揿针疗法临床应用【学术分享】

2021年3月25日11:56:11揿针疗法临床应用【学术分享】已关闭评论

【摘要】本文论述揿针疗法的机制、操作方法、特点及临床应用范围,从而进一步推广揿针疗法在社区适宜技术中的应用。
【关键词】揿针皮内针技术
揿针,又称为揿钉型皮内针,是针尾呈环形并垂直于针身的皮内针,是临床皮内针的常见类型。皮内针刺法又称“埋针法”,是以特制的小型针具刺入并固定于腧穴部位皮内或皮下,进行较长时间埋藏的一种方法,与古代的“静以久留”意义相似,其作用是给皮部以微弱而较长时间的刺激,以达到防治疾病的目的。
临床常用揿针类型有:①麦粒型皮内针,一般长1cm,针柄形似麦粒,针身与针柄呈一直线;②图钉形皮内针,长0.2~0.3cm,针柄呈环形,针身与针柄垂直,定部位皮下,留针固定。皮内针要求严格的无菌操作,麦粒型皮内针操作:用镊子的尖端夹持皮内针圆环中之针体,对准腧穴与皮肤成15°横刺入皮内5~7mm,用胶布固定,按之有酸胀感为宜,留针3~4d,取针时用镊子夹住皮下有针体的一头胶布,并向另一头方向剥离,皮内针即能退出。图钉型皮内针操作:用镊子夹持带有揿针的胶布,揿针针尖对准穴位,垂直慢慢按下,揿入皮内,要求圆环平整地贴在皮肤上,并用指腹按压,无刺痛即可,留3~4d,取针时用镊子夹住胶布向外拉出。
揿针疗法常用于某些顽固性疾病以及一些经常发作的疼痛性疾病,临床应用范围很广,可遍及内、外、妇、儿各科,通常按病变部位可分3大类。
1脏腑病症
刘冀东[1]取百会、印堂二穴,应用皮内针治疗不寐30例,总有效率90%。徐立等[2]以次髂穴为主皮内埋针治疗45例原发性痛经患者,总有效率为94%。郑春雷等[3]应用常规针刺配合耳穴揿针埋针治疗不稳定型心绞痛患者97例,总有效率为93.8%。李淑华[4]在耳穴上应用揿针疗法治疗胆囊炎患者35例,结果所有患者均基本痊愈。陶思攸[5]在耳穴上应用揿针疗法治疗泌尿系结石患者68例,总有效率为100%。李南安[6]用埋针法治疗遗尿114例,埋针1次治愈者26例,5次以内治愈者56例。另外,揿针疗法在慢支哮喘、老年性便秘、慢性胃炎等临床治疗中也有较好的疗效。
2头面部五官科疾病
李光海[7]埋针治疗面肌痉挛患者,治愈率为58.18%,明显高于西药对照组。刘兰瑛等[8]用埋针法治疗37例偏头痛患者,在接受治疗后24h均达到完全止痛效果。张学武[9]取攒竹穴埋针治疗眶上神经痛80例,2~4次治愈72例,有效率占90%。胡奋强[10]采用皮内针治疗三叉神经痛53例,治愈31例,占58.5%,效果明显。
3经络病
潘红玲等[11]用皮内针治疗落枕1例,用麦粒型皮内针对准压痛点皮下刺入,埋针6h后起针,疼痛痊愈。朱冠珏[12]用皮内针加艾灸治疗风寒湿痹型类风湿性关节炎28例,有效率92.9%,效果明显优于药物对照组。王一红等[13]将90例颈椎病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45例应用电针、红外线加揿针治疗,对照组仅用电针及红外线治疗,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8.89%,明显优于对照组。沈瑾[14]将40例急性腰扭伤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20例应用揿针埋针配合运动疗法,对照组应用毫针配合TDP照射,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0%。许国山等[15]应用揿针埋针与艾灸治疗肱骨外上髁炎患者42例,总有效率为97.6%。
4揿针疗法的临床应用
4.1疗效可靠,作用持久
揿针疗法古已有之,《素同·离合真邪论》有“静以久留”的刺法。揿针是久留针的一种发展。针理入皮下后,可产生持续而稳定的刺激,不断地促进经络气血的有序运行.激发人体正气,从而达到祛除病邪的目的。特别是对慢性顽固性疼痛,在不影响患者活动下给予患者持续性的刺激和治疗,相对于传统针灸固定模式,有着明显的优势。而且这也是针刺治疗与运动治疗的结合,共同起到了行气活血、疏通经络、促进代谢的治疗目的。
4.2安全有效,无不良反应
传统针灸容易出现断针、弯针、滞针现象,给患者带来痛苦和不适。但揿针十分安全,只及皮下不达深层,不会伤及脏腑、神经干及大血,是针法中最安全之一。而且,因为揿针针体短小,故少有刺痛感,且揿针持续埋藏于皮内或皮下,能给特定腧穴以持久而柔和的良性刺激,晕针现象也比传统针剌疗法更少发生,患者更容易接受。如何以最小的痛苦获得最大的疗效乃是每个医务工作者应当重视和探讨的课题,而揿针疗法已经十分接近这种医患共同的需要,尤其在社区卫生服务中,特别是家庭病床服,揿针疗法简便、价廉、安全、有效,故揿针疗法十分适宜在社区临床推广。
作者简介:
闻慧(上海市黄浦区打浦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海200023)
参考文献
[1]刘冀东.皮内针治疗不寐30例临床观察[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6,20(6):677.
[2]徐立,王卫.次醪穴埋针为主治疗原发性痛经45例[J].四
川中医,2003,21(4):79.
[3]郑春雷,胡银柱.针灸配合耳穴埋针治疗不稳定型心绞痛97例[J].中国针灸,2001,21(12):742.
[4]李淑华.耳穴埋针法治疗胆囊炎35例[J].针灸临床杂志,2001,17(6):11.
[5]陶思攸.耳穴埋针治疗泌尿系结石68例[J].中国针灸,1996,16(2):56.
[6]李南安.穴位埋针治疗遗尿114例[J].上海针灸杂志,2002,21(1):10.
[7]李光海.皮下埋针治疗面肌痉挛的疗效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2005,21(8):27.
[8]刘兰瑛,崔振远.穴位皮内埋针治疗偏头痛[J].江苏中医,1997,18(9):30.
[9]张学武.攒竹穴埋针治疗眶上神经痛80例[J].安徽中医临床杂志,1996,8(2):67.
[10]胡奋强.皮内针治疗三叉神经痛53例[J].针灸临床杂志,2001,17(4):39-40.
[11]潘红玲,许天兵.皮内针疗法临床应用举隅[J].河北中医,2002,24(6):452-453.
[12]朱冠珏.皮内针加艾灸治疗风寒湿痹型类风湿性关节炎28例观察[J].安徽中医临床杂志,2002,14(1):28.
[13]王一红,沈瑾,谢腾.电针、红外线加揿针治疗颈椎病临床观察[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34(4):581,584.
[14]沈瑾.埋针配合运动疗法治疗急性腰扭伤20例[J].江西中医药,2008,39(11):59-60.
[15]许国山,许巩固.埋针与艾灸治疗肱骨外上髁炎42例[J].光明中医,2008,23(8):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