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王乐亭:一针透四穴通治上焦三腺

2021年4月14日05:17:07 发表评论

金针王乐亭:一针透四穴通治上焦三腺

王乐亭,名金辉,河北省香河县人,生于1895年,卒于1984年。曾考入中国大学学习,两年后,弃学从医,拜北京针灸名医陈肃卿为师。1929年考取“医师执照”后,王乐亭开始使用针灸行医治病,人称“金针王乐亭”。1953年,被聘至北京中医学会,曾任北京市第二中医门诊部顾问,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医师,北京第二医学院(现首都医科大学)教授,北京中医学会委员、针灸委员会理事。《金针王乐亭》一书是其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的很好总结。
金针王乐亭:一针透四穴通治上焦三腺

摘要:鼠疮即淋巴腺结核,项瘿即甲状腺肿,痄腮即腮腺炎。三腺病都在上焦,脖项之间,凡上焦的病,都属肺与大肠经治疗范畴,用六寸金针由曲池入针,中间有肘髎穴、五里至臂臑,名叫一针贯四穴,起到预期效果。

六寸金针治疗瘰疬鼠疮(又名淋巴腺结核),是教王乐亭汉文的老师乔书阁先生,口授指传的。乔之祖父在清代任河北省香河县监狱官时,有一南方人犯,罪判刑入狱3年,因其对此犯人有所照顾,该犯刑期满出狱,临行时对其云:“您对我关怀之恩,无所答报,我只有家传六寸金针,从肘节处下针向臂上卧刺,专治鼠疮脖子,不需药治,即能痊愈。”

王乐亭老医生20余岁时,正在乔老师处学习汉文,乔一友人在首饰楼工作,正患瘰疬鼠疮,乔对其友云:“我三代相传,对此症有一针法,但我三代均不行医,不会针术,有一对六寸银针,即令弟子王乐亭给扎,我在旁指导。”经针治数次获愈,使王乐亭激起兴趣,从此义务治疗瘰疬鼠疮,求治者增,获愈者甚多。后又拜陈肃卿老师实习针灸,专研针灸之术,攻读《内》、《难》、《针灸》等经典,以理论指导实践。此针术是由曲池通过五里穴透臂臑穴。随着针具加以改进,由银针改为金针,因金韧性弹力大而柔滑,可减轻患者之痛苦,又能得患者信仰,即改为六寸金针。此即曲池透臂臑,治疗瘰疬鼠疮之由来。

前贤遗留经典概述

瘰疬鼠疮现代医学谓:颈淋巴腺结核,或结核性颈淋巴腺炎。是常见病之一,中西医各有治疗法则,但很难根除。祖国医籍中有关此症的记载颇详,如《灵枢,寒热》篇云寒热瘰疬在于颈腋者……此皆鼠瘘寒热之毒气也,留于脉而不去者也。”鼠瘘之本皆在于脏,其末上出于颈腋之间。《千金》有先作瘰疬者,终于作漏之说。《医宗金鉴》并有湿、痰、气以及久而不愈传至阴,藏而成痨瘵之说。古人对此症的发病成因、部位、预后,阐述的相当详细。究其病之根源,不外痰湿热毒结聚的实证,以及阴虚、痰火凝结、津液不布的虚证两大类。

症状:发病初起,多数患者并不觉有不适之感,只颈部或腋窝起出现一二个硬结,腹股沟部也可见有小结,皮色正常。随病之发展,硬结成块,或者成串,或发寒热,心胸闷堵,气短,食纳不佳,睡眠不实,全身无力,喜食生冷,大便秘结,小便黄赤,舌苔黄厚腻,脉滑数的为实证。如见面色苍白,恶寒乏力,便溏,尿频,舌苔薄白,舌质淡,脉虚浮缓或沉细的为虚证。

初起瘰疬小而少,病人多不自觉,渐长大而增多,小者如豆如枣,大者如李如核桃,日久红肿溃破,脓水淋漓,内生瘘管,久治缠绵不愈,串连它处又起,又破,渐蔓延胸腋,遂至疮洞累累,溃而难敛,疮口塌陷,流脓血,声低气怯,至此已现疮痨之征象,恐难治愈。

一、治法

用六寸金针卧刺,由曲池向上透臂臑穴,右患刺左,左患刺右,或左右均刺。

施术:先将针尖醮少许甘油,以取滑润,令患者坐位,屈肘两手拱胸,肘与肩抬平,术者左手切穴使令气散,而后穴位用酒精消毒,右手持针,端平快速刺进皮下,以左手压穴,挑起针尖,直刺到臂臑穴,卧刺于皮下分腠之间。

