灸法的分类 .灸法宝典-陆瘦燕的灸法经验

2016年10月25日15:41:26 发表评论

陆瘦燕(1909-1969) 江苏昆山人,少时随生父针灸名家培卿公学医,18岁学成于上海悬壶,针刺沉疴,屡见奇效,晚年卓成名家,蜚声海内外,求治者络绎不绝,成为一代名医。出版有《经络学图说》《腧穴学概况》《刺灸法汇论》《针灸腧穴图谱》等著作,创制与成人等大的经络腧穴电动玻璃模型,影响广泛。陆老在针灸学术上有很深的造诣,对针灸医学的继承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以陆老亲自编著的《金针实验录》为主,将陆老的灸法经验做如下探讨,以供同道参考。

1.灸法理论

1.1 施灸原料—艾

陆老认为用艾作为施灸的原料具有两大优点: 第一艾绒燃烧时热力温和,能窜透皮肤,直达深部,使人有舒快的感觉; 第二艾叶性温,气味芳香,此种香窜性物质,能渗透人体皮层,深至肌肉,起温中逐冷,开郁通经的作用,在外科方面,能消散痈疽。

1.2灸炷的大小

有关灸炷大小的选择,必须根据病人体质和施灸部位而定,若病人是少壮男性,灸炷可大些; 妇孺老人,灸炷当减小; 肥人肉厚,炷可稍大; 瘦人皮薄,炷宜酌减。以部位论,头面四肢皮薄多骨,胸肠心肺重要之处,灸炷均不宜过大; 腰腹皮厚肉深,灸炷不妨稍大。此外在临床上,不同疾病和灸炷大小也有关系,若治风寒湿痹,欲其起通经络逐寒湿的作用,灸炷可以小些,但若用在振阳扶危,如痃癖瘕疝等而欲其起温散作用者,艾炷须要大些。

1.3艾灸的壮数

关于艾炷的壮数陆老认为灸壮的多少,必须与艾炷的大小相结合。凡宜大炷施灸的部位和疾病,壮数也可增加。有时对于应该施大炷灸的疾病,而病者体弱不能忍受,或妇人畏痛不愿受灸时,则可采取小炷多壮的治法。一般病例一个部位每次施灸以三到七壮为宜,即使需要多灸的,也应该用分次施灸的方法。

1.4 灸法补泻

除了灸炷大小和壮数多少以外,陆老认为灸的补泻也是一个必须注意的问题。既然古人立法,一定也有其可研究之处。《灵枢.背俞》篇说,“气盛则泻之,虚则补之,以火补者,毋吹其火,须自灭也,以火泻者,疾吹其火,传其艾,须其火灭也”。根据文内记载,艾灸的补法,是让燃艾自己熄灭,不得用口吹火,以便火力缓缓透入体内,泻法则须频频吹火,使艾快燃快灭,火力短而急速。目前临床应用以补法为多,因为灸法的适应症本身就是以阴症、重症为多,所以当用补法为宜。唯在外科痈疽,欲起消散作用时,才有施用泻法的必要。

1.5 灸禁

陆老认为一般在头面眼睛、心脏血管等重要脏器所在处需绝对禁灸,其他四肢筋骨浅表处、生殖器、乳头四肢末梢知觉敏感的部位,也应注意避免,至如伏兔、阴市等肌肉丰满的穴位,若不以大艾炷灸成严重的瘢痕,谅亦不妨,需在临床上视不同对象和病情权变。

2.温针经验

对于温针的认识,古人有以《内经》“针而不灸,灸而不针”之言为据,认为此乃“山野贫贱之人”之俗法者( 详《针灸大成》)。陆老通过临床体会,认为温针和灸法是截然不同的,温针的作用是取其温暖,使病人不觉其烫,而借以帮助针力之不足,在留针时间给以适当助温通的作用;而灸法则须借艾火之力,欲其振阳温而起陷下,发挥祛散阴寒的效能。所以在临床上,温针只要取其温暖就够了,并不需烧之灼热。

