块虎符铜砭解决了许多世界上的医学难题。美国圣地亚哥大学已经连续4年组团来到问痧堂学习刮痧。不管对中医认不认可,但是医学界必须认可临床,医生就是要把病看好,不是靠论文说话。中医的强大是靠强大自己。虽然西医也有其相当的合理性,它也在发展的过程中,问题是它走的路偏了方向,回避了浩瀚宇宙对人体的影响。

3、肝胆论

现代人的生活工作节奏快,还要应变发生的各种问题,容易引起情志的损伤,主要是肝瘀。疾病在我们这个时代具有特点,肝的问题、肝的损伤首当其冲。我们通过临床发现现代人大量的疾病起源于肝胆的问题。五脏之病十之六七皆取决于肝胆。比如梅核气,或者早晨起来口苦口干,都是肝气横逆犯胃往上走,顶在喉咙里面,就像有食物,其实它就是气造成的;高血压,肝阳上亢;甲状腺结节问题是肝阳上亢和痰湿互结,治疗甲状腺结节根本没必要手术切除,只要把淤滞的肝气化解,把颈椎第七节复位,刮痧疏通之后是百分之一百可以治好的;再比如眼科病,中医认为“肝受血则目能视”,“肝开窍于目,在液为泪,其华在爪”。眼睛干涩、模糊也是肝阳上亢。

我们临床还发现有许多疑难病,比如抽动症,它的发病部位就是横膈处,也就是胸椎第七节的膈关和膈腧两个穴位,横膈处抽动的病因源头也是肝。现在有许多肝癌病人,生活节奏快,晚上不睡觉,酒量过大,还有情志的郁结,病的原因不仅是像西方人说的生活节奏或者营养等问题,还有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情绪影响到肝,那么肝硬化、纤维化、脂肪肝,这些人群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如果加上一个大三阳小三阳,基本上最后都要得肝癌,所以肝的问题一定要非常重视;再比如看上去是胃痛,吃了饭后腹胀,但是根本原因是肝气横逆,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治肝实脾,也就是说要治肝脏,脾脏一定要先调理好。大部分患者脾脏有淤血,只要看舌根下面金津玉液是黑的,就知道肝的损伤已经有很长的时间。

现代社会妇科问题普遍,包括不孕症、子宫肌瘤、宫颈糜烂、白带变成黄的红的,都是肝的湿热下注。所以要解决妇科和男科的问题,首当其冲肝经是第一重要的经络。妇科病中医称带下病,带脉就是走胆经的。肝脾肾三条阴经从大腿内侧往上循行,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是肝经,包括子宫肌瘤、卵巢囊肿、子宫壁增厚、痛经、白带过多等;乳腺病很普遍,也是肝的问题引起。还遇到一个病人手指全部黑了,手掌是白的,指甲再动也是白的,没有人讲得清楚这是什么病。而我们看了以后觉得这个病古人讲的太清楚了,我们从治肝入手,没想到的是,肝治好后带动了妇科问题一起解决,50岁的妇女结果怀孕了,生了一个女儿,这个事情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舒肝理气后人的生命活力又重新回来了;还有偏头痛的问题,西医认为是脑部的问题,我在美国圣地亚哥医学院讲课,里面有一个脑研究中心,专门研究疼痛的问题。有个教授她就有偏头痛,肉毒杆菌都用上了也没解决,中医认为偏头痛就是肝阳上亢所致,美国人不懂经络,中医的病因和他们的研究方向完全没有共识,他们认为纯粹是脑部的问题。我在讲课现场示范,就点她胆经的足临泣一穴,把上行的肝气引下来,大概点了5分钟左右,头部的感觉就松下来了。

