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疾病的针灸治疗8法则

2021年4月14日05:20:27 发表评论

小儿疾病的针灸治疗8法则

小儿疾病的针灸治疗8法则

针灸治疗疾病,是使用不同的针灸方法,如针刺、艾灸、拔火罐、药物敷贴、穴位注射、腧穴激光照射等,通过对经络(包括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十五络、十二经别、十二经筋、十二皮部)和腧穴(包括经穴、经外奇穴、头穴、耳穴等)的良性刺激,来达到缓解或痊愈的目的的。而小儿疾病因该年龄段生理、病理上的特殊性,其所发疾病的病因病机也有自身的特点,因此,在确定治疗法则时,也自然有其自己的特点。
一、补肾益髓法 肾为先天之本,小儿父母若精血有亏,或后天养护失当,就会致小儿胎禀不足,肾气亏损,下元虚弱,病邪缠绵。 肾主藏精,精化生髓,髓充于骨,小儿骨骼的发育、成长、荣枯,与肾的精气盛衰密切相关。髓又通脑,若小儿肾气虚弱,不能充养大脑骨髓,就易得立迟、行迟、发迟、齿迟、语迟的五迟病证,头软、项软、手足软、肌肉软、口软的五软病证及脑积水、佝偻病、脑发育不全、智力低下、脑性瘫痪等病证。针灸治疗时需滋肾充髓,培补元气,取肾俞、关元、气海、大杼、三阴交、复溜、足三里等,针灸并用,施以补法。 又“肾者水脏”(《素问逆调论》),与肺、脾两脏共同参与体内水液的代谢和调节。若小儿肾阳不足,肾气不固,气化开合功能失调,就易患小儿水肿(“阴水”)、遗尿、初生不尿等病证,针灸宜温补肾阳,取肾俞、膀胱俞、命门、关元、中极、三阴交诸穴,针灸并施。 肾上连肺,为元气之根。小儿肾气虚而不能摄纳肺气,就易得气短气促、呼吸困难,哮喘等病证,针灸治疗时需补肾纳气,取肾俞、太溪、大钟、气海、关元、神阙、内关、肺俞等,针用补法、温和灸法等。 补肾之法,以取足少阴肾经、任脉、督脉和相对应的背部腧穴为主,但除了经穴外,头穴、耳穴等也可配合应用,如头穴额旁3线、顶中线等皆有补肾益髓的作用;耳穴中肾、脑干、皮质下等也有这方面的作用。在针灸方法上,则多采用针刺补法、灸法、穴位敷贴、腧穴红外线照射法等。 小儿肾常虚,故补肾益髓法为小儿疾病的治疗大法之一。在小儿疾病针灸临床中,往往以虚证和本虚标实证为多见,在确定治疗法则时,务须考虑这个因素,标本兼治,以提高疗效。此外,肾虚证多为慢性疾患,针灸治疗疗程宜长,方能改善病证或获痊愈,因此,一定要做好家长和小儿本人的思想工作,坚持治疗,以免功亏一篑。
二、宣肺解表法 胎儿离开母体后实现自主呼吸,但因小儿肺脏娇嫩,形气未充,肌肤脆薄,腠理疏松,卫外功能不固,最易受到外邪侵袭,因此,小儿“肺常不足”,外感风邪、咳嗽、气喘就成了小儿常见病、多发病之一。针灸可取列缺、大椎、风门、风池、合谷等,以疏风解表,清肃肺气。手法以浅刺泻法为主,风寒证也可施灸。 邪郁肺经,痰阻肺络,则发咳喘。可取肺俞、列缺、合谷等穴止咳平喘;然小儿“脾常不足”、“肝常有余”,外感风邪后易夹痰、夹滞、夹惊,或至外寒内热、痰热等兼症,治当佐以止咳化痰、消食导滞、息风镇惊的腧穴,如足三里、丰隆、商丘、行间等,和大椎、曲池、合谷、外关等穴以清热。治法施以浅刺泻法,运脾化痰可平补平泻,清肝胆邪热可施泻法。哮喘属肾不纳气者,则参照补肾纳气法。 