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灸法对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期的疗效及复发率的影响

2021年11月19日10:43:33透灸法对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期的疗效及复发率的影响已关闭评论

目的 观察透灸法对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期的疗效。 方法 106 例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 1∶1 配至观察组与对照组各 53 例。 观察组采用透灸法治疗,对照组采用传统灸法治疗。 观察比较两组的治疗有效率、疼痛视觉模拟得分(VAS)、日本骨伤协会(JOA)腰痛评分、复发率。 结果 观察组的有效率 94.34%高于对照组的86.79%(P < 0.05)。 治疗前两组 VAS 评分、JOA 腰痛评分均差别不大(均 P > 0.05)。 治疗后 13 d 观察组的 VAS得分均低于对照组(P < 0.05),而 JOA 腰痛评分均高于对照组(均 P < 0.05)。 治疗结束后 1 月,观察组复发率7.55%低于对照组的 16.98%(P < 0.05)。 结论 在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期治疗过程中,透灸法较传统灸法具有更好疗效,可明显缓解疼痛、功能障碍等症状体征,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腰椎间盘突出症(LIDH),也称为腰椎间盘纤维环破裂症,顾名思义是腰椎间盘发生退行性变,在外力、创伤、年龄等各种因素作用下,进而出现纤维环破裂、髓核突出于椎管外, 压迫或刺激相邻脊髓神经跟所表现的一种以腰腿痛和下肢麻木、 感觉功能异常为主要表现的病症[1]。 LIDH 是临床常见病之一 ,我国居民患病率 7.62%,呈逐年上升与发病人群年轻化趋势[2-3],患者常因疼痛、 功能障碍而影响日常生活, 尤其是LIDH 急性期,出现难以忍受、剧烈腰腿疼痛与活动受限, 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 除手术治疗外,LIDH 非手术保守治疗方法如止痛药、脱水药以及针灸、推拿等中医疗法被广泛应用于临床, 可以不同程度的缓解症状、减少复发。透灸法是一种令灸感(如热力的渗透、扩散,局部酸、麻、胀、痛等患者的自我感觉)透达至深部组织的艾灸方法[4],有 较好的温阳散寒 、活血化瘀 、除湿止痛等功效,切合腰椎间盘突出症寒湿痹阻、气滞血瘀、肝肾亏虚等中医病机。 临床经验来看,透灸法应用于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期, 能较好地发挥缓解疼痛症状的作用,且无明显不良反应,但目前关于透灸法的文献报道较少,合适的灸量、灸时、温度等治疗条件尚需进一步总结验证。本研究通过对比传统灸法,探索透灸法对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期的疗效及复发率的影响,旨在为透灸法的应用提供临床依据。 现报告如下。1 资料与方法1.1 病例选择 1) 诊断标准参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布的《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中 LIDH 的诊断标准[5],并符合急性期发病范围 :有腰部外伤史 ,慢性劳损或受寒湿史,大部分患者发病前有慢性腰痛史;腰痛向臀部及下肢放射,腹压增加(如咳嗽、喷嚏)时疼痛加重;脊柱侧凸畸形,生理前凸消失,活动受限,棘突旁压痛并放射至下肢;直腿抬高试验及加强试验阳性;神经系统检查示膝腱反射、跟腱反射减弱,下肢皮肤节段分布区感觉过敏或迟钝,拇趾背伸或跖屈力减弱;X 线片可见椎间隙变窄,椎缘增生,脊柱侧弯,其他影像学检查如 CT 或 MRI 显示椎间盘突出部位、程度,并排除占位性病变引起的椎管狭窄;发病在 14 d 以内,表现为剧烈、难以忍受疼痛与压痛,以及活动受限。 2)纳入标准: 符合上述诊断标准, 腰痛急性发作≤2 周; 年龄18~65 岁 ;治疗前疼痛视觉模拟得分 (VAS)≥6 分 ;接受灸法治疗者。