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灸手法-谢锡亮灸法

2021年3月11日14:36:01直接灸手法-谢锡亮灸法已关闭评论

1操作方法

先将施术部位(穴位)涂少许凡士林或植物油,以增加粘附作用,再将艾绒搓成锥状如麦粒大之艾炷粘附在穴位上,引燃(熟练者可将艾炷粘附在施术者的食指尖,引燃后粘附在患者的穴位上),当艾炷燃至患者感觉可以接受的灼痛时(嘱患者叫“嘘”以表示之)即可施以手法。

1.l补法

(1)重补(亦称封补、按补):医生用拇指或食指将燃着的艾炷(待患者叫嘘时)呈90度垂直按下,按灭时速度要快,力度要适宜(否则会烧灼皮肤起泡或灼伤医生手指),按住穴位约3~5秒后缓慢离开。

(2)平补(亦称温补):用拇指与食指将艾炷捏灭后用食指或拇指轻按穴位约5~10秒即可。

l.2泻法

(1)推泻:待艾炷燃至患者叫“嘘”时用食指或拇指将艾炷轻轻向四肢末端方向推灭(速度不宜太快,压力不宜太重,以防皮肤擦伤,但速度也不宜太慢,以免灼伤皮肤)。

(2)抽泻:用拇指和食指将穴位皮肤及艾炷捏住轻轻向体外呈90度抽出(不宜捏的太紧以免拉伤皮肤)。

1.3平补平泻法(亦称和法)

(1)施术者用拇指与食指将艾炷捏灭后(不能捏及皮肤)轻轻离开穴位。

(2)待艾炷燃至灼痛时用口将艾炷快速吹离穴位(注意:采用此法不能涂粘附剂,吹离的艾炷不要烧伤其它部位或衣物)。

1.4注意事项

灸法手法可与针刺手法相媲美,应用面广,疗效迅速。但在应用时对素体阴虚者、孕妇的腹部及腰骶部,不宜采用。头、面、五官、胸、背尽量少采用补法(一般采用平补平泻或泻法中的第2种手法)。此外在施灸时应掌握程序:从上而下,不可先灸下后灸上。一般采用本法1个穴位仅l~3壮即可。

2病例举隅

2.1血晕

1982年秋,笔者下乡遇一产妇出血不止(约已失血1500~2000MI),面色苍白,目合气微,不省人事,触之四肢厥冷,脉微欲绝。此乃失血过多,气随血脱,血晕之危证。惜我下乡途中身无针药,若送村卫生所,则山路颠簸,路途亦远。苦思之时忽见端阳节悬门之艾,急命众人收取搓成艾绒,急灸水沟(补)、合谷(补)、足三里(补)、三阴交(补)各3壮,当灸至三阴交则头摇足动,约5分钟见血凝固成块,出血已止,喜有生机,嘱将鸡汤投入生艾1撮3沸后频频喂服,少顷目开如缝,呼能会意,血止晕平。事后查询,母子俱安。

2.2腹痛泄泻(急性胃肠炎)

例1:林某,女,38岁,阵发性腹痛半日,伴水样泄泻8次,曾服氟呢酸、阿托品、霍香正气水等未效。诊其舌质淡,苔白腻,脉濡缓。证属腹受风寒,中阳被困,运化失常,治

宜温中散寒,疏调气机,增强运化功能。取内关(平补平泻)、腹哀(泻,向中脘推泻)。中脘(向脐方向推泻)、足三里(平补平泻),以上诸穴各3壮,灸后逐渐痛止泻停。

例2:叶某,男,13岁,食隔夜不洁食物后水样泄泻10余次。症见眼眶微陷,口干,神疲,苔白腻,脉濡。取止泻特效穴(经验穴,位于内踝至脚底正中线1/2处)补3壮,20分钟后泻出量及次数逐渐减少,嘱服淡盐开水数次,而愈。