此外,也可采用头针、耳针、刮痧、穴位注射等其他针灸方法。 三、泻热解毒法 小儿易受时邪侵害,罹患急性热病,如急性扁桃体炎、流行性腮腺炎、肺炎、麻疹、风疹、猩红热、水痘、小儿麻痹症、乙型脑炎等。无论是风毒、温毒、热毒、麻毒、痧毒、疫毒等邪毒侵袭小儿机体,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起病急骤,传变迅捷,病情凶险,甚而致残,或威胁小儿的生命,且多为传染性较强的时行疾病,实为儿科要证之一。 邪毒初犯,证以热象为主,初期身热不甚或病邪较为轻浅时,可取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等腧穴为主,如列缺、少商、大椎、合谷、风门等,和耳穴肺、支气管、咽喉、肾上腺、交感、屏尖等疏风清热,清宣蕴郁于肺的邪毒。 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或因邪毒炽盛,正不胜邪,就会随着邪毒种类的不同,各自按照自身的特点,通过不同的路径迅速传变。 若邪热炽盛,内传入里,症见壮热口渴,烦躁不宁,咽喉肿痛,咳嗽气促,喉间痰鸣,舌红苔黄脉数,当取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穴为主,如曲池、合谷、少商、商阳、少泽、关冲、鱼际、丰隆等,或耳尖放血,以清热解毒,利咽消肿,消痰降火。 若移热肠腑,大便秘结,舌红苔黄糙,脉洪数,宜取足太阴、足阳明脾胃二经通腑泻热,可选天枢、大横、上巨虚、支沟、内庭等穴。 若邪毒化热化火,内陷心包,则会出现高热、谵妄、神昏等重症危象,可取手厥阴心包经、督脉的水沟、内关、中冲及十宣等穴,头穴额中线,额旁1线(右)、顶中线,耳穴神门、皮质下等,以清心开窍、泄热解毒。 若炽盛热毒引动肝风,导致患儿抽搐痉厥,则当清热平肝,息风止痉,可选曲池、大椎、合谷、十宣、十二井穴以泄热,水沟、印堂、百会、会阴穴以开窍,太冲、涌泉、内关以止痉。头穴顶中线、额中线、额旁2线(左)、顶颞前斜线等也可选用。 值得指出的是,侵袭小儿机体的时邪中,如麻疹、风疹等,均有一个疹子外透和内陷的问题,以外透为顺,内传为逆,宜用宣肺解表法宣毒透疹即可,本法则只有在疹毒不得透发而郁闭于肺,或内陷心肝的逆证才适宜应用。 针灸治疗邪毒之症,以泻热解毒为法。但应掌握每个病的传变规律,分清轻重缓急,分别采用不同的针灸方法来治疗。 小儿被邪毒侵入,一般多为实热之症,故针施捻转泻法,手法拟重,可不留针,每日针刺1~2次。人中可用雀啄泻法,强刺激。《素问血气形志》说:“凡治病必先去其血。”《灵枢九针论》又说:锋针“可以泻热出血”。古代九针之一的锋针,即现代的三棱针,三棱针放血是泄热解毒最为有效的针灸方法之一,十宣、十二井穴、曲池、委中、耳尖等均可用三棱针放血治疗。