3)排除标准:既往有脊柱创伤或手术病史,或因脊柱肿瘤、感染、结核等其他原因导致椎管狭窄者;有马尾神经症状者;合并有严重肝肾功能不全、心肺功能异常、血液系统性疾病者以及精神病者;妊娠期或哺乳期妇女。1.2 临 床资料 选取 2014 年 3 月 至 2015 年 8 月 针灸科住院治疗的 LIDH 急性期患者 106 例 (已排除脱落患者 19 例), 随机数字表法按 1∶1 比例分配至观察组(透灸法治疗组)与对照组(传统灸法治疗组)各 53例。 观察组男性 34 例,女性 19 例;平均年龄(53.90±8.40)岁 ;平 均病程 (8.90±5.30);VAS 评 分 (8.03±1.56)分。 对照组男性 30 例,女性 23 例;平均年龄(51.20±7.60)岁;平均病程(10.20±9.50);VAS 评分(7.89±1.28)分。 两组患者的性别、年龄、病程、治疗前 VAS 等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 P > 0.05)。1.3 治 疗方法 两组腰椎间盘急性发作时疼痛难以忍受时给予 20%甘露醇 250 mL 加地塞米松 5 mg 快速静滴以迅速减轻患者疼痛; 综合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治疗、针刺、推拿按摩、灸法、腰椎牵引、功能锻炼等,除灸法施治方法不同以外,其他治疗方法两组保持一致。观察组给予透灸法,取 9 段艾条(长 2.5 cm 清艾条),一端点燃后,放入灸箱中均匀排列。 患者俯卧位,灸箱置于腰部施灸,灸治穴位包括腰阳关、命门、脾俞、肾俞、腰俞、以及病变椎体上下各一个椎体范围内的椎体两侧夹脊穴,外层覆盖可视灸毯,给予患者保暖,防止受凉,覆盖在灸箱上层的是可视软玻璃,便于观察。 艾灸过程中观察患者的施灸局部表现, 并询问其主观感受,若局部出现潮红、汗出,继而出现红白花斑,患者感觉到热力的渗透、传导,以及舒适、胀痛、沉重、痒等得灸感,则说明达到透灸效果,每次施灸约 30 min。 对照组给予传统灸法:将 2 段艾条(长 2.5 cm 清艾条),一端点燃后,放入灸箱中均匀排列。 患者俯卧位,灸箱置于腰部施灸,灸治穴位包括腰阳关、命门、脾俞、肾俞、腰俞、 以及病变椎体上下各一个椎体范围内的椎体两侧夹脊穴,外层覆盖可视灸毯。 每次施灸约 20 min。 两组治疗频次与疗程均相同,每天施灸 1 次,连续治疗 6d 为 1 个周期,间隔 1 d 后开始下一周期治疗,共治疗2 个周期。1.4 疗效标准 参照《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5]。 治愈:腰腿痛等自觉症状消失,直腿抬高试验 70°以上,恢复正常工作。 显效:腰腿痛等自觉症状基本消失,直腿抬高试验接近 70°,基本恢复工作。 有效:症状部分消失,活动轻度受限,可担任较轻工作。 无效:症状体征无明显改善,不能胜任工作。1.5 观察指标 1)治疗有效率:参照上述标准进行疗效判定。 总有效率=(治愈+显效+有效)/总例数×100%。2)VAS 得分:采用一长 100 mm 的直线,两端标注 0 与10,分别表示“无疼痛”“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6],指导患者在直线上标注自己所能感受到的最大疼痛强度。责任护士测定该标注点到“0”之间的距离,即为患者的VAS 得分,得分越高,表明疼痛强度越大。 比较时点为治疗前、治疗后、治疗后 13 d。 3)日本骨伤协会(JOA)腰痛评分:该评分表包含有主观症状、客观体征、日常生活工作能力 3 个方面[7],每个条目按 0~3 4 级计分,总分 30 分。得分越低,疼痛对功能障碍、生活质量的影响程度越大。 比较时点为治疗前、治疗后、治疗 13 d。4)复发率:治疗结束后 1 月对患者进行电话随访,统计复发例数。 复发是指患者症状缓解至少 1 周后又出现腰腿痛、麻木、感觉丧失等症状。 复发率=复发例数/总例数×100%。1.6 统计学处理 应用 SPSS16.0 统计软件。 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独立样本 t 检验或配对样本 t 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 χ2检验。 P < 0.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 结 果2.1 两组临床疗效比较 见表 1。