2.3腰痛

陈某,男,32岁,腰痛10余日。曾服西药炎痛喜康、维生素B1;等无效。见腰部疼痛重着,拘急不能转侧,尿短色黄,舌苔腻而微黄,脉濡。此属湿热内蕴,湿重于热之证,治宜利湿泻热,兼以通络。取肾俞(平补平泻3壮)、殷门(往承山穴推泻)、承山(往足跟方向推泻)各3壮。每日1次,连灸5次而愈。

2.4痹证

陈某,女,46岁,干部。右肩疼痛、酸痛重着已2月余,经中、西医治疗时愈时发,近来疼痛加剧,抬举不便,遇阴雨或寒冷则痛甚,舌苔白腻,脉弦滑。此属寒湿客于肩部经络,气血闭阻之候,不通则痛,治宜祛湿温经通络,取肩髃(补)、巨骨(平补平泻)、臑俞(补)、曲池(往手三里推泻)、血海(补)各3壮。每日1次,经治8次而愈。

2.5盗汗

陈某,女,10岁,睡后汗出浸衣已有半年(经查无结核病灶),曾服止盗汗片、钙片、中药六黄汤、桂枝龙骨牡蛎汤等求效。症见面色无华,神倦,舌质淡,苔薄白,脉缓无力。此属气阴虚弱,汗液外泄。穴取合谷(补)、后溪(抽泻)各3壮。连治5次(每晚1次),汗止神复。

2.6哮喘(慢支急性发作)

胡某,男,58岁,经某医院诊断为慢性支气管炎,每逢感受风寒则发作。来诊症见呼吸急促,不能平卧,咳嗽痰多,苔白腻,脉浮缓。此为内伏痰饮,外感风寒,气因痰阻,升降不利。治宜疏风宣肺,化痰平喘。取天突(平补平泻2壮)、肺俞(补3壮)、列缺(平补平泻2壮)、太溪(平补平泻2壮),灸治3日(日2次),喘咳俱平。

3体会

直接灸的手法应用是灸疗中的一朵奇葩,它进一步体现灸的特色和极大地发挥灸的功能,弥补了灸法长期以来无手法的空白,而且使原有灸法的壮数大大减少,且不需烧至艾灭,灸的疼痛减轻,使患者可以接受,一般无化脓,无遗留癫痕。笔者认为灸手法中的补泻,对艾炷火温的调控及火力的走向与穴位、经络的效应有关。据分析补法对穴位刺激的深度、温度、幅宽、渗透力等相对偏大偏强,具有温与补的特性,适用于临床中的寒证、虚证;泻法的艾温相

对偏低、幅宽较小、渗透力弱,主要是利用艾温刺激穴位后运用手法来引导经气,从而达到“其气可聚,邪气可散”的目的,故具有泻和导热的功能,适用于临床中的实证、热证;平补平泻系介于前两者之间,其特性以平和为特点。临床中在辩证的基础上加以灵活运用,其疗效尤为快捷,正如《医学入门》所说的:“寒热虚实皆可灸之”。总之,灸手法具有简便易学,疗效快捷,无交叉感染,临床应用面广等特点。应该加以推广,使之更好地为广大患者服务

谢锡亮灸法师承实录

发表时间:2008-9-3012:53作者:梁知行来源:民间中医网ngotcm.com

字体:小中大|打印

作者:admin

谢老:我的一些学术见解及经验可见于《谢锡亮灸法》《针灸基本功》两书中,我已经给你系统讲解了一遍,我年岁已大,近年已很少给学生这样系统讲解了,你大老远来,我们又谈得挺投缘,你看还有何疑问尽管提。