中医讲诸脏能补,唯肝不受补,肝讲究疏泄条达,所以肝是补不进的。肝在当今时代是一个受伤最严重的脏器,虽然肝的问题有很多种,有甲肝、乙肝、丙肝,随着科学的发展可能还有会发现其他类型的肝类疾病,但是因为我们刮痧治疗过程不需用药,我们着眼点是修复肝细胞。2007年至2013年哈佛大学一研究小组关于中医刮痧的相关研究共计16项,其中一项研究结果表明:“刮痧可以刺激机体释放更多的血红素加氧酶,而血红素加氧酶有抵抗氧化应激的作用,而氧化应激则是细胞死亡的主因之一,所以刮痧可以起到对机体细胞的保护作用,避免细胞病变,延长生命”。另一项研究成果表明:“刮痧48小时后通过血液检测到一系列的好转变化,包括肝细胞得到修复和血红素加氧酶的增加等,所以刮痧能修复因各种原因引起的肝细胞损伤”。同时刮痧可以引邪出表,净化肝体,所以瘀结和结块都能清除。除此以外,刮痧还能查病,能估计到可能在什么部位、以及多长时间在肝上可能发生病变。

所以在治肝的临床上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典型的案例就是治疗肝硬化。肝硬化是目前现代医学无法解决的难题之一,他们认为肝硬化问题通过治疗只能缓解。而我们临床上证明,只要治疗过程中不出现门静脉破裂导致大出血的问题,对于肝硬化我们通过刮痧基本是看一个好一个,这样就减少了大批潜在的肝癌患者,因为还有大小三阳携带者,这个人群是潜在的肝癌高发人群。只要排除了这个因素,这个人群肝癌的发病率就可以减少25%。

刮痧后人体产生的血红素加氧酶不仅能够修复肝细胞,同时对人体其他病变的细胞也有修复作用,我们在完全不用药的情况下靠调动人体的自愈力,解决了这个世界难题。这个就是古人留给我们的方法,其中包含了古人在生命科学上的大智慧。所以我们祖先的智慧真的是太伟大了,我认为我们中医在世界医学上的地位应该是在山的顶峰。

4、脊柱中心错位疾病理论

临床我们发现,很多问题病在前面,根都在背后,也就是脊柱。因为脊柱里面除了中枢神经,还有督脉走脊里,它从脊柱中间走到头顶,边上还有足太阳膀胱经,膀胱经腧穴有一百三十四个,和前面的脏器是一一对应的。神经和经络是两个系统,共同维系着人体的生命和健康,所以我们认为脊柱错位也是许多疾病产生的重要原因。

根据排列组合的计算,光颈椎的第一第二节就有128种错位的可能。因为每一个关节有六块骨头,每一块骨头有六种错位的方式。根据计算脊柱有二亿多个错位的可能,也就是说错位是永恒的,正位是暂时的,甚至绝对正位是不可能的。现代医学可以通过X光仪器透视脊柱的状态,如果没有虚影就认定是正常的。但这个X光仪器的精确度还有待验证。根据内视来看脊柱是永远处于运动状态的,是处于一种摇晃不停的颤动中。所以脊柱的运动是永恒的,静止是相对的。我们经常看到某一个外力作用后脊柱就发生错位的现象,比如刷牙时一猫腰,或一个喷嚏造成脊柱错位的事情屡有发生,错位后由于肌肉的牵引平衡或某个动作又回到原位则相安无事,如果不能自动复位则需要施加外力帮助复位。有时脊柱并没有得到复位,但患处没有疼痛感,对患者不会造成日常生活上的影响,患者没有知觉,但是错位后重心发生偏移,三个星期后人体自动适应偏移的状态就会在错位处产生增生,增生部分就会压迫神经和经络开始造成脏腑的病变。

所以在治疗的时候,我们先采用刮痧消除脊柱四周因为错位造成的软组织瘀结,完成脊柱的模糊正位,同时还可以结合专业的手段来复位,这样就可以进一步增加疗效。有些肿瘤很难化解,比如乳房癌,一般都是胸椎第三节错位,当这个位置复位以后,这个肿瘤就迅速地缩小。所以这个神经,我们理解为神灵走过的路,就像曲径通幽的径是同一个概念。线路通了,灯泡就亮了;线路接触不良,灯泡就忽明忽暗;如果线路完全接通,灯泡一下就亮了。道理是一样的。所以病在前面,我们在脊柱上面找它对应的痛点,这就是根源。

