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淡安先生灸法特色与临床运用之经验

2016年9月3日10:06:59 发表评论

承淡安(1899—1957),男,江苏江阴人,原名启桐、澹盒。针灸学家和中医教育家,现代针灸学科的奠基人,中国中医现代高等教育的开拓者和创建者。出生于中医世家,又先后师从同乡名医瞿简庄、参加上海中西医函授学习。1926年在苏州独立行医,以针灸为主要诊疗手段。在“废除中医”的叫嚣声中,承淡安以复兴绝学为己任,全面整理、研究和弘扬针灸学术,1930年创办了中国针灸学研究社。在此基础上,先后又创办中医历史上最早的针灸专业杂志———《针灸杂志》、最早的针灸专业教育机构———中国针灸学讲习所和中国针灸医学专门学校、最早的针灸专科医院———针灸疗养院等,构建了医教研一体化针灸学术发展的模式,开创了源于本土文化、具有自然科学学派特质的澄江针灸学派。1954年出任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前身)首任校长,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并兼任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在30多年的从医生涯中,承淡安先生在学术上,融会贯通中西医学,结合现代解剖学考订腧穴定位;提倡以临床为视角研究针灸经络;主张辨病辨证相结合的临床实践;并致力于针灸器械及用具的研制改造,在毫针、揿针、艾条上有创新。其中,承淡安先生对于灸法是相当重视的,在前人的基础上,在理论和临床两方面都有新的发挥。不仅自己在临床中反复地实践和揣摩,体验深刻,而且不遗余力地进行宣传和传播。20世纪30年代提出了“灸科学”的概念和理论框架,晚年著《灸法草稿》,并有《简易灸治·丹方治疗集》留世。兹将承淡安先生的灸法学术思想及其临床经验介绍如下,以飨同道。
1分类操作,崇直接灸灸法之源,按《内经》记载,当自与北方寒证有关。数千年的传承,针对不同的病情,演绎出数十种灸法。承淡安先生认为,凡是用艾灼人体肉体,达到防病治病目的的治疗方法,都可以称为灸法;并总结有艾炷直接灸、艾下垫物的隔物灸、艾灸与针刺组合的温针灸、借助器物的温灸器灸以及运用艾条的艾条灸法等五大类。艾炷灸法,是以艾绒作炷,直接燃灼皮肤,一炷为一壮,也称直接灸、着肤灸,为我国最古之灸法,也是承淡安先生最为推崇的灸法。可以发现,承淡安先生所著《中国针灸学》记载205个病的针灸治疗,其中艾炷直接灸者达37病。先生强调,临床运用直接着肤灸治,需经患者同意后,并从小艾炷直接灸开始,尤其对痼疾有卓效;只 有患者畏痛不愿直接着肤灸时,才考虑使用其他灸 法。 由于艾炷直接着肤灸,会出现灼伤肌肤、局部疼 痛等,患者难以接受,可以变通其法,在艾下垫物, 即隔物灸,先生一般多用姜、蒜、附子、豆豉等。 按照 不同隔物,可分为: ① 隔姜灸法。 以姜切片,约三分 厚,针刺数孔,置于应灸之穴上,上置艾绒燃之,觉 痛则稍提起,待痛稍减仍放置之;或夹姜片往复移 动,视皮肤上汗湿红润,按之灼热,即可止灸。 如需 要发水泡,可不顾火热之轻重,任其燃灸。 主要用于 慢性疼痛及麻痹等疾患。 ② 隔蒜灸法。 与隔姜灸相 同操作,惟觉灼痛时不能移动。 主要适用于痈疡初 起之症。 ③ 隔附子饼灸法。 以附子研粉,微加白及 粉,以水和之成饼,约厚三分,复瘘孔上以艾灸之, 使热气入内。 干则复易一饼,至内部觉热为止。 用于 治诸疮瘘。 ④ 隔豉饼灸法。 以豆豉和椒、姜、盐、葱, 捣烂作成饼,厚三分,置疮上以艾灸之,觉太热稍提 起,复置于上,灸至内部觉热,外肤红润为止。 主要 用于治疽疮不起。 除了上述艾柱直接灸和间接灸, 承淡安先生还经常使用温针灸法和温灸器灸法,前 者在针柄上裹挟枣核大艾绒, 与皮肤面约距二三 分,以燃至内部觉热为止;后者以金属制一小圆筒 内,再置一盛绒之小筒,四周布以通气孔,内装艾绒 烧之。 另外,承淡安先生还依据雷火神针、太乙神针 的制作原理和优缺点,改制家传念盈药艾条,求其 性和平稳,效广无弊,使用简便。 2 细化灸量,制定标准 临床运用艾灸,除了选择方法之外,还有一个 重要参数是灸量。 古人有“燃烧艾炷一枚,谓之一 壮”之说,承淡安先生认为,由于疾病有轻重,体质 有强弱, 治疗时所给予的刺激也应该有强弱区分, 以对应不同的疾病; 而艾灸术属于温热性刺激疗 法,艾炷的大小和松紧、艾灸时壮数的多少,构成了 临床运用中灸量的主要参数。 基于上述分析,承淡 安先生细化艾柱大小和每次艾灸的壮数,并制定了 一个初步的临床应用标准, 其中艾灸刺激量分强、 中、弱三种。 ① 强刺激之标准:其艾炷如绿豆大,捻 为硬丸,每次灸 12~15 壮。 ② 中刺激之标准:艾炷如 鼠粪大,捻成中等硬丸,每次灸 7~10 壮。 ③ 弱刺激 之标准:艾炷如麦粒大,宜松软而不宜紧结。 为了方 便初学者掌握,承淡安先生还制定了艾灸治疗量的 应用原则和参考标准,具体有: ① 小儿与衰弱者:炷 如雀粪, 10 岁前后之小儿,以 5~10 壮为度;大人灸 炷如米,以 5~10 壮为度。 灸炷过多,则反令发生疲 劳。 ② 男女之分别:男子灸炷之壮数,可以稍多,一 般来说男子的胜任力较女子为大。 ③ 肥瘦之不同: 肥人脂肪较多,肌厚皮臃,不易传热,感艾气不足, 艾炷宜较瘦者为多,炷大如米粒。 ④ 敏感性者与迟 钝性者:对于感受性之敏感者,当灸炷燃至中途时, 即移去之,重还一枚,待燃近皮肤,即去之,反复更 换,至着皮为止。 灸小儿亦须如此。 迟钝性者,炷宜 稍大。 ⑤ 施灸经验之有无:关于未经施灸,属于初灸 者,亦宜小炷,壮数宜少,以后逐日增加。 ⑥ 症状情 况:凡是属于亢进性疾患(如疼痛、痉挛等),艾炷宜 稍大,壮数宜多。 虚弱症候、机能减退、麻痹不仁、痿 弛无力,宜小炷而壮多。 ⑦ 劳动情况:体力劳动者比 脑力劳动者,其艾炷宜大,壮数亦多。 ⑧ 营养不良 者:壮炷宜小而数适中,大炷则绝对禁忌。 承淡安先 生对于灸量的界定和临床应用参考标准的制定,使 艾灸,尤其是麦粒灸,更具有操作性。 3 选择灸位,远近各宜 临床应用艾灸,施术部位的选择,也是临床必需 精心考量的内容之一。 承淡安对于施灸部位的选择, 主要依据症候而定。一般分为局部(患处近部)施灸和 远部施灸两大类。具体来说: ① 局部(患处近部)施灸, 即在病患的局部直接施灸,使其部之血管扩张,血流 畅行,促进渗出物之吸收,以促进浮肿、痉挛、疼痛等 病之治愈。 ② 远部施灸,即在远离病变部位的远隔部 位进行施灸,临床又依据艾灸的作用分为远隔部位诱 导灸和远隔部位反射灸。 远隔部位诱导灸,即对于患 部充血或瘀血而起之炎症疼痛等疾患,从与其相关之 远隔部位施灸,以通其经脉、调其血行,而达治疗目的 的一种方法。 而远隔部位反射灸,即当病变属于内脏 诸器官在深层时,须按经取穴,利用生理反射机能为 间接之刺激以达治疗目的的方法。 承淡安先生认为, 局部(患处近部)施灸,正如《医学入门》所载“吴人多 行灸法,当病痛之处取穴,名曰阿是穴而灸之,即得 快”;而远部施灸,则与《素问·五常政大论》“病在上取 之下,病在下取之上,病在中旁取之”的记载一致。 