问:我这10多年临床中以研究经方汤液治病为主,但针、灸、药三者皆中医治疗法的重要内

容,缺乏了针灸治疗总觉心中遗憾,久仰承师及承门弟子威名,故特来向您请教,今能拜您为师是我的荣幸,只恐我针灸基础不扎实,会辱没了尊师威名。

答:你正规中医学院本科毕业,有10余年的临床经验,有到广州、北京等大城市大医院进修过,又到处拜师求学,研究经方有心得,应该说是在大海里游过泳的。承师也经常针灸与经方合用,并曾用针灸之理来注解《伤寒论》;当年承师办学,讲四门课:经络腧穴、针法、灸法、治疗,不管你是中医西医,不管你男女老少,只要志愿学习针灸,只要你考试过关,就承认你是他的学生,承认你是针灸医师。我现在上了一定年纪,对一般学生都不这么系统讲解了,让他们自行看书。你基础不错,学针灸就更容易了,针灸都是要讲求悟性的。承师鼓励人常说:有医学基础的人学针灸“只须-夕谈”。

在安全的前提下,心细些,说话要有信心,但过头的话不讲,将所学的大胆去实践就行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荀子讲: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或者说“锲而不舍,终身以之”,便是教我们要在师傅领进门的基础上终身不离,修行在个人嘛。我们要在开放的原则下,提倡学生要超过老师,我书中总结了一些东西,自认在没有违背承师的原则下有些学术又超越了他,这样才算对得起老师。

问:似乎澄江-派很注重基本功的训练,如对针灸歌赋的背诵比较重视?

答:我至今尚能背出每条经穴分寸歌,随便说一个穴名,我仍能对上。这就是当年打下的基础,一劳而永逸,这

对临床很有好处。

至于针灸歌赋中的穴位主治,教我们抓住主要作用就能应用,慢慢加深理解,积累经验。

问:我看您的书中,点穴功夫似乎也是针灸基本功的重点。

答:对。点穴是用骨度法,结合体表标志、结合解剖,力求准确,直接影响疗效。

准确点-个穴位,要兼顾周围其他穴位,要给它们留出地方来——“取三经而用-经而可正,取五穴用一穴而必端”。

问:为何经常看到针灸医师不诊脉便行针灸治疗?

答:常言说"针家不诊",针灸就是那么简单,看你是何症,如遇急性暴病则可对症取穴,如以前霍乱大流行,在街上不可能每个人都来号脉,就都取尺泽、委中放血,可立止腹中绞痛、烦乱,效果也很好。但是对慢性病,有条件时,还得运用四诊八纲,辨证施治。

问:《伤寒杂病论》是经方学派的集大成之作,乃汤液治疗之经典;而《黄帝内经》是医经学派的经典,以之指导养生导引,针灸治疗为主。那为何《内经》对色脉之诊那么重视?

答:"针家不诊"是说只要掌握一些大的原则与一些基本知识便可使用针灸以取得疗效,但如同人的知识有深浅,学历有小学大学之別一样,《内经》的诊法是经典,是原则性的,教你怎么精进的,怎么提高水平用的,并不是针灸一定不用或排斥脉诊。

问:现在灸法用在什么病比较多?

答:灸法用途广泛,男女老幼各科皆宜,多用于难治性疾病及人体免疫功能低下、失调、缺陷者,对身体虚弱及虚寒病症疗效很好。

问:是否灸法作用慢,长期使用方有效,很少用来应急的?

答:不完全是,灸法在某些情况下是可立竿见影的,如对美尼尔氏综合征可灸百会三十壮;对宫血者可灸隐白,有的灸三壮当日便可见效。宋代有《备急灸法》一书,列举出灸法适用的22种急性病。

问:灸法具体取穴与针法有何不同?

答:直接灸法会留下一些疤痕,所以,一、不能穴位老换,不能让全身都是疤痕。二、每次取穴不能太多,要重点突出。三、在颜面等部位不能取,以免影响美观,胸腹背、四肢部穴位多用。灸法取穴比较慎重,要求点穴准确,因为每次大都要在原来的穴位继续治疗,开头取错了,后面容易将错就错,影响疗效。总之,灸法取穴比针法少,没有针法灵活。用温和灸或间接灸则比较方便些。但各种灸法各有其适应症,以各适其宜为好。

问:灸法辨证取穴与针法有何不同?

