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浅刺法”发展史

本文对浅刺法的历史沿革进行了研究,整理从《内经》时期到新中国成立后有关浅刺法的发展演变过程,将其划分为四个阶段,即奠基于《内经》,发展于唐宋,成熟于元明,新生于中华。 关键词:浅刺法 发展史 浅刺针法是指将特定针具刺入表皮较浅部位的一类针法。针刺深浅是影响针刺疗效的重要因素之一。临床运用得当,则有益机体,增强针刺疗效。反之则可能助邪伤正,疾不能除。《素问·刺要论》曰:“病有浮沉,刺有浅深,各有至理,无过其道”,说明针刺深度要根据患者病情决定。具体到针灸临床上,医者需综合考量确定针刺深浅。本文对浅刺法发展史作一初步探讨。 一.奠基于《内经》诞生于秦汉时期的《内经》对经络的循行和病候、腧穴、针灸方法等均进行了比较详细的论述。作为浅刺法的起源,《内经》对浅刺法的理论、针具、刺法以及应用范围论述较为完备,奠定了浅刺法之基础。 十二皮部及卫气理论是内经中浅刺法的理论基础。十二皮部是十二经脉机能活动反应于体表的部位,居于人体的最外层,是机体的卫外屏障。浅刺法是以经络理论为依据,以刺激十二经皮部为主的一种治疗方法。《素问·皮部论》云:“皮者脉之部也,邪客于皮则腠理开,开则邪客于络脉;络脉满则注于经脉;经脉满则入舍于腑脏也。故皮者有分部,小与而生大病也”。因此,通过用皮内针等浅刺法刺激皮部,通过皮部影响经络系统,达到治疗的目的。 《素问·痹论》曰:“卫者,水谷之悍气也,其气慓疾滑利,不能入脉也,故循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由于“卫气先行皮肤,先充络脉”,故浅刺可调节卫气,从而起到护卫肌表,抗御外邪,滋养腠理,启闭汗孔等作用。 其次在针具方面,《灵枢·九针论》中记载了九种针具。如以针刺深浅来划分,九针中除锋针,铍针,员利针、长针和大针之外,其余四种即鑱针、员针、鍉针、毫针都是可用于浅刺的工具[1]。如《灵枢·官针》:“病在皮肤无常处者,取以鑱针于病所”。《灵枢·九针论》云:“毫针,取法于毫毛,长一寸六分,主寒热痛痹在络也。”说明鑱针、毫针是治疗邪在皮肤以及表浅之络脉的针具。从九针看其用于浅刺的针具占较大比例,概与当时社会生产力低下,古人尚未能制出较为细小的针具有关。 从刺法上,《内经》初步总结出五种浅刺方法,分别为“浮刺”,“毛刺”,“扬刺”,“半刺”,“直刺”。如《灵枢·官针》云:“浮刺者,傍入而刺之,此治肌急而寒者也”,是从患处的侧旁进行浅刺治疗寒性的肌肉痉挛。“毛刺者,刺浮痹皮肤者也”,意即通过浅刺皮肤表面以治疗浮表痹证。“扬刺者,正内一,傍内四,而浮之,以治寒气之搏大也”是指多针浅刺,以扬散浮浅之邪。“半刺者,浅内而疾发针,无针内伤,如拔毛状,以取皮气,此肺之应”是用浅刺治疗肺部疾病的一种方法。“直针刺者,引皮而刺之,以治寒气之浅者也”是系用挟持押手,将患处皮肤提起,然后将针沿皮刺入,治疗寒邪痹症稽留于肌表的浅刺方法。此皆为通过刺激人体表浅部位而起到治疗目的。 对于浅刺法的应用范畴《内经》中也有初步总结。如《灵枢·小针解》曰:“浅浮之病,不欲深也,深则邪气从之入”说明对于病位较浅之疾宜浅刺。《灵枢·阴阳清浊》:“刺阳者,浅而疾之”。《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亦云:“刺缓者,浅内而疾发针,以去其热”,则表明浅刺法可以治疗阳热之证,起到清热透邪之功。可见对于病在肌表,阳热之症,《内经》均是以浅刺为主要手段。 二、发展于唐宋晋唐时时期著名医家皇甫谧将《素问》、《灵枢》和《明堂孔穴针灸治要》的针灸内容汇而为一,编撰成《针灸甲乙经》,它是继《内经》之后对针灸学的又一次总结。《针灸甲乙经》作为一部承先启后的针灸专著,对皮部、络脉、筋经、卫气相关理论及浅刺腧穴进行归纳总结,使浅刺相关理论第一次由散在性论述转变为集中化、系统化的理论体系[2],对后世浅刺的临床应用产生了深远影响。 该书在卷二主要安排经络有关的内容。