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不孕症针灸辨证治疗详解

2021年4月14日05:17:44 发表评论

男性不孕症针灸辨证治疗详解

男性不孕症针灸辨证治疗详解
一般认为,未采取避孕措施的育龄夫妇,90%在婚后12个月内应当怀孕,若婚后1年以上未生育,就应该考虑不育症的可能。世界卫生组织(WHO)规定,夫妇未采用任何避孕措施同居生活1年以上,由于男方因素造成女方不孕者,称为男性不育症。具体来说,它是指由于精子产生、成熟、运输或射精能力缺陷等所引起的不能生育。男性不育症不是一种独立性疾病,往往是一种或多种疾病或致病因素造成的结果。男性不育可分为绝对不育和相对不育。绝对不育是指完全没有生育能力者,例如无睾症。相对不育是指有一定的生育能力,但低于达到女方怀孕的临界值,例如少精子症、弱精子症、畸形精子症等。根据男性不育的发病过程,又可分为原发性不育和继发性不育,前者是指从未使女方受孕,后者是指夫妇曾有生育史,或女方曾有怀孕、流产史,但以后由于各种因素干扰了生殖过程的某些环节,导致连续1年以上仍不能受孕者。本章主要介绍相对不育的针灸治疗方法。

不育之词最早见于《周易》“妇孕不育”,对于不育症的治载,商周时代的《山海经》一书中就有认识。针灸治疗不育症有悠久的历史。《黄帝内经》为中医男科学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对男子性器官、生理特点及生长、发育和生殖规律、男科病的病因病机有详尽的认识,对男科疾病的治疗尤其是针灸疗法有详尽的记载,最早记载了男子先天、后天因素引起第二性征发育异常的表现,并将不育症称为“无子”,并提到了精少、精时自下、阴萎、五迟等与不育相关病症。从《黄帝内经》开始,中医学运用针灸疗法治疗不育症有着丰富的记载,历代医书如《针灸甲乙经》《千金方》《外台秘要》《黄帝明堂灸经》《子午流注针经》《灸膏肓腧穴法》《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针灸大成》《针灸聚英》《针灸集成》《医宗金鉴》《金针梅花诗钞》等都记载了针灸治疗不育证的取穴、操作方法、禁忌证等。男性不育症归属于中医“无子”“绝育”“少精”“失精”“乏嗣”“不育”等范畴。

一、病因病机 1. 肾精不足 禀赋不足,天癸不充;或房劳内伤,纵欲过度,频繁手淫,耗伤肾精;或温病后期热伤阴精,或增龄等而致肾精不足,精液异常。 2. 气血亏损 饮食不节,损伤脾胃,化生无源;或营养不良,脾失健运,水谷精微生化无源;或失血过多,久病体虚,气血虚少,精血同源,气血不足以化精,故精液异常。 3. 邪聚精室 感受外邪,循经下注,聚留精宫,生精阻滞;或房事不洁,湿毒内侵,秽浊流注,内留精宫,生精受阻,甚或成瘀,阻塞精道,精出无路。 4. 肝气郁结 情志不遂,气机不畅;或郁怒伤肝,肝失疏泄,气血不和,木克脾土,化源不足,日久筋痿,不能阳勃;或久举不射,难以授精,肾精受累而致精液异常。 5. 瘀血内阻 先天禀赋异常,脉络失畅,血滞囊中,血瘀气滞,精失所养;或跌仆外伤,手术误伤,肝络瘀滞;或邪热下注,伤及精室,久而化瘀,精失其养,而致精液异常,或瘀阻精道,无精不育。 6. 痰浊内阻 嗜食膏粱厚味,聚湿成痰;或脾失健运,水湿内阻,痰浊内聚,凝滞精宫而致精子化生不良。 7. 寒滞经脉 冒雨涉水,久居湿地,感受寒湿,下注外肾;或素体阳虚,脾肾两虚,寒湿内生,郁遏阳气,气不化精,精生不足。 8. 命门火衰 禀赋不足,真元亏虚,肾精虚少;或房事不节,纵欲过度,耗精伤阳,或年老久病,气血虚少,精生乏源。 9. 肝肾阴虚 酒色无度,房事不节,耗损肾阳;劳心太过,心阳不足;虚火亢盛,煎熬阴精,精稠不化;或五志过极,阴虚火旺,内灼精室,精液凝结。