答:灸法以脏腑辨证为主要的辨证取穴,以募俞穴为主,八会穴亦多用,如参合并发症及寒热表里虚实辨证,除主穴以外,对症取穴则为辅穴,用的次数较少,较

轻。其实,针、灸的取穴原则是相同。

问:非化脓灸如何操作?

答:辅穴一般用非化脓灸,灸炷小,知痛即用手压灭,只灸3—5壮,刺激量小点,可以多取几穴。

问:灸法讲补泻吗?

答:过分讲补泻没用,有些只是巧立名目,初起即使补泻不正确也不要紧,只要有得气,经络都可有效自行双向调节。古代讲究补泻,现在多不太重视了。总的原则是掌握灸量,对病人、病证等全面考虑,勿过度刺激,勿急于求成。灸字从“久”,日久见功。

问:您是否基本用灸法,针药少用?

答:不是的,我们这里是针、灸、药并用的,如我也常用银翘散治流行性感冒等。又如哮喘患者,若有点虚火,该给他灸哪就灸哪,灸肺俞,他有一些上火的反应,我们该用针就用针,该用药就用药,可以给增液汤。灸法犹如火神派,大部分病当虚寒论治,自应有处理的方法,能配合针药则更好。古书言“针而不灸,灸而不针,皆非良医也”,同样地,针灸而不药,药而不针灸,尤非良医也,针、灸、药三者备,方为良医。

问:我看您对中医界现今的-些热点也挺了解的,可见您也是与时俱进的,是否说您对火神派的观点很赞同?

答:宋代太医令窦材说保命之法“灼艾第一,丹药第二,附子第三”,火神派的一些理论可以作为灸法的参考,中医的各种疗法都有它的适应范围及局限。当然,用附子也要对症,什么东西都不要讲过头,火神派只是在某些需温补的病症上较擅长,应各自扬长避短,从容中道是为美。

问:阿是穴是否亦为灸法所常用?

答:不能老强调阿是穴(热敏点、嗜热点),那是局部的,中医更多从整体状态来辨证。其实如果取穴准确,治疗得当,附近或者同属一条经的阿是穴(热敏点、嗜热点)也会自行消失。总之,临床上以经穴为主,阿是穴可为临时变通。

问:现在大部分人皆用间接灸,效果如何?

答:临床上有五花八门的灸法,效果不一定理想,不一定实用,我们主要要研究如何治好病。《医宗金鉴》认为“凡灸诸病,必火足气到,始能求愈”,如果达不到一定的刺激量,表热里不热,则疗效欠佳。这次南京来邀请开会,所提交的资料只有我提倡直接灸,因为它的疗效比较可靠,但可惜现在搞的人不多了。当然,不论什么灸法,只要省事、简易、痛苦小、疗效好,都可以随各人方便而使用。

问:隔姜灸有何技术要领?

答:隔姜灸要大片姜,小艾炷多个同时点燃,刺孔要密,这样小艾炷频更换,火力持续又节约时间。如用大灸炷,初起热力不足,燃至根部又太热,火力不能持续,姜

汁、火力不能充分发挥作用,效果确实不同。灸红后不可着凉及用冷水洗,应保持温暖。

问:现在直接灸很少人用,只有您跟少数几位前辈至今仍在提倡,学术凋零,是否承师当年用得不多?

答:相反,其实承师当年是每天都有用灸,病人很多,观其医案即可证明。“医之治病用灸,如做饭需薪”,是不可或缺的,其刺激穴位,有药物和物理化学作用,疗效可靠。至于为什么直接灸现在很少人提倡,一来这是有创疗法。但这不是主要的问题,因为西医有更多有创诊疗方法,更有创伤,一样开展。二来可能与现在学术风气较浮躁,只强调创新出成果,不讲继承有关,不只灸法,很多传统的好东西都丢了。

问:百会在头发中,灸时如何操作较好?膻中在灸法中用得多吗?

