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症候结构]主症所在,未必是病机所在

2019年8月17日16:38:37[症候结构]主症所在,未必是病机所在已关闭评论

《经络医学概论》阐述症候结构的特性时,其中一个重要特性叫作症候结构的关联性",具体来说,主要指症候结构关联思者的病位、病性、病程。现在咱们借助几个医案,就来看一下症候结构的关联性。所用的医案,来自王居易老师的《王居易针灸医案讲习录》, 在141页至153页,是7个头 痛案例。如果按照症候结构来分类,也可以说是7个以头痛为主症的症候结 构。

在咱们针灸临床,- 说到头痛,一 般来讲第一 反应先是问疼痛的具体部位 吧?额头阳明,巅顶厥阴,后头太阳,两侧少阳- -这是基本的划分,大概 也是针灸临床治疗头痛的最常用、最简捷的辨证了。那么现在咱们来看这7 个具体案例,就是《讲习录》的案75到案81。 这7个案子很有意思,您看 主诉,其中6个都是头侧疼痛,只有1个例外。 具体来看: 75号,主诉左侧头部酸痛; 76号,右侧眼球痛票及右侧偏头 痛; 77号,左侧头痛; 78号,右侧偏头痛; 79号,注意这个是唯一例外, 患者主诉“头部痉挛性疼病18年",然后进一 步问诊,患者具体指出自己头 病的部位在右头后部,那么按照经脉循行,这个是归入太阳的;接下来第 80号案例,主诉左侧头痛:81号,头顶(前额)及两侧疼痛。 咱们看, 7个案子,其中6个疼痛部位在头的侧面,如果是租放型的办法, 比如有的朋友门诊患者太多,一天接诊少则六七十人,多的接诊一百人以 上。 我的一位同学,有次我去他的医院,一见面他就跟我说累死了,我问他“你 看多少病人”,他告诉我"今天扎了120人”。这么多患者,没有时间详细诊 断,如果是遇见我刚说的这7位患者,那就采取简捷的办法,其中6个就可 以排成队了:6张床排-起,都是少阳头痛,都扎侧面;只有-个例外, 就是79号患者,你出来去另外- -张床,你得趴着,给你扎后边。 但是咱们看看I居易老师对这7位患者的辨经结果,却发现不是这回事。 75号,老先生写的是病表现在足太阳经、足少阳经”,然而“病因在厥阴 经、足太阴经”。-诊的特定穴选了内关、公孙、中院、丰隆;二诊至十诊 取穴,四关、足三里,隔姜灸神阙,点至阳,意在少阳的取穴只有外关。 显然不是按照咱们一般所 谓“少阳头痛”的模式来的。 76号患者,辨经结果是病在太阳经。治疗选穴是至阴、京骨、腕骨、养老。 77号患者,辨经结果是病在太阳经。治疗选穴是手足三里、内庭、中脘、 外关、会宗、完骨一-一半少阳,半阳明。 : 78号患者,辨经结果是病在厥阴经。治疗选穴,特定穴选的是曲泽、曲 泉、太冲在厥阴的基础上,才配合少阳经风池穴,和疼痛部位的局部取 颔厌悬颅。 然后咱们跳过那个例外的79号,先来说第80号患者,辨经结果是病在厥阴 经、少阳经。到了这儿,总算是有了一位病在少阳。 最后一位81号患者,辨经结果是病在太阴经、阳明经。治疗选穴是囟会、 建里、丰隆、上巨虚,没有一个少阳经腧穴。 咱们看这6位”少阳头痛"的患者,结果只有一位诊断病在少阳,剩下的都不 是少阳的问题,或者主要问题、根本问题不在少阳。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第79号患者,就是那位例外的患者,按照头痛部位, 应当是太阳头痛的,辨经结果是什么呢?反倒这位患者诊断为病在少阳 经;然后治疗取穴选的是外关、足临泣、会宗,丘墟、阳陵泉。 这样的案例,比较起来看,就有意思了。 在经络医学筑基班上,我现在负责的课程是“经络医学筑基班概述”,就是 筑基班开课的第一天上午,各位老师开始具体的专题之前,我用半小时到 一小时的时间, 要先来讲一个概述性的东西。我讲什么呢?其中一个很重 要的内容,就是我们在跟师过程中的一些学习方式和跟师经验。这几次我 都讲到了,我们在跟师过程中怎么利用《讲习录》这本书进行学习的。 《讲习录》是王居易老师的医案集。咱们学习中医的朋友一般都有读医案 的习惯,通过读医案学习前辈的经验,看看老先生是怎样思考和怎样诊治 的。通常来说,读医案都是一个一个顺着看,每个病案是相对独立的学习 单元。而图书的编排呢,往往也是按照病种归类,比如皮肤病的七个病案 放在一起,腹泻的四个病案放在一起,等等。 然后我在筑基班的课程当中, 就讲了一点,就是我们在跟师过程中,在学 习《王居易针灸医案讲习录》的时候,不仅仅是把病案一个一个顺着读 的;我们会把这一百多个医案顺序打乱,按照我学习的专题重新分类,把 各个医案互相对照着读。就像刚才说的这七个头痛案例,我在学习症候结 构的时候,我把它放在-起比较,看他们相同或类似的地方是什么,然后 出现差异的地方是什么,进而去分析为什么会这样。所以就看到了,六个 都是少阳循行部位的头痛,结果辨经几乎都不在少阳:只有一个例外,疼 痛部位不在少阳而在太阳的,反而恰恰是这位患者的辨经结果病在少阳。 具体这几位患者,为什么主症类似,而结果不同? 他们的症候结构关联了不同的病位,差异出在哪里?具体详细的答案就在 《讲习录》这部书里。经络医学书友会的朋友,大多手里都有这本书您 可以按照我提供的页码,翻到那里去看具体的医案内容,书里不但有详尽 的诊疗记录,而且每一个下面都有“医案解读”,讲解非常细致。因为录音 这种方式的限制,还有咱们节目时间长度的限制,我不在这儿赘述了。 我在今天的跟师笔记,拿出这几个案例来,主要的目的是给大家一个参考 和提示:首先是把我们跟师过程中的这个学习方式,分享给大家,就是怎 样把《讲习录》这部医案书利用好。 咱们可以在学习每个不同主题的时候 ,根据主题来重新分类医案 ,并且 互相比较。例如学习症候结构的时候,把主症类似的病案进行比较研究; 学习选经的时候,把同样选表里经或者同名经的医案进行比较研究;在学 习配穴的时候,比如原合配穴,我可以把医案当中用到原合配穴的案子挑 出来,互相参照,学习王居易老师是怎样在不同的病种和辨证当中,应用 这种配穴法进行治疗的。 再如学习对穴的时候,比如尺泽、阴陵泉,我就把书里所有用到尺泽、阴 陵泉这个对穴的医案都挑出来,看看为什么这些医案都会用到这一对腧 穴,跨病种、跨证型的病例,为什么都用这-对腧穴,道理是什么,王居 易老师是怎么考虑和应用的。 除了提示这种学习方式以外,还有重要的一点,以上七个头痛案例说明一 个问题一一主症所在,未必是病机所在。这几个少阳循行部位的头痛案例, 之所以辨经结果不在少阳,有的是因为经络诊察,有的是因为兼症不同, 有的是因为病因病史,有的是因为舌脉佐证,于是造成了相同主症下的不 同症候结构,而不同症候结构关联了不同的病位、病性。具体每个案例是 怎么回事,您可以在《讲习录》当中找到详细的记录和解释,这里就不赘 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