二、治疗 1. 首选针灸疗法 本病的主要针灸疗法包括体针、灸法与挑治疗法。 (1)毫针疗法 1)辨证取穴与操作 [主穴]第一组 关元 归来 足三里 三阴交 第二组 气海 大赫 太溪 地机 第三组 肾俞 大肠俞 次髎 昆仑 第四组 气海俞 关元俞 中髎 交信 4组穴位交替使用,结合配穴,每天1次或隔天1次,每次30分钟,30天为一个疗程。 ①肾精不足 [主症]婚后不育,轻者可无明显症状,只见精液分析结果异常,重者见头目眩晕,耳鸣耳聋,健忘恍惚,两足痿软,发脱齿摇,性欲下降,遗精、滑精或早泄、阳痿,常见于特发性少、弱、畸性精子症、先天发育迟缓、慢性附睾炎和勃起功能障碍等。舌淡,苔薄白,脉细弱。 [治则]养阴培元,补肾强精。 [配穴]复溜、经渠或阴谷、中注。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补法合青龙摆尾、导气法。 ②肾阳不振 [主症]婚后不育,头目眩晕,面白无华,精神萎靡、形寒畏冷,神疲思睡,夜尿频数,性欲淡漠,举而不坚、早泄,滑精,常见于特发性少、弱、畸形精子症、精索静脉曲张、慢性附睾炎、性交或射精功能障碍、年老等。舌淡胖,边有齿印,苔薄腻,脉沉细无力。 [治则]培元补虚,温肾强精。 [配穴]命门、阴交或腰阳关、横骨。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补法或灸法或温针灸合烧山火。 ③肾阴亏虚 [主症]婚后不育,眩晕耳鸣,形体消瘦,口干咽燥,颧红面赤,面易烘热,心烦不寐,五心烦热,潮热盗汗,腰膝酸软,甚或欲念时起,阳事易举,早泄、遗精。舌红少津,苔少或剥,脉细数。 [治则]滋阴降火,益肾填精。 [配穴]曲泉、悬钟或复溜、至阴。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导气法合青龙摆尾。 ④气血亏虚 [主症]少气懒言,疲乏自汗,形体虚弱,心悸怔忡,夜寐不安,爪甲不荣,面色淡白,日久萎黄,甚或食少体衰,健忘多梦、性欲淡漠、举而不坚。舌质淡,舌苔薄,脉细弱。 [治则]健脾益气,养血生精。 [配穴]脾俞、章门或膈俞、大都。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补法合青龙摆尾或烧山火灸法或温针灸。 ⑤肝郁气滞 [主症]婚后不育,情志抑郁,寡言少欢,烦躁易怒,胁胀不舒,胸闷多叹,嗳气不舒,食少纳呆,便溏或结,久举不射,性欲下降,不思行房。舌边尖红,舌苔薄白,脉弦细。 [治则]疏肝解郁,理气通精。 [配穴]肝俞、期门或大敦、足临泣、脾俞。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脾俞用补法,其余穴位用导气法或泻法合青龙摆尾。 ⑥瘀血阻滞 [主症]婚后不育,阴囊下坠,睾丸或腹股沟疼痛胀闷,少腹、会阴牵引疼痛,甚或刺痛,青筋暴露,盘曲甚者触之蚯蚓团,或局部有肿块,触之疼痛,多见于精索静脉曲张、慢性附睾炎。舌黯或有瘀斑,脉涩或弦紧。 [治则]活血行气,化瘀通精。 [配穴]膈俞、血海或太冲、阴廉。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泻法合赤凤迎源或白虎摇头。 ⑦痰浊凝滞 [主症]婚后不育,形体肥胖,面部虚浮,眩晕昏冒,咽中梗阻,纳呆食少,泛恶欲吐,胸闷心悸,甚或性欲低下,阳痿、早泄,多见于肥胖、内分泌异常者。舌质淡胖有齿印,舌苔白腻,脉细或濡缓。 [治则]祛湿化浊,涤痰生精。 [配穴]太白、丰隆或胃俞、中脘。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泻法合白虎摇头。 ⑧精室湿热 [主症]婚后不育,口苦乏味,小便频数,甚或赤涩、余沥不净,肛周灼热,大便干结或溏泄,阴囊潮湿,瘙痒不止,时见滴白,会阴胀闷,甚或疼痛,遗精或阳痿,泌尿生殖系统感染、炎症者常见。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 [治则]清热化湿,泄浊清精。 [配穴]阴陵泉、小肠俞或蠡沟、曲骨。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泻法合透天凉或白虎摇头。 ⑨寒滞肝脉 [主症]婚后不育,面色青白,形寒肢冷,阴囊挛缩,睾丸坠胀,少腹拘挛,疼痛不已,得热缓解,受寒加重。舌淡或青、舌苔白滑,脉沉伏或弦紧而迟。 [治则]暖肝散寒,温肾生精。 [配穴]神阙、横骨或然谷、大敦。 [操作]四组主穴交替使用,配穴每次选2个,补法,烧山火或灸法或温针灸。 2)辨治释义: 关元穴为任、脾、肝、肾脉四经之交会穴,为元气所蕴藏,肾气所生发,十二经脉之本,五脏六腑之根,有培元固本、补肾壮阳之功,为治疗诸虚百损、元阳不足之要穴,实证或阴虚火旺可平补平泻,虚证宜灸宜补,培补肾中阳气,所谓“阳得阴助则生化无穷,阴得阳升则泉源不竭”。足三里为足阳明胃经所入之合土穴、下合穴,四总穴之一、马丹阳十二穴之一、回阳九针穴之一,胃经多气多血,故此穴经气充沛如海纳百川,补之主升,培元扶正,益血补气,升阳举陷,调理脾胃壮元阳,培补虚损益脏腑;泻之主降,导浊行滞,运化水谷,行气通经,升提清阳降浊阴,腐熟水谷助胃气,为强壮要穴。关元合用足三里,关元能调先天之元气,足三里可运后天之枢机,补之则温肾健脾,益气养血,养阴生精,平补平泻或泻之则清热利湿,行气调血,泄浊清精。归来为胃经穴,主调和,功善补益冲任,益肾生精,为治疗生殖泌尿系统疾病要穴。三阴交为肝、肾、脾三经交会穴,犹如中药之当归,补之既能健脾生血、滋肾生精、柔肝养阴,功专直补三阴、补血活血,善守而不走,泻之能运化积滞、疏理下焦、调护精室,功擅通达三经,祛邪生新,善走而不守,为生殖泌尿系统疾病常用穴。归来合用三阴交,补之则养阴生血、补肾益精力强,泻之则行气调血、祛湿导滞之力专。故关元、归来、足三里、三阴交四穴合用,补之既可温肾壮阳,益肾生精,又可健脾养胃,柔肝养血,泻之可行气化瘀,利湿导浊。 气海为任脉穴,先天元气聚会之处,具有补肾固精、补益元气、调理气机之功。可补一身元气,又能调和下焦气机,为男子生气之海,补之如釜底添薪,使肾气蒸腾,精津输布全身,浊阴自排,可调节心、脾、肺、肾脏气之虚弱以强壮全身;主治元气亏虚、宗气衰惫、久治不瘥之疾,为补虚要穴。大赫为足少阴肾经脉气所发,冲脉与肾经交会穴,内应精室,是下焦元阳升提之穴,水中之火穴,功善补肾升阳,温寒补虚,通调下焦,是治疗肾阳虚弱、阴寒下盛所致泌尿生殖系统疾病之要穴。气海与大赫相配,补之则可温肾健脾,升阳生精,平补平泻或泻之则可行气导滞,调理精室。太溪为足少阴肾经脉气所注之输土穴,亦为本经之原穴。补太溪能滋肾补虚,养阴生髓,滋阴降火,为滋阴之要穴。地机为足太阴脾经气血之所聚之郄穴,功善疏调,活血理血,健脾化湿,长于治疗血证。刺灸脾郄,可化瘀生新,活血而不伤正、利湿运化、健脾而旺气血,主治血证和脾失健运之中焦诸证。太溪与地机相合,补之则补肾滋阴而生精,健脾养血兼补气,平补平泻或泻之则活血化瘀生新血,利湿泻浊健脾胃。故气海、大赫、太溪与地机四穴合用补之既可温肾壮阳,濡养真元,又可补肾生精,益气养血,泻之可活血化瘀,利湿泄浊。 肾俞是肾脏之精气输注之处,肾为生殖发育之本,男子以藏精,既可滋肾养阴,益精生髓,又可温肾补阳,壮火培元,为治下元诸虚,精冷无子之要穴。大肠俞与肾俞同属足太阳膀胱经穴,是手阳明大肠经经气转输之背俞穴,既能清热利湿,理气通腑,又能行气活血,强腰健膝。