答:那不成问题,灸炷直接放在百会上点着就行,它不会向外周燃开,不用剪发。灸膻中我大部分是用在食道癌时作为局部取穴用,气病及心脏病等亦常用。

问:对于灸炷的使用,还要注意些什么?

答:麦粒灸燃得很快,来不及用镊子夹,要用手拿起或压灭。艾炷小的如半个麦粒,最大如黄豆大,捏成椎型,不可太软,这样尖部点燃较易,且不易被粘起。刚治疗时灸炷小,等结痂后则用较大的。

问:为何制作灸炷一定用细艾绒?

答:粗绒燃时较痛,且疤痕脱落后皮肤有的会略下陷而不易复原,《本草纲目》曰“若生艾,灸火则易伤人肌脉”。但若买来艾叶药材,用槌打烂,去粗络杂质亦可用于灸罐灸、艾卷灸、隔物灸。若用直接灸必须用极细之艾绒,市上或制艾厂有售。

问:壮数如何掌握?

答:常规小儿3—5壮,大人7—9壮。大病,每穴可以多灸,每穴5—7—9—11壮,因病而定多少。

问:灸时还要注意些什么?

答:灸法虽无大的痛苦,但毕竟有创,令人心生恐惧,应先做好病人的思想工作;此外,虽然晕灸少见,但也应注意,必须放松自然,要有依靠;一般施灸顺序:先灸阳经,后后灸阴经,先灸上部,再灸下部,取其从阳引阴而无亢盛之弊,若有反应,可适当延长间隔时间;灸时不可让风扇空调直接吹病人,灸后过段时间可以洗澡,但如有灸疮,应避开疮面,勿多浸泡;当心落火,烧灼皮肤和衣服,应小心处理。

问:您对乙肝灸法很有心得,能否讲讲取穴要点?

答:乙肝并发症多,辨证也较灵活,简言之,运用脏腑辨证,用肝俞、脾俞、足三里较多,但肝功有异常时,我的经验是加用阳陵泉较好。期门对肝刺激量大,肝区痛或肝胆热盛时用,也用太冲。

问:灸书每言小儿灸身炷助生长发育,老人灸足

三里保健长寿,为何这么分?

答:灸足三里需过30岁方可,因为30岁以下抗病力较强也,且恐对视力有影响,影响小儿发育,马丹阳十二穴歌诀曰:年过三旬眼更宽。也就是说,过了30岁后取穴范围增广了。

日本用灸身炷助小儿生长发育应用较多。小儿肺门淋巴结结核,西医没啥办法,多灸身炷有效。这个大概与小儿元气升发而老人下焦元气不足有关。

问:承师与您都大力提倡直接灸、麦粒灸,而古书中似乎谈大炷灸较多,您认为用哪种灸炷更好?

答:以前用大艾炷直接灸增加痛苦,增加疤痕,不人性化,没必要,“宁可再剂,不可重剂”嘛。虽然有时用大炷灸疗效较快,但不要急于求成。古人言灸关元、神阙每言数百壮,说的是积累数,或是麦粒灸;《医宗金鉴》“有病必当灸巨阙、鸠尾二穴者,必不可过三壮,艾炷如小麦,恐火气伤心也”,讲的就是麦粒灸,这是指近心脏部位要小灸、轻灸。大艾炷灸,每发灸疮化脓,需1—2个月方能愈合,换药也麻烦,所以,现代人因怕痛而少用或不用。

问:现在针灸医师也西化,每用西医神经学说来解释穴位主治,您对这问题怎么看?

答:即然当一名“铁杆中医”是你的目标,我们讨论任何一个中医问题都要在中医理论框架内讨论。“宁失其穴,勿失其经”,便是说明我们对经络的重视。但不反对有时用现代医学知识解释中医,使之通俗易懂,有些地方中西医说法不同,意思却是-样的。

问:您觉得中西医最大差异在哪?

