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痹-李道政虎符铜砭辨证配穴案例解析

2019年9月16日15:42:37骨痹-李道政虎符铜砭辨证配穴案例解析已关闭评论

2018年11月22日,天气晴好,忙完一天的事已是19点了,正准备吃晚饭,先生问我:有个急性坐骨神经痛的病人,大概有3天了,你有把握治疗吗?对于急性病症,基本砭到病除,快则一次,慢则两次,我的自信来自老师的砭法和临床,于是让他过来。

坐骨神经痛在中医里称为痹证,《黄帝内经·素问·痹论》有如此描述:

“以冬遇此者为骨痹,以春遇此者为筋痹,以夏遇此者为脉痹,以至阴遇此者为肌痹,以秋遇此者为皮痹。”

又“骨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肾。筋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肝。脉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心。肌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脾。皮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肺。所谓痹者,各以其实,重感于风、寒、湿之气也。”

案  例

患者:男,58岁。

身高体壮,在本镇供电所工作,由他的徒弟搀扶着慢慢挪步进来,此时虽已立冬,但温度不低,他穿的衣服却很保暖,且尻以代踵者,风寒湿已入肾,肾主骨,判断他基本为骨痹。

患者自述:他的腰痛病史有四十几年了,坐骨神经痛常犯,用过很多方法断不了根。三天前搬重物到自己车上的同时打了一个喷嚏,引发了病情,双腿臀部下至大、小腿后侧剧痛拘急,右臀部更为严重,不能抬起,难以屈伸,入夜疼痛加剧,卧不安宁,反正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站也不是,睡也不是。注射杜冷丁和封闭针,推拿按摩皆不得效。

骨痹已经确定,但一听有几十年的病史了,心里还是有点打鼓,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只得上吧。因为患者之前未曾接触过砭术,对辟谷有点恐惧,我只能抓重点:颈椎(下病上治)、大杼(骨之会)、膏肓、神堂、脊椎、膀胱经(肾与膀胱相表里,患者腿部的病症在膀胱经),重之重点就在肾区和腰椎到臀部这一块,反复刮,痧像一层一层的出,有结节就拨筋。

当刮到八髎时,患者反馈酸、麻、胀能传到双脚。窃喜:说明气血已经通畅了。刮完后,在双腿的委中到承山这一区域进行拍痧,拍出的紫痧包如同连绵不绝的小山坡(可惜没有拍照)。

大概一个半小时,患者疼痛消失,腰能挺直,行动自如,还抬起最严重的右腿做了几个弯脚的动作,然后大步流星地出门了。在写这篇文章时,电话随访:一切正常,没有反复。

2019年的元旦,非常有幸在无锡“道生学堂”总部与李道政老师和学友们跨年同庆,老师语重心长:临床、读经典、总结,这是一个成功的中医人的必经之路,否则一辈子虚度!

老师的肺腑之言铭记于心,不敢懈怠,每做一个病例,不管成功与否都要做深刻的总结,才会有更大的进步,真实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