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王乐亭:调理脾胃的“老十针”

2021年4月14日05:17:05 发表评论

金针王乐亭:调理脾胃的“老十针”

导读“内伤脾胃,百病由生”,本文分享金针王乐亭的老十针及临床应用,详细介绍王老“治其本,以胃为先”的针灸学术思想。本文平实质朴,实用易操作,加减化裁疗治百病,是习医者很好的参考资料。

“老十针”的创作者,是我的授业恩师王乐亭老大夫,他从事针灸临床50余年,京城人称“金针大王”。他在临床主张“治其本以胃为先”。“治其瘫首取督脉”,“治风先治气,气行风自熄”的原则。通过临床反复实践,王老在1966年才定型,治疗肠胃的“老十针”验方。

调理脾胃的“老十针”

一、为什么叫“老十针”

一是治疗胃肠病开始多选用中脘、气海、内关、足三里的传统“老穴”,也就是“老十针”的“雏形”。
二是“老”比拟成熟、肯定的意思。
三是“养胃实脾”的食品,都是成熟的果实,“老了”。
根据以上三层意思,“老十针”的命名,既通俗而又深刻。

王老治疗胃肠病是根据李东垣《脾胃论》中补中益气汤的方义,设计了“老十针”。是以补中益气汤为主,根据方义,施之于针穴。

即上中下脘、气海、对天枢、内关、足三里。它的作用是调中气,健脾,理气,和血,升清,降浊,调理肠胃。结合其他兼症,灵活掌握,可随意加减,但是以“老十针”治疗肠胃为主。“老十针”侧重于中脘、气海、足三里。

附:补中益气汤歌诀
补中益气芪术陈,升柴参草当归身,虚劳内伤功独擅,亦治阳虚外感因,木香、苍术去归术,调中益气畅脾神。

二、老十针各穴解说

三脘:上脘、中脘、下脘,统称为三脘。上脘穴,位于胃上口,属胃络脾,为足阳明、手太阳、任脉之会。能开胃腑受纳之门,饮食水谷得以入胃。下脘穴,当胃之下口,为足太阳、任脉之会,能温通胃肠,益气降逆。中脘正当胃脘中间,为手太阳、少阳、足阳明、任脉之会,又为六腑之会。胃之募穴。所谓“会”是指精气聚会之处。所谓“募”是脏腑经气汇聚于胸腹的腧穴,而中脘是上述四经精气交会之处,因而可以通达四经,中脘的功能是助胃,消化水谷,温通腑气,升清降浊,调理中州之气机。

气海:又名丹田或丹灶,顾名思义为气之海。生发元气,蒸动气化;以助运化之机,且能通调任脉,温固下元。它与中脘相配,能助益气、升阳之功。

天枢:为阳明胃经腧穴,为大肠之募穴,腹气之街。所谓街者,含有气血流通,频繁而宽阔的功能,又能分理水谷之糟粕,消导积滞,调益脾气。与中脘相配,能帮助润肠胃,利运化,与气海相配,能协同振奋下焦之阳气,以助胃肠腐熟水谷。

内关:为心包络穴,别走少阳三焦,调理三焦气机,宁神和胃,宽胸理气。配中脘、足三里,有助其升清降浊,调理气机之功。

足三里:为足阳明胃经之“合”穴,“合”者,是经气最后如百川汇合入海之义。足阳明经为多气多血之经。因其功用较为广泛。特别对六腑之病,使用机会更多,因此,补足三里有健脾和胃、益气升清之功;泻三里则有降逆气化浊,通调肠腑之效。由于脾胃为后天之本。故王老曾有“百病莫忘足三里”之说。

三、“老十针赞”

三脘、气海与天枢,内关得配足三里,补中调理胃肠病,老十针穴效果强,气穴充足保平安。

王老通过几十年的临床反复实践,总结出治肠胃病的老十针这套穴位,留于后人。听门人讲,现在门诊仍在运用这套穴位。我记得王老经常讲:“想当初研究老十针,是经过多少病人,一针一针地扎出来的。不下苦功,哪来成果”。

老十针临床应用

操作方法及注意事项

1、操作方法

患者取仰卧体位,常规消毒穴位

针法:针刺腹部穴位均采用直刺0.3-0.5寸,腹部穴位要求以无痛为佳;内关穴采用直刺0.5寸,局部酸胀,可有向指尖放射的触电感;足三里直刺2寸,稍偏向胫骨方向,针感(有麻电感)向足背放射。

2、注意事项

针刺腹部穴位均要求无痛浅刺。上脘内部为肝下缘及胃幽门部;中脘内部当胃幽门部;下脘内部为横结肠;天枢内部为小肠;气海内部为小肠,在女性恰在子宫底部,针刺过深可刺中内部脏器。针刺内关穴时宜针刺0.5寸,针刺过深超出其经穴范围,反而起到外关的作用。饭后、尿潴留、腹水、肠梗阻、女性月经期、孕妇及局部皮肤有破损和感染者不宜针刺。患高血压、脑出血及冠心病的患者针刺时应慎重,针感宜弱,或缓针刺治疗,待病情稳定后再针刺治疗。

3、适应证

“老十针”不但用于消化系统疾患,在治疗其他系统疾病中也得到广泛的应用。基于笔者对“老十针”的临床应用和对其作用的分析认识,认为“老十针”不仅治疗脾胃病,对其他疾病治疗效果也很好,如更年期综合征、失眠、呃逆、脱发等,通过辨证,以“老十针”加减化裁进行治疗,可收到满意的效果。

