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针手法逸话

2019年8月17日09:53:26毫针手法逸话已关闭评论

朋友们好!此前两期的跟师笔记,我们谈了王老师的针刺手法。今天要分
享给大家的,是王居易老师大约在25年前写的一篇关于毫针刺法的文章。
本文载于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燕山医话》, 其中文字经过
编辑整理,个别字句路有差别。
正文节选
杨某,余老友也。一日来诊,谓左下肢麻木、沉重包日,深畏中风先兆。
杨君体素平平,近耳顺之年而雄心不减,饮食不节,且有烟酒之癖。是秋
冬令早至,遂生斯症。诊毕余允无虑,选取环跳-穴,令李君操针,余旁
观之。李君随余有年,操作、手法与余基本相仿。下针后,患者若无事
状,慰曰:“下针毫无痛感,颇佳"须臾,经气骤通,左下肢如触电,痉挛
状,大呼:"至矣!至矣!已至足趾!”留针期间,缩卧于床,不敢稍有小
动。起针后,杨君跛行至诊桌,怨余曰:“过矣!吾来访老友求治,汝竟忍
心旁观?今不但麻木、沉重,反增疼痛,踹已如撕如裂!明晚当去汝家就
诊,请备酒饭。“余无奈,令重新侧卧,再为针之。仍取环跳,余凝气敛
神,细施温补之手法,即缓缓寻之,细腻求之,轻轻抚之,温温恋之(简
称:导、求、抚、恋之法),使针感沿足少阳胆经缓缓达于足趾,再留针
20分钟。杨君异之曰: "汝针之来似热水徐徐灌至全足,虽似触电,然电
压”极低,虽似注水,然水过无痕,仅冲刷、温熨而已!怪哉怪哉! "起针后
病若失。杨君揖而谢曰:“明晚不敢相扰。方便之时,请来我家小饮。”
数日后,李君与诸生正容谓余曰:“请言杨诊之手法?”
余曰:“今之杨姓患者,本当用补法,李君操针过急、过重,得气之时,已
成泻势。其经气本虚,邪气更盛,病势有进无退,针后症状加重在所难
免。若令病人归去,待一至二日后,经气自复,疼痛自会渐减,亦无大
虑。杨某系吾老友,且求治心切,只得再针而补之。”
李君谓:“请言补之操作?*
遂略释如下。
古人云:“上守机,机之动不离其空,空中之机清静而微,其来不可逢,其
往不可追。“迎而夺之,恶得无虚,追而济之,恶得无实,迎之随之,以
意和之。"(《灵枢九针十二原》) 诚为至理。

由此可知,毫针手法最忌粗鲁、急躁。泻法虽求经脉畅通,亦不可过度;
补法更宜轻、巧、柔、缓。余予杨某进针后,候气之时,小心翼翼,如履
薄冰,探索而行,指下略有沉紧,病人略觉传导,必谨守其气,左手紧按
其穴(周围) , 不使气散,右手轻压,不离其空;候其经气缓缓灌注经
脉,右手再略加指力,使经气自养。此即余所谓寻、求、抚、恋之法。我
于手法操作之时,疑神屏气之痴态,唯知针者知之,不知针者必讥之。
按语
以上就是王居易老师的《毫针逸话》节选。正如文中所说:“手法操作之
时,疑神屏气之痴态,唯知针者知之。”今天分享在灵兰的经络医学频道,
与朋友们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