在临床上我们发现肺的问题包括肺癌等也是胸椎第三节错位,胆囊的问题对应第四节,肝的问题对应第五节,胃的问题对应第六节,第七节是对应十二指肠,第八节是对应胰腺。所以在看胰腺病的时候就紧紧抓住胰腺在后背的投影部位,里面就是胰腺。刮痧时就直奔主题。有个穴位叫胃脘下俞,在胸椎第八节旁开1.5寸的地方。中医并不是一味抓住经络,对神经系统不了解,这个看法其实是误解,祖先在穴位的认定上面可以说是精确到分毫的。西方人的科学建立在解剖学的基础上,其实我们中医的解剖远远超过西方。汉代有文字记载,在战争时期,古人就通过战场伤员了解了人体内部五脏六腑的结构,但中国人对于尸体解剖是有文化上的禁忌的。古人的智慧在于整体论,没有进入微观和细胞的层面。目前中医受西方医学的“转基因”影响,在方向上有被引向岔路的危险,这是中医的一大悲哀,有可能是导致真正的中医消亡的因素之一,这个问题必须引起后人的注意。如今中医要重新回归,我们要发扬抗战时期救国的精神,如果未来的几代人做不到这一点,我们现在所做的努力也仅仅是延缓中医衰亡的最后挣扎。

5、生物全息胚论

这个主要是根据张颖清教授生物全息理论,也就是说人的每一个局部,都能反应到一个整体。所以我们治病的时候就寻找敏感部位,全部的问题通过局部来解决,譬如讲胫骨,胫骨段是我们治十二指肠糖尿病和胰腺的敏感部位,这就是用全息,真正能够做到上病下治,左病右治,下病上治,人体没有治病的死角。

6、谿谷论

在内经中间谈到有四个部分,一个经,一个络,一个谿,一个谷,但是内经中对谿谷没有详尽系统理论,我们读了另外一本书就是内经以前的,叫《玄隐遗秘》,这里面就讲了内经以前的中医,这里谿谷理论讲的比较详尽。

我们刮痧是点线面结合,这个点就是穴位,线就是经络,面就是部位。谿谷理论里面有一段,岐伯曰:“肉之大会为谷,肉之小会为谿,肉分之间,谿谷之会,以行荣卫”。谿谷理论对于我们临床治病有神奇的效果,而且我们用刮痧更加容易操作。《内经》里讲到九针之法,我就发现九针进针的部位就是循着谿谷,所以谿谷在那个时代就是古中医治病的一个关键。我们做过许多实验,比如要激活人的胸腺,胸腺到四十岁以后就会衰老,免疫细胞就大量减少,人体也随之衰老,即使注射胸腺肽也不能让其复活。结果我们根据谿谷理论疏通胸腺,一小时以后通过血液检测发现T细胞的淋巴细胞可以增加百分之十。而且能解决红血球的状态,使红血球全部激活,还有重新长出来的这些红细胞,全部都是年轻的,时间长了以后,人就开始返老还童,因为血液是人体最大的免疫器官。这个结果对于增加人体免疫力,延缓人的衰老,特别对于危重病人的治疗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以前我们认为十二皮部是个巨大平面,达到1.5到2个平方,是个非常难得的平台,但后来我们发现更大的平台是肺。因为肺的细胞展开成平面可以达到55个平方,这个战场更加广阔。但是目前人类没有找到办法在这个平台上操作,因为肺部病变的细胞一般都呈现为六角形。这个结构是非常稳定的,并且是混杂于正常细胞之间的立体结构。我们现在运用谿谷理论进行刮痧,从不同的方位冲击病灶,创造了非常神奇的效果。比如我们有一个病案,40岁女性,每到冬天就有三个月会咳嗽,用药无效。我们按常规穴位刮痧后病情缓解,但是没有根治。我们又采用谿谷理论对每根肋骨进行疏通,结果发现肋骨间会出来一粒粒的包块,刮上去感觉一棱一棱的,结果30多年的咳嗽一次解决。所以我们运用祖先的理论与刮痧的方法结合,可以说是珠联璧合,用这种方法屡屡创造了奇迹。所以李氏砭法其中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谿谷理论的临床运用。