结果示,观察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P < 0.05)。2.2 两组 VAS 得分比较 见表 2。 结果示,治疗前两组 VAS 评分差别不大(P > 0.05)。 治疗后、治疗后 13 d观察组的 VAS 得分均低于对照组(P < 0.05)。2.3 两组 JOA 腰痛评分比较 见表 3。 结果示,治疗前两组 JOA 腰痛评分差别不大(P > 0.05)。 治疗后、治疗后13 d 观察组的 JOA 腰痛评分均高于对照组 (均P < 0.05)。2.4 两 组复发率比较 治疗结束后 1 月 对患者进行电话随访, 统计复发例数。 结果示, 观察组复发率为7.55%(4 例,)低于对照组的 16.98%(9例)(P < 0.05)。

3 结 论LIDH 是临床常见、 多发的腰腿痛性疾病之一,占所有腰痛疾病的 7.62%, 腰椎间盘各部分发生退行性变,日久纤维环破裂、髓核突出、椎管狭窄,压迫或刺激相邻脊髓神经根,继而导致神经根炎症、水肿以及营养与传导功能障碍等, 临床主要表现为腰腿痛和下肢麻木、感觉功能异常的一组临床综合征[8-9]。 LIDH 影响患者日常生活与工作,尤其是 LIDH 急性期,剧烈的疼痛与活动受限严重降低了患者生活质量。 目前 LIDH 分为手术治疗与非手术保守治疗, 手术治疗能够针对膨出的纤维环结构进行根治性治疗, 但不是所有的患者都能够接受,且创伤性大,存在并发症与复发风险;非手术疗法包括药物治疗,以及针灸、推拿等中医特色疗法。 药物主要包括止痛药、激素与脱水剂等[10],研究表明[11]药物虽能起到暂时的止痛与缓解症状的作用,但其远期疗效不佳,且存在药物副作用。笔者采用灸法在内中医的综合疗法,因其治疗疼痛性疾病具有简便、有效、无明显不良反应等优势,逐渐被引起重视。LIDH 属于中医学“腰痛”“痹症”范畴,病机为寒湿痹阻阻于腰部经络或气滞血瘀、 不通而痛, 或肝肾亏虚、腰部经络失养、不荣而痛。 灸法通过燃烧艾绒在体表产生热力,通过经络渗透、传导,具有温经散寒、祛风除湿、行气活血、扶正祛邪等防治疾病与生活保健作用[12]。 灸治腰部相关穴位如肾俞、腰阳关、命门、夹脊等穴位,可增强艾灸温阳、散寒、止痛、补虚之功。 临床经验表明灸法治疗 LIDH 有其独特功效, 既往文献[13]中有将灸法与针灸配合使用治疗 LIDH,显示出较好疗效与生活质量结局。 透灸法是国内高希言教授在灸法理论渊源的基础上,总结多年的临床经验,提出的一种能够充分发挥灸法功效的方法[14]。透灸法强调灸感,即艾灸时的得气感,所谓“灸之要,气至而有效”,灸感主要为患者主观感受,如热力渗透、传导,以及舒适、胀痛、沉重、痒等自我感觉。 施灸者在局部观察到肌肤潮红、汗出、红白斑等现象,则表明达到透灸的效果,较之传统灸法,透灸法效力更强、传达的组织更为深入。在本研究中, 透灸法显示出了较传统灸法更好的疗效, 有效率达 94.34%, 且治疗后与治疗后 13 d 的VAS 得 分 、JOA 腰 痛 评分的改善 程度优于传 统灸法组,表明透灸法能更好的减轻疼痛、功能受限等症状体征,并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提高工作活动能力。 透灸法治 疗 后 1 月 的 复 发 率 7.55% 显 著 低 于 传 统 灸 法 组16.98%,表明透灸法效力更为持久,对 LIDH 症状复发具有防治作用。 既往文献表明[15-16],透灸法能够有效治疗 LIDH 的机理在于, 一方面通过增加施灸过程中的热力与效力,持续产生热感深达内部肌肉组织,使血管扩张、通透性增加、血流加速,有助于改善局部微循环以及全身血液循环,消除神经根炎症与水肿,进而缓解其对邻近神经根压迫及刺激,减轻神经根损害,促进神经功能恢复;另一方面,灸法激发的灸感能够激发机体相关穴位发生敏化,形成热敏态,缓解腰椎间盘局部肌肉、韧带痉挛状态,促进其拉力平衡,维持椎间盘内适当负压,有助于纤维环、髓核等结构回纳。综上所述,在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期治疗过程中,透灸法较传统灸法具有更好疗效,明显缓解疼痛、功能障碍等症状体征,提高患者生活质量,这可能与透灸法效力更深、更持久,进而有效改善血循,减轻神经根炎症、水肿等机制有关。 透灸法值得临床进一步研究,并总结出更合适有效的灸量、灸时、温度等施灸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