因此,不能用《内经》针、灸不并用之戒言来束缚温针,借以贬低其在治疗上的价值。温针与灸法方法上并不雷同,仲景《伤寒论》中使用温针与灸法的都各有条文,并不混淆。陆老认为温针适应于阴寒之邪侵袭而致的疾病,如冷麻不仁、走注疼痛、关节不利、经络壅滞、肿胀腹满,以及瘫、痪、痿、痹诸证,对久病经络空虚,荣卫之气不调等病,效果尤著。特别对一切慢性疾病之属阴寒者,更为相宜。除高热、肝阳、心悸、震颤、喘息以及不能留针的病人外,都可适用。

但是使用温针,必须注意艾炷不宜过大过多,一般只须灸一壮( 如枣核大) 就够了,不必多灸。同时补泻手法是针灸治病的基础,针尾加温,是在补虚泻实手法后起辅助作用,目的在于帮助针力之不足,在施行补法后起温补作用,施行泻法后则起温通的作用。因此补泻手法的运用,仍是不可缺少的,否则舍本逐末,影响疗效。

此外,陆老认为温针的灸壮多少和艾炷大小与针具的质料和针体的长短粗细都有关系。例如: 粗针、短针、银针等传热较快,艾炷宜小; 长针、细针、钢针等传热较慢,艾炷不妨稍大。故温针的灸壮多少和艾炷大小应视金属针质的热传导系数大小和针体的长短粗细而灵活掌握,不可胶柱鼓瑟,执一而论,以致影响温针的疗效。

3. 伏灸经验

伏灸历代文献记裁很少,惟汪机于《针灸问对》中引朱丹溪之言称“覆月阳气昼浮于表,令医灼艾,多在夏月,宁不犯火逆之戒乎”。可见伏灸在金元时代,即已广泛流行,相沿至今,已深入人心。

基于《内经》“天温日明,人血淖泽而卫气深,气易行,血易浮”的原则指示,结合《内经》中“春夏养阳”的养生之道的认识,陆老认为: 伏针、伏灸仅宜于产后风湿以及风寒湿壅滞经络而产生的瘫、痪、痿、痹等疾病,对于阴虚阳亢或气火有余的病人,伏针是没有必要的,且伏灸更有犯火逆之戒,必须加以注意。

陆老还认为伏灸必须严格掌握辨证,汪机说: “今人见有痰而嗽,无痰而咳,一概于三伏中灸之。而咳与嗽,本因火乘其金,兹后加以艾火燔灼,金宁不伤乎?况三伏者,火旺金衰,故谓之伏,平时且不可

灸,而况三伏乎?”所以若属灸法所忌的病,最好不要在伏令中施灸,以免造成火逆之忌。根据临床体会,伏灸最适宜灸治哮喘(寒哮)阳虚痨、疝气等病证。

4.病案举例

4.1伏灸病案

患者某君,病喘已久,发则呼吸困难,肩摇胸闷,额汗淋漓,痛苦万状,百极其治,毫无寸功。乃治于余,脉象濡弱。余以小青龙汤合为丸剂投之,并于膏肓、魄户、风门、肺俞穴施以艾灸,不用姜隔,使艾力直抵病所,灸后背部觉温暖舒畅。灸一伏令,喘发已减,连灸三载,痼疾全瘳。

按: 哮喘一症,患者极多,病家认为终身之疾,无可根治之法。实则此病伏令之灸,每建殊功,以哮喘之成,往往由于风冷袭于膏肓,病根深伏,虽仲景小青龙汤、四逆汤及千金露宿丸诸方,亦未能根治,以药力不能直抵膏肓,当然见效亦缓。唯以艾灸火力,直抵病所,收功甚宏。但久年之病,赖一伏之灸,恐力有未逮,必经三年之伏令,年年灸之,俱不可辍,始能收根治之效。

4.2温针治疗病案

女,41岁。书院公社社员,1965-07-06巡回医疗门诊团字105。七年来,腰背牵掣,酸痛频作,进来两髀枢相继作痛,转侧不便,阴雨或劳累后,更觉难受,脉浮缓,舌苔薄腻,此众痹也,治当祛邪宣络,和营化瘀。

