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针疗法的历史

2021年4月5日18:12:29火针疗法的历史已关闭评论

火针疗法自《内经》中首次用文字记载至今,经过了数千年的历史。在这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经过历代医家的研究和临床实践,使它从简陋的工具,原始的操作方法和狭窄的临床适应范围,逐步改进不断发展和完善,拓宽了应用范围,提出了临床禁忌,使之成为针灸疗法中一支独特的医疗体系。
《黄帝内经》成书于战国时期,其中首次提到“燔针”,“焠刺”。《灵枢·官针》中云:“九曰焠刺,焠刺者茨燔针则取痹也。”可见,“焠刺”即是将烧热、烧红的燔针快速刺入皮内的一种刺法,因此,可由此得出“燔针”和“焠刺”即为“火针”和“火针疗法”。
《黄帝内经》中对火针除了名称以外,对针具、主治作用及禁忌也作了论述。如《灵枢·九针十二原》中云:“九曰大针,长四寸。……大针者,尖如挺,针锋微圆,……。”此处所谓的大针,即为火针疗法的专用针。因火针疗法的针具要能耐高温,能速刺,所以要求针体粗大,针尖微圆,如相反则在操作时针具很容易弯曲、折断,不能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
《内经》中提到火针疗法的适应症有四种:痹证、寒证、经筋证、骨病。此外也提到火针疗法的禁忌症。如《灵枢·官针篇》云:“热则筋纵不收,无用燔针。”可见在当时热证是火针疗法的禁忌症。从以上论述可以认为火针疗法创立于《黄帝内经》。
火针疗法到汉代应用已相当普遍。如在张仲景的《伤寒论》中多次提到。他肯定了火针疗法的治疗作用,认为火针可以助阳发汗以散除外邪,用以治疗伤寒表证。但也提出了许多应用不当而出现的后果,强调了应用火针必须严格掌握适应症,以及出针后及时处理针孔,以防不测。
《伤寒论》中称火针为“烧针”和“温针”,如曰:“荣气微者,加烧针则血流不行,更发热而烦躁也”;“太阳伤寒者,加温针必惊也。”又有:“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身重,若发汗则躁,心愦愦,反谵语,若加温针必怵惕,烦躁不得眠。”上条说明实热证不宜用火针,以及误用的危害。除此以外,《伤寒论》中还提出针后的处理问题。如“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以此提醒医家注意火针治疗的针孔的护理问题。
晋代皇甫谧撰写的《针灸甲乙经》继承了《黄帝内经》的观点,肯定了“焠刺”是针灸的刺法之一,同时也强调了其适应症为痹证和寒证。
唐代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中首先将火针疗法的适应范围从寒证、痹证,扩展到治疗外科的疮疡疖肿,并提出了火针疗法的禁忌穴位。如曰:“外疖痈肿,针惟令极热”;“巨阙、太仓,上下管等及诸弱小者,勿用火针。”
宋以后,火针疗法有了很大发展。在临床针灸家王执中写的《针灸资生经》中最早将火针疗法用于治疗内脏疾病,书中列举了许多有效病例,涉及到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和腰痛等疾病。当时火针的适应症已大大扩展了。
火针疗法发展的鼎盛时期为明代。当时的代表著作《针灸大成》、《针灸聚英》、《名医类案》等书中均提到了火针,其中《针灸聚英》中对火针疗法论述最为全面,包括了以前许多针灸家未涉及的内容,从针具、加热、刺法到功效应用和禁忌等都做了全面精细的论述。
高武在《针灸聚英》中指出为了使患者在治疗时痛苦小,火针的制作应用韧性大的熟铁,且针不宜太粗,而且在加热时要烧至通红。如曰:“焠针者,以麻油满盛,灯草令多如大指许,取其灯火烧针,频麻油蘸其针,烧至通红,用方有功,若不红,反损于人,不能去病。烧时令针头低下,恐油热伤手。先令他人烧针,医者临时用之,以免至手热。才觉针红,医即采针,先以针安穴上,自然干,针之亦佳。”
高氏认为为了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要求医者进针须准确,深浅须适度。他指出:“以墨记之,使针时无差,穴点差则无功。……,先以左手按定其穴,然后针之。”还认为火针“切忌过深,深则反伤经络。不可太浅,浅则治病无功,但消息取中也。凡大醉之后,不可行针,不适深浅,有害无利。”在书中还提到针后对针孔的保护问题。如曰:“凡行火针,一针之后,疾速便去,不可久留,瞬即以左手按针孔上,则疼止,不按则痛甚。”
除此以外,高氏在《针灸聚英》中对火针的功效和适应症也做了深入论述,使火针疗法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有了一定的突破,奠定了火针治病的理论体系。书中指出火针的功效有二方面,一为引气之功,二为发散之功。
在治疗禁忌方面,高氏认为除禁忌热性病以外,在某些部位也应禁用,如曰:“人身之处皆可行针,面上忌之。凡夏季,大经血盛,皆下流两脚,切忌妄行火针于两脚内,否则溃脓痛难退。其如脚气,多发于夏,血气湿气,皆聚两脚,或误行火针,则反加肿疼,不能行履也。”由此可见,高武对火针疗法的论述是较全面的,也说明了火针疗法进入了较成熟的阶段。
成书于明朝的《名医类案》,集录了数则火针治疗的病例。
到清代“火针疗法”的应用范围更加广泛,吴仪洛在《本草从新》中将火针用于治疗眼科疾病,消除了常人认为火针有危险的偏见。陈实功在《外科正宗》中提出用火针治疗瘰疬、痰核。吴谦则认为火针能治疗邪气壅于肌肤、关节的一类疾病,如曰:“火针者,即古之燔针也。凡周身淫邪,或风或水,溢于机体,留而不能过关节,壅滞为病者,以此刺之。”由此可见,在清代火针疗法的适应范围已得到扩大和发展。
虽然火针疗法的适用范围广泛,疗效可靠但也曾受到轻视和排挤,频于消之。因得到患者的肯定才被流传至今,但在临床应用方面,能真正掌握此针刺技术的人太少,所以为使火针疗法这一具有独特疗效的传统针法流传下去,以便继续造福人类,贺老将其多年的火针疗法的临床经验总结出来,供大家参考。
中国中医研究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和江苏苏州医疗用品厂,根据《内经》中记载,参考历代古籍及1968年满城汉墓出土的医针实物,对“火针”进行了复原仿制,对其使用方法、临床用途作了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