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化性溃疡热敏灸治疗方法

2016年10月4日18:57:58 发表评论

一、概述
消化性溃疡指胃肠道粘膜在某种情况下被胃液所消化而造成的溃疡,主要发生于胃和十二指肠,分别称为胃溃疡和十二指肠溃疡。少数发生于食管下段、胃-空肠吻合口附近或空肠及具有异位胃粘膜的Meckel憩室内,临床上以慢性周期性发作并有节律的上腹部疼痛为主要表现,常兼有暧气泛酸、恶心呕吐、上腹闷胀、腹泻或便秘等症。
本病属属于中医学“胃痛”、“胃脘痛”、“心下痛”等症的范畴。主要与饮食失调,情志因素及素体脾胃虚亏有关。
二、诊断要点
1.  具有慢性、周期性、节律性上腹及上腹部局限性压痛,可做出初步诊断。
2.  上述症状伴有上消化道出血或穿孔病史,基本可确诊。
3.    胃镜检查可明确诊断。
三、穴位热敏化分布
以腹部、背部及小腿外侧为高发区,多出现在中脘、肝俞、脾俞、阳陵泉、足三里等区域。
四、灸疗操作
根据上述穴位出现热敏化的不同,按下述步骤分别依序进行回旋、雀啄、往返、温和灸四步法施灸操作:先行回旋灸2分钟温热局部气血,继以雀啄灸1分钟加强敏化,循经往返灸2分钟激发经气,再施以温和灸发动感传、开通经络。
1.中脘穴单点温和灸,患者自觉感到热感透至腹腔内且扩散至整个腹部,灸至感觉消失为止;
2.肝俞、脾俞穴同时双点温和灸,患者自觉热感透至深部并扩散至整个背部,灸至感传完全消失;
3.阳陵泉、足三里穴双点温和灸,部分患者的感传可直接到达腹部,如感传仍不能上至腹部,再取一支点燃的艾条放置感传所达部位的近心端点,进行温和灸,依次接力使感传到达腹部,最后将两支艾条分别固定于阳陵泉和腹部进行温和灸,灸至感传完全消失为止。
五、感传活动
1.感传性质:以温热感为主,亦可见酸胀、疼痛(非施灸局部)、灼热(非施灸局部)、麻木等,少数患者可出现凉感。
2.感传形式和路径:感传形式为扩散、深透、循一定路线传导(有蚁行、流水等形式)等。如灸中脘穴热感深透腹部并向四周扩散,灸肝俞、脾俞穴热感深透并向四周扩散,灸阳陵泉、足三里热感传至腹部。(图12.4.1~图12.4.3)
六、典型病例
病例1:梅某某,男,55岁,于2005年3月11日就诊。主诉:上腹痛4年余,加重3天。诉4年因工作原因经常在外不规则就餐,出现上腹部疼痛不适,疼痛多在餐后半小时出现,持续1-2小时,逐渐消失,直至下次进餐后重复上述症状,伴嗳气、反酸、恶心等症,到附近医院检查诊断为“胃溃疡”。采用西药(具体药物不详)后症状缓解,但仍经常发作,3天前上述症状加重现求治于我科。经查:舌质淡苔黄,脉弦细。上腹部剑突下偏左压痛明显,肝脾胁下未及,肠鸣音正常,胃镜检查示胃溃疡,大便检查示潜血阳性。诊断:胃溃疡。经查,中脘穴、左阳陵泉穴探及腧穴热敏化,立于中脘穴处施热敏化温和灸,数分钟后热流缓缓渗透至上腹部深处,热流在胃里团团涌动,20分钟后热流呈线状沿任脉上传至胸口,恶心感顿消,15分钟后热流沿传导路线渐回缩至中脘穴,并感皮肤灼热,遂停灸,换灸左阳陵泉穴,顿感膝部麻热感,灸感于数分钟后沿左腿外侧下传至脚背外侧,甚至传至足小趾,感所传之处皮肤酸麻胀热,该灸感持续约10分钟后渐回缩至左阳陵泉穴,该穴仍有透热现象,继灸5分钟后热流沿大腿外侧上传,经施“接力”温和灸,热流上传至左腹部,于左天枢穴施“接力”温和灸,深达腹腔深部,10分钟后,热流呈线形向上涌动直达上腹部,自觉热流在上腹部涌动,并向深部扩散,该灸感持续5分钟,热流渐回缩至左天枢穴,并感皮肤灼热,乃停灸,15分钟后热流沿传导路线继续回缩至左阳陵泉穴,并感皮肤灼热,遂停灸,完成一次治疗。