7、徐而和论

自古以来所有的针灸典籍里面始终围绕补、泻、平补、平泻的手法各抒己见。这个补泻真正做到也很难,比如讲什么叫得气,这个完全靠手感,这些手感也就是闪烁一下,就是刮痧或者针灸比较有经验的人也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寻找到"如鱼吞钩″得气的效果和得气的感觉。

从难经的69难到81难里面大部分讲气血的调动,当然以用药和用针为主,后来我在读庄子的《天道》:桓公读书于堂上,轮扁斫轮于堂下,释椎凿而上,问桓公曰:“敢问:“公之所读者,何言邪?”公曰:“圣人之言也。”曰:“圣人在乎?”公曰:“已死矣。”曰:“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桓公曰:“寡人读书,轮人安得议乎!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轮扁曰:“臣也以臣之事观之。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乎其间。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受之于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斫轮。古之人与其不可传也死矣,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从一个制造车轱辘的匠人与齐桓公的对话中,让我得到很大启发,我从中看到了古人对这个问题的辨证认识。车轱辘的连接靠榫和卯,榫卯配合的孔如果太大和太小,都不能保证轮轴的正常运行。所以轮扁说:“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乎其间。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也不能受之于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斫轮”。可见在中医的手法上,就如庄子讲的“口不能言,有数存焉期间”,在一筋一脉的节点上是不能靠文字和语言能够把它描述清楚的。

《孟子》:“尽信书不如无书”,庄子齐物论:“道昭而不道”,还说:“言辩而及。”任何行业过筋过脉的地方是写不清楚的,有时虽然勉强写出来,也印成了书,但其中关键的地方,还是不明确。我们临床看病,具体应如何操作?是很难用文字和语言表达清楚的,很多可贵之处必须通过长期实践去“体会”,这就称为“悟道”。一般情况下,书上能够写出来的仅是知识,常常不是最关键的,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通过读书后去实践淬练,才能变成我们自己的智慧!把书读迂腐了,毫无用处!对于读书人来说,敬畏书本与反思书本不是对立的,因为反思可能引发对真正道理的认识。我在读《庄子.天道》:轮扁斫轮,明白了这个道理,故力求日日苦练,不可懈怠,长此以往功夫才会精进。

比如中药的用量上面,有少许这个概念,如何把握少许,这个就要靠得之于手而应于心的技巧。比如给你一团面,让你把它做成拉面,你说上下摆动应该用多大力,手拉的时侯用多大力,转动的时候用多大力,撒粉的时候用多大力,你能用文字和语言把它精确地描述出来吗?很难,因为这个时候拉面师傅的操作完全是行之于手而得之于心。这个就是道。讲到刮痧中的得气,在《标幽赋》中说,得气的感觉如鱼吞钩。什么是如鱼吞钩?绳子一紧、浮标一沉,但并不是每一个人在操作的时候能有这种感觉,因为它是一瞬而过。当你能达到“得之于手而应之于心”的程度,你就真正明白这个得气的感觉了。

庄子的哲学告诉我们:砭法入门容易,得道难,也就是说易学难精。为什么入门容易呢:第一就是工具简单,就一块虎符铜砭;动作的形态上,就是一个刮;原理上,它就是一个通字,打通以后许多问题就解决了;第二操作简便安全。假如你学了几年经方或针灸,在真正治大病的时候,如果让你给家人开方扎针,你没有扎实的中医理论和熟练的技法估计也不敢轻举妄动。