手法:实证,核硬而不移,红肿疼痛者泻之。虚证或溃破者用补法,捻针补泻手法,其方向与毫针相同,后用拇指爪甲刮其针柄之丝片刻,再行捻转,以捻不动为止。

二、辅助治疗

1.火针:患病年久日深,经久治,结核消的慢者,可配合火针。或结核已现红肿将溃之势,勿令自破,以火针排脓,以免自溃疮口难以收敛。

火针施术:先将刺之部位消毒后,术者左手拇指、食指,二指将结核固定,右手持针,以酒精灯烧红针体,速刺结核中心三分之二深度为宜。针之多少,根据核之大小而定。如用火针排脓,刺后挤出脓血,消毒纱布敷盖伤口,以防感染。

2.艾炷灸肘尖穴:每次5~7壮,协助消核及疮口收敛快。

3.毫针协助刺结核上:可用于结核坚硬难消者。

我(王乐亭)对瘰疬鼠疮的经验

此病女子多于男子,多因肝郁久积,心闷不舒,气滞血瘀,结聚颈腋之间。肝气之街道,在天容穴位,正在耳下脖颈之间。初生瘰疬,多在天容穴位左右,以后蔓延于腋下,这是常见的。还有蔓延到腿部的、肠系膜的、肺门的,这都不多见。也在临床都治疗过,全用六寸金针治愈。

我用六寸金针能治三种腺病

瘰疬鼠疮即淋巴腺结核,项瘿即甲状腺肿,痄腮即腮腺炎。原用手阳明大肠经,是肺之腑,与肺相表里,阳明是多气多血之经,用它治疗效果显著。大肠经穴主治瘰疬,肺经穴主治项瘘。三腺病都在上焦,脖项之间,凡上焦的病,都属肺与大肠经治疗范畴,用六寸金针由曲池入针,中间有肘髎穴、五里至臂臑,名叫一针贯四穴,起到预期效果。治疗三腺病,都获痊愈,就属腮腺炎好的快。治过几例都是针一两次消除,没过3次。

我在诊察时听患者说,有先患过肺结核好了,又患淋巴腺结核,也有先患淋巴腺结核,后患肺结核的。经过化验,这两种病都是结核杆菌,所以内外蔓延,我想有肺结核的病人,也可以用六寸金针试验治疗。本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精神,遍查历代关乎针灸医学文献,没有用六寸针治疗瘰疬鼠疮之说。我们祖国医学发展前途,确实不可限量。

瘰疬鼠疮有传染性,可是母传,父不传。母亲在怀胎时期,或在婴儿吃奶时期,患瘰疬鼠疮,她的子女不过3岁,脖子上就发现小疙瘩,不在这两个时期不传。他父亲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传。以上是我几十年,从临床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

鼠疮又叫劳病疮,因为这种疮,先生瘘管后破,久治不愈,又起又破,疮洞增加不已,身体消瘦,不思饮食,想吃鲜果凉物,精神疲倦,卧不欲起,乃成疮劳矣。

六寸金针2例疗效总结

治疗瘰疬2例中,均为1个疗程(12次为1个疗程,隔日针1次)以上者。不足1疗程者均未作统计。

一、性别

男性58例,女性142例。

二、年龄

10岁至15岁18例,16岁至25岁61例,26岁至35岁75例,36岁至60岁46例。

三、病程

1个月至6个月21例,6个月至1年的38例,1年至3年的66例,3年至5年的51例,5年至10年的24例。

四、虚实

虚证:53例,无疼痛116例,不发热的189例。

实证:147例,伴疼痛39例。伴发热11例。

五、方法

单用六寸金针治疗86例。

用长针、小针、灸治疗64例(长针即六寸金针、小针即是毫针)

用长针、火针治疗42例。

用长针、火针排脓治疗8例。

六、疗程

1至2个疗程,56例。

3至4个疗程,74例。

5至6个疗程,54例。

7至10个疗程,16例。

七、胸透及血沉化验检查

血沉:65例中,27例正常。偏高38例,未查135例。

胸透:101例中,正常7例,未透视99例。

八、既往治疗

服西药的73例,有效23例,无效52例。服中药丨8例,有效9例,无效9例。服中西药92例,有效26例,无效66例。未作其他治疗的17例。

九、疗效及标准

痊愈:结核消失,已无余症45例,占22%。

显效:核已消2/3以上,48例,占24%。

好转:结核已消1/3以上,占1例,占50%。

无效:结核无改变,7例,占3.5%。

总有效率为96.5%。
典型病例

例一

谢某某,女,17岁,学生。病历号470843,北京人。初诊日期1975年4月21日。

主诉:于2年前右耳后下,起两枚硬结,曾经某医院检査诊断为颈淋巴腺结核。经服中药及注射链霉素症状好转。近两个月来,突然该处结核肿大,质硬,按之不痛,推之左右不移,四肢无力,有时头痛,易怒,性情急躁,纳尚可,睡眠安,二便调,月经正常。

