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皮肤过敏的经方

2021年4月11日15:29:09治疗皮肤过敏的经方已关闭评论

现代社会,人类所处环境复杂,建筑、居室装修材料,生活用品、衣物等人工合成、化学材料增多,花粉、虫螨等接触机会增加,食物品种扩大,接触异体蛋白增多,因此,接触性皮炎、湿疹、荨麻疹等变态反应性皮肤病就非常多见。

该类病症病因复杂,原始病因难于寻找,皮疹形态各异,瘙痒较重,病情缠绵,反复发作,此起彼伏,病人防不胜防,非常痛苦。

现代医学多用抗过敏药、激素、抗生素等治疗变态反应性皮肤病,而抗过敏药有嗜睡的弊端,激素有诸多禁忌症和不良反应,同时停药后疾病易于反跳,抗生素容易产生耐药性,本身亦是引起变态反应的常见原因。

中医对变态反应性皮肤病的治疗有其优势,很受病人的青睐,于氏对此也有独到的治疗经验。

病症认识

变态反应性皮肤病,多见于易感体质,病因复杂,起病迅速,发展较快,皮损形态各异,多为红色斑丘疹,亦可为疱疹,瘙痒较重,由于搔抓,常引起糜烂、渗液、结痂等继发损害。

一般无全身症状,严重时有发热、恶寒、头痛等表证,舌尖红,苔薄白,脉浮。

于氏认为,本病应属“风病”、“风毒”的范畴。病人多有“夙根”,因感受风邪、风毒,致使肺气失宜,气机阻滞,气滞血瘀,郁久化热,腐血坏肉而发病。

治疗经验

既然变态反应性皮肤病属“风病”、“风毒”的范畴,因肺气失宣、气滞血瘀而成,故于氏立疏风宣肺散瘀、清热利湿解毒之法,用越婢加白术汤合消风散加减化裁。

基本处方:麻黄10g,生石膏30g,甘草10g,生姜10g,白术10g,荆芥10g,防风10g,蝉衣12g,苦参20g,连翘20g,赤小豆20g,凤眼草20g,白蒺藜20g。

水煎,分二次服。

方义:

越婢加术汤(去大枣)疏风宣肺,清热利湿,消风散(去牛蒡子、知母、当归、麻仁、生地、木通)消风散邪,解毒祛湿;

加连翘、赤小豆、赤芍疏风清热、凉血散瘀、渗湿解毒;

蝉衣、凤眼草、白蒺藜祛风散邪、脱敏止痒。

全方合用,共奏疏风宣肺、清热利湿、解毒散瘀、脱敏止痒之功,方证合拍,药中肯綮,故变态反应性皮肤病服之效优。

常见加减:

瘙痒较甚,加生首乌、白蒺藜养血、祛风、止痒;兼有渗出、糜烂,加黄柏、苦参、蛇床子清热、燥湿、解毒;

血分热甚发热、舌绛或有肌衄者,加赤芍、丹皮、紫草清热、凉血、散瘀;大便干结,加枳实、槟榔行气、导滞、通便。

验案举例

例一、宋某某,男,43岁,1996年4月5日初诊

患者自述全身出风团并瘙痒十年,逢热遇冷或饮食不慎时加剧,病情时好时坏,西医诊断为荨麻疹。曾用钙剂、抗组织胺类西药及多种中药治疗,均未能治愈。

一周前又遇风吹而出现胸腹背部及四肢瘙痒性风团、丘疹,发无定处,骤起骤退,因惧西药嗜睡等副作用,故来于氏处求治。

刻诊:胸背部风团,丘疹,抓痕累累,大便干结,舌尖红,苔薄白,脉浮数。

于氏诊为瘾疹,辨为风湿邪毒客表,肺气失宣,气血失和,治拟疏风解表、除湿止痒、行气和血,方用越婢加术汤合消风散加减。

处方:麻黄10g,生石膏30g,甘草10g,生姜10g,苍术12g,荆芥10g,防风10g,蝉衣12g,苦参20g,连翘20g,赤小豆20g,凤眼草20g,白蒺藜20g,生首乌30g,枳实10g,槟榔10g

水煎,分二次服。

4月20日复诊:服药7剂,风团、丘疹消退,瘙痒消失,大便变软。为巩固疗效,彻底治愈,将上方去槟榔后改汤为丸,继续治疗。

1999年12月20日因感冒来诊,问及荨麻疹治疗情况,诉说服用丸药一料,治疗50天,停药半年,至今未再复发,病告痊愈。

按语:

荨麻疹,相当于中医所说的”瘾疹”,俗称“风疹块”,是皮肤粘膜血管扩张及通透性增加而出现的一种局限性水肿反应,特点是突然发作,发无定处,时隐时现,瘙痒无度,消退后不留任何痕迹。

理论上,本病虽说可分为风寒、风热、风湿及血热、血虚、血燥等证型,但临床上以风热、风寒客表与血虚血燥最为常见。

本例即属风邪毒气客表,肺气失宣,气血失和而发病。

故治拟疏风解表与行气和血两法以标本兼治,用越婢加术汤合消风散加减,另加生首乌、白蒺藜养血祛风止痒,枳实、槟榔行气散郁并导滞通便。

因此,治疗一周即获显效,守方改汤为丸服药月余,彻底治愈。

例二、王某某,女,23岁,1999年4月19日初诊

患者诉说三天前,洗脸后使用他人新送的护肤品,出现颜面红肿,灼热,瘙痒,自服息斯敏等抗过敏药,症状改善不明显,故来诊所诊治。

于氏诊之:舌红苔薄白,脉细数。证属禀性不耐之人,接触化妆品,风毒客表,肺气失宣,气滞血瘀,蕴结不散。

治宜疏风宣肺、清热解毒、凉血散瘀,方用越婢加术汤合消风散加减。

处方:麻黄10g,生石膏30g,甘草10g,生姜10g,苍术12g,荆芥10g,防风10g,蝉衣12g,苦参20g,连翘20g,赤芍20g,草河车20g,丹皮10g,凤眼草20g,白蒺藜20g

水煎,分二次服。

服药4剂,并外用三煎药水洗敷面部半小时,颜面红肿、发热消退,瘙痒减轻,面部脱皮,稍感发紧。风毒基本消退,病症基本缓解,再进2剂善后。

按语:

接触化妆品等某些外界物质,而在皮肤或粘膜上因过敏或强烈的刺激所发生的皮肤炎症,称为接触性皮炎。

接触性皮炎在中医没有一个统一的病名来概括,常常根据接触物质的不同及其引起的症状特点而有不同的名称。

如因漆刺激而引起者,称为漆疮;因贴膏药引起者,称为膏药风;接触马桶引起者,称为马桶癣等。

于氏认为,本病的发生是因禀赋不耐之人接触某些物质,“风毒”病邪侵入皮肤,致使肺气失宣、气血失和、蕴郁化热而成。

所以立疏风解毒、清热凉血之法,用越婢加术汤合消风散化裁,并加草河车、丹皮以增强祛风解毒、凉血散瘀的作用,而取效。

本文选摘自《于己百——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张士卿等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