庄子给了我巨大的启发,刮痧里的补泻手法也是“得之于手应之于心”的技巧,什么是补?什么是泻?什么叫如鱼吞钩?用什么方法提高可操作性?中医在这个问题上确实也这样,比如讲配药,药引子少许,少许的量究竟到什么程度,这个完全靠经验。所以我们用的手法要不徐不疾。然后我在《针灸内篇》就看到了,针灸的要求:“凡针入穴,宜渐次从容而进,攻病知酸、知麻、知痛,或似酸、似麻,似痛之不可忍者即止”。这里强调不可忍的限度就是不可过量。后来杨继洲又说了:“凡刺浅深,惊针则止;凡行补泻,谷气而已”。对于掌握补泻的手法,主要于掌握于谷气,何谓谷气?《灵枢》中说:“邪气来也紧而疾,谷气来也徐而和”。说明比较缓和,病人比较接受的是谷气,即所造之气要能够到达病所,冲击病灶,而且要守得住,留得住,反复修复病灶。所以有些人在刮痧后一段时间内气冲病灶的现象仍然在进行,刮完后的4天内是退病的高潮期。相反,比较急爆的手法是病人难以忍受的,就算不上谷气,因为皮下紧而疾,这感觉不如“徐而和”,《针灸内篇》里说:“以不惊为准”。所以最后建立理论体系的时候我们的手法是“不紧不急、不快不慢“的手法,即“徐而和”。

“徐而和”的手法我们在临床实际应用中非常有效,操作时与传统中医所说的补和泻概念不同,它可以双向调整,实则泻之,虚则补之。操作时通过透皮入骨的手法,文火炖蹄髈的节奏,平和、渗透力强、从而达到临床效果。所以“徐而和”的手法灵感来自于庄子,它既有传统文化的底蕴和背景,又符合祖先经典里面一字一句的解读。我率先提出了通论和徐而和的手法,这个在砭法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谿谷论在九针运用里有人提过,但用在砭法上我是第一个。

8、四井排毒论

四井排毒是我们的首创,就是阳脉膀胱经和督脉打通以后,把这个毒素赶到手和脚。手和脚是排毒的一个出口,就像从井里抽水,由于它密度比较高,排了以后,周围的毒素可以源源不断的汇聚到这个排毒的点上。这个黑色的痧毒我们做过实验,蟑螂一碰三秒钟就死了,现代医学用血透的方式都不能把这个毒素清理干净。临床发现再重的病人,我们只要大量的排毒,我们称为疾风暴雨式的排毒,这个病人一时半会就不会死,为治疗赢得了时间。这个毒素我们经过化验是一种变质的中性蛋白质,这是我们在临床上一个巨大的发现,净化血液是挽救生命的第一要素,因为血液是最大的免疫系统和免疫器官。曾经有一危重病人是三个人抬进来的,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排毒上,到傍晚的时候居然就能自己站起来走出诊室,非常神奇。

李氏砭法的临症工具—虎符铜砭

砭法为什么失传?有史书记载:砭石稀缺难寻,古代人不擅长造假,没有这个原材料,就没有这个工具了。虽然目前研究表明砭石的特殊作用,但是我在临床上用下来还是这把虎符铜砭效果最好。临床上我就是靠这把虎符铜砭治病。目前国家认定的标准材质是牛角和砭石,我先后也使用过各种材质的刮板,比如贝壳类、玉器类、白铜、紫铜、银、还有古代用的麻等等,但是用下来还是黄铜最佳。当初只是一个朴实的想法:刮痧刮痧,应该以出痧的效果来决定刮板的好坏。后来经过进一步研究发现:黄铜本身具有杀菌消毒的功能;铜管乐为什么是黄铜,因为其震荡的频率;黄铜在皮肤上摩擦可以产生超声波;后来又逐步发现唯有黄铜刮板才可以把皮肤里面黑的痧毒一步到位引出体外;现代研究发现黄铜还可以抗癌,你把癌细胞放进去没几分钟癌细胞就被杀死。

