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牡丹皮汤随证应用法

代发职称论文课题期刊-办理专著专利点击咨询

肠痈、小腹肿痞,按之痛,有时发热,自汗,《金匮要略》主用大黄牡丹皮汤。

大黄、冬瓜子各9.5克,牡丹皮7克,桃仁6克,芒硝11克。上剉细,以水三合,煎一合,去滓,内硝溶之,一日分三回温或冷服。有脓,当下,如无脓,当下血。

证状表现

原文:肠痴者,小腹肿痞,按之即痛如淋,小便自调,时时发热,自汗出,复恶寒,其脉迟紧者,脓未成(是有脓未全成,非尽无脓也),可下之,当有血。脉洪数者,脓已成,不可下也。大黄牡丹皮汤主之(此句,在“当有血”句下,《伤寒论》中多有此类例装句法)。

补充:舌证,当有白苔,或黄苔、干燥,诉口渴、大便多闭涩、小便不利,右下肢每不能伸直,转侧维艰。

立方意义

本方从桃仁承气汤中去桂枝、甘草,而易丹皮、瓜子二味。《本经》,丹皮主治癥坚瘀血留舍肠胃,瓜子(药皆用冬瓜子,有谓当用甜瓜子)主治腹内积聚、破溃脓血,芒硝泻积热、除蓄结,较大黄为锐,桃仁、大黄均有下瘀血、通血闭之功,合用以除小腹积聚之瘀热而有脓血者。

治疗标的

以少腹有硬结,按之痛,大小便下利为主标的,身热有汗、口燥等为副标的而用之。

诸家经验谈

一治鼓胀。《成蹟录》:①池田屋之妻,患鼓胀三年,腹胀大现青筋,不能步行。②一妇人患鼓胀五年,胀势最盛,已成痼疾。③浪华某氏妻,腹满八九日,饮食如故,小便自利,色如檗汁。均用大黄牡丹皮汤治愈。

一治风毒肿。《古方便览》:一男子患风毒肿,愈后,疮口未收,而出水,后脚挛急,疼痛不可忍,用此方痈除,疮口亦痊愈。

一治肠痈。《生生堂治验》:小泉源五之男,年二十一,一日更衣,忽腹痛,四肢急缩,不能屈伸,闷呼不忍闻,肛门脱出,下如腐烂之鱼肠者,杂以脓血,心中懊憹,饮食不能咽,医谓噤口痢。迎先生诊之,脉迟而实,按之阖腹尽痛,至于脐下,则挠屈抝闷,先生曰,肠痈也。先渍食于冷水,使食之,病者鼓舌,尽一盂,因与大黄牡丹皮汤,五六日痊愈。

一治直肠膣瘘。又,一人,年三十许,月事不行十余年,有奇疾,后窍闭塞不通,大便却由前阴排泄,腰腹阵痛,而大烦闷,燥屎初通,前阴泄止,患十余年,形容日羸,神气甚乏。师诊之,脉数乏力,按其脐下,即有黏屎,自前阴出,再按之,有一块应手,先与大黄牡丹皮汤,缓缓下之,佐以龙门丸(即轻粉、巴豆、梅肉、山栀子、滑石而成),泻之,月一次,是由前后得所。患者诉有牡痔,临厕,即痛不可忍,师以药线截治之,仍服前方,一年许,块亦自消。

一治鼻生息肉。《麻疹一哈》:一婢年二十许,疹后,鼻生息肉,如赤小豆大,按腹状,脐腹有块如盘,按之坚硬,腰脚酸痛,小便淋沥,大便难,经水不利。因作大黄牡丹皮汤使饮之,约百余日,大便下利二三行,经水已多,息肉徐销,鼻内复故,诸证自宁。

简侯按:鼻中息肉,在一般外科医生来看,非直接用刀针药物图治不可,而太仓氏只凭证用方,治其本病,本病去,息肉亦随之而去,可知汉方辨证治疗之妙用矣。

一治假孕。《方技杂志》:沟口鲇右卫门妻,经水不来至五月,医皆以为妊娠,腹状亦妊样。余详诊,非妊娠,与大黄牡丹皮汤,日四服,四五日,下紫衃颇多,二十余日,血止,腹状如常。

诸家绪论

汤本求真氏:西医称腹膜炎难治者,若随腹证用本方,则有可惊之伟效。

后藤氏:用治下如腐烂鱼肠,杂以脓血之阳性恶痢,有效。

《产育保庆集》:牡丹散(即本方),治产后血晕,闷绝狼狈,若口噤者,则抝开灌之,必有效。

《圣惠方》:赤茯苓散(即本方加赤茯苓),治腹痈如上。

《奇效良方》:梅肉散(即本方桃仁代梅仁,加犀角)治肠痈里急,隐痛,大便闭涩。

江苏省首批名老中医武简侯先生亲著——

《张氏医通》:肠痈,必小腹满痛,小便淋濇,反侧不便,无论已成未成,俱用大黄牡丹皮汤加犀角,急服之。

《方函口诀》:凡痢疾久不痊,肠胃腐烂,下赤白者,为后藤艮山氏之发明,阳证用此方,阴证用薏苡附子败酱散,而即治。

《中国医学精华》:本方用于盲肠炎初期,寒热,少腹右侧坚硬疼痛,拒按未成脓者。又云,本方若合红藤(即紫花地丁之藤)用,其功效尤为卓著也。

简侯:经治盲肠炎及阑尾炎证,阳证多用此方,有服一帖而治者,有服二三帖而治者。阴证用薏苡附子败酱散,多数服二三帖而治。因前各医院亦多采用大黄牡丹皮汤,疗效显著,病例报道颇多。西医有谓,该病不能用泻剂者,在多数病例中,未见有若何危险。可知经方系从临床经验中写出,历治若干人而有效者,迄于今日,尚崭然如新也。

凭证使用

大冢敬节:此方应用于盲肠炎、卵巢炎、卵巢肿瘤、子宫筋肿等机会甚多。

后藤氏:可应用于痈疽、疔毒、下疳、便毒、陈久疥癣、淋疾、瘰疬、脏毒流注、瘘疮结毒等证甚多。

叶橘泉氏:亚急性盲肠周围炎、局限性腹膜炎、睾丸及副睾丸炎、急性尿道炎、摄护腺炎、肛门周围炎等,疼痛而大便闭、小便不利者。妇女子宫及子宫附属器炎证,或非妊娠之月经闭止、子宫血肿等便闭而壮实之患者,用本方之机会甚多。

《诊疗要览》:本方亦应用于结肠炎、直肠炎、腹膜炎、横痃、肾盂炎、肾脏结石等。

本文部分内容选自《武简侯经方随证应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