四、健脾和中法 小儿“脾常不足”,又易饮食内伤,消化系统疾病就成了最为常见的疾病之一,严重影响其生长发育。 乳食内积,脾胃运化功能无权,就必然会出现腹胀、呕吐、食积等病变,严重的则形成疳积;清浊相干,并走大肠,则出现小儿消化不良、小儿腹泻等胃肠道疾病。针灸治疗宜健脾和中,消食导滞,助运止泻,可取手足阳明经穴、足太阴脾经和脾胃俞募穴等,如足三里、中脘、天枢、脾俞、胃俞等为主穴,内庭、公孙、气海、曲池等为配穴,并随证加减,手法虚补实泻,若虚中夹实,可先泻后补。 小儿恣食甘肥黏腻之品,外加精神失于调护,会导致食欲不振、不思乳食的小儿厌食症,反之,或导致小儿肥胖症,则赘肉臃肿不堪,累及心、肝等其他脏器,甚或发脾瘅,浊气上泛,口中甜腻,久之变为消渴也不少见,两者均宜健脾益气、运脾和胃,针灸以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和相关俞募穴为主,厌食症以补为主,可加艾灸;肥胖症可以泻法为先,补泻并用。 又脾开窍于口,初生儿、早产儿、体虚婴幼儿好发鹅口疮或口疮,两者均因责之于脾,以清热泻脾,结合清心降火,引火归元为治,针灸可取内庭、公孙、涌泉、神阙等穴。 小儿流涎是常见病之一。《证治准绳》指出:“小儿多涎,由脾气不足,不能四布津液而成。”治宜补益脾气,足三里、中脘、脾俞、梁门等穴均可取之。若脾经风热上壅而多涎者,则宜清脾泄热。
五、宁心安神法 察当今儿童,缘于胎禀不足,出生后又受社会、家庭、教育、自然环境的影响,或有父母遗传夙根、产伤等诸因素,诸如儿童抑郁症、小儿多动症、抽动秽语症、儿童精神分裂症、智力低下等精神疾病的发病率不断攀升,己经成了影响儿童健康成长的多发病、常见病之一。 笔者一直主张精神疾病要从神论治,针灸治疗法则注重宁心安神。针刺手少阴心经,可治疗各种神志疾病;而心包为心脏外面的包膜,有保护心脏的作用,“代心受邪”,《灵枢邪客》说:“心伤则神去,神去则死矣。故诸邪之在于心者,皆在于心之包络。”因此,针刺手厥阴有护主强心的作用,两经中神门、通里、少冲、郄门、间使、内关、大陵、劳宫等腧穴均可选用。 心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因此,与心和“君王”称谓有关的腧穴也可选用。如灵台穴,郭象注《庄子庚桑楚》:“灵台者,心也。”又如大陵穴,“陵”者,古代帝王之墓葬之处,长眠安息之地,喻刺此穴可使人寐,故名,有催眠安神之功能。神道穴顾名思义功用专在神机,也可取之。心之俞、募穴心俞、巨阙的功用就更为直接。 同时,许多因素会扰及心神,故在针灸治疗中,尤须针对精神疾病的病因病机来辨证取穴。如失眠症,内伤心脾,心肾不交,肝阳扰动,心胆气虚及胃中不和等因素均可致心神被扰而产生不寐。在临床治疗本病时,就会取心俞、脾俞补益心脾,取太溪、肾俞滋阴降火,取太冲、行间平肝泻火,取足窍阴、阳陵泉定胆安神,取丰隆、中脘清化痰热。所有这些腧穴,都针对失眠的病因病机,经泻实补虚,最后殊途同归,起到宁心安寐的治疗作用。 此外,头穴顶区、额区的治疗线,耳穴神门、心、脑干、皮质下等也都有宁心安神的作用。 在针灸方法上,可针对小儿的特点,以轻刺、浅刺为主,补法可用温灸法,也可采用电针、神阙灸、激光疗法、拔罐疗法、红外线照射疗法、腧穴敷贴疗法等。