处方: 大杼-,曲垣-,天宗-,膈俞-,肾俞,秩边-,环跳-。

手法: 捻转补泻,留针加温。

注: 同年9月登门随访,据患者讲,自治疗后,酸痛均已消失。

按: 本病例两侧髀枢相继作痛,左右相应,故诊为众痹,乃风寒湿三气袭入太阳、少阳之分而致。陆师取病所在腧穴,施以捻转手法,因病者无明显热象,故加用温针,以助宣通。

4.3针灸兼施病案

男,33岁。入寐艰难,已有半载,症情忽作忽止,近月尤苦,头晕耳鸣,口干心烦,遗精腰酸,舌质红而少苔,脉细数。此由肾水亏虚,心阳独亢,为施壮水制火,交通心肾之法。

处方: 心俞,肾俞,神门,三阴交。

手法: 心俞: 米粒灸,三壮;肾俞、神门、三阴交: 提插补泻,不

留针。

二诊: 夜寐少安,然易惊醒,它症亦见改善,舌红脉细,仍予原

治加减。

处方: 厥阴俞,肾俞,神门,三阴交,内关,太溪。

手法: 厥阴俞: 米粒灸,三壮;肾俞、神门、三阴交、内关、太

溪,提插补泻,不留针。

三诊: 已能酣然入眠,面现华色,精神大振,头晕耳鸣已除,口干心烦亦失,术后未有遗精,但尚乏力、腰酸、舌红少苔,脉细,再以交通心肾之法治之,佐以调补脾肾,益血养神,以图巩固。

处方: 内关、神门、三阴交、脾俞、足三里、太溪。

手法: 提插,不留针。

按: 陆师治以火制水,交通心肾之法,灸心俞三壮,此为用灸法作泻。意在引导火气外出,一般灸1-3壮为宜,不须多灸。泻神门亦清心火,安神明之意;补肾俞、三阴交以壮水源而制阳光,故一诊而寐少安。二诊改灸厥阴俞三壮,亦泻心藏有余之气火,并取内关用泻,以加强泻火安神之功效,更补太溪,以强化滋水之力,故诊后睡眠转酣,诸恙消失!。三诊停灸,而专用针法,并加用脾俞、足三里以调补脾胃,益营血而安神明。半载之病,愈于旦夕,足征灸有补泻之分,其功不亚于针刺,陆师精于此道,可见于此。

4.4麦粒灸病案

男,68岁。胃脘疼痛,神乏怯冷,朝食暮吐,暮食朝吐,迄今将年,迭经中西医治疗未效,患者丧失信心,嘱家属准备后事。是日中午,陆老前去会诊,诊得寸口沉迟,太溪、冲阳脉濡细,以为此脾肾阳虚,命门火衰,釜底无薪,不能腐熟水谷,拟温补脾肾,非灸不能急挽其危。

处方: 中魁、足三里、中脘、关元。

灸法: 麦粒灸,每次2穴,每穴 7-11壮,轮流施灸。

治疗经过: 经灸中魁、足三里后,呕吐即止。次日复灸中脘、关元,患者觉脘腹温暖舒服,能进稀粥,脘痛顿减,后以中药调治,食欲渐增。十余天后,能起床行走,1月后恢复工作。

按: 本例患者年近古稀,脾肾阳虚,陆老用灸法标本兼顾,仅

二诊而症减其半,经调理而得愈。

5.结语

陆老认为针灸和汤药的地位是并重的,起着取长补短、相辅相成的作用,这三种治疗方法原为各有所宜,无可偏废。因此陆老在临床应用中一直注重针灸兼施,对灸法也深有研究。同时也提出很多针灸家有重针轻灸的倾向,先人首创的宝贵灸法经验,大有湮灭的趋势,所以要引起针灸同仁们的注意。

陆瘦燕先生既有坚实的针灸学文献研究基础,又有数十年丰富的实践操作经验,所以在临床上针灸疗法的运用,已达得心应手,炉火纯青之境。他治学严谨,坚持实践,勇于创造,在中医针灸学术方面取得了很深的造诣和卓越的成就,为针灸学术与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缅怀他的最好方式就是不断挖掘和整理他的针灸学术思想与实践经验,使其发扬光大,造福人类。

本文选自时珍国医国药2014年第25卷第6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