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灸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临床研究

2021年11月19日10:48:44透灸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临床研究已关闭评论

目的: 探讨透灸法对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疗效。方法: 将确诊的腰椎间盘患者 60 例随机分为针刺配合透灸法组和单纯针刺组,每组各 30 例。所有患者均在治疗前及治疗后,通过改良的日本骨科学会下腰痛评分法( M-JOA) 和视觉模拟定级( VAS) 评定法进行评分。结果: 治疗组有效率 93. 3% ,对照组有效率 73. 3% ,两组有效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 05) 。结论: 透灸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疗效显著。

腰椎间盘突出症( lunbar disc herniation,LDH) 是由于腰椎间盘纤维环退变或者外伤而导致裂隙,在外力作用下,使髓核等椎间盘组织膨出或者突出,从而刺激或压迫脊髓神经根,进一步导致神经根炎症、神经根营养性障碍、传导特性损害,从而出现腰痛、坐骨神经痛等症状,甚至明显的神经功能障碍的一种疾病。该病属于中医学“痹证”“腰腿痛”等范畴。笔者自 2011 年 3 月至 2012 年 4 月应用透灸法治疗本病,疗效显著,现报道如下。1 资料与方法1. 1 一般资料所选 60 例病例均为河南中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针灸科门诊患者,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透灸法配合针刺组和单纯针刺组,每组各 30 例。透灸法配合针刺组男 14 例,女 16 例;年龄 24 ~ 65( 45. 07 ± 14. 56) 岁; 治疗前改良的日本骨科学会下腰痛评分法( M-JOA) 积分( 8. 23 ± 3. 18) 分; 视觉模拟定级( VAS) 积分( 7. 83 ± 1. 20) 分。单纯针刺组男 12 例,女 18例; 年龄 23 ~ 64( 46. 13 ± 14. 77) 岁; 治疗前改良的日本骨科学会 M-JOA 积分 ( 8. 33 ± 3. 03) 分; VAS 积分为 ( 7. 47 ±1. 35) 分。两组在性别、年龄、治疗前下腰痛评分法( M-JOA)和视觉模拟定级( VAS) 积分等方面比较,无显著性差异( P >0. 05) ,具有可比性。1. 2 诊断标准参照 1994 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发的《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1]。常发生于青壮年,大部分患者在发病前有慢性腰痛史。有腰部外伤、慢性劳损或受寒湿史; 腰痛向臀部及下肢放射,腹压增加( 如咳嗽、喷嚏) 时疼痛加重; 脊柱侧弯,腰椎生理弧度消失,病变部位椎旁有压痛,并向下肢放射,腰部活动受限; 下肢受累神经支配区有感觉过敏或迟钝,病程长者可出现肌肉萎缩。直腿抬高或加强试验( + ) ,膝、跟腿反射减弱或消失,足拇趾背伸肌力减弱; X 线摄片检查示脊柱侧弯,腰生理前凸消失,病变椎间隙可能变窄,相邻边缘有骨赘增生。CT和 MRI 检查可显示椎间盘突出的部位和程度。