六、醒脑开窍法 脑,属奇恒之府,又名髓海。小儿若胎禀不足,脑发育不良,早产或受产伤,后天养护不当,或有遗传夙根等原因,会造成脑性瘫痪、癫痫、小儿精神疾病等神经精神疾病,针灸治疗需予醒脑开窍,宁神止痫,可首选头皮针。头皮针治疗线分布在头皮有发部位,其治疗作用和大脑皮层的功能相对应,针刺顶中线、顶颞前斜线、顶颞后斜线、额中线、额旁1线、额旁2线及新治疗区:言语区、声音形成区、癫痫区、制癫区等治疗线,可疏通全身经络,治疗四肢瘫痪,恢复语言功能、止痫等;并可配以肩髃、曲池、内关、合谷、环跳、阳陵泉、侠溪、内关、人中、廉泉等其他经穴。 《医林改错》说:“灵机记性不在心而在脑。”脑是精神活动的枢纽,脑主精神活动的机能出现异常,意识思维及情志方面就会出现病变。因此,治疗小儿精神疾病除了宁心安神法外,还应用醒脑开窍法。同理,其首选疗法还是头皮针。 除了头穴,针刺其他头部腧穴对脑部疾病也有醒脑开窍、安神增智、定惊止痫等近治作用,如百会、强间、后顶、上星、人中、印堂、风府、风池、哑门等都可选用。手三阳经从手走头,足三阳经从头走足,手足三阳经和入络于脑的督脉均有醒脑开窍的作用,也可选用。 值得一提的是,冠以“脑”、“神”之类穴名的腧穴,也有醒脑开窍的作用,如脑户、脑空、神庭、神道、神门、本神、神阙等。这绝非文字游戏,其实是古人对临床实践的一种总结,是中医用功能来命名的一种方法。如神庭穴,位于脑海前庭,居面之上部,《续博物志》曰:“面者,神之庭也”,故名,为治疗神识之症要穴。脑户为督脉上头通脑之门,又与足太阳膀胱经在此交会,足太阳经上额交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颌,当由本穴透出下行,故名“脑户”,可治脑神之疾。脑空穴位于头后,内应大小脑之夹间,即脑之空隙处。古人云:“脑常空,则智多。”治疗意念之病,脑空实为佳穴。 醒脑开窍针灸手法补虚泻实,可用电针、刺血、埋线等疗法。也可采用敷贴疗法、激光疗法、拔罐疗法、红外线照射疗法等,虚证可以用灸法。
七、调督通脉法 “督”指督脉,“脉”是经脉、络脉,即指经络。“调督通脉”是指调整、疏通督脉和经络的意思。针灸调督通脉的主要手段有充髓壮骨、活血祛瘀、通经活络、泻实补虚等。 督脉为奇经八脉之一,循行于背部正中,入络于脑,与脑、髓联系密切,因此脑、髓为病,可通过调整、疏通督脉来治疗;督脉与手足六阳经交会于大椎,故称“阳脉之海”,因此,调整、疏通督脉也能对全身阳经气血起调节作用。小儿脑性瘫痪、痿证(小儿麻痹症)等,宜取督脉的百会、风府、大椎、水沟、神庭、身柱、至阳及属督脉的头穴顶中线、顶颞前斜线、顶枕线(百会——脑户)等醒脑开窍、疏通全身经络和强脊壮腰或缓急止痉双向调节,针行强刺激或平补平泻,头皮针用抽提法加导引,宜长留针;语言不利可选哑门、风府、脑户和头皮针额中线、额旁1线(右)等醒脑开窍,强刺激、不留针,额中线用抽提法配合语言训练,长留针;癫痫可选脊中、筋缩、身柱、大椎、风府、脑户、强间、前顶、神庭等,以止痫定痫,平补平泻,除头皮腧穴外均不留针;小儿惊痫可取囟会、大椎、神庭、百会等,中等刺激;小儿病久阳气受损,形气羸弱,腰脊四肢痿软,可取本经的百会、命门、(腰)阳关、悬枢、脊中、身柱等益气升阳、强脊壮腰,针用补法或灸法。 疏通华佗夹脊穴,同样可起到调整、疏通督脉的效果。上肢疾病可取胸椎1~3夹脊,下肢疾病可取腰椎1~5夹脊,胸椎疾患可取胸椎夹脊,中等刺激不留针,也可选取几组用电针治疗;除婴幼儿外,也可施用拔罐法。 疏通经络是针对经络不通而言。小儿经络不通,其因或有瘀阻,或有湿滞,或有痰结,或有寒凝,或有风侵等,使小儿头面、躯干和四肢,或痛、或痿,或酸胀麻木、屈伸不利,针灸疏通经络的目的,就是调和气血,疏利枢机,舒筋通痹,祛邪补正,润养经脉等。选穴时,可辨证取穴,如《素问痿论》:“治痿独取阳明。”