既往史:无肺结核病。

家族史:无。

望诊:面色红润,舌笞薄白,舌质尖红。

脉象:沉细而缓。

查:颈部结核,6cm6cm,腋窝处结核3cm3cm。结核表面,不红不肿,质硬,按之不痛,推之左右不移动。胸透正常。

治疗:长针对刺曲池,每周3次。

五诊后,腋下结核见消,2cm2cm,颈部结核变软,分散为3个核。

十诊后,颈部结核,显著见消,腋下结核1cm1cm 。

十三诊后,加火针刺结核,腋下结核消失,已触及不到,颈部结核已消至枣大,3枚。

十八诊后,颈部结核消如蚕豆大,3枚。

二十二诊后,颈部结核基本消失,临床痊愈,余无不适之感。

停诊两个月,后追访,症未复发。

例二

王某某,女,27岁,干部,简易卡片,北京人。初诊日期1967年7月。

患左颈部淋巴腺结核1年。

主诉:初起因感冒发热后,左颈耳后下方起一如蚕豆大结核,经西医诊断为淋巴腺结核。肌内注射链霉素半年,效果不显,近1个月来突然发现原部位隆起如核桃大肿块,发热,左上肢抬举不利,脖项活动不便,精神不振,纳少,二便调,月经尚正常。

既往史:肺结核已钙化。

望诊:面色黄,体瘦,舌苔白,舌质淡红。

脉象:沉细数。

查:结核表面红肿,4cm3cm,有压痛感。

治疗:长针对刺曲池。

六诊后,结核已消一半,但上肢活动仍觉不利。

十二诊后,局部结核,红肿消失,上肢活动自如,仍以长针治疗,加毫针刺足三里、合谷、太冲穴,调理脾胃功能,舒肝解郁之法。

二十八诊后,结核全部消失,余无不适之感。再诊两次,共30次,临床获愈。

例三

曹某某,男,40岁,干部病卡,本市朝阳区。初诊日期1966年8月。

患右颈淋巴腺结核3年。

主诉:自觉初起右颈部似枣大一肿块,发胀,经服中西药治疗后,结核见消平坦。今年5月,原部位结核复起,服药未能控制,近来逐渐增大,肿痛,伴有低热,体温37.31,体倦,精神萎靡,纳差,口苦,睡眠不实。面黄,舌质淡红,舌苔薄白。脉象弦滑数。胸透正常。

查:右颈结核4挪推之不移,压痛,质硬,皮色红肿。

1个疗程后,局部结核变软,仍现红肿而痛。

2个疗程后,局部结核、疼痛减轻,质变软,仍红肿,顶端色红。

3个疗程后,局部结核红肿,顶瑞色紫暗,用火针排脓。

4个疗程后,结核疮口愈合,再以3个疗程巩固疗效,临床已愈,停止治疗。

例四

米某某,男,25岁,工人。病历号470394。北京人。

胸骨体上缘淋巴腺结核,6年前曾手术切除,近两个月来,突然原手术部位又发现鸡卵大一肿块,肿硬而疼痛,经肌内注射链霉素数月无效。近来右腋下发现如栗子大,肿块1枚,胸闷气短,口干而渴,饮而不解,纳尚可,低热,下午明显。

既往史:肺结核8年,现为稳定期。

面色暗晦体瘦,舌质红,舌面龟裂,舌苔褐。脉象弦细数。

局部查:4cm4cm,结核红肿,紫暗,按压痛。

治疗:用长针对刺曲池。

2个疗程后,结核渐消,红肿比较明显,用火针4次排脓。

3个疗程,低热减轻,压痛好转,口渴减轻,胸闷,气短减少,面色现黄白,精神比前大好。

4个疗程:结核已完全消失,疮面愈合,舌苔已现薄白,体重增加,再予服中药养阴健脾调治,停针观察未复发。

例五

施某某,女,33岁,工人,病历号345318。初诊日期1964年4月23日。

两侧颈部瘰疬已8年。于5、6年前,发现两侧颈部各起一硬结,如黄豆大,无痛楚。经某医院检査诊断为淋巴腺结核。服用西药未能控制,结核逐渐增大,有胀痛感觉,胃纳欠佳,大便干,尿黄。

既往史:无肺结核病史。

面色萎黄,舌质暗红,无苔,形体消瘦,脉象沉弦。

査:两颈结核5cm4cm,漫肿,两侧颔下皮稍红。胸部透视正常。

治疗:长针对刺曲池。

3次后,两侧颔下漫肿消退。

6次后,右侧结核缩小,左侧结核见软。

2个疗程后,右侧结核已轻,未触及到,左侧结核见消三分之二。

3个疗程后,两侧结核,全部消失,继针5次以巩固疗效。后经复査,临床获效,未再发。

病例分析

通过临床观察,及几十年的经验总结,我(王乐亭)认为此症,虽属肝郁气滞,湿痰流注,但多数患者表现为肺气虚弱,脾失运化,津液被灼,出现肺脾两虚的症状,说明瘰疬多与肺脏有密切关系。实证、热证较少见,在临床治疗时,视其虚实而行补泻手法,手法适当,收效则速。

本文摘自《金针王乐亭经验集》,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针灸方法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不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版权声明: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