该卷主体内容将《内经》中散在于各章节的经脉理论,按出现次序分别编排为:十二经脉(循行分布、经脉病候、盛虚脉诊、经脉气绝表现、经脉脉动),经络诊察、十五络脉/穴、十二皮部、十二经别,奇经八脉,脉度,十二经脉标本,经脉根结,十二经筋,骨度,以及消化道度量等。其中对于浅刺法理论在《内经》皮部、卫气相关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从络脉、筋经进行了论述,使皮内针的理论基础更为完善。如在述及皮部络脉证治时总结《内经》文义云:“脉色青则寒且痛:赤则有热;胃中有寒,则手鱼际之络多青;胃中有热.则鱼际之络赤……其青而小短者,少气也;邪客于皮,则腠理开,开则邪入客于络脉。络脉满则注于经脉,经脉满则入舍于脉脏。”故“诸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络脉浮现于体表皮肤,可以直观的诊查疾病,也可以通过皮内针等刺激体表的络脉,激发经络系统的调节功能,达到治疗的目的。筋经相关理论出自《灵枢·筋经第十三》,并总结于《卷二·经筋第六》中,在论及经筋为病时,治以“燔针劫刺”其实质也是用火针进行浅刺的一种方法。 其次对浅刺腧穴进行了初步整理。《针灸甲乙经》所记载的腧穴中“刺入一分”的穴位有14个,如颅息、天牖、少商,天井、中冲、少冲等。刺入二分的腧穴共20个,如完骨、天柱、鱼际、阳池、蠡沟、足临泣、小海等。[2]宋代王惟一《铜人腧穴针灸图经》通过整理前代文献,新增“古今救验”,对腧穴主治进行全面系统的总结。其中对于尤其需要注意的浅刺穴位也有详细描述。如对缺盆穴:“针入三分,不宜刺太深,使人逆息也”。云门穴:“刺深使人气逆,故不宜深刺”等。 在浅刺法的临床应用方面,《针灸甲乙经》也作了全面的总结,涵盖了内、外、妇、儿、五官等各科。如《卷七·六经受病发病寒热病第一中》:“热病七日,八日,脉口动,喘而眩者,急刺之,汗且自出,浅刺手大指间”。《卷七·阴阳相移发三疟第五》:“胕髓病,以鑱针绝骨出其血,立已”。《卷十一·邪气聚於脘发内痈第八》:“微按其痈,视气所行,先浅刺其傍,稍四益深,还而刺之,无过三行,察其浮沉以为浅深”等论述。 总之,在该时期以《针灸甲乙经》为代表,将浅刺法的散在的理论论述转变为系统化的理论体系,对浅刺腧穴的整理更为完善,浅刺的临床应用上更为广泛。浅刺法在该时期得到发展。 三、成熟于元明元明时期是针灸学发展史上另一个高峰。该时期各学术流派百家争鸣,是针灸学较为活跃的一个时期。以明朝杨继洲《针灸大成》为代表,其汇编历代针灸学术观点,总结实践经验。可谓是继《针灸甲乙经》之后对针灸学的第三次总结。浅刺法在该时期,理论上达到成熟,开始以辩证为核心进行浅刺。如金元时代针灸名家窦汉卿在《标幽赋》中云:“明标与本,论刺深刺浅之经”。已经开始注重辨证浅刺。再如元·滑寿《难经本义》云:“营为阴,卫为阳,营行脉中,卫行脉外,各有所浅深也,用针之道亦然。针阳,必卧针而刺之者,以阳气轻浮,过之恐伤于营也。”说明已经开始在卫气营血辨证基础上浅刺。徐凤在《金针赋》亦云:“脉缓者,浅内而疾发针,脉滑者,疾发针而浅内”可见元明时期对辨证浅刺的重视。 至明代杨继洲,辨证浅刺愈发完善。如杨继洲《针灸大成·经络迎随设为问答》:“百病所起,皆趋于荣卫,然后淫于皮肉筋脉,是以刺法中但举荣卫,盖取荣卫逆顺,则皮骨筋肉之治在其中矣。”并且其在《针灸大成·经络迎随设为问答》引丁德用语亦云:“人之肌肉皆有厚薄之处,但在皮肤之上,为心肺之部,阳气所行”对于浅刺时辨证已经提到相当重要位置。 刺法上,以《针灸大成》为代表,将浅刺法与针刺补泻理论结合,认为浅刺也是一种补泻方法。如《针灸大成·南丰李氏补泻》曰:“但凡针入皮肤间,当阳气舒发之分,谓之开”,“补者,从卫取气,宜轻浅而针”。明·李梴《医学入门》亦云:“补则从卫取气,宜轻浅而针,从其卫气……泻则从营置其气,宜重深而刺,取其营气”。该时期,已将营卫补泻用于浅刺法。 此外,元明时期对浅刺手法的描述也较为详细。如吴崑《针方六集》:“针肾俞,入一分,沿皮向外一寸五分”。《针灸大成·经络迎随设为问答》云:“凡欲行阳,浅卧下针,循而扪之,令舒缓,弹而努之,令气隆盛而后转针,其气自张布矣,以阳部主动故也”。 