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经辨证和针灸疗法关系探析

2019年10月17日15:35:47六经辨证和针灸疗法关系探析已关闭评论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黄帝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说明阴阳的重要地位。仲景紧抓根本,根据《素问•阴阳离合论篇》“今三阴三阳,不应阴阳,其故何也?歧伯对曰: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和《素问•天元纪大论篇》“阴阳之气各有多少,故曰三阴三阳也”,在《内经》基础上举一反三,抓住了三阴三阳气血不同的本质,提出六经辨证。这一学说由一阴一阳到三阴三阳是对阴阳量化的区别和对时间和空间不同层次的把握,也是由无形“玄虚”的阴阳到有形迹可查的“六经脉证”的转化。 

1六经辨证是包括了其他各种辨证方法的辨证体系 

针灸临床常用辨证方法有八纲辨证、脏腑辨证和经络辨证[1],殊不知六经辨证是既可以运用于外感病,又可以运用于杂病的辨证体系,是包括了其他各种辨证方法的辨证体系。六经病辨证是整体性框架,是大方向、大方针,而八纲、脏腑、经络、三焦、卫气营血辨证是进一步深化的细节内容,使治疗更具可操作性。《伤寒论》的六经辨证就是以阴阳为纲,即用三阴三阳的阴阳两纲总统于六经,首先解决病发于阴还是病发于阳,然后进一步探求病位之所在、病情之所属、病势之进退,而判明表里、寒热、虚实,体现了八纲辨证贯穿于六经辨证之中。它把八纲落实到脏腑经络上,使八纲辨证和脏腑经络辨证结合起来,尤其以脏腑经络生理病理变化作为物质基础,从而使辨证言之有物,不是空中楼阁。辨证掌握了六经就有了范围,有了规矩准绳,处于核心地位,但必须靠其他辨证方法的综合进行才能完成和体现[2]。六经病的发生、发展,转归,因地、因时、因人而千差万别,错综复杂,但病因、病性、病位、病时、病势正邪盛衰等因素,自始至终都从不同角度反映出疾病的本质。六经病辨证实质上是立在阴阳根基之上对疾病病机的综合性认识,它包括了机体正气的盛衰、内外邪气的强弱,机体的反应程度、病情转归趋势及体现的各种症状表象的综合[3]。 

