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激痛点针灸”挑战中国针灸

2019年4月30日15:30:30美国“激痛点针灸”挑战中国针灸已关闭评论

学300小时,就能在美国做“干针”
根据有关统计,目前,在美国51个州(包括华盛顿特区)中,已经有35个州明确允许物理治疗师从事干针(DryNeedling)治疗,另有9个州情况不明,只有7个州不允许物理师行使干针。见下图:
美国干针状况
通过google的趋势搜索,也可以发现,过去的十年当中,英文“干针”的搜索量迅速飚升(见下图)
干针(DryNeedling)趋势图
相比之下,针灸在过去的十余年当中的趋势如何呢?见下图:
针灸(Acupuncture)趋势图
从针灸(Acupuncture)与干针(DryNeedling)的趋势图可以看出,干针明显处于上升趋势,而针灸则趋于缓慢下降的趋势。一升一降,我们不能不为这一门具有三千多年历史的古老而又年轻的科学,在国际上的发展前景担忧。
干针,其实就是从激痛点(TriggerPoint)注射疗法发展而来,后来发现,所注射的内容物与疗效无关。因此,演变成直接用注射器,而不用任何内容物进行激痛点注射。这种疗法,后来便称之为干针。显然,它就是我们所说的针灸。无独有偶,在中国,许多地方也将针刺叫做干针。
从上述两个图来看,干针不尽在美国迅速崛起,而且,已在全球形成了势不可挡的燎原之势,其对传统针灸已经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激痛点针灸疗法与干针
激痛点是指按压时可出现局部敏感痛点,甚至可引起远端疼痛,有时还可产生感传性植物神经症状及本体感觉障碍的部位。它的产生常与内脏性疼痛、神经根性疼痛及肌筋膜性疼痛有关。有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在门诊以疼痛为主诉的病人中,93%的疼痛与激痛点有关,75%的疼痛的唯一病因是激痛点。
激痛点理论,就是这种西方针刺疗法—激痛点针刺疗法(TriggerPointAcupuncture)的灵魂。它与传统针灸学的腧穴理论有太多的相似。经比较发现,147块肌肉中的255个激痛点,超过92%的激痛点与腧穴在解剖上相对应。而79.5%针灸穴位所主治的局部疼痛与其对应的MTrP(激痛点)相似。二者均可以引发类似的线性感传。其中二者完全一致或基本完全一致达76%,另有14%也有部分一致。其次,二者均可主治内脏性症状,如腹泻、便秘、痛经等。
因此,二者在解剖位置,临床主治,针刺引起线性感传等方面,都有着十分的相似性。因此,有学者认为激痛点的发现,是二千多年前中国腧穴的的再发现。新近的研究显示,在治疗肌筋膜疼痛方面,激痛点针刺疗法临床疗效也似乎较传统针灸更好。由于它与包括阿是穴在内的传统针灸穴位无论是主治、针感、还是生理、病理特征、临床主治均有一定的联系。而且,针刺等机械刺激它也可产生类似循经感传的现象。
从其临床特征来看,它与传统针灸学中的阿是穴十分类似,但它更系统,且有其现代医学的理论与临床基础。
针灸腧穴史告诉我们,许多经穴是从奇穴发展过来的,许多奇穴是从阿是穴发展过来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的经穴都是阿是穴。
因此,无论激痛点是与经穴相似,还是与阿是穴类似。它都应被视为针刺穴位的一种。也就是说,激痛点针刺疗法应该属于针灸的范畴。
干针的影响
由于部分西方学者认为,激痛点是在现代医学基础上独立形成与发展的,与传统中医针灸理论无关。同时,为了避开西方有关针灸(Acupuncture)的监管,故意将这种针灸疗法,更名为干针(DryNeedling)。最初只要求物理治疗师学习20~30学时,便可行使干针治疗。更不需要经过任何中医针灸理论的学习。后来经过针灸师们的斗争,才适当增加了学时。
由于这种疗法在治疗疼痛,尤其是肌筋膜疼痛综合症方面,疗效突出而且迅速。在美国,目前有23万物理治疗师,还有许多脊医,自然疗法师等。他们都指望在短短的时间内能行使这种疗法。因此,这种疗法在西方发展非常快。在美国,由于受到传统中医针灸界及西医针灸界的反对,目前只有加利福尼亚州等7个州未能允许物理治疗师等以干针的名义行使针灸。目前已有35个州同意物理治疗师以干针的名义行使针灸,另有9个州情况不明。
由于物理治疗师们行使的治疗,可以由保险公司支付,而且,物理治疗师的病人大都是西医直接介绍过去的。因此,不难想象,短期内将会有许多病人会去物理治疗师那里接受这种干针治疗。
其次,由于干针学习所需的时间短,即便是按现在的新标准,也只有近300个学时,与传统针灸学习的3000个学时相比,要容易得多。因此,这种疗法的兴起,对于传统针灸的教育行业的冲击,也将是不可估量的。
综上所述,干针的迅速崛起,势必对目前美国的传统针灸师们的行业生存造成灭顶之灾。
应对挑战
笔者认为,这个问题所存在的隐患,在中国国内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在中国,所有的中医师包括针灸医师在内,都要经过严格的现代医学训练,学习激痛点针灸疗法,明确其优缺点,在临床中合理运用并非难事。但对于中国传统针灸在国际上的推广和传播形成了挑战。
因此笔者建议,国外的针灸界同仁,确需有所行动了。
第一:美国的针灸同行们尽快、迅速全面学习激痛点针灸疗法,将它变成传统针灸学的一个部分。这样,无论结果如何,将有可能尽量减少损失。
第二:有理有据地从各个层面,向老百姓、向政府立法人员说明,干针就是激痛点针灸疗法,属于针灸的一种。
第三,以此为契机,对传统针灸理论进行重构,形成一种全新的以现代医学为基础的现代针灸学。改革针灸师的知识结构与教育模式,培育出一代全新的针灸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