4 观察火伤,分级慎护 承淡安先生临床运用灸法, 特别关注施术过程 中的一些效应变化,尤其是艾柱直接灸时,还关注火 伤状态。 艾火直接施术在皮肤上,必见火伤状态,即 所谓的灸术现象。因灸法轻重之不同,火伤的状态亦 有不同。 一般分为轻、稍强、强三类。 具体有: ① 轻度 者,局部发现赤晕,且感热痛,停灸后赤晕渐消失,数 小时后,留一黄色瘢痕。 ② 如稍强之灸,则表皮浮起 成一水泡,经数日结痂而愈。 ③ 强度者,皮下肌肉呈 坏死状态,表皮起大水泡,化脓溃疡,经若干时日,新 肌生长表面结痂而愈,但会留一黑斑痕,一二年后黑 色渐退,仅留灸痕。 除外艾柱直接灸,运用隔物灸施 术时,也有发生水泡之可能;而用药艾条、温针灸、温灸器等灸后,一般无此现象发生。临床因施灸而局部 所起之水泡,承淡安先生也进行了分类,并提出相应 的护理措施: ① 水泡如为米粒大或麻实大者,假如注 意不予擦破,则不易化脓,自然干燥而愈。 ② 假如水 泡如蚕豆大者,当以微针消毒后,沿肌贯透之,使水 液外流,然后以硼酸软膏敷于纱布上盖之。 ③ 若水泡 较大者,内部呈糜腐状,当剪去其泡皮而后敷药,每 日更换,至愈为止。 ④ 如因火伤过度,发生化脓溃烂 时,先去其泡皮,以黄碘软膏盖之,待脓腐已净呈露 粉红色之肉芽时, 换敷硼酸软膏以竟其功。 总体来 说,艾柱直接灸产生灸疮,化脓并留下灸疤,是承淡 安先生治疗疑难杂症时所强调的。 5 体验灸效,力胜针刺 《灵枢·官能》有“针所不为,灸之所宜”的记载;明 代李梴也有类似的说法“药之不及,针之不到,必须灸 之。 ”虽然自《内经》始,针刺和艾灸并举并称,但是两 者的差异性还是很明显的。 除了适应证不同,操作方 法、效应规律等也是不一样的,故而临床存在疗效的 差异性。 承淡安先生在《针灸学讲义》中分别有“针科 学”“灸科学”两篇各自表述。承淡安还推测,最初古人 未必能够知道艾的功用而以之作为艾炷,而可能是由 于艾蒿遍地都是,作为燃料,容易引火;且气味芬芳, 闻之可清心醒脑,于是用作灸炷;久之效验颇著,乃成 为灸治之要品;并且还认为,艾灸的特殊作用,不仅在 于热,更在于其特有的芳香气味。 这种芳香的药物能 够行气散气,因此艾灸以后觉有快感。 承淡安先生指出“伟哉!艾灸之力,诚非其他药石 所能及”(《中国针灸治疗学》 1937 年 5 月第 8 版 325 页), 强调了艾灸的独特作用和疗效。 对于艾灸的作 用,先生概括为活跃脏腑机能,促进新陈代谢,对人体 各系统之功能,有明显调整作用,不仅可以治病,亦可 防病保健。 先生还认为,“灸法的效力比针强( 1957 年 3 月 3 日日记)”,并有以下想法和思考: ① 艾灸刺激 的感受器范围大,而且皆是神经末梢,所以感传力大; ② 破坏力大而广,起泡的变性蛋白与血清,必含有相 当大量的补体与抗体的作用,还认为古语“不起泡不 治”为至理; ③ 火伤毒素有强心及兴奋作用,或另有某 种刺激作用。 先生的分析和认识,在澄江针灸学派弟 子中得到了共鸣。 正是由于这样的认识,先生遇到疑 难重症时,首先考虑使用艾灸治疗。 6 明确禁忌,阐述灸理 承淡安先生对于灸法相当重视,不仅自己在临 床中反复地实践和揣摩,体验深刻,而且不遗余力 地进行宣传和传播。 晚年有《灸法草稿》之作,并有 遗作《简易灸治·丹方治疗集》存世。 对于艾灸禁忌, 承淡安先生在继承古法的基础 上,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首先,古代《千金要方》有日 月禁忌的详细论述,后世有沿袭。 