答:中医是调理人,而人体都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人本身去治愈病,针灸药物是帮助或调动起人体本身自有的康复能力为目的的。

问:当年您比较勤奋好学,听说承师对您挺器重,您毕业后有否留校任教?

答:我是50年代跟承师学习的,当时要把我留校,也想带我去南京,但因我是北方人,生活不太习惯,家庭也需要我回来,所以最终回到我们这小地方来了。

问:听说您是现在承门弟子唯-在世的,是这样吗?

答:据我所知,是的。抗战前的师兄年龄都太大了,都不在世了,解放后的也全无信息,承师90、100周年纪念我都参加了,和老师家中有联系的现在就我一个。这话不包括老师到南京中医药大学后的学生,指的全是在苏州随师学习的同学。

问:还有没有故人?

答:当时承师办学,老师不擅长外交应酬,都是张锡君帮他办的,前几年仍健在,但有人去拜访他,因年岁较大,听说他往事己记不大清楚了,现已去世。

问:听说您对子午流注及灵龟八法有一定研究,它在灸法中处何地位?

答:井荧输经合的理论

对灸法用不大上,针法可以。我研究过子午流注,也给别人讲课,也制作过转盘,但临床上用得有限,那么多病人,你忙得过来吗?专门来研究探索是可以的。用纳甲法灸原穴、合穴方便,用纳子法简便易行,现在还不时应用。用灵龟八法虽只八个穴,也得箅时辰,故不多用。

问:承淡安老师的书中曾言及练内功在针灸中的作用,对这问题您怎么看?

答:针灸讲究"人电传达",有功夫的人容易使人得气,得气了疗效就好,病人医生都会知道,外面也会有表现。所以说,只进针而不行针,犹如打通电话而不讲话,针灸医师要练针,要练功就是这个目的。练功就是练气,承师早年有《运针不痛心法要诀》一本小册子,专讲这方面的问题。

初识直接灸法〔转〕

灸法,初识

灸法分直接灸和间接灸二种,与针法一样,都是中医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本人虽已从事中医临床医疗20多年,但对直接灸只闻其名,未见其术;疑是求学期间,用心不诚,老师秘而不露。幸蒙《中国中医药报》的介绍,得知擅长以直接灸法治病的名老中医谢锡亮老大夫就在山西省侯马市,于是上周前往拜访了他。

谢老大夫早年师从近代针灸泰斗、澄江学派创始人承淡安,勤学善思,尽得其传,并屡有创新、发挥,长于直接灸法治病,誉满晋、冀、豫中原大地。得悉我的来意,82岁高龄的谢老立即前面引路将我带到一处和姓的学生主诊、常用直接灸法治病的诊所。诊所既不临街、也不近路,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我们到达诊所时,有好几个人在候诊,等候直接灸的有5人。轮到一位看上去60岁左右的女患者艾灸时,只见和医生左手掌中托着一小团艾绒、手指夹着一根点燃的细香,右手拇、食指从左掌取一点点艾绒轻捻几下放到备妥的皮肤上(皮肤上已有—个比黄豆小、比绿豆大、如指甲厚的黑痂),艾绒就成了大小如麦粒、呈上尖下平的圆锥形艾炷,接着右手取香持平轻触艾炷尖顶点燃,约3~4秒即燃完、熄灭,放上新艾炷再点燃,一个穴位每次一般燃7~9个艾炷,一炷又叫—壮。谈话中得知女患者姓杨,是退休教师,问她灸完后有什么感觉?她回答说;背部穴位灸完后,整个背部都暖融融的;腿部足三里穴灸完后,在穴位上下呈一条带状在腿里热乎乎的;这些暖、热的感觉会持续几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问及疗效时,她说:以前身体较弱,难以承受工作之重和家务之累,多次晕倒在讲台上,不得不病休多年后退休,但自坚持这个灸法10多年来,身体比以往健康,感冒、腹泻之类的毛病都很少,现在70多岁了,耳不背、眼也不花,一顿还可以吃两碗饭。一

