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淡安针灸医话(下)

2016年10月24日22:09:43 发表评论

(十六)

针灸时应视病灶之部位而定其经。虚则补其合,实则泻其原,不虚不实,以经疏通之。久病宜温针或灸,新病宜泻。虚病宜轻针,时间宜长,约三分钟。大虚病宜轻针,时间宜短,不超过一分钟。实病宜重针,时宜暂,约在一二分钟之间。体实病实宜重针而时宜长。约三至四分钟。且可留针五至十分钟。

(十七)

杨继洲氏用针十八法,名称陋俗,既无说理,叙述手法亦不明,更不注明某手法宜于某种病症。徒巧立名目,矜奇炫异,使初学者目乱心移耳。虽有小效,实不足取法。

(十八)

麻疯初期,面部浮肿有光,唇厚色红黄,四肢关节微肿而痛。继见眉发脱落,足跟手指溃裂流水,是为缠绵恶侯期。麻疯见足跟破烂,名漏底,难过三年。

治疗初起之麻疯,于肿处砭刺出血,关节痛处用强刺激泻法,内服苍耳子膏以佐治之,可愈十之六七。每次再针委中以去其病根而预防漏底。

(十九)

针时不可伤及骨膜,骨膜伤则发生痛感及炎肿,轻则痛数日,以热罨法可解之;重则成附骨疽。故骨膜切不可刺伤。

(二十)

症状半虚半实,即正气虚而邪气亦不盛者,如体虚而有微热,肠胃虚而有食滞,经络之气虚而有痰湿等等,宜先泻后补。

正气虚而邪气盛,时寒时热,上盛下虚如身热形寒,头痛肢冷,咳而便溏,上热下寒等症,脉则寸实尺虚,浮洪沉芤,渴而不欲饮,饥而不思食者,宜先补后泻。

(廿一)

针刺入后,肌肉突然强烈收缩,以致提捻困难者,名日涩针。处置之法不可勉强抽拔,应在涩针部位之上下左右相距一二寸处,再刺入二针或四针,则肌肉缓解而出针易矣。

曲针是在针入后,因体位移动,致使针身在体内弯曲。应即矫正病者之体位,再以左手中食指押定曲针处之上下肌肉,右手持针柄,两手一押一拔,缓缓出之。

针体上有缺痕,进针后提捻时,肌纤维缠绕于缺痕中不能进退,当将针身作反转之捻动,并将针身作微微之前进与后退,觉可旋捻时,即行出针。

(廿二)

炎症部针刺,会使该部之组织破坏加剧,易引起穿孔,故不可针。对于肿疡亦然。如针刺癌肿,易使癌细胞转移扩散,亦不可针。

(廿三)

跌打损伤以致肌裂骨折者,不可针治。如仅系肿胀、疼痛、充血、捻挫等,而未肌裂骨折者,可以针治。

孕妇之肩凝,上下肢神经痛,消化不良之类与胞胎无关之疾患,可以针治。孕妇之骨盘部份、后荐骨孔、腹部及禁针穴位,均不可针。

凡属下列病症,皆宜避免灸治。①法定传染病;②癌肿;③急性炎症,如肺炎、腹膜炎等;④肠闭塞症;⑤酗酒醉后;⑥大病衰弱甚者;⑦高热时;⑧血压过高时;⑨孕妇腹部及禁灸穴;⑩经期之腹部;@饱食后。

孕妇子宫之感觉甚敏锐,能起收缩作用而引起子宫内之血管起动,惹起过多之充血,有发生堕胎之危险。故孕妇四个月后,腹部与孕妇禁穴绝对禁灸。其他部位亦以不灸为宜。四个月前可视病之需要,只要避免腹部及禁穴,其它穴位可用小炷灸治。

(廿四)

皮肤发痒,搔之起白粉屑,乃鳞屑癣也。当灸曲池、膈俞、血海各十壮,可收卓效。惟需直接灸,壮数不可减少。如畏痛,可用硫黄,天天烧水洗浴,月余亦可根治。

(廿五)