我称它为虎符铜砭,因为虎符是古代君王调兵遣将的一个凭证,所以一开始就充满着杀气,对于驱逐病魔用兵戈之器,铜它有各种特性,古代中医人用的许多器具都是铜具,后来我们就发现铜确实有消毒作用,在治糖尿病脚的过程中,除了可以快速让肉长出来以外,还不受感染;治癌症病人,铜又有着消灭癌细胞的功能,铜是一个导体,在皮肤上摩擦可以加温,热则散,寒则聚,摩擦的时候会发生超生波,对于毒的排出还有治疗疾病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人是一个因素,但是武器是重要因素,虎符铜砭也是一个创举,因为传统的基本用的都是牛角和砭石,但是现在砭石已经不存在。

刚才我谈的八个问题就是我们学术思想的核心,也是指导我们临床的理论,而这些理论在我们临床一一得到印证,即是祖先的经典给我们的智慧,又是我们临床上经典理论的具体化,经过实践的检验后,我们认为中医祖先的经典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而且在临床上真正做到手到病除,因为我也是干了几十年临床的人,天天在一线战场上打仗,所以这把刀都是从现实中间磨炼出来的。

现代医学它有个弱点,就是对世界的认识,我们认为气无形主功能,血有形主形质。根据现代科学的研究,分子细胞到夸克这个层面都是空无一物,西方人为了进入这个世界,研究纳米技术,但是纳米技术再小还是在有形世界,不能进入无形世界。中国人用气的理论,用无形的气解决有形的问题,同时也能进入无形的世界,所以西方人医学的瓶颈就是在这个地方,所以许多问题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有人造卫星,但是没有运载火箭,我们中国人不仅有人造卫星还有运载火箭,这个就是问题所在。现在我们能够用李氏砭法解决哪些疑难病呢?一个就是老年痴呆症,这个问题西方世界许多团队花了几十亿美元,砸进去了他们觉得无望,纷纷撤退。我们用手下这块砭,对于老年痴呆症,可以看一个,好一个;第二个就是像肝硬化,这个问题现代医学解决不了,而且许多肝硬化的病人到后期全部变成肝癌。我们用刮痧的方法进行疏通,基本上也是达到百分之一百的治愈;还有不孕症,有些人只有三十几岁,但是根据各种指标数据的鉴定,她已经是六十多岁,医生根据化验指标讲她这辈子已经不可能有生育能力,这也讲的没错,是有依据的,他们认为重新恢复是不可能的,我们经过三个月的刮痧后,重新生了一个七斤二两的宝宝。而且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不管你说输卵管问题,还是宫寒,还是按照西医讲的指标都不正常,我们基本上都能够治愈。

刚才讲的糖尿病脚,这个全世界也是难以治愈的,我们能够挽回,避免他截肢残废。很多病,包括癌症病人的癌转移,同位素扫描以后整个骨头都是浓密灶,发黑了,经过一年的刮痧以后,全部治愈,而现代医学判定这个病一般都是最多维持六个月到八个月。而且这个病人三年多,而且还稳稳的站在健康的水准上面,关键我们不需要用药;还有就是老年人能够长寿的话,我们经过长期的调理,激活人的身体,返老还童。我看西方人在治疗这类病的时候,尽管仪器都非常先进,但是在临床上像这类病都无一治愈。今天因为时间有限,有些疑难病不一一说来,你们可以看看道生中医的资料库,这里面有许多病,包括现在最简单的偏头痛,西方都认为他是大脑,脑子的问题,疼痛医学研究者的主要对象,其实我们这个很简单,只要点下足临泣(穴),五分钟之内疼痛消除,所以我们在这里非常感谢我们中医祖先,为我们后人留下了丰富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