次日复诊,诉疼痛感减轻。继按上述方法治疗二十五次,二十五次治疗后,诉上腹部无疼痛,无嗳气、反酸、恶心等症。一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病例2:张某某,男,43岁,于2005年5月28日就诊。主诉:上腹部疼痛2年余,加重2天。诉2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上腹部钝痛,疼痛多在餐后2-3小时出现,持续至下次进餐,进食后完全缓解,腹痛一般在午餐或晚餐前出现,伴嗳气、反酸、恶心、呕吐等症状。到附近医院检查诊断为“十二指肠溃疡”。采用中、西药(具体药物不详)治疗后症状缓解,但仍经常发作。2天前因不规则进餐而复出现上述症状,现求治于我科。查:舌质红苔薄,脉弦沉细,右上腹压痛。经查,双脾俞穴可探及腧穴热敏化,立于上述两穴同时施热敏化穴温和灸,数分钟后两处热流汇合成片,10分钟后热流渗透至上腹部深处,感腹内温度明显高于施灸点处皮温,该灸感持续约20分钟后透热现象消失,但仍有扩热现象,续灸5分钟后热流渐回缩至上述两穴,并感皮肤灼热,遂停灸,完成一次治疗。次日复诊,诉嗳气、反酸减轻,经查,左肝俞穴可探及腧穴热敏化,立于左肝俞穴施热敏化穴温和灸,3分钟后热流向背部深处渗透,深达三寸(同身寸),且有明显扩热,该灸感持续约30分钟后渐回缩至左肝俞穴,并感皮肤灼热,乃停灸,完成一次治疗。继按上述方法治疗二十次,治疗结束后上腹部疼痛消失,嗳气、反酸、恶心、呕吐症状未出现。一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病例3:刘某某,女,66岁,于2005年12月18日就诊。主诉:上腹部疼痛1年,加重10天。诉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上腹部疼痛不适,进食后可缓解,并出现食欲不振、恶心等症状,数天后自行缓解,但经常发作。到附近医院检查诊断为“消化性溃疡”。10天前出现上腹部隐痛不适,腹痛一般在午餐、晚餐前或夜间出现。症见:精神差,面色萎黄,体形偏瘦,上腹胀闷、恶心、喛气,食欲不振,大便每日一次,黄软成形。查:舌质淡胖苔白,脉弦滑。上腹部剑突下正中有压痛,肝脾胁下未及,肠鸣音正常,胃镜检查示十二指肠溃疡,血常规示中度贫血,大便检查示潜血阳性。诊断:十二指肠溃疡。经查,于双脾俞、中脘穴探及腧穴热敏化,即予双脾俞温和灸,数分钟后感热流扩散并汇合在一起,15分钟后热流由腰背部渐深透至上腹部,整个上腹部温热、舒适,灸感持续约30分钟后热流渐回缩至双脾俞穴,右脾俞穴感皮肤灼热,乃停灸,继灸左脾俞穴10分钟后感皮肤灼热,乃停灸,改灸中脘穴,5分钟后感热流呈线状透至腹腔深部,并向左上腹涌动,整个左上腹部感到滚烫,灸感持续约40分钟后左上腹热感回缩至中脘穴并感皮肤灼热,遂停灸,完成一次治疗。次日复诊,患者诉上腹胀闷、恶心、喛气感减轻,按上述方法治疗三十次,上述症状消失。半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