综合来看,金元明时期,浅刺法发展到成熟。各医家开始以辩证为核心行使浅刺,将浅刺法与补泻理论相结合,对浅刺手法的描述上更为细致,从理论和实践方面达到成熟。 四、新生于中华清代针灸学开始走向低谷,医者多重药轻针。[4]尤其是在清道光二年(1822年)以“针刺火灸,究非奉君所宜”的荒诞理由,下令废除太医院针灸科。之后随着帝国主义入侵,以及政府腐败有等各种原因。针灸学包括浅刺法在内未有大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党和国家制定中医药发展政策。针灸事业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该阶段以皮内针为代表的创新的浅刺工具得到很大发展。如中国针灸学家承淡安受日本赤羽幸兵卫皮内针疗法启发,仿制了皮内针,以及且在此基础上创制和发明的使用更加方便的揿针等。目前,皮内针和揿针都已成为针灸临床的常用针具之一。此外还有梅花针,腕踝针等创新的浅刺工具。同时为了规范浅刺针具的临床应用,我国在制定有针具以及操作规范标准上均取得了一定成绩。如1993年,浅刺针具代表皮内针-锨针的医药行业器械标准《揿针》(YY 0105-1993)由苏州医疗用品厂起草,国家医药管理局发布,并于 1993 年 5 月 1 日起开始实施,沿用至今。另外一部重要的国家标准:《针灸技术操作规范第8部分·皮内针》《GB/T21709.8-2008》由成都中医药大学负责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已经于2008-04-23发布并于2008-07-01实施。这两部标准的发布不仅对皮内针针具进行了规范,同时对规范其临床应用起到了重要促进作用。 并且伴随浅刺针具的增多,拓展了浅刺法的临床应用,同时对浅刺法的机理探讨也更加深入。在临床应用方面,如应用浅刺法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有学者[5]通过临床实验对比得出结论,浅刺针法和常规针法都能改善血流变、经颅多普勒( TCD) 的大部分指标,但是浅刺针法组疗效明显优于常规针法组,浅刺针法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 VBI) 疗效显著。也有学者[6]率先提出了皮部针疗法概念以及皮部受邪的肥胖病发病机制,并应用皮部针疗法治疗单纯性肥胖症2000 余例,取得满意疗效。也有学者[7]通过检索文献总结出皮内针在治疗痛证方面主要有:胁痛,足跟痛,三叉神经痛,落枕,痹症,肩周炎,痛经,神经性头疼,背疼,手术后疼痛等。更为重要的是,人们开始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对浅刺法治理的机理进行深入探讨。如有学者[8-10]通过采用fMRI (核磁共振脑功能成像技术) 对浅刺法进行实验观察,结果证明,浅刺法对中枢有激活作用,并且不同刺法对不同脑区的激活有一定差异。在物质基础研究方面,有学者 [11]观察皮内针配合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LDH)检测治疗前后外周血中亮脑腓肽(LEK)、前列腺素E2(PGE2)含量的变化。结果表明皮内针浅刺配合推拿能升高患者血清LEK的含量,降低患者血清中PGE2的含量。也有学者[12]用沿皮浅刺法治疗老年性痴呆大鼠模型,发现沿皮浅刺法可以降低海马胆碱酯酶(CHE)含量。这些研究进一步阐释了浅刺法的科学内涵。 但总的来说,目前对于浅刺法的大多数临床报道仅仅局限于临床观察,缺乏大样本的前瞻性研究。其次对于皮内针疗法现代研究尚存不足,尤其在其物质基础及机理方面的研究比较缺乏。同时浅刺法的临床运用尚有不规范之处,对于浅刺法适应症研究还显不足,这些都是我们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