4、典型病例

更年期综合征

患者女,50岁,28年5月3日初诊。

病史:患者来时有心悸、心情烦躁易怒,阵发性手足心热,胸闷憋气。曾查心电图未见异常。曾口服“地奥心血康”、“丹参片”等药物,症状不见好转。近1个月来诸症加剧,经常出现心悸、胸闷,情绪不稳定,阵发性手足心热,出汗,腹胀纳呆,月经紊乱。口服“更年康”、“疏肝散”等症状有所改善。

查:形体发胖,精神可,舌质红,苔薄白,脉弦细。
西医诊断:更年期综合征。
中医诊断:郁证。
治则:疏肝健脾,安神定志。

针灸处方:
①“老十针”加三阴交、太溪、太冲。
②五脏俞加膈俞。
③走罐治疗(取穴:背腰部督脉以及两侧足太阳膀胱经的俞穴)。

操作方法:
每周治疗3次,其中2次采用处方①针刺,其中1次首先用玻璃火罐在腰背部督脉及膀胱经两侧走罐后取五脏俞、膈俞点刺放血。20次为1个疗程。经过治疗10次后,症状有所减轻,针刺3个疗程后,诸症消失。

按:中医认为,妇女在绝经前后肾气渐衰,天癸将竭,冲任脉虚,生殖功能逐渐减退以致丧失,脏腑功能减退,使机体阴阳失去平衡而导致该症。应用“老十针”加减来疏肝健脾,在金元时期李东垣著《脾胃论》中即有记载:“内伤脾胃,百病由生”,其认为脾胃受伤是许多病的根源。五脏俞加膈俞来调理气血,《内经调经论》日:“气血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走罐的机制是一种“良性刺激整体疗法”,它可以调节阴阳平衡。

失眠

患者女,34岁,因头昏头晕,失眠健忘半年余,加重1周于28年3月10日初诊。患者因准备参加职称考试,精神紧张,工作繁忙,于半年前开始出现入睡困难,有时到凌晨2:~3:才能入睡,有时整夜无法入眠。近1周头昏头晕,失眠健忘加重,胃脘及两肋胀痛,甚则周身酸痛,纳差,月经紊乱,经量少。

查体:患者精神差,而色萎黄,舌质淡,少苔,脉细弱。
西医诊断:神经衰弱。
中医诊断:不寐。
治则:镇静安神,疏肝健脾。

针灸处方:
①印堂,太阳(双),风池(双);
②“老十针”加三阴交、太溪。

操作方法:
首先针刺处方①,再针刺处方②,留针25 min,每周针刺3次,经过治疗1周后,入睡困难开始改善,睡眠质量可,继续治疗20次后,睡眠基本正常,患者精神佳,食可。

按:不寐通常称为“失眠”。本证是以经常难以入睡为特征的一种症候。不寐的病情不一,有初起难以入眠者;有寐而易醒者,醒后不能再眠者;有时寐时醒,睡眠不稳者,或乱梦纷纭者;甚则还有通宵不寐者。不寐在现代医学中属于神经衰弱范畴,失眠长久不愈,往往出现头晕、健忘、心悸、困倦等症。

应用处方①可调理髓海,镇静安神,应用“老十针”加减来疏肝健脾而治疗多种原因引起的失眠,不论病程长短均收效满意。在临床治疗中,还必须结合心理治疗,在充分倾听患者病痛感受后,分析其致病外因,确定其致病内因,启发患者找出心理症结,指出本病性质是功能性的,具有可治愈性,使患者能移情易性,克服心理障碍,从而加强针刺疗效,提高疗效。

呃逆

患者男,45岁,28年6月12日初诊。患者10d前因急性心肌梗死入住我院心内科,经治疗后心悸、胸闷、气短、心前区不适好转,2d前开始出现呃逆。

查:患者精神差,而色苍白,呃声不断,舌淡,苔薄白,脉细弱,眠差。
西医诊断:膈肌痉挛。
中医诊断:呃逆(脾胃阳虚型)。
治则:健脾和胃,理气而降逆止呃。

针灸处方:
①内关、人中、三阴交;
②“老十针”。

操作方法:
首先针刺处方①,针刺后不留针;然后针刺处方②,留针20min后起针。经针刺1次后呃逆停止,继续选用处方②治疗5次后患者精神好转,纳食佳,睡眠好转。

按:呃逆中医认为责之脾胃运化失司,气机失于调畅,逆气而发,应用处方①醒脑开窍,镇静止呃,再用处方②健脾和胃,理气降逆来善后,故疗效显著。

斑秃

患者,女,24岁,因顶枕部出现2~3个大小不一的圆形脱发3个月,28年7月4日初诊。患者3个月来因感情问题,精神不佳,出现失眠,随后顶枕部出现2~3个大小不一的圆型脱发。

查:患者精神焦虑,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细数。
西医诊断:斑秃。
中医诊断:斑秃(血虚风燥型)。
治则:养血熄风。

针灸处方:
①梅花针叩刺斑秃局部,并局部涂搽姜汁。
②“老十针”。

操作方法:
首先应用处方①后再应用处方②,留针25 min,每周3次,20次为1个疗程。经针刺1个疗程后脱发部位开始出现细绒的黑发,经过3个疗程后所有斑秃处均长出黑色毛发。

按:斑秃也称圆形脱发症,俗称“鬼剃头”、“油风”,其原因尚不明确,可能与精神、神经功能障碍有关,也可能与内分泌功能紊乱有关,遗传因素也是其原因之一。中医认为,发为血之余。毛发疾患常与气血亏虚有关,肝藏血,肝气不舒暗耗阴血。应用“老十针”健脾和胃,调理气血生化之源,生姜味辛、性温,具有温通经络、温养气血的作用,配合梅花针叩刺局部使血液循环加强,从而改善局部营养。

本文来源:《金针王乐亭经验集》、《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0年04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针灸方法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不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版权声明: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