1. 3 病例纳入标准符合腰椎间盘突出症诊断标准; 经 CT 或 MRI 确诊为腰椎间盘突出症; 年龄 26 ~ 65 岁; 治疗期间未采用其他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疗法; 能遵照医嘱治疗并签署知情同意书者。1. 4 病例排除标准合并腰椎结核、脊柱或椎管内肿瘤,椎间盘脱出者及其他手术指征者或其他严重原发性疾病、精神病患者; 妊娠期或哺乳期患者; 腰椎间盘突出症突出物钙化,侧隐窝狭窄,椎管狭窄,梨状肌综合症,干性坐骨神经痛者; 合并有心脑血管、肝、肾和造血系统疾病等严重危及生命者。1. 5 治疗方法透灸法配合针刺组给予透灸法配合针刺治疗,取穴: 腰阳关、命门、肾俞、大肠俞、夹脊穴( 本研究只选取病变椎体及上下各 1 个椎体两侧的夹脊穴) ,具体操作方法: 在患者需要针刺的腧穴皮肤上先用 2% 碘酊涂擦,稍干后再用 75% 酒精棉球擦拭脱碘,擦拭时应从腧穴部位的中心点向外绕圈消毒,消毒直径以腧穴为中心点 5. 0 cm; 选择 0. 35 mm × 40. 00mm、0. 35 mm × 50. 00 mm 的毫针( 天津华鸿医材有限公司生产,批号: 101201) 。针刺上述相应腧穴,一般情况下,直刺0. 8 ~ 1. 2 寸,以得气为度,但是针刺深度可依据患者的肥瘦、年龄、体质、病情而定,然后将 8 段长 3. 5cm 的艾条( 南阳卧龙汉医艾绒厂生产,批号: 080628) 一端点燃后,放入艾灸箱内( 每排均匀排 4 段,均匀排 2 排固定) ,将艾灸箱放在针刺部位施灸,在灸箱上覆盖布,以烟雾不能直接逸出为准,从而便于积聚热量。单纯针刺组: 取穴及针刺操作同透灸配合针刺组,每次留针 40 min,第 20 min 时行针 1 次。两组均每日治疗 1 次,每周连续治疗 5 次,1 周为 1 疗程,连续治疗 4 个疗程。1. 6 观察指标所有患者均在治疗前及治疗后,通过改良的日本骨科学会下腰痛评分法( M-JOA) 和视觉模拟定级( VAS) 评定法进行评分。治疗组患者在透灸后患者的反应。并在透灸过程中,分别测量并记录灸箱内温度和时间变化的数值。温度包括: ①知热温度( 艾灸箱置于腰部后,机体感知到温热时的温度) ;②透灸温度( 艾灸箱放在患者腰部,机体感到舒适时的温度) ; ③知降温度( 当人体感到艾灸箱内温度下降时的温度) 。时间包括: ①升温期( 从艾灸开始到舒适温度的持续时间即为升温时程) ; ②透灸期( 是指从透灸温度到知降温度所持续的时间) ; ③降温期( 指从知降温度到到机体感觉到不热量所持续的时间) 。1. 7 疗效判定标准依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行业标准《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1]。治愈: 腰腿痛等自觉症状消失,直腿抬高试验达 70°以上,恢复正常工作; 显效:腰腿痛等自觉症状基本消失,直腿抬高试验接近 70°,基本恢复工作; 有效: 症状部分消失,活动轻度受限,可担任较轻工作; 无效: 症状、体征无改善,不能胜任工作。有效率 =治愈 + 显效 + 有效n× 100%1. 8 统计学方法所有数据采用 SPSS 17. 0 统计软件进行处理,计量资料采用均数 ± 标准差( x珋± s) ,计数资料采用 χ2检验。P < 0. 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 结果2. 1 两组患者疗效比较见表 1。表 1 腰椎间盘突出症两组患者疗效比较 例组别 n 治愈 显效 有效 无效 有效率( /% )单纯针刺组 30 15 2 5 8 73. 3透灸法配合针刺组 30 20 6 2 2 93. 3*注: 与单纯针刺组比较,P < 0. 052. 2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 M-JOA 积分比较见表 2。表 2 腰椎间盘突出症两组患者治疗前后M-JOA 积分比较 ( x珋± s,分)组别 n 治疗前 治疗后单纯针刺组 30 8. 33 ± 3. 03 22. 23 ± 4. 28*透灸法配合针刺组 30 8. 23 ± 3. 18 26. 87 ± 3. 48 *△注: 与本组治疗前比较,P < 0. 05; 与单纯针刺组治疗后比较,△P < 0. 052. 3 腰椎间盘突出症两组患者治疗前后 VAS 积分比较见表 3。表 3 腰椎间盘突出症两组患者治疗前后VAS 积分比较 ( x珋± s,分)组别 n 治疗前 治疗后单纯针刺组 30 7. 47 ± 1. 35 3. 77 ± 1. 61*透灸法配合针刺组 30 7. 83 ± 1. 20 2. 63 ± 1. 03*△注: 与本组治疗前比较,P < 0. 05; 与单纯针刺组治疗后比较,△P < 0. 052. 4 治疗组透灸过程中温度时间的变化规律透灸全程时间最长需要 45 min,最短 41 min,平均为 42min。其中温度方面: ①知热温度 31. 2 ~ 31. 2 ℃ ,平均 31. 6℃ ; ②透灸温度 41. 0 ~ 43. 0 ℃ ,平均 42. 0 ℃ ; ③ 知降温度40. 1 ~ 40. 8 ℃ ,平均 40. 4 ℃ 。时间方面: ①升温期时间 9 ~11 min,平 均 10. 1 min; ② 透 灸 期 时 间 20 ~ 22 min,平 均20. 8 min; ③降温期时间 10 ~ 12 min,平均 11. 1 min。透灸过程中温度时间变化规律,见图 1。图 1 透灸过程中温度时间变化规律图2. 5 透灸过程时机体的反应在施灸的过程中,患者体质不同出现的感觉各有差异。但根据患者的陈述有以下几种表现: ①施灸部位出现肌肉的跳动、瞤动或有舒适、沉重、痒等感觉; ②部分患者的灸感可表现为从施灸的部位向机体深部或施灸的远端传导; ③灸后皮表均匀潮红、汗出,少数患者会出现红白相间的花斑。2. 6 两组不良反应比较两组患者均未出现晕针、滞针、断针、血肿、脊髓及椎动脉损伤等不良反应,无严重不良事件发生。