肾俞与大肠俞合用,虚证补之可温阳补气,强腰生髓益精,实证泻之可活血通经,理气通腑化气。次髎穴属足太阳膀胱经,为泌尿生殖系统与大、小肠分野之处,与肾、肝、脾、胆及督脉等诸脉相通,泻之能活血通经,疏调下焦,补之能滋肾养精、涩精止遗,为治泌尿生殖系统疾病要穴。昆仑为足太阳膀胱经经气所行之经火穴,性善疏通气血,功主通经活络。次髎与昆仑合用,补之可滋肾养精,强肾涩精,泻之可理气活血,通络止痛。故肾俞、大肠俞、次髎与昆仑四穴合用,补之既可摄精补肾,生髓益精,濡养气血,泻之既可调理冲任,行气活血,清腑泄浊。 气海俞位于腰部,为元气转输于腰背部之处,性善疏调,能补肾培元,助肾纳气、调和气血,常用于肾虚血瘀之前后二阴疾病。关元俞属足太阳膀胱经,与任脉之关元穴相呼应,为元阳元气交汇之处,其性善温补,功能温肾壮阳,疏调下焦,通利小便,常用于肾阳虚衰、下焦虚寒所致生殖泌尿系统疾病。中髎为膀胱经与胆经、肝经交汇之处,功能调补冲任,补肾通络,常用于治疗前后阴疾病。交信为足少阴肾交于足太阴脾经之处,为阴跷脉气血深聚之郄穴,主血证,补之能补肾调血,平补平泻能调理冲任,摄护精宫,是治疗肾虚血瘀所致二阴疾病要穴。故气海俞、关元俞、中髎与交信合用,补之既可温肾强精,培元益气,养血生精,补肾生精,泻之可行气活血,化瘀通络,祛湿导浊。 四组主穴随证而调,可交替使用,补泻相兼。补之可培补元阳、温肾强精、益气养血、养阴生精,泻之可疏肝理气、清热化瘀、祛湿化痰、散寒通络,适用各证型不育症治疗。

复溜为足少阴肾经所行之经金穴,为本经母穴。经渠为手太阴肺经所行之经金穴,肾经之母经母穴,由于肾为水火之脏,金生水,补灸复溜、经渠属补母法,二穴合用,可使金水相生,滋养肾水、濡养肝木、调补心肾。阴谷为肾经脉气所入之合水穴,既能滋补肾阴,又能温补肾阳,阴阳双补,常用于治疗前阴疾病。中注为肾经与冲脉交会之处,肾之精水由此注入胞中,取此穴可促精气内注而旺盛。故阴谷与中注同用,补之可补肾强精,养阴培元,适用于不育症肾精不足证的配用。 命门穴属督脉,督脉为诸阳之海,“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系元气之所在,真阳之所存,命门为脏腑之根,十二经脉之源,补之灸之能培补元阳,振奋阳气,为治疗命门火衰之要穴。阴交为任脉经穴,为任脉、冲脉、足少阴肾之会,三脉皆属阴,补之可培补下元,灸之温阳散寒。腰阳关属督脉,为督脉与足太阴膀胱经交通之关,阳气通行之处,督脉主一身阳气,又其位于腰部,腰为肾之府,功善温肾壮阳,强腰振痿。横骨穴属足少阴经、与冲脉之会,内应精宫而温肾阳、暖下焦,内连膀胱主促气化、通癃闭。故针灸四穴可温肾强精,培元补虚,适用于不育症肾阳不振的配用。 曲泉穴为足厥阴肝经所入之合水穴,肝肾同源,补之可益肝肾,精血互化,养血填精。悬钟为足少阳胆经穴,足三阳之大络,八会穴之髓会,血乃髓生,精血互根,取之功善壮骨生髓,补血生精。复溜为本经母穴,补其母可金水相生,滋肾养精,滋阴降火。至阴为膀胱经所出之井金穴,亦为经气交接足少阴经之处,泻之可清泄肾中虚火。故针灸四穴可益肾填精,滋阴降火,适用于不育症肾阴亏虚证的配用。 脾俞为脾脏精气输注之背俞穴,内应于脾,功善守而长于升,故补之灸之能补脾益气,温中培土,是治疗气血亏虚之要穴。章门穴是足厥阴肝经和足少阳胆经的交会穴,又是足太阴脾经精气汇聚之募穴,八会穴之脏会,可调中补虚,调和气血。章门与脾俞为俞募配穴法,可健脾益气,养血生精。大都为脾经所溜之荥火穴,乃本经之母穴,功善温补,能健脾和中,益气生血。膈俞位于背部,邻近膈膜,为血之会穴,临床善治诸血症,可和血理血。故取大都与膈俞穴合用可健脾益气,养血生精,适用于气血两虚证的配用。 