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经五脏所主在针灸学中的应用

2019年11月25日14:04:52内经五脏所主在针灸学中的应用已关闭评论

五脏与五色关系针法

《内经》指出:“心在在色为赤,肝在色为青,脾在色为黄,肺在色为白,肾在色在黑。”表现在面部时可反应病之所在之脏。察看患者的面色,可以推断病之所在,从而取病经之穴下针治疗,可以收到其效。

例如:

1、红为心:某心二十岁,面红呓语,时歌时呼,头晕大便秘,自述胸闷。

针灸:取心经神门泻,以呼吸泻法,叫家人看守,留针三十分钟后,言语清楚,理智恢复,旁观者皆称奇。

2、青为肝:某男,二十二岁,从十八岁时即头痛,其间有十年未痛,最近忽然又发病,面色青,左关弦实,双太阳阳偏头抽痛,尤其夜间十一点至三点难以入眠。

针灸:青属肝,十一点至三点为胆气旺,一至三点肝气旺,针肝经之太冲,胆经之丘墟、阳辅以泻法,当夜止痛,二日后再加针外关共四次,面色改善痊愈。

3、黄为脾:某男。二十六风,运动员,北京市人,因跑千米赛热极,饮冰汽水,寒气逼于脾胃而致水积,脸目黄肿,曾检验肝胆无疾病,确为四肢元力,耳部不聪,呼吸不舒畅,右关脉也濡,心存恐惧。

针灸:针足三里,太白,大包,顿感舒畅,六次痊愈。

4、白为肺:女,十七岁,五更咳得厉害,呼吸困难,口吐白痰在面色苍白,血不足。

针灸:尺泽、经渠、偏历、针后当即舒畅,三次面色微红,后加董氏水金、水通效更好,感激万分。

5、黑为肾:某男,五十四,面黑似非洲人,自述在煤矿工作,但面黑不至于如此黑,自己说,每日头晕眼花,上气不接下气,失眠,食物无味,精神不振,情绪悲观,双尺皆微伏。

针灸:看此情况,医者不敢妄下针,仅以隔姜灸,灸肾俞、关元、气海、,灸后两小时,其弟来电说其兄之疾已已感大为轻松,已经面带笑容,后又灸十次,食欲大振,面色已转为红润,其疾全无。

上述五例可供针灸同仁参考,这也是《经内》五脏与五色理论针灸应用。

五脏与五味关系在针灸中的应用

《内经》云:“五味者,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甘入脾(胃),咸入肾”。我等针灸医者,对患者口中所感之味,可诊断是何经之疾,以其取穴针灸,当收妙效。下面列举几例:|

1、 酸入肝:某女三十二岁,初诊时说口酸,自云饮水如醋,吃菜如酸,吃糖也酸,水果皆称酸,起初医者以为胃酸过多,本想针其背穴至阳减其胃酸,忽想起“酸为肝之味”,不妨一试。

针灸:双足太冲、行间,留针十分钟,试以白开水,供其饮水,说已经不觉有酸味,其妙无穷,仅四次,完全痊愈。

2、辛入肺:张秀娟,女咳嗽厉害,每日早晨四点至五点尤甚,喉有鱼腥味,辣刺难受。

针灸:针尺泽、经渠以泻法,肺俞穴拔火罐二次痊愈。

3、 苦入心:女,二十八岁,口臭、口苦、食甜也觉得苦,视吃饭为畏途,日渐消瘦,但面色尚红,左寸尤盛。

针灸:内关、神门,行六阴之数,三次痊愈。

4、甘入脾:男四十六岁,口中时常感到甜味非常,食咸橄榄也觉甜,不知所措,食欲大减,时有虚汗,左关软而无力。

针灸:双侧足三里、中脘、解溪五次,胃口大开,食欲大增,口甜已无。

5、咸入肾:男,四十五岁,经营川菜,就诊时自己说“本人为厨师,近来客人称菜淡而无味,据本人十五年经验,川菜口味辣咸为先,怎说淡而无味,经本餐厅同事说,最近菜不够咸,奇怪之至,久之,知道自己口内咸味太重,”故而不敢放盐,经四诊,其尺脉太虚,所以由肾经诊治。

