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究竟能不能治病?中西医治哪个快?

2016年11月5日16:18:14 发表评论

依坊间说法,西医治病快,中医慢调理,似乎已成为举世公认的真理。

是真理还是谬误,我们先从两个案例分析起来。

案一:二十年噎嗝重症

某母,年六十余,患噎嗝近二十年,屡治不愈。刻诊,但见噎嗝连连,有时一句话要分成两三次才能讲完,甚是难为,询知已患病近二十年,又怀疑是胃癌之类,心里压力亦大;腹部绕脐有如石硬板块,脸色晦暗,气息不足,迈步遥遥,其脉沉细,几乎不起,舌苔厚腻。所幸食量虽小,还算正常,亦不影响睡眠。

细思此症,原本是《金匮要略》旋覆花代赭石汤证,心下痞硬.噫气不除,正是其适应症。然此例患者久病达二十年,脉若游丝,其中虚可以想见,旋覆花开破力甚强,用此方恐怕旧病未除,新患又起,前面的医生之所以久治不愈,大概是见病治病,过于注重开滞顺气,以至愈治愈重。遂以附子理中汤加味进治:

砂仁15g,人参20g,白术30g,干姜30g,炙甘草30g,制附片45g,陈皮5g,厚朴30g,枳实15g,肉桂10g,降香10g,檀香10g,木香5g,山药(生)30g,生半夏60g,生姜5片,大枣10枚。三剂。

用药后,一剂即安,三剂服完,上述症状全然消失,连腹部坚硬板块也复归柔软。

案二:习惯性流产,十年十余次

某女士,三十出头,每次怀孕均难以超过三月即告流产,十年间流产十余次,未曾生育,近来又在医院检查出输卵管变窄堵塞,其它妇科指标也一堆不正常,恐难再孕育。

体态略显虚胖,脉细滑,无根,舌苔胖滑,有瘀斑。详细询问下,得知公司地点为一狭长的方形区域,除了入口,其它区域均终年不见阳光。

终年不见阳光的宅子,风水称为黑屋,主损丁等。十年流产十余次,损丁自不必说,且屋内阴气太重,同类相感,必兼见情怀不舒,阴郁。

长期在此类场所办公,脾胃虚寒可知,脾虚则血虚,病久,血不化气,自然气虚。胞宫系于带脉而实统束于任督二脉,任脉为血海,督脉为气海,今见气血两虚,太阴脾经一片阴寒湿气,胞宫泛滥如汪洋大海,气血虚衰又无力统束,流产自在情理当中。

比如种子,需要肥沃的土壤、阳光、雨水、空气、适宜的气候等等,条件具足才可以生根发芽,胞宫就是种子发芽所需各种环境的总和,现在环境出了大问题,阴寒之地,断难发芽。为今之计,是先徐徐改善环境,待环境清明,自然可一蹴而就。

予当归四逆汤合少腹逐瘀汤,加补骨脂、核桃、菟丝子为主方加减进治,期间用附子理中汤大剂以健脾除湿。叮嘱主方需服用半年至一年,待身体各方面都达到健康程度,再行备孕。怀孕后,主方加入安胎药,仍需每月服三剂,以策万全。

不料该女士心急,大约服药三五个月后电话告知又已怀孕,之后,家属及医院方均坚持不可再服中药,以免对胎儿有影响(此神逻辑不知从何而来,尤其是医院,在该案例上屡屡挫败,也不知哪里来的判断力)。致使怀孕六个月时,少腹突然绞痛数日,医院想动手术又不敢动,全家一片忙乱。此次匆匆受孕,胞宫瘀滞尚未清除完全,整体气血也未见充沛,出现意外,也属正常。嘱原方仍可服用数剂,或静养几日以观察(后选择静养)。

万幸此次意外有惊无险,又过几个月,前段时间得知,已经足月产下一胖小子,全家欢喜,将来要带小孩来深圳感谢云云。

此例流产十余次,西医院早已束手无策,断言理论上已无生产之可能,今获成功,中医之魅力又见一斑。

小结:

结合上述案例,回到开头的话题,关于中西医治病孰快孰慢,先把答案列于下:

1、治病快慢并非重点。

不同的病情、不同的个体,需要不同的康复周期,这个周期是一个客观的时间长度。有时候,快未必是好事,例如上述案例二,差点就前功尽弃。片面强调快慢,是外行的说法。

若论快慢,现代医院二十年治不好的病,中医一剂而安,还不够快吗?但是,原本该调理一年的案例二,调理了三五个月,还是嫌太快了。这就是辩证的思想。

2、治好才是重点。

所谓治好,应该以患者整体的健康为标准,而不是某些指标好了,人却没见好,甚至更严重了。“把指标治好”跟“把人治好”是完全两回事,务必区分。

例如西医最喜欢动手术,肿瘤病,一刀切下去,肿瘤没了,人也差不多了;胆结石,直接把胆切了,从此以后,病人的失眠等等毛病,就如影随形,这辈子也休想甩开。高血压,吃降压药,可谓万病之源。顽固性皮肤病,抹点西药膏马上见效,抹多了,化为内毒,就终生难愈了,可谓毁人不倦。像这种治法,快倒是快,但真的是在治病吗。有个成语叫饮鸩止渴,倒是非常贴切。

在治得好的前提下,才有资格谈快慢。

从这个角度看,在一些确属需要手术的地方,西医有其优势,例如物理性损伤,接骨、输血、器官移植、种牙植牙之类。虽然现在进医院跟动手术几乎要划等号,但是,很严肃的讲,除了物理性损伤需要手术,真正的内科病需要手术的,1%都不到;其次,疫苗方面,已有的疫情,经实验有效的,西医在该方面是很好的。但是对突发疫情的,历史上,西医都是后知后觉,各种疫情爆发,从民国一直往前数,那时候总是中国受灾最小,欧洲爆发黑死病,人口几乎折去三分之一,中国有中医,功不可没。最近的甲流,那也是中医独领风骚。中西结合从医理上讲,完全不靠谱,但是在这个领域,似乎可以考虑结合结合。

日后有时间,我们可以梳理梳理西医所擅长的。但是总的来讲,目前西医所擅长医治且确定卓有成效的领域,确实非常之少。还是以肿瘤为例,其实多数人身上都在不同时期,或大或小身上有肿瘤之类,很多时候它们可以相安无事的伴随人到终老,也就是说,良性肿瘤不治也没事,手术能够治好的肿瘤,都是病人当时体质还算较好,本身就有极强的修复能力,体质差的,一般都是越治越差;至于恶性的,手术后往往死得更快,由此我们可推出,西医并不擅长治疗肿瘤病,更没有资格谈什么快慢了。

排除了西医所擅长的为数不多的领域,在剩下的大片领域,尤其在疑难重症方面,就是中医的舞台了。中国在疑难重病方面,有数千年的成功经验,今天我们所遇到的大部分病例,甚至是所谓的不治之症,在历史上,早有解决方案,从医理到医术到医案,一应俱全。近代,民国时期,中西医在南京国民政府的见证下,早已进行过对决,随机找12个病人,中西医各六人,西医先挑,剩下的归中医,结果中医大获全胜。时至今日,现代医院,仍有太多的疑难重症,体系内治不好的,也只能是靠中医来解决。像之前提到的案例,78岁老人吐血一脸盆,西医院业已下达危亡通知书,中医一剂止血见功,类似的案例实在太多,也早已超出西医的想象力。

3、所以,鉴于大多数病尤其疑难重症,西医并不擅长,若以治好病为衡量标准的话,要论快慢,大抵也只能在中医与中医之间比较了。

现如今,我们身边流行着很多别有用心、似是而非的言论,例如西医治病快,中医治病慢;大病找西医,小病找中医,诸如此类,传多了,大家都信以为真了,众口铄金,传着传着,中医迟早被舆论给传没了。

我想说的是,网上的言论,不要随手转发,哪怕你看起来很有理,终究要求证过,才是科学、实事求是的态度。作为中国人,传播类似言论,对我们也没有好处:

1、中国的医疗界,是一个过度医疗的市场,尺度之大,连西方人都咋舌,一个单边的西医市场,对全国人民绝对是一场灾难;

2、中医博大精深,恰逢传统文化断层一百年,理解中医的人已经不多,在这个时候大家合力诋毁中医,等于是大家还没看懂什么是中医,就把中医灭了,那样岂不是千古奇冤、千古之罪?

3、现在的趋势,进入中年后,医疗健康支出已经成为房价之后的最大支出,很多家庭几乎不能承受其中一个成员的一场大病(而这几乎是每个家庭在未来大概率会发生的事情),而且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真遇到这种病,什么医保之类的,统统派不上用处,而如果身边有个真正懂中医者,医疗支出几乎可以忽略。

综上,西医治病快,中医慢调理之类的谬论,大家还是少传为妙。对于刻意诋毁中医者,也要留神不要跟风,误入他人圈套。万事自有因果,曹操杀了华佗,自己再发病时,就只能一命呜呼了。老祖宗留下的珍宝,有人不珍惜,不明白,倒也不是问题,因缘不到、时间不到而已,但是恶意诋毁,首先就不是做人的本分,那就要反思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