3 讨论腰椎间盘突出症属于中医学“腰腿痛”“痹证”范畴,是以自觉腰部疼痛为主症的一类病证。中医对腰痛的记载始见于《黄帝内经》,有“腰痛”“腰股痛”“腰尻痛”“腰脊痛”“痹证”等不同的名称。现代认为,本病的发生与体质的盛衰、气候条件、生活环境均有密切的关系。该病内因为患者素体虚弱,气血不足,腠理空疏,故外邪易于入侵; 既病之后,又无力驱邪外出,以致风寒湿热之邪,得以逐渐深入,流连于筋骨血脉而为痹痛。外因为风、寒、湿、热之邪侵袭,若久居严冬之地,或睡卧当风,或冲风冒雨,或汗出入水,或卫气不足等,重感于风寒湿邪; 或风寒湿邪郁久化热而发病。其病久气血不畅,而致“血停为瘀,湿凝为痰”。痰瘀互结,或与外邪相合阻痹经络,深入骨节,根深难除。透灸法是在施灸时,要求灸感透达至深部组织,灸感可表现为随灸量的增加由线状逐渐加宽呈带状,从施灸的部位向机体深部或施灸的远端传导,当达到一定的灸量时,又从深部、或远端逐渐退回施灸部位,施灸部位出现灼烫感; 在施灸的过程中,局部会出现肌肉的跳动、目闰动或局部有舒适感、胀痛感、沉重感、痒感等而后有潮红、汗出,最后在潮红的基础上会有红白不均匀的花斑出现,这是在运用透灸方法时机体所做出的反应。透灸时,强调以灸后患者的感觉和机体的反应为标准,这种方法比一般灸法的灸量大,热力可以透过深部肌肤,无痛苦。艾灸时,仅皮表有热感,往往达不到治疗的目的。根据病情和施灸部位,可以选择具体操作方法。透灸法的技术核心是正确掌握操作方法、准确掌握施灸部位( 或穴位) 和恰当掌握施灸的剂量[2]本研究所取的腧穴肾俞、命门、大肠俞、腰阳关、两侧夹脊穴均为局部取穴。历代医家有许多远端取穴的的记载,如《四总穴歌》中“腰背委中求”; 《玉龙歌》曰: “强痛脊背泻人中,挫闪腰酸亦可攻”; 但《灵枢·终始》曰: “病者先刺其病所从生者也”,借助于现在的科技,运用 CT、MRI、X 线等现代医学的诊断技术可以非常清晰的知道疾病发生的部位。肾俞、命门、大肠俞、腰阳关、两侧夹脊穴等腧穴均为医家们治疗腰腿疼所用。从现代医学角度认为,透灸法施灸时,热力沿着针体向内传递到针尖部位,直达深部,此时患者感到腰部的热感强,这种热感可以传导扩散到肌肉组织中,有效地促使血流加速、血管扩张、组织温度升高,从而改善全身血流状态以及局部组织的微循环,促进新陈代谢,加速炎症的消散吸收以及神经根的局部水肿,缓解其对神经根的压迫及刺激,减轻神经根的损害并助其修复,同时也缓解了疼痛引起的局部痉挛状态,从而使局部紧张的肌肉得以松弛,减轻了椎间盘内的压力,松解了粘连的神经根,达到治疗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