针灸:灸复溜,太溪、肾俞,五次味觉正常。

上述为五脏与五味关系在针灸学中的应用,则以启发,前辈经验,借以学习。 与董氏的体应针法有类似的思路。

五脏与五液关系在针灸学的应用

《内经》曰:“五脏化液,心为汗,肝为泪,肺为涕,脾为涎,肾为唾,又谓溺为肾液”,病现于液直治本脏,效果卓著。

1、心主汗:男,日间工作精神不振,夜眠汗流被褥湿,全身无力,筋骨疼痛,口干渴,食欲不振。

针灸:神门、阴郄,二日后汗大减,食欲增强,五次后,病情全消。

2、肝主泪:男五十八岁,遇风流泪,冬天泪不止,冷水洗脸以后,流泪二小时。

针灸:肝经之双太冲,胆经光明穴(主客法),四次而愈。

3、肺主涕:女,三十六岁,咳时,泪涕交加,喉痒即咳。

针灸:双太渊补法,灸肺俞、风门,针天突,七次痊愈。

4、脾主涎:男,整日痰涎不断,时想呕吐,时觉胁肋疼痛,心神不宁,大便干燥,常年用皂球灌肠,足腿关节不灵,酸麻难忍。

针灸:太白、公孙、内关、曲池、支沟、照海,次日大便通顺,腿足轻松,心胸宽畅,连针六次而癒。

5、肾主唾:男十岁,夜眠唾流湿枕发,口渴多饮,尺脉微弱。

针灸:肾俞、地仓,二次痊愈。

6、肾主溺:男三十四岁,夜已满二十余次,且有精液渗出,全身无力,无法上班,尺脉似无。

针灸:焦肾俞、针补复溜、飞扬、太溪,果收奇效。

上述此为五脏与五液的关系在针灸学中的应用,趣味有意,且简单明了。

五脏所主关系在针灸学中的应用

董氏奇穴体应针法

《内经》云:“五脏各有所主,心主脉、肺主皮毛、肝主筋、脾主肌肉、肾主骨,是为五主也”,就是病之所主予以针灸治疗,当有其实效。

1、心主脉:男,坐卧不宁,心乱如麻,脉 数而结代,食欲不振,行即大喘。

针灸:针双神门、内关、公孙,心俞、厥阴俞加火罐三次后,心你畅快,脉也平复。

2、肺主皮毛:女,教师,全身红疹,发热、奇痒,腹胀。

针灸:少商、商阳刺血,针曲池、腹胀针内庭。

3、肝主筋:男,十八岁,在浴场工作,忽觉腿抽筋,险象环生,经人拖至岸边,已喝海水多口,双腿缩至一团不伸。

针灸:正筋、正宗、阳陵泉、蠡沟,脚立刻活动自如,再针内关,吐出海水后回家无事。

4、脾主肌肉:男,十九岁学生,骨瘦如,全身无力,食如小猫、胃口不开,右关虚而无力。

针灸:双太白,丰隆,足三里,地机,连针十次,体重增加四公斤,气色大转。

5、肾主骨:女,二十七岁,因车祸左小腿骨折,经西医接合后,仍常有酸痛,虽经服中西药,效不明显。

针灸:双太溪、飞扬、大抒,水泉,十次为一个疗程,两个疗程后已症状消除。

以上为五脏所主,董氏奇穴的体应针法与此相应,反过来讲,刺骨应肾,贴筋应肝,刺肉应脾,刺皮应肺,贴脉应心,这种方法即简单又有实效。

五脏所藏的针灸应用

《内经》曰:“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 解释起来较为抽象困难,极难很透彻的分析,如以本神篇论述较为简单。曰:肝藏血,血含魂;脾藏营、营含意;肺藏气,气含魄;心藏脉 ,脉含神;肾藏精,精含志,知病所藏于何经,以脏配穴,当有其效,不妨思考一下。

1、心脏神:女二十八岁,面色红润,气色颇佳,唯夜不安眠,思想复杂,梦也极多,知期色红属心,心藏神。

针灸:少冲、补井当补合,改补少海,神门,三次即可熟睡。

2、肺藏魄,肝藏肝:男十七岁,学生,体格外表极壮,但夜间不敢出门,胆小如鼠,如夜间外出,无人带路无法回家,其父母焦急万分,西医请其看精神科,最后无奈找针灸治疗,其左关弦细,右寸沉微,经针灸,妙事发生,针灸:太冲、曲泉、太渊、经渠,仅二次一切正常与常人无异。

3、脾藏意:女二十四岁,腹中时觉饥饿,但见食物而厌,不欲用食,对水果也没兴趣,日渐衰弱,瘦不经风,对任何事情皆无兴趣,其他方法治疗无效,试以针灸。

针灸:大都、太白、解溪、足三里、经三次强行治疗,胃口大开,对食物发生兴趣,八次后三餐正常,体重增加,面色好转,全家乐得鸣炮致谢。

4、肾藏志:男,四十三岁,从事轮胎行,修轮胎时用力