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银针浅刺轻针法介绍

2021年4月5日10:56:55日本银针浅刺轻针法介绍已关闭评论
王美卿 指导:朱江
(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系,北京 100029)

[摘要] 阐释了日本银针浅刺轻针法的诊疗特点及其建立在《内经》、《难经》上的理论基础。该法通过切尺部、三脘部、水分部、项背腰胁部、寸口脉等部位获取信息,综合分析作出诊断;以健脏助病脏为其基本治则,施针则用银质毫针浅刺轻针腧穴。此诊疗法目前在国内尚较少应用。

[主题词] 浅刺*;日本;刺法

 

针浅刺轻针法是日本众多针法流派之一。该法在1940年左右由井上惠理、本间祥白等人开创。1977年井上惠理故后,二阶堂义教先生继续致力于此方面研究,成为该法的主要继承和弘扬者之一,开设了“汉方针讲座二阶堂塾”,1980年成立了“汉方针汪会”,将阐释古医籍、中医教学和针灸临床三者相结合,使该针法更臻完善。二阶堂先生自觉从中国传统医学中受益匪浅,故应邀来我校义务为针灸教师、研究生讲授该法理论与应用,并进行了临床观摩教学。现将该法介绍如下。

1 诊疗特点

1.1 诊断方法
诊断中较少应用望、闻、问诊,而主要依靠切诊。从尺肤、腹背、寸口脉等部位的切诊中综合判断机体阴阳五行的盛衰乘侮。
切尺部:尺部指腕关节至肘关节的前臂部位。根据五脏所主之五体在尺部的变化,分析五脏的机能状态。即从尺部皮肤的润泽度而知肺;肌肉的营养状况而知脾;筋的软硬而知肝;摇骨的轻重而知肾(所谓摇骨就是医者手托病人前臂部,轻轻振摇,结合病人体质,判断骨的轻重);心主脉,为君主之官,寸口脉与五行相应,有五行正脉和病脉之分,切之可察五脏盛衰(详见下文关于切寸口脉的论述)。
切三脘部:指从上脘到下脘间的任脉所在。其中,中脘穴是胃的募穴,又是八会穴之腑会,是治疗胃病的要穴。望扪此处以测知是否因饮食所伤。一般来说,三脘部隆起者为实,凹陷者为虚。
切水分部:水分穴是治疗水病之要穴。通过望扪水分穴所在部位,测知是否有水液停聚为患。水分硬者多为实证,虚软者多为虚证。
切项背腰胁部:以哑门为中心的枕部归属肝木,以大椎为中心的项部归属肺金,背部属脾土,以腰阳关为中心的腰部属肾水,腋下则属于心火。通过望扪这些部位皮肤的光泽,肌肉的紧张度,及左右侧的对称与否,判断相应脏腑的阴阳盛衰和机能状态。如肌肉僵硬者为血凝,松软者为气聚,肌肉隆起左右不对称者为阴阳偏颇。同时还以这些部位治疗后皮肤、肌肉的变化作为判断疗效的标准之一。例如,把皮肤较治疗前光泽度增加、肌肉僵硬者趋于柔软、左右不对称的皮肤紧张度趋于对称等变化作为疾病向愈的表现。
切寸口脉:强调诊脉要结合四时。四时之脉与长夏之脉合而成为五季之脉,与五脏相应,配属五行而为五行之脉。五脏有疾则相应表现出五种病脉,且从病脉区分疾病的虚实属性。见表1所示。

如此,诊脉主要涉及到中医理论中的十五种脉象,其中正脉有五,病脉有十。若十种病脉其中的任何一种表现得非常明显,就说明病重难治,反之则较易治疗。
1.2 治疗方法
治则:主张以健脏助病脏。分析病因、病位、病性,确定有病脏腑,累及脏腑及相对健康脏腑,按五行生克关系,以健康脏腑之气帮助有病脏腑,使机体归于康复。
取穴:主要取健康脏腑的井、荥、输、经、合之五腧穴,根据五行生克规律辅助有病脏腑;取督脉上的哑门、大椎、腰阳关等穴,以调整脏腑的阴阳盛衰。取穴诊治多为男左女右,但若女显男脉则治其左,男显女脉则治其右。
刺法:用八分长银质1号(日式)毫针,浅刺腧穴皮肤,进皮约2~4mm,行针数秒钟,不留针,反复数次。根据病证、体质及疗效决定刺激强弱及针刺数。实证用泻法,针刺较深,刺激较强,可引起轻微痛感。虚证用补法,针刺较浅,刺激较弱,多不引起疼痛,无明显针感。取穴顺序:先使患者仰卧,取五腧穴,然后患者俯卧,取督脉上的穴位。针刺同时观察背部肌肉紧张度、对称性的变化,作为决定针刺数及衡量疗效的标准之一。之后,患者再取仰卧位,根据腹部的色泽,肌肉的紧张度,三脘、水分及两胁下等处隆起与凹陷的变化情况判断疗效。如无明显改善,可再取所选的五腧穴浅刺数次。
此外每次治疗都要重新诊断、确定治则,反映了中医治疗的动态观。

