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络传真]为什么要重视理论研究

2019年8月17日15:36:23[经络传真]为什么要重视理论研究已关闭评论


朋友们好!今天的跟师笔记要炎的题目是为什么要重视理论研究"。这个题目是
王舍易老师经常说到的,老师讲得比较细,讲过中医的世界观、方法论,中医
理论传承的现状和走向问题,等等。我在跟师笔记里面, 沿着老师的思想轨
迹,结合自己的一点体会,今天也来谈一下这个题目。
讲这个题目,我说两个故事两个都是真事。 第一个事,前段时间在王居易老
师的诊室有一次座谈,北京中医局的领导在座谈会上讲了一个亲身经历。是官
方的一次国际交流,咱们中医专家到德国开交流会。然后咱们的专家给对方讲
中医。讲什么内容呢?如果用国内的流行说法就是,讲的是"干货”。什么叫"干
货”呢?比如国内开交流会的时候,听众要求听什么呢?听众就说:“您别讲那些
虚的, 我们不想听这个。我们就想知道,您用哪个药、哪个方子,把什么病给
治好了;您用哪个穴位,用什么针刺手法,把什么病给治好了。“这就是"干
货”。再看咱们中医的图书期刊出版和中医互联网内容供应商,你看"名医经验汇
缤”的内容发布时怎么写宣传词一-小编泣血推荐,满满都是干货!
所以咱们的专家到德国也是非常有诚意,给人家讲“干货”。结果呢?对方的医学
专家说,我们想听的不是这些,这些内容互联网上有的是,很容易就能找到,
您不远万里来到德国做学术交流,如果就是讲这些东西,那就没必要了。我们
想听的是,为什么这些方法能够起作用?我们想知道,他的医学原理是什么?
就是这个事。我想说什么呢?我想说的是中西医之间的“对话”。这么多年来,咱
们一直在说“中西医结合",但是结合情况一直不满意。怎么结合?能不能结合?
还都充满疑问呢。为什么?我的答案是,中西医之间还没发展到结合这一步
呢。现在是连“对话"还没做好呢,怎么可能“结合“呢?
中医和西医对话,两个很关键的问题:第一,话语权的问题;第二,对等的学
术地位。
关于话语权的问题, 1949年之前就存在。所以上世纪40年代,任应秋先生要竞
选国大代表,要办中医媒体,就是为了争取话语权。这个问题今天就不展开谈
了。今天要谈的是为什么应当重视中医理论,所以咱们重点来说第二个问题,
中医和西医要在对等的学术地位上进行对话。作为中医人,咱们不能自降地
位。
就像刚才举例子说的,到了德国,西方医学家来听咱们讲中医,要听你作为一
个系统的医学体系的东西,咱们自降地位,讲出来是验方绝招,这就不是两个
医学之间的对话了,地位就不对等了。
去年我在网上听了一个中医人反思中医的内容,大约两个小时的演讲,讲得很
认真、很严肃,但是听到结论之后,中医人就会冒冷汗。结论是什么呢?主讲
人认为,中医有价值的东西,就是现象层次的那些东西。什么叫”现象层次”呢?
就是你用了某个药治疗某个疾病有效;对某个脑穴进行针刺,能够缓解某个症
状。所以他认为中医的正确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呢?他的结论,中医的正确发展
方向就是保留现象层次的东西,剔除掉中医理论部分,然后把现象层次的这些
经验纳入科学框架,进行研究。

举个具体例子,比如麻黄这味药,发汗、平喘、利尿,这是应当保留的部分;
而麻黄苦、辛、温宣肺,就是应当被抛弃的部分。所以以后中医讲到麻黄这
味药,就是发汗、平喘、利尿,用那位研究者的话讲:“这才是中医的真知
识。“你就不要讲什么性味,不要讲什么直肺啦。再护展到整个中医体系来说,
中医的价值就是临床经验那些干货,至于中医理论所谓原气、阴阳、五行,都
应当果断抛弃。
这意味什么?意味着以后中医药管理局就得改名了,中医药管理局以后就改名
叫"中医药经验资料库”,中医局的局长改名叫中医药经验资料库库管一-你就是
个资料管理员,你根本不在医学这个层面上。
我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有人觉得太荒唐,似乎太夸张了。那么好,我来说
第二个事例。前年( 2015年)居呦呦因为发现青蒿素而获得诺贝尔奖。居呦呦
女士很了不起,这个必须承认。但是青蒿素这个诺贝尔奖究竞对中医学意味着
什么?另当别论。在王居易老师的诊室,老师和我们这些弟子,还有来访的朋
友也探讨过这个问题。王老师怎么评价呢?王老说,如果中医沿着青蒿素这条
路走下去,中医永远发展不了!
在治疗疟疾的领域,西医拿出病原学、生理学、病理学、流行病学、药理学等
等,从理论到药物实践,作为一个完整的医学进入这个领域。但是中医怎么进
入的呢?先是搜集各种典籍和相关资料,走访临床医生,整理出一本《抗疟单
验方集》, 其中包含640多种草药。然后做药物筛查。从中发现了黄花蒿。接着
用现代化学方法提取青蒿素。并且用化学实验对青蒿素治疗疟疾的原理进行分
析。青蒿索就是这么被造就的。正像前面那位反思中医的研究者所说的,保留
中医发现的某些医疗效应,把这些作为原材料纳入科学框架加以研究,其余与
之相关的中医理论则全部剔除。所以有一篇关于青蒿索获得诺贝尔奖的评论文
章最后这样结尾的;“在寻找青蒿素的过程中,与其说中医参与了,不如说中医
实际上只是一个研究对象而已。”
还有2003年SARS在广州的中医治疗,非常有价值,应当进行系统化研究。应当
从中医理论出发,对SARS的方方面面形成系统化的认识,就是说你西医对
SARS有一个全面的系统化认识和对策,我从中医角度,也要形成一个全面的系
统化认识和可操作、可推广的中医对策。中医怎样认识它的生理、病理、流行
特点人体反应,怎么进行人群预防、怎样治疗、怎么护理和康复;那么以后
再遇到哪些情况,可以跟这次类比,然后在哪些方面可能需要做出变化,可能
需要根据哪些不同条件,做不同的变化。从理论到临床,井且涉及预防、护
理、康复等等,是一整套东西,然后在医学界普及。重大卫生和医学事件,中
西医之间要能够对话。中医没有话语权,咱们争取话语权;但同时,你也得站
在正确的层面上去做工作,你得拿出东西来。但是到今天已经14年了,咱们看
看SARS在中医学方面留下什么了?在2003年这个重大卫生和医学事件中,中医
本来有很好的参与,结果却是,几乎什么也没留下。

1954年河北地区乙脑流行,中医留下一个白虎汤的经验; 2003年SARS,中医
留下一个“连花清瘟”.不管什么情况,中医留下的永远就是一个经验方,几个
经验穴。照这个样子,在不同医学体系的竞争中,你不被边缘化都不可能!而
且边缘化还不算完,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医被西医“格式化”。“格式化“什么意思?
这是计算机术语,朋友们可以在网上查下,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操作。咱们中
医人既然致力于中医的传承和发展,得清醒地认识到,中医形势非常严峻!其
中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医理论能不能很好地传承、完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