期门为足厥阴肝经精气汇聚之募穴,足厥阴、太阴与阴维脉之会,性善疏肝以理气,清肝以化湿。肝俞位于背部,内邻肝脏,是足厥阴肝脉之气输注腰背之处,取本穴能行气疏肝而开郁结,清肝利胆而泻湿热,期门与肝俞为俞募配穴法,合而刺之而疏肝理气之力强。大敦为足厥阴肝经所出之井木穴,脉气所发,接于胆经,应于肝木,可主厥阴风木之病以及经脉所过之阴器小腹之疾,泻之可泻肝行气,灸之疼痛立止。足临泣属本经流注之输木穴,故针刺大敦与足临泣可疏肝解郁;补脾俞,则为防肝疏泄太过,横逆犯脾,故补脾以达未病先防,适用于不育症肝郁气滞证的配用。 膈俞为血会穴,可活血调血。血海为足太阴脾经穴,主治血分疾病,刺之可引血归脾,活血通络。太冲为足厥阴肝经所注之输土穴、原穴,其性善疏导,通经活血,化瘀散结。阴廉为足厥阴肝经脉气所发,肝藏血,刺之可活血通脉,调理下焦。诸穴合用,可行气活血,化瘀生新,与主穴合用更行气通精,适用于不育症瘀血阻滞证的配用。 太白属足太阴脾经之输土穴、原穴,故刺之可健脾和中,化湿祛浊。丰隆为足阳明胃经络穴,别走太阴,能够沟通脾胃二经,故能行气化痰,而脾能散精,上归于肺,胃之大络贯膈络肺,肺脉还循胃口,上膈属肺,可见胃络联系脾、胃和肺三脏,二穴合用能够行气化湿,涤痰泄浊。胃俞为胃之精气输注之处,内应于胃,功在于“降纳”,有调中和胃,化湿消滞之功。中脘为足阳明胃经经气汇聚之募穴,八会穴之腑会,足阳明胃经与任脉、手太阳、少阳经之交会穴,性主调和,功善调理脾胃,平补平泻则能理气和胃,升清降浊。中脘与胃俞协同应用,俞募配穴,可和胃降逆,祛湿化浊。故丰隆、太白、胃俞、中脘合用而刺之可健脾和胃,祛湿化浊,涤痰生精,适用于不育症痰浊内阻证的配用。 阴陵泉为足太阴脾经合水穴,能健脾利湿。小肠俞是手太阳小肠之气输注之处,与小肠内外相应,能分清泌浊,清热利湿。蠡沟为肝经之络穴,泻之可清肝利湿、疏肝理气。曲骨属任脉与肝经之会所,由于任脉、冲脉、督脉皆起于胞中,足厥阴肝经环绕阴器而抵腹,泻之可清利湿热,故刺四穴可清热利湿,通利三焦,清利精室,适用于不育症湿热下注证的配用。 神阙位于脐中,为真气之所系,生命之根蒂,灸之可温补元阳,温经散寒。横骨位于下腹部,横骨联合外侧,属少阴、冲脉之会,灸之能温肾散寒。然谷为足少阴肾经所溜之荥火穴,肾主生殖发育而司前后阴,灸之可温补肾火。大敦为足厥阴肝经所出之井木穴,为肝经脉气所发,灸之可散肝寒而止疼痛。故神阙、大敦、横骨、然谷合用,补之可暖肝散寒,理气止痛,温肾生精,适用于不育症寒滞肝脉证的配用。 (2)挑治法 1)取穴:4组穴位按顺序循环使用,并加用2个阳性反应点。 ①据中医辨证取穴 [主穴]第一组 肾俞 气海俞 大肠俞 第二组 关元俞 小肠俞 膀胱俞 第三组 上髎 次髎 中髎 第四组 归来 大赫 关元 气海 ②阳性反应点:根据中医辨证,观察各相关经脉(督脉、任脉、肾经、膀胱经、胃经等)腰骶部、下腹部及下肢穴位的隆起、凹陷变化和其他病理反应,所谓病理反应是指压痛明显或有皮疹的阳性反应点,疹点的特征为形似丘疹,稍突于皮肤,似针帽大小或粟粒样大小,颜色多为灰白、暗红、棕褐或淡红色,压之不褪色。如在同一部位,出现2个以上的反应点,应选其明显者,每次只挑1~2个,反应点与痣色素斑应鉴别。 2)操作方法: 挑筋法或挑点法,每周2组穴。挑筋法根据患者的具体证型,虚证用勾、提法轻刺激,实证用摇、旋法强刺激。每隔5天一次,12次为一个疗程。