位约1.72米个儿的男患者,虎背熊腰的,也来艾灸,见我有点半信半疑的神色,对我说:他二年前比现在胖多了,但却经常感冒,冷一点、热一点、累一点就感冒,中医、西医用过多种方法都无效,后用这种灸法每天灸足三里穴,半个月后感冒就少了,一个月后病就没有了,身体也渐渐的没那么胖了:所以现在每个月都来灸上几次。这和医生呀,是年纪小(刚30出头)、本事大哩。

闲聊中,和医生告诉我,直接灸确实如谢老大夫常说的那样:“火有拔山之力”,“灸能起死回生”。邻县石油公司有一女职工,名叫郭某,山西省人民医院确诊其患肾上腺皮质瘤,在北京某大医院行切除术后大量服用激素6周,停药后呕吐不止、全身浮肿,扎针时药水尚未注入、已有水液从针孔自出,针、药都无法可施,病人痛苦万状,就连坐的力气都没了,自述生不如死,祈求家人让其死去。经用直接灸法1个月,病情即大有改善,经3个月即治愈,体重也由施灸前的147斤恢复到患病前的110斤,到山西省人民医院复查;各项检验指标无发现明显异常值,患者现已退休在家。有趣的是,在和医生处我看到一封来自辽宁省朝阳市气象局薛某先生致谢老大夫的感谢信,薛某自幼体弱多病,1978年因急性阑尾炎误诊、穿孔24小时后才手术,术后刀口大量流脓10多天,1个多月刀口才愈合,此后的16年身体一直虚弱,1988年考上大学也无法坚持正常就读,被迫忍痛弃学。曾为健康遍求百法而无效,偶见谢老大夫著的《灸法》—书,照书介绍自施直接灸,竟然从此远离病魔。

直接灸法如此神奇,令身染微疾几年的我心生亲尝艾灸滋味的想法,于是和医生便在我的足三里穴上燃艾施灸,当一个艾炷即将燃尽时,着艾处有点火辣辣的感觉:艾炷熄灭时,伴随着瞬间的轻微灼痛感觉(约半秒钟),有一小股热力像手电筒的光束直射入里,燃第1、2炷艾时,灼痛的感觉比较明显,第三炷开始则是热力内透的感觉比较明显,燃完9炷后局部皮肤发红,但并没有灼起水泡,可见艾灸时的温度要低于沸水溅到皮肤时的那个温度。接下来在背部施灸的感觉也大体如此;连续施灸3天,局部只是出现个小如黄豆的黑色薄痂皮。

在侯马市小住4天,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尝试,深感直接灸法确是:星星之火,能除大病:悠悠艾灸,可以健体、可以益寿。其除病、健体的作用,早在15年前的《上海针灸杂志》第4期桂金水医生就报道了灸法临床和实验研究的发现:能提高机体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只是自己孤陋寡闻至今才知道这些十分宝贵的科学发现罢了

唐某男38岁医师2000年6月2

日初诊

颈项、腰背酸痛板硬13年。初起按风湿性关节炎治疗,一年后起效不大。血沉:40mm/h,经我院第二附属医院腰椎、骨盆X线拍片检查,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采用推拿、理疗、中西药物内服外用等综合疗法,效微。加强锻炼、坚持每日冷水浴期望机体抵抗力提高,也没效果,且症状逐渐加重。诊见:面色无华,颈项酸累沉重,腰背板硬疼痛,无法伸腿仰卧,寝寐难安,晨起腰僵,活动不利,得温痛减、喜按,舌淡,脉沉。予针灸治疗,每日一次,半月后,症状小有改善。因工作繁忙,治疗难以坚持,为此改用直接灸,取足三里、绝骨、大椎、至阳、命门诸穴,灸毕觉全身发热,次日来诊告之:“昨晚伸腿一觉到天明,多少年了,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