2 理论基础

银针浅刺轻针法是在《内经》、《难经》的理论基础上形成的。阴阳五行理论贯穿于诊断治疗之中。认为阴阳中之绝对者为天地日月水火,万物间的对立及相互转化构成了相对阴阳。分属阴阳的事物又分别归于五行之中。事物间既要维持阴阳平衡,也要使五行归于制化,才能正常发展,人体才能保持健康。正如《灵枢·官能》曰:“言阴与阳,合于五行”。
2.1 诊断方法理论基础
诊尺是《内经》诊断方法中的一个重要内容,设有专篇加以论述。《灵枢·论疾诊尺》曰:“审其尺之缓急、大小、滑涩,肉之坚脆,而病形定矣”,说明诊尺已成为一种相对独立的诊断方法。银针浅刺轻针法将切尺部与五脏所主之五体相结合,即“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通过尺部皮、肉、筋、脉、骨的变化,察知五脏的机能,丰富了《内经》尺部诊法的内容。
人体是一个有机整体,各部位均带有整体的信息。《素问·金匮真言论》载:“东风生于春,病在肝,俞在颈项;南风生于夏,病在心,俞在胸胁;西方生于秋,病在肺,俞在肩背;北风生于冬,病在肾,俞在腰股;中央为土,病在脾,俞在脊”。阐释了项背腰胁部与五方、五季、五脏的对应关系。银针浅刺轻针法在此理论指导下发展形成了项背腰胁部切诊法。
诊脉重视脉与四时五行相结合。《难经·十五难》指出:“弦、钩、毛、石者,四时之脉也”,说明四时各有其所主之脉。《素问·宣明五气》篇曰:“五脏应象:肝脉弦,心脉钩,脾脉代,肺脉毛,肾脉石,是谓五藏之脉。”与五行相配,这五种脉象就是五行的正脉。本法又提出了五行虚实病脉,从而使五行脉诊更为完善。同时,诊脉注意男女脉象的差别。《难经·十九难》曰:“男脉在关上,女脉在关下。是以男子尺脉恒弱,女子尺脉恒盛,是其常也。反者,男得女脉,女得男脉也”。阐释了男女脉象的不同。
2.2 治疗方法理论基础
《素问·玉机真藏论》曰:“五藏相通,移皆有次,五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说明五脏有病可依次相传。故《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提出:“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的未病先防、已病防变思想。本法则进一步强调刺未病之脏的作用不仅在于防变,而且要根据五行生克理论调整已病脏腑的偏盛与不足,以达到五行生克制化。从而提出了“以健脏助病脏”的治则。
浅刺法在《内经》时代便已广泛应用。《灵枢·九针十二原》中的针、毫针、锋针就是专门用于浅刺的针具。《灵枢·官针》则具体论述了多种浅刺方法,如毛刺、半刺、浮刺、扬刺、络刺、赞刺、缪刺等,应用范围散见于《官针》《九针十二原》《九针论》《阴阳清浊》《邪气脏腑病形》《逆顺肥瘦》《本输》《卫气失常》《终始》等十余篇中。归纳而言,对于邪浅病轻者、阳证、热证、虚证、瘦人、小儿以及春夏季用针者应浅刺。
银针浅刺轻针法的施针与《灵枢·官针》九刺中的毛刺及五刺中的半刺很相似,都是单针直刺,浅入疾出,刺于皮肤层。但是银针浅刺法的针刺部位并不局限于病变局部,而是根据阴阳五行理论选穴,所以其治疗范围广泛。适用于多种内科病症的治疗,尤其对慢性病、功能性疾病疗效更好。
这种针法之所以能取得较好的疗效,与经络系统的特性尤其是皮部密切相关。经络系统是一个由经脉、络脉、经别、经筋、皮部等成分组成的多层次的信息调控系统。皮部则是这一系统的一个端极,它既是经络系统的卫外屏障,又是体内病变的外在反应部位。浅刺皮部也许是经络信息调控系统中的一个始动信息。

3 病案举例

张×,女,59岁。就诊时间:1998年10月5日。就诊地点: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主诉:下肢冷痛3年余。3年前受凉后出现下肢寒冷困痛,此后逐渐加重,虽加衣物仍不得缓解,脉细濡。分析:尺肤部皮肤较粗糙少光泽,但时为秋季,故肺尚属正常。肌肉柔软故脾健。筋较僵硬,故肝欠正常,为肾不养肝所致。摇骨较轻为肾虚。脉细濡为肾虚,因在秋季,故显浮象。左胁下肝部较硬,为肝脉拘急。三脘、水分处柔软,无明显隆起与凹陷,故脾胃功能正常,亦无水停为患。背部肌肉隆起,左侧高于右侧,为阴阳失调。治疗可从肺脾助肾,而邪从阳位入阴位,应从阴引阳,且脾健,故以脾助肾最佳。从饮食补血,以血养肝筋,从肝血而助肾精。凌晨3~5时为脾土所主,此时疗效最佳。取穴:阴陵泉、商丘、尺泽、哑门,针用补法,轻刺激,1号8分毫针进皮约2mm。次日复诊:患者自述下肢冷痛明显减轻。查体变化:尺肤部皮肤较前有光泽,筋较前舒缓,脉细濡。背部肌肉隆起左右不对称情况改善。

4 小结

综上所述,银针浅刺轻针法主要有以下3个特点。第1,诊断以切诊为主。中医一般强调“四诊合参”,此法则极少用及望、闻、问三诊,主要通过切尺肤、三脘、水分、项背腰胁、寸口脉等部位判断疾病阴阳五行之盛衰。第2,治则主张以健脏助病脏。这是对中医未病先防,已病防变思想的深化。第3,治法用银质毫针浅刺穴位,刺激量小,患者仅有轻微痛感,甚则无感觉。而常用的毫针刺法进针较深,手法多样,一般要求患者出现酸、麻、胀、痛等针感,刺激量相对于本法而言较强。总之,银针浅刺轻针法植根于《内经》、《难经》理论,临床应用确有较好的疗效,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学习和推广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