2. 其他针灸疗法 (1)子午流注针法: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各证型的治疗。根据患者就诊时间取穴或按患者辨证分型,按时选穴治疗。每日1次,每次20分钟,15次为一个疗程。 (2)艾灸疗法: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肾阳亏虚、肾精不足、气血两虚或寒滞肝脉等证型。可选用直接灸或隔姜、隔附子灸、或悬灸、电子艾灸。具有温阳补肾、活血通脉、健脾益气、温经散寒等功效。取穴按体针疗法辨证取穴,治疗时间为每日一次,每次20~60分钟,30天为一个疗程。 (3)穴位注射: 按照辨证分型选用相应药物和穴位。 ①肾精不足及肾阳不振证: 胎盘组织液、高丽参注射液、鹿茸注射液等。 ②肾阴虚损证: 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等。 ③气血亏虚证: 黄芪注射液、胎盘组织液、高丽参注射液等。 ④肝郁气滞证: 柴胡注射液等。 ⑤瘀血阻滞及痰浊内阻证: 丹参注射液、丹红注射液、血塞通注射液等。 ⑥精室湿热证: 鱼腥草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等。 ⑦寒滞肝脉证: 高丽参注射液、鹿茸注射液等。 肾精不足、肾阳不振及肾阴虚损证选肾俞、大肠俞、志室或任脉下腹部穴位交替使用,气血亏虚证选足三里、气海俞、胃经下腹部穴位交替使用;肝郁气滞证选肝俞与胆俞交替使用;瘀血内阻及痰浊内阻证选三阴交和丰隆交替使用;精室湿热证选足三里、丰隆、上巨虚、下巨虚等穴交替使用;寒滞肝脉证选关元俞与肝俞交替使用。药物用量可为肌肉注射常用量的1/4~1/2,每日或隔日注射一次,反应强烈者亦可隔3日一次,10次为一个疗程,休息5~7天再进行下一疗程的治疗。 (4)耳针: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各证型的治疗。以辨证选穴为主,辅以对症选穴、按病选穴或根据经验选穴。常用穴位有交感、神门、肝、脾、肾、胆、肾上腺、精宫、内分泌、皮质下、内外生殖器等。常用治疗方法有:压王不留行、莱菔子、磁珠法,或毫针法,每次2~4穴,每3天1次。 (5)穴位贴敷: 按辨证分型选用相应的处方。 ①肾阳不振: 壮阳方。 ②肾阳不振、肾精不足、气血亏虚、寒滞肝脉: 温化方。 ③瘀血阻滞、肝郁气滞证: 活血止痛方。 每次贴敷30分钟~1小时,反应强烈者可提前揭下,过敏者禁用,每3天1次,每次选4个穴位。 (6)刮痧疗法: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实证的治疗,尤其是精室湿热、痰浊凝滞、瘀血阻滞及肝郁气滞型者。每周1次,每次10~15分钟。刮痧部位:膀胱经背部循行部位,以刮至深红起痧为止,不要损伤皮肤。
3. 外治与物理疗法 (1)超短波: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合并有前列腺炎者尤其属湿热下注、痰浊内阻、瘀血内阻及寒滞肝脉证者。双电极对置于下腹部及腰骶部对置放置,采用微热量或温热量,每日一次,每次20分钟。15次为一个疗程。 (2)微波针: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各证型,按辨证取穴治疗,电极对准穴位照射,或使用微波针灸仪,按辨证取穴针刺得气后,套上微波电极。每日1次,每次20分钟,15次为一个疗程。注意电极绝对不能对睾丸部位照射。 (3)中药保留灌肠: 适用于不育症瘀血阻滞、痰浊凝滞、精室湿热证或合并前列腺炎者,采用清热利湿、活血止痛类中药汤剂保留灌肠,精室湿热者采用三花通窍方保留灌肠,瘀血阻滞者采用红莓通窍方保留灌肠,每日1次,保留30分钟~1小时。 (4)男性性功能康复仪: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合并男性勃起功能障碍、早泄、不射精症等不育症的治疗。利用水疗及负压作用扩张阴茎动静脉及阴茎海绵体而治疗性功能障碍,每次30分钟,每周2次。 (5)多效应前列腺治疗仪: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合并前列腺炎者。每次20分钟,每日1次。 (6)低频脉冲电疗法: 适用于男性不育症各证型的治疗,尤适用于惧怕针刺者。根据辨证选穴或可选用关元、气海、水道、足三里、阴陵泉、阳陵泉、三阴交等穴位交替使用,每日1次,每次20分钟。可使用针刺手法治疗仪达到补泻效果。
