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肠炎别不重视,中医分型治法得知道!

2017年2月13日15:43:03 发表评论
相信世上没有不爱美的人吧,但如何保持姣好的身段、美丽的容颜呢?这其中,肠道就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不仅能吸取营养,还能排泄残渣,可很多时候,人体肠胃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慢性肠炎,进而出现便秘等问题,影响人体容颜与健康,该如何搞定慢性肠炎的困扰?中医治法得知道!

一、辨治思路

慢性肠炎属于“久泻”、“腹痛”等范畴。初因感受外邪或饮食不洁或情志不遂等原因损伤脾胃,致使脾虚湿盛,邪滞肠中,又复因正虚邪恋而迁延日久,最终脾肾亏虚,诸邪胶结,缠绵难愈。

本病从邪实看,以湿为多,亦可见寒、热、痰、瘀、食滞等。从正虚看,以脾虚为主,亦可兼有肾虚。因是慢性病,故多数虚实夹杂。对腹痛症状而言,多数是因为邪滞肠道引起,其中湿热比较多见。这些患者可能喜食辛辣,或者曾经因为饮食不洁患过急性胃肠炎而未彻底痊愈,导致湿热蕴结肠内,阻滞气机,发为腹痛、泄泻。我们都知道葛根芩连汤善治此证,我补充的是一点用药剂量分配问题。患者疼痛部位在脐周,便后无缓解,其病位应在小肠,心与小肠相表里,故重用黄连入心以清小肠湿热;患者腹痛并有便意,泻后痛减,或见里急后重,病位应在大肠,应适当多用黄芩。除芩、连之外,蒲公英、白头翁等也是十分实用的药选。有时热重于湿的患者可能会出现便秘现象,我多选大剂量蒲公英或者适量大黄来泄热。针对气滞,我喜欢用枳实和木香来调气机。此二药对胃肠道的兴奋和抑制有双向调节作用,可以快速缓解腹痛症状。

因情志不遂引起发病的多与肝脾不调有关,另外还有比较常见的是因为过食寒凉或者素体阳虚而见寒湿象的,这些就属于肉桂、干姜的适应证了。

本病脾虚,运化失常,气虚下陷,见湿盛泄泻,治当健脾升阳。我常用炒白术、茯苓、苍术、党参等扶运中土,健脾止泻。升阳则选黄芪或葛根。白术、茯苓能补脾祛湿,其中白术偏补脾益气,茯苓偏渗湿止泻,同用补脾力盛。有的患者腹胀不痛,食少身重,舌苔腻,看似脾虚,实乃湿困,此时当宣化湿浊,湿除则脾健,用茯苓、苍术更宜,苍术燥湿作用尤强。党参大剂量可宣通,小剂量反壅滞,针对虚实夹杂患者,大剂量党参可以起到补不壅塞,且不敛邪之作用,但对存虚证患者就只能用小剂量了。

久病不愈,累及于肾,见肾阳不足,或素有肾阳不足导致脾阳不运的,多表现为五更泻。胃肠纳食消谷,传化糟粕有赖于脾阳的温运,然中土之阳根于命门,命门不温,则脾阳不运,故肾阳不足引起的五更泻为更深层次的虚损,比单纯脾虚泄泻严重,顽固。温补肾阳可以釜底加薪,助脾运化,我多选附子、肉桂、补骨脂等补命门火。

久病滑脱,需要收涩,可选诃子、石榴皮、仙鹤草、赤石脂等。

二、用药心得

1.车前子,乌梅

腹泻的治疗,可用车前子利小便以实大便,也可用乌梅敛肠止泻防脱。利水与涩肠为治标之法,腹泻日久,必有阴津耗损,用车前子利小便恐有加重阴津耗损之嫌,而出现口干渴症状。乌梅不仅可以涩肠止泻,还可以生津止渴。二药合用,可相互取长补短,并协同增强疗效。

2.白芥子

慢性肠炎见大便有黏液,腹痛,时泻时止,痰也。此痰非白芥子搜利不能除。大便有不消化食物,食积也,可用山楂消之化之。腹胀纳呆,口腻喜卧,湿阻也,厚朴燥之行之。痰凝气滞,食积水停皆可令人泻。实者泻之,通因通用,亦为治泻之法。

3.补骨脂

命门火衰而阴寒内盛,五更时阳气未复,阴寒盛极,令人洞泻不止,此乃五更泻。补骨脂温补脾肾,可釜底加薪,使水谷腐熟,而泄泻自止。肾开窍于二阴,肾虚不固见泄泻可用五味子补之敛之。脾失健运而泄泻则当用白术补之运之。泄泻因虚而起者,补法为其治也。

4.防风,升麻

受风感邪,引发腹泻,自当散其邪。所谓清气在下,则生飧泻。脾虚下陷,以此二药升提,亦为治泻之法。风药属阳,性能胜湿,如地上沼泽,风之即干。此二药升清阳之气,用于风邪湿邪引起的泄泻,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5.枳实,葛根

有的患者便秘与腹泻交替出现,此多为脾虚不运,气滞湿阻。脾虚湿盛则泻,脾运呆滞则秘,故需要以四君子补脾助运,配葛根、枳实,一升一降,调畅气机。同时,泻得葛根则止,秘得枳实则通。

6.白术,白芍

有的患者因情志引发,为肝旺乘脾,属于肠易激综合征的多,治疗自当以痛泻要方抑木扶土。然当脾虚渐愈后,需要酌情递减白芍用量,可使柔肝不碍脾。

三、辨证施药

1.寒湿

小腹冷痛,疼痛剧烈,得温痛减,遇寒加重,大便清稀无味,舌暗淡,脉沉迟。用药可选附子、干姜、苍术等。

2.湿热

腹痛有灼热感,进辛辣食加重,大便不爽,味臭,或干或黏,便时肛门灼热,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用药可选葛根、黄芩、黄连、白头翁等。若兼有阳虚脏寒,表现寒热错杂,可选乌梅丸加减。

3.食滞

脘腹满闷,腹痛泄泻,泻后痛减,可伴有不消化食物,嗳腐酸臭,不思饮食,舌苔厚腻,脉滑。用药可选山楂、麦芽、厚朴等。

4.肝脾不调

腹痛腹泻每因情志不遂而复发,大便时泻时结,同时伴有胁胸胀闷、善太息等症,舌淡红,脉弦。用药可选柴胡、白芍、白术等。

5.脾胃虚弱

腹痛隐隐,大便溏稀,稍进油腻则加重,同时食少纳呆,乏力倦怠,舌淡脉弱,用药可选党参、白术、茯苓等。

6.脾肾阳虚

晨起腹部作痛,肠鸣即泻,泻后则安,同时肢冷畏寒,腰腿酸软,舌淡苔白,脉沉迟无力。用药可选补骨脂、肉豆蔻、五味子等。

7.瘀阻肠络

腹部刺痛,痛有定处,按之痛甚,腹泻或见脓血,舌有瘀斑或舌暗,脉弦而涩。用药可选三七、五灵脂等。若兼有痰,表现大便黏,便后不爽,可加白芥子、桔梗等。

版权声明

本文选自《用药杂谈(2版)》(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汪庆安著),本章节仅供读者预览,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图书! 点击纸质版直接购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