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莘农针灸腰腿疼痛症临床要点节选

国医大师程莘农院士从医70余年,辨治思路缜密,诊治痛症颇有特色。他认为,中医从古到今对疼痛的认识都比较直观,主要指症状(自我感觉)而言,常把身体内外产生的一种难以忍受的苦楚称作疼痛,虽然有各种不同证型的疼痛,但通称为痛症。针灸治疗疼痛优势明显,除各种急性疼痛外,临床主要用于急性组织损伤消退后的持续疼痛,或反复发作的慢性疼痛,多见于某脏器或某一处软组织慢性劳损性疾病。程院士认为这些慢性疼痛多数本身就是主症,也是一种疾病,如关节痛、颈肩痛、腰腿痛、三叉神经痛、偏头痛等,但不能把慢性疼痛简单地看作是其他疾病的症状。

疼痛有寒热虚实之分,如《证治准绳·杂病》所说:“暴痛多实,久痛多虚,高者抑之,郁者开之,血热者凉血,气虚者补气,不可专以苦寒泻火为事。”临床治疗时,应根据不同的病因采取相应的治疗,才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对于疼痛的诊治要点,程院士主要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分辨:

一、分清部位

程院士认为,诊治时应首先根据疼痛部位判断属于哪一个经络或脏腑。“经络所通,病候所在,主治所及”,各经脉病候与其经脉循行特点密切相关。只有熟记经络循行,认清病候归经,才能够准确的进行经络辨证,辨别归经。通过分析,判断病在何经、何脏(腑),据此进行处方配穴,或针或灸,或补或泻。进行经络辨证时,除应重视十二经病候规律外,还应注意经脉循行部位或所支配部位的病变,尤其是局部的疼痛、麻木等感觉变化和拘挛、屈伸活动转侧受限等功能障碍症状,如脾经通过腹部,故腹部胀满疼痛属脾,多取三阴交;前头痛属阳明经,多取百会;偏头痛属少阳经,多取风池;头顶痛属厥阴经,多取涌泉等,都是依据经脉循行路线进行经络辨证。

二、判断虚实

程院士认为,施行治疗时仅停留在病位的辨别是不够的,还必须进一步辨别其性质,从而于以虚者补之、实者泻之的不同治疗。导致疼痛的病理因素很多,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病理基础,即“不通则痛”和“不荣则痛”,前者为实痛,后者为虚痛。因此,诊治痛症时应详判判虚实,多从以下九方面辨别虚实:①痛而胀闭者多实,不胀不闭者多虚。②拒按者多实,喜按者多虚。③喜寒者多实,喜热者多虚。④饱则甚者多实,饥则甚者多虚。⑤脉实气粗者多实,脉虚气少者多虚。⑥新病年壮者多实,久病年衰者多虚。⑦痛剧而坚,一定不移者多实,痛徐而缓,莫得其处者多虚。⑧痛在脏腑中,有物有滞者多实,痛在腔胁而牵连腰背者,无胀无滞者多虚。⑨补而不效者多实,攻而加剧者多虚。

三、细审寒热

寒热不合则痛。《素问·举痛论》载“寒气客于经脉之中,炅气相薄则脉满,满则痛而不可按也”,“寒气稽留,炅气从上,则脉充大而血气乱,故痛甚不可按也”。可以看出,寒热不合,气血失调而致痛。

程院士认为,不论何种疼痛,因于寒的十常八九,因于热的十仅二三。其所以然者,寒主收引,主凝滞,无论其为有形的寒邪,或为无形的虚寒之邪,都容易使经脉发生收缩、牵引、细急、稽滞、拘挛等病变,妨碍气血的运行而致痛。尤其是阳气亏损的虚寒病变,或血液虚少不足以营养经脉,或阳气衰微不足以温煦组织而致痛。凡寒邪盛的,往往出现气逆、胀满、强直、身重、拒按、不思食,舌苔白滑、脉来弦紧有力诸症。凡属虚寒的,则每见恶寒、倦怠、气短、喜暖、喜按、时作时止、遇冷加剧,舌淡苔薄,脉来沉细无力诸症。因于热盛的疼痛,则多有恶热喜冷、口渴思饮、烦躁不宁、大便燥结、小便短赤、苔黄少津、脉来弦数、痛而不可近等,由于热邪燔灼气血而致。热盛致痛,虽不是太多,要区分寒热真假,应着重注意:“脉象的有力与无力,舌质的淡与红,舌苔的润与燥,口渴与不渴,喜冷饮与热饮,胸腹是否温暖,小便的清玉黄,不欲盖衣被等”。

四、辨别气血

气血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气血和则百病不生,气血失和而百病由生。《医宗必读》强调:气血者,人之所以赖以生者也,气血克盈,则有邪外御,病安从来?气血虚损.则诸邪辐辏,百病丛集。”气血循行全身.不断为全身组织器官提供丰富的营养,维持机体正常的生理活动。程院士十分重视调理气血,认为疼痛的病机主要是气和血两个方面,尤其老年人的身体疼痛则多因气血不足。凡属痛在气分的,多见胀而痛,时作时止,痛无常处。凡属痛在血分的,多见痛而硬满,疼痛部位相对固定,并呈持续性的疼痛,多属于有形的血痛。其他如食积、痰滞等,亦属于有形的一类。

Originally posted 2016-11-29 10:5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