4. 中药经验用药 按辨证分型选用相应方剂加减使用,每日1剂,水煎服。 (1)肾精不足: 八子填精方或加茺蔚子、紫河车、鳖甲、沙苑子等。中成药五子衍宗丸、百令片等。 (2)肾阴亏虚: 滋肾育精方或加二至丸、鳖甲、生地等。中成药百令片、六味地黄丸或知柏地黄丸等。 (3)肾阳不振: 温肾强精方或加五子衍宗丸、牛大力、千年健、淡附子、肉桂等。中成药还少胶囊。 (4)精室湿热: 千荷清精方或加三桠苦、野菊花、连翘等。中成药龙胆泻肝丸、四妙丸、萆薢分清丸等。合并慢性前列腺炎者用双石通淋胶囊。 (5)瘀血阻滞: 丹红通精方或加桃仁、三棱、莪术、玫瑰花、凌霄花等。中成药大黄?虫丸、血府逐瘀丸等。 (6)痰浊凝滞: 温胆涤精方或加马蹄金、白豆蔻、石菖蒲。中成药二陈丸。 (7)肝郁气滞: 解郁逍遥方或加黄皮核、芒果核、鸡骨草。中成药乌灵胶囊。 (8)气血亏虚: 升阳还精方或加五爪龙、阿胶、何首乌。中成药十全大补丸、八珍丸。 (9)寒滞肝脉: 暖肝温阳方或加破故纸、吴茱萸、延胡索等。中成药茴香橘核丸。

作者简介:袁少英,男,1987年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硕士,男科主任,主任医师,现任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广东省中医袁少英,中医外科学男科学硕士导师,广东省中医师承项目指导老师,荣获广东省“中医优秀临床人才”“珠海市十佳医生”称号,师从陈志强、戚广崇、崔学教等男科名家,教授。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男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世中联男科学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男科专家委员会常委,广东省中医男科学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针灸学会常务理事暨生殖泌尿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际中医男科学会常委,中国性学会性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康复医学会性功能康复专业委员会委员。主持7项省、厅级科研课题,发表论文20多篇文章,参与编写多部专业著作。不育不孕症,前列腺疾病性功能障碍,性病及男科杂病。
本文摘自《男性疾病针灸治疗撷萃》,作者:袁少英,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针灸方法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不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版权声明: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