承淡安先生认为, 因还不能以科学解释,故略而不述,但风雨雷电、奇 寒盛暑之气候骤变,则不适于病体而禁针灸,亦在禁 忌之例。 其次,部位上古法有禁灸穴的论述,承淡安 先生认为,从生理解剖上推测确有可取之处。如颜面 有关美观,自应禁止大炷灸;而眼球与近眼部位,亦 应禁止施灸;其他如心脏部、睾丸、妇阴、妊娠后之腹 部、血管神经之浅在部,亦应列入禁灸之例。 承淡安 先生进一步研究后认为:禁灸各穴,悉属神经散布浮 浅之处, 或直接动脉之所, 直接灸则伤血管与神经 也。 第三,对于病症上应否禁忌,古人甚少涉及,承淡 安先生根据自己心得, 将部分传染病和急性病列为 禁忌,具体有伤寒、赤痢、麻疹、鼠疫、天花、白喉、脑 脊髓膜炎、猩红热、肺结核之末期等;同时还认为,酒 醉之后及身心极度衰惫时,皆绝对禁灸。 20 世纪 30 年代, 承淡安先生吸收日本研究成 果和结论,从灸法对红细胞、血红蛋白、白细胞与白 细胞的吞噬作用、补体、免疫体、血液凝固时间、血 糖等的影响,一一作了总结。 但是他认为,这些研究 成果,也是举其概要,对于灸法而言,是一般的学问 而已,不太适合于临床。 而临床上,运用灸法治疗许 多疾病,都有很好的效果。 然而用前面的方法研究, 是不能得到解释的。 而对于艾灸的原理,承淡安先 生主要通过临床治疗的效果来推测, 概括为助元 阳、通经络、温中祛寒、补虚泻实、发郁散邪。 承淡安 先生对自己的总结也不尽满意,但解释其真理之所 在,也非易事,因此也希望有志者,能够引为己任, 不断研究,庶真理明而道长存。 7 临床拓展,探索新用 7.1 艾灸治疗伤寒阴证 伤寒病是中医学中一类 病症的概括,有从六经分类,有从八纲解读。 承淡安 先生也从针灸临床角度进行诠释,并有专著《伤寒 论新注》留世。 1931 年撰写《中国针灸治疗学》,就是 从针灸治疗伤寒病开始的,其中记载有治疗邻居小 孩伤寒阴证的案例。患儿,男, 3 岁。患呕吐泄泻已半 月余,面青眼泛,鼻出冷气,四肢厥逆,脉细无神,由 其他医生断为不治之症。 患儿母亲求治于年轻的承 淡安。 先生诊断为伤寒阴证,给予艾柱灸以回阳救 逆、涩肠止泻。 遂用墨在小儿腹上点关元、左右天枢 三处,用艾柱直接灸,不计壮数。 约半个时辰,患儿 四肢开始转温,脉细生根。 遂给艾绒一团,嘱其母继 续艾灸,入夜即呕吐泄泻俱止,欲吮乳。 第二天早晨 复来,面有神采,惟灸处溃烂,为敷玉红膏;并出一 方以与之调理善后。 艾灸治疗危急重症的经历,坚 定了先生择针灸之术、走针灸之路的信心。
7.2 艾灸治疗肺结核 艾灸治疗结核病的历史,可 以追溯到《外台秘要》记载的崔真人灸治骨蒸病,后 有《灸膏肓腧穴法》即是灸治结核病的专著。 承淡安 先生在继承古人经验的基础上,有自己的发挥。 虽 然结核病以咳嗽、咯痰、咯血、潮热、盗汗等为主要 症状,承淡安先生还进一步将之分为三期:初起第 一期,症状并不全部如是,也有人仅感有倦怠、精神 不继、或饮食少味、消化障碍等。 进一步演进而为咯 痰增多,痰如脓状,不时咯血,或多或少,夜间时有 盗汗,体力益衰,肌肉日瘦,每届午后发热,可能升 至 39℃~40℃ 左右,即进入第二期。 病势演进更甚, 除具有上列病状之外,大量排出脓痰、瘦骨棱嶒、极 度贫血、呼吸困难、声音嘶哑、濒于死期,即进入第 三期。 在抗结核的化学药品没有大规模生产以前, 本病为较难愈之病症,一般的治疗以休养与营养为 主,其次为药物。 而承淡安先生认为,针灸治疗,除 休养、营养外,收效确较近代一般新型药物之价值 为高。 其取穴主要以肺俞、督俞、膏肓、尺泽、太渊为 主。 