取内关可开心窍,恢复小儿语言不利等等。也可根据“经脉所过,主治所及”的原理循经取穴,如冲阳是足阳明胃经原穴,足阳明绕行鼻、眼、口部,故可治小儿面瘫。可根据腧穴的近治作用、远治作用和腧穴的双向良性调节作用及部分腧穴的特殊作用来选取,以期取得最佳的效果,如脑发育不良可取神庭、本神、四神聪、脑户、脑空等头部腧穴来醒脑开窍,取位于手腕的大陵可治小儿癫痫等。 在针灸方法上,婴幼儿宜浅刺不留针;后遗症可强刺激或用电针加拔罐,头皮针宜长留针配合导引,痉挛性瘫痪可用皮肤针叩刺劣势侧,虚者可用灸法。 八、制阳益阴法 “凡诊病施治,必须先审阴阳,乃为医道之纲领……医道虽繁,而可以一言蔽之者,曰阴阳而已。”(《景岳全书传忠录上阴阳》)阴阳失调是疾病的基本病机,阴阳偏盛偏衰和互损是疾病的基本表现形式,因此,恢复阴阳的协调平衡,是针灸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之一。 《黄帝内经宣明论方小儿门》指出的“小儿病者纯阳,热多冷少”和朱丹溪提出的小儿“阳常有余,阴常不足”是小儿疾病的基本特征。 小儿体属纯阳,“阳常有余”致阳偏胜,阳胜之热为实热,针灸的治疗法则是“实则泻之”,泻其实热,损其有余,调整阴阳的偏盛偏衰和互损,恢复其协调平衡,即是《素问至真要大论》所说“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之意。如急惊风是婴幼儿常见急症之一,乃婴童纯阳之体复感热邪,阳更偏胜而热化,高热、神昏、抽搐、颈项强直、牙关紧闭等险象环生,针宜急泻偏盛之阳,取大椎、十宣、太冲、合谷等清除实热,或用三棱针点刺耳背显露的静脉血管出血数滴泄热。小儿好发鹅口疮、口疮等疾,此属阳偏盛导致的实热证,宜取曲池、合谷点刺泻热,或就近取人中、下关、颊车等穴点刺,耳穴埋口、舌、心、脾等。 小儿“阴常不足”多见于肺阴虚、脾阴虚、肾阴虚,发热是其主要表现。其治疗法则是“虚则补之”,滋阴制阳,“壮水之主,以制阳光。”如慢惊风属肝肾阴虚、虚风内动者可取肾俞、肝俞、太溪、太冲等育阴潜阳,滋水涵木;小儿阴虚咳嗽,则宜取肺俞、太渊、心俞、膏肓俞、脾俞、太溪等,施以补法,并可耳埋肺、神门等;小儿阴虚便秘,补阴宜取脾俞、胃俞、大肠俞、上巨虚和耳穴直肠下段、皮质下、大肠等。因小儿“阳常有余,阴常不足”,患儿一旦邪去热退进入恢复期或痊愈后,往往还会留下阴虚之证,针灸同样应予滋阴益精,固本培元。 同时,由于“阳胜则阴病”,若在阳盛而出现阴虚时,应兼顾其不足,在“实则泻之”的同时配以太溪、复溜、肾俞、三阴交等滋阴的穴位,针用补法;若是以阴虚为主的阴阳两虚证,则当补阴为主,兼以补阳,取关元、志室、命门、神阙等,施以补法,或用温灸、敷贴等法。

文中摘自《小儿针灸治验》,作者:孔尧其,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针灸方法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不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版权声明: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