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淡安针灸医话(上)

2016年10月24日22:08:54 发表评论

尝考医书,有针者不及灸、灸者不及针之说。简言之,即于一穴中不能针灸并施。余则临症应病,针灸未尝不并施,从未发生意外不幸事。前贤既有是说,必有其意义。间尝思之,前人治疗素不研究清洁与消毒之法,且前人制造之针具,无现时精细,所用之针较今之毫针为粗。以之刺穴,其针孔大,污物易入。针刺之后,继之以不洁之艾灸,污物若留着筋肉,不过发生溃疡疼痛,若侵入血管中,则不堪设想矣。古人之针不及灸,慎也。于灸之后,局部已伤,表皮复有污物,灸而再针,其弊更甚于针而后灸。灸不及针,亦慎也。今之针细如毫,复注意消毒清洁,针灸并施,可无虑焉。

(二)

夫同一病也,病者有男女之分,职业之异,环境不同,苦乐悬殊。且有寒热之偏胜,虚实之逆从,施针施灸,宜补宜泻,未可一概而囫囵也。必也审慎周详,心细如发。取穴如处方,务必丝丝入扣;行针如投壶,要使枚枚中的。洞见症结所在,治百人而百人愈。如诸葛武侯之用兵,百战百胜。苟不然者,处理浮躁,从事草率,病情未明,即行取穴,揉掐未竟,遽尔下针。气未至而针已出,灸未足而灶已熄,既不能收效于顷刻,反易留遗患于将来。其成其败,可不慎乎哉!

(三)

余自日本得铜人腑穴像数帧归,镂版付梓,欲以餉国人之好针灸学者。此像为宋仁宗时尚药御王惟一奉诏所撰,阐明经络,铸为铜人,其数凡二,一置翰林医官院,一置大相国寺仁济殿。嗣以国都变迁,东西移易,迭经元明清三代,均置于太医院中,视为国家重器。及清叶庚子之祸,乘舆远引,联军入京,历代宝藏被劫一空,铜人亦于斯时沦入东瀛,不可复见。是岂特国宝之失,其关于国学之消长为何如乎?诚可忾也!吾故于此像之来复,不能不益为珍重。印而布之,期国人能从此研求,以有裨于针灸学术,且更广为搜求,俾斯学能重明于当世,使能为世界医林放一异彩,有厚望焉。

(四)

一切疼痛之症,无论其为火瘀、寒凝、痰阻、气滞、食伤,中医治疗,最得神髓。瘀则发之,寒则温之,阻则通之,滞则疏之,食伤则导之化之。去其诱因,痛无不愈。然用针灸治疗,收效更速。审其病灶之所属经络,及其诱因之为寒为热,无不针到病除,更胜汤药一筹矣。

(五)

麻木不能运动自如,经针治后反觉酸痛难忍,病家以为针坏致使症状加重者,此正针治之效果。酸痛止后,即得运动自如,宿疾因而尽扫者有之。大约反应时间,有一日而愈者,亦有二三日而愈者,如病人感反应过重不能忍受时,可于其反应处之上下针之,立愈。

(六)

运针补泻之法,前人每分男女而异其手法,实则大谬不然。考男女生理,除生殖器、乳房、喉管等构造不同外,原无二致。安能为泻作补、以为泻而反其常也。又曰:“顺而随之为补,逆而夺之为泻”。又曰:“捻之九七数为补,八六数为泻”。又曰:“三进一退为补,三退一进为泻。”各执其说,而莫衷一是矣。余认为除于迎随进退上能分出一些补泻外,余者多非真义。

(七)

焫(音同若,指利用燃烧草药熏灼治病的方法)艾运针之初,厥惟定穴。穴有三百六十五,分经十四。阳经之穴在关节之间,陷下为真;阴经之穴在郄腘之位,动脉相处。取五穴用一穴而必端,取三经用一经而可正,以此定穴,虽不中,不远矣。至于“宁失其穴,勿失其经”之说,非我针灸家所宜取法者。凡我同门,其深志之。

(八)

日本小儿出生至三个月时,必灸身柱穴七壮,艾注如米粒大。七岁以下之小儿,伤风发热时,亦灸身柱。据彼邦人云有奇效。凡病至十分虚弱时,艾柱宜小宜少。如太过,则不胜火伤毒素,反致危重失。

(九)

阴疽流注,以蒜片贴酸楚不仁处,再用艾炷于蒜片上灸之,灸至不痛者觉痛,痛者觉痛止为佳。阳症焮肿将成未成时,无头者先以湿纸贴患处,视何处先干,即为有脓处。于该处用艾隔蒜灸之,以平为佳。

(十)

疔不论何经何部,用稍粗之针刺灵台或身柱,使之微出血,再饮以菊花汁一杯。无论如何险重之疔,皆可用此法。疔之部位如在大指端,当属肺经,即刺其经之起穴或末穴,如中府穴,针泻立可见轻。余经类推。面部人中疗为疗中最恶之症,灸合谷有特效。灸灶宜大,两手皆宜灸之。

(十一)

晕针多属贫血之人,或病久体弱,或大饥大饱时。艾灸亦能致晕,形状亦是胶冷、自汗、气促、神迷、僵卧,与晕针完全相同。倘遇此种情形,最好注射强心剂。若轻者,只觉头晕欲呕时,饮以开水,立可取效。

(十二)

入针捻动,如久不得气者,为难治之症。如尚不能决断,可于气海针一寸五分,行龙虎交战手法。如仍不能得气者,难愈矣。

(十三)

胃部之跳动,中医称为“心下悸”。实系心下有水气,每用中药以化水。常见胃肌弱有振水音(积水)者,皆有跳动之现象。西医谓为“心脏的下行动脉跳”,本身就是跟着心搏动而跳者。我每饮水而跳动增强,不少病员亦有此同感。大概心脏病与胃病积水大有关系。气喘病人按摩胃部有研究价值,针气海、中脘当大有作用。古人取足三里治气喘之理,与中医学说之降胃气、化胃积水大有道理。

(十四)

目疾依法针治后,即刻轻快,但仍宜休养。饮食戒辛香酒腥,人事戒恼怒房事,动作戒阅书看报,并须避强光。犯之病必亢进,此皆人所熟知者。独于午睡,人每忽视。余近年时患目疾,一经针治,立见轻快,每因午睡,致使症状复旧,屡试不爽。因悟昼寝血行即上升,每见午睡初醒者,其目多赤,古人谓午睡能使肝火上升,确有深意。

(十五)

吐食症,书谓膈症。如属随食随吐,或食后不久即吐者,以上脘、内关为主穴。其为朝食暮吐者,以下脘、公孙为主穴。二者未可混同也。至于因气、因食、因热、因寒,则视其所因而加以辅穴。

【本文作者:承为奋、周才生原载于《浙江中医杂志》1996年9月号,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