      2六经辨证在针灸临床的运用 

《伤寒论》中就已有关于针灸疗法的记载,这说明张仲景已经在用六经指导针灸治疗。近代名医承淡安、孙震寰、高立山等都是六经指导针灸的名家,现将诸家经验及笔者观点总结如下。 
2.1六经辩证指导选穴太阳表示巨阳,阳气的量大,是人体的表层。太阳主表为一身之藩篱,外邪袭人必先于表,表气壮则卫固营守,表气虚则营卫伤。从时间上来讲,太阳表示邪气刚刚侵入人体,人体阳气未伤,属于正邪斗争初期,从空间上讲,皮肤腠理开阖不利,病人表现为恶寒、发热、头项强痛等症状[4]。针灸辨证以解表散郁,调和营卫为原则。由于太阳之敷畅赖肾督阳气之助,督脉统摄诸阳又维系元阳,卫阳被郁常易化热故主要选穴为百会、大椎、大杼、风府、风门、申脉、后溪等。阳明表示阳气中最盛的阶段,时间上是正气与邪气斗争最剧烈的极期阶段,机体脏腑功能表现为亢进的状态,空间上进入胃腑较深的层次,病人表现为高热,不恶寒,反恶热,面赤、脉洪大等阳热亢盛邪热弥漫的症状,以致腑气不通而见痞、满、燥、实、坚的里实热证。因足阳明胃、手阳明大肠为多血多气之经,故取穴曲池、合谷、足三里、内庭、天枢、复溜、大椎、大肠俞等。少阳主半表半里,外则从太阳之开,内则从阳明之阖,从而起到枢机的作用。少阳,即小阳,表示阳气量少,人体阳气已受到一定的损伤,从时间上是邪气从表入里,即将进入阴经脏腑的阶段,空间上属于半表半里相当于三焦,表现在肌表,正气胜则热,邪气胜则寒,故往来寒热或寒热错杂。表现在内脏,少阳枢机不利,则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欲呕,头晕目眩,心烦等。选穴以解表清里、和解少阳为原则,取手足少阳经穴足临泣、外关配大椎、风池、期门、太冲等。太阴病,是三阴病的开始阶段。病入三阴,以虚寒病变为主,太阴病变主要表现为足太阴脾的虚寒,治疗以温中扶阳,运化寒湿为正治,取穴中脘、神阙、天枢、脾俞、足三里、阳陵泉等。病至少阴累及元阴元阳,真气受损机体抗病能力大为减弱,以阳虚的寒化证为主,以“脉微细、但欲寐”为主要临床表现。治则以扶阳、育阴、阴阳兼治,取穴关元、气海、神阙、肾俞、命门、太溪、神门、三阴交等。厥阴是六经病症最后阶段,厥,有极的意思,厥阴,则阴寒盛极。但物极必反,也就是阴尽而阳升,寒极则生热,而是否能够转化取决于人体阳气机能的盛衰。治则以疏调气血、泻热降逆、柔肝和胃为主,取穴太冲、合谷、内关、大陵、巨阙、足三里、中脘等[4]。督脉为“阳脉之海”,任脉为“阴脉之海”,故在调节六经阴阳气化中任督二脉及其上的经穴有重要作用,特别是在诸多急症、重症的治疗中。 
2.2六经指导下针灸补泻方法运用《灵枢•根结》曰“故曰用针之要,在于调阴阳,调阴与阳,精气乃光,合形与气,使神内藏”。气血为人一身最大之阴阳,而在六经学说指导下的针灸疗法是对气血调节的最捷方法。根据六经病证特点而施以不同针灸补泻,太阳病针以泻法,泻阳经之热,必要时据“血汗同源”采用针刺放血。阳明病阳实为主,单针不灸,多以泻法。少阳邪正结存,宜补泻兼施和解为主。太阴病以太阴虚寒为主,当温之,故多用灸法补法。少阴病,少阴寒化则重灸,少阴热化则清补兼施或少针多灸。厥阴既可受纳阴气,又能转输阳气,处在阴尽阳生的转化阶段进退于阴寒之间,根据厥热胜负或针或灸补大于泻。三阳证多属表热实证,故多针多泻;三阴证多属里寒虚证,宜多灸少针。掌握了提纲证的针灸辨治,就能知常达变,执简驭繁,达到辨证施治的目的。 
2.3六经辨证的层次结构与针具的选择及针刺的深浅《灵枢•官针》曰:“凡刺之要,官针最妙。九针之宜,各有所为,长短大小各有所施也,不得其用,病弗能移……失针之宜,大者泻,小者不宜”。这说明针具选择对疾病治疗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九针的制作完全根据疾病所在的部位而定,如病在皮肤浅表而游走不定的,当取用�针;病在浅层肌肉与肌腱之间的,当用员针推摩;病在经络当用三棱针放血;病在经脉虚证当用提针;病属脓疡用铍针;病在深部当用长针;病水肿关节取以大针;病在五脏固居者,取以锋针。《素问•刺要论篇》曰:“黄帝问曰:愿闻刺要,歧伯对曰:病有沉浮,刺有深浅,各至其理,无过其道。……深浅不得反为大贼,……,病有在毫毛腠理者,有在皮肤者,有在肌肉者,有在脉者,有在筋者,有在骨者,有在髓者”可见,针具的选择与针刺深浅问题在《内经》中的地位是重要的。而六经学说则是一座桥梁,它的重要性就在于阴阳气化功能层次结构划分,由阳→阴,由表→里,由浅→深,由外→内。根据六经病证结合脏腑、经络、三焦、卫气营血辨证则病位显露无疑。王洪图[6]关于《素问•阴阳别论篇》“开、阖、枢”的论述认为“开、阖、枢”是对人体经脉生理功能及其相互关系的概括。在阳经方面,太阳主开,阳明经主阖,少阳经主枢。在阴经中,太阴经主开,厥阴经主阖,少阴经主枢。其中“开”是指经脉相对于浅表的部位,与外界联系更为接近,而有开放的作用。“阖”是指经脉相对于人体内部的深层,具有闭合收敛的作用。“枢”是指处于表里之间,具有转枢经脉气机的作用。故根据六经确定病位深浅,从而确定针刺深度或针灸疗法的作用深度,以及针具选择运用有重要指导作用。 
中华中医药学刊“粗守形,上守神”,只有掌握六经辨证才能辨别阴阳气血的盛衰,才能了解客居在人体的邪气往来出入的门户所在,避免盲目思辨,不知主次。只有明晰六经各个层次的阴阳气机变化,才能提纲挈领、纲举目张,从而选取相应的穴位或择针具或择艾灸,疗效才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