如干咳痰少者,辅以天突、三阴交;如觉胸部有 气上逆而咳者, 依其上逆之轻重, 再酌取俞府、中 府、膻中、上脘、建里、气海、足三里诸穴;痰多酌用 脾俞、中脘、丰隆;发热者,以大椎、身柱、厥阴俞、间 使、复溜为主,视热之轻重,以曲池、阳溪、合谷、三 阴交、行间、内庭,轮流加取一二穴或二三穴;盗汗 者,以阴郄、后溪为主,酌加三阴交、复溜(最好在睡 前针治,或在睡前灸阴郄穴三小炷);咯血轻者用尺 泽、列缺;稍重加取膈俞、商阳、行间。 临床须视病之 缓急定穴,一般用穴每次不要超过八穴,多则易增 加其疲倦,以四五穴为适当。 如发生疲倦,宜休息一 二日再行针治,医者与病家,绝不可存速效之心。 如 果患者有热度、盗汗或者脉搏超过每分钟 90 次,一 般先作针刺。 当针治已使热度、盗汗等症状消失,脉 搏亦退至每分钟 90 次以下时,可以改用灸治。 只取 肺俞、身柱、督俞、关元、足三里,每日用小艾炷各灸 三至五壮。 半月之后,渐见咳稀痰减、食增、神爽,持 续不辍,二三个月后,体重增加,一切症状,可能全 消。 承淡安先生几十年之临床体会,深知肺病之死, 不死于治法之不善,实死于摄养之未能尽善。 7.3 艾灸治疗肿瘤 在其《中国针灸学》一书中,记 载有承淡安先生艾灸治疗子宫癌和胃癌经验案例。 子宫癌肿多发生于子宫颈,病因未明,伴有白带增 加、或有恶臭、间或流血,小腹部时作疼痛,向骶骨 部腰部骨盆深部放散,甚者出现如刺如割,尿意频 数,大便或秘或溏泄等。 病症不适宜针刺治疗,时用 镭锭照射,亦只轻症收效。 先生曾试用灸治数例,有 痛苦解除者,有减轻者,亦有无效者,先生以病例不 多,不能确定灸法与镭锭收同等效用。 主要施灸部 位为小腹部和骶骨部:小腹部取关元、中极、曲骨; 骶骨部取次髎、中髎、下髎、腰俞。 施灸时,穴上敷少 许麝香,上覆一分厚之蒜片,用大艾炷各灸 3~5 壮, 觉灼痛难忍时去蒜片,以不致起泡为原则。 先灸腹 部,继灸骶部,各穴同时着火,初灸 3 炷,多则发热 体疲;如无反应,可加为 5 炷,间日或二三日灸一 次,痛与流出液(有血、有污液)逐渐减少,痉痛渐 减。 如见灸后流出液猝然停止,灸炷亦须减少或暂 停灸治,因不正常之停止,蓄积于中,久必崩溃也。 有患者灸至 20 余次而痛苦解除者,虽有不效,但仍 可试验。 胃癌之原因不详,发生徐缓,初起时,先为 食欲不振,消化不良,渐次感觉胃部压重,时作便 秘,舌有灰白色或滞黄色之苔,皮肤干燥,手背及前 臂间有白斑发生,食后呕吐,嗳气,时作难以形容之 胃痛,痛甚时向肩臂、胸窝、腰背等部放散,吐出之 物有咖啡色之残渣,为本病之特征。 胃癌如在贲门 之部,则食物难以下胃,每每立即呕吐而出;如在幽 门之部,食后数小时必作呕吐。 本病胃部膨满,按之 可触知有强固之肿疡物,而发疼痛。 病至末期,衰弱 而死,为期仅一年至三年而已。 病症亦为难治之症, 在中西医无药物可以治疗时, 先生用针刺缓解疼 痛,探索艾灸治疗本病。 先针刺膈俞、胃俞、三焦俞、 内关、足三里诸穴,施灸时,在其脘腹与背部之适当 癌症部位,用大蒜片灸法,下置麝香,施以灸治,感 有热气注入而止,约三五枚大艾炷,间日或间数日 一灸之。 如有反应,多停数日。 艾灸治疗肿瘤,承淡 安先生注重在肿瘤相关部位的腧穴进行施灸,尤其 注重施灸操作的方法和灸感的传导,如什么情况下 可以将施灸蒜片移走,移走蒜片后如何掌控灸温强 度,施灸穴位的先后安排,如何点火,怎样根据患者 治疗后的反应来变动灸量等问题, 均加以说明,使 有效的经验能够被同道在临床重复与推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