八法诀中“内关穴主治结胸里急难当”句,是说伤寒邪在表,治当解表。若误以下药下之,则表邪内陷而成结胸。结胸者,邪结于胸部也。其症状为心中痞满或梗痛胀急,故曰“里急难当”。照海穴所主治之“膈中快气气核侵”,即胸隔气阻,致饮食入咽不得顺下,如有物梗塞,亦即梅核气也。

(廿六)

足三里一穴,善治肠胃之疾。肾主原气,脾主中气,即天之生气。书日:“有胃气则生。”盖脾胃肠三者,为供给营养之中枢。肠胃无病,中气乃强。故古人于三旬之后,必常灸三里以助脾胃之气化,增强血液之运行。古谚有云:“若要身体安,三里常不干。”即指常灸足三里致起泡溃糜也。三里不但治肠胃病,亦是健身之要穴也。

(廿七)

针灸医生同样用一支针,在同一病者与同一穴位针刺,所发生之感应与效果,并不完全一致。有使病人感觉相当疼痛者,有感觉微痛或不痛者。有使针下之酸胀感传甚远者,有只限于局部者。有能迅收良效者,有则需久治乃效或无效者。此皆与取穴准确与否,及手法操作上有莫大关系。而与指力之强弱,及纯熟与否,所关亦巨。

(廿八)

根据临床经验,指力之优劣,影响治效确系事实。凡指力纯熟而充足者,用针一刺即进,痛感极微,轻微捻动,感传至远。操作各种手法时,亦轻便而灵活,并能体察针下之反应感觉,可随时作适当之刺激。治效自在指力低劣者之上。譬如写字作画,用同样之纸笔墨色,彼功力纯熟者,写字则笔力雄健,精神奕奕。作画则姿态逼真,气韵优雅。如学习未久,功力不深者,虽同样挥毫,亦只能得其貌似,绝无功力可言。所以学习针灸时,勤练指力有其一定之意义与必要。

(廿九)

古人云:“有梦而遗者,相火之旺也。无梦而遗者,肾气之虚也。”滋肾阴、降相火,为治疗斯症之标准。然药少特效,初起药尚可为,久则无能为力,以丹田空虚精关不固也。惟针刺能直接刺激之,使之兴奋而发生其机能作用。但一日曝之,十日寒之,则收效亦等于零。故宜坚持,并助以深呼吸,使根本坚固,病斯愈突。针治之穴以命门、肾俞、关元、中极、关元俞为是。俱用补法。三日针一次,连针十次。每晚睡前行深呼吸三十分钟。睡时两足露被外,或不使足部过暖,则此病可根治矣。日间之妄念,更宜绝对戒除。

(三十)

针之所以有伟效,乃包含物理、心理、哲理三者面成。物理疗法非有心理、哲理之运用不易彰。心理、哲理之运施,非助以物理之感应不易显。轻重强弱之刺激,乃属物理疗法,仅占三分之一耳。凭此三分之一,决不能收惊人之伟效。必藉暗示法(心理)之得当,与双方精诚(哲理)之联系,于是相得而益彰类。针臂痛而复射,刺躄脚而能行,岂偶然哉。古人捻针左右之分,其自信力之坚决,即有发挥其心力于指上之可能。加以暗示之相助,乃收捷效于俄顷。彼只知左捻右旋之法,而不明物理、心理、哲理三者结合之效,遂认为如何为补,若者为泻,而著书立说,父子相承,师徒相授,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于是补泻手法,各立其说,派别出而立论异炙。后世之人,遂如坠五里雾中,莫知适从矣。

至于左转、右转之法,在针法中亦为重要内容之一。但不能因为补泻及经络之上行、下行而另有分别。不论何部,概以头胸背腹为中心,四肢为肢末。施针手法:欲其酸麻胀重之针感向上,向中心散布,悉用右转之法。欲其针感向下,向肢未散布,悉用左转之法。在左转、右转之中,其指力之偏向,亦当依左右之关系而有偏重偏轻之分。如在左转而指力不偏向左者,效亦不显;右亦如之,此当注意者也。

【本文作者:承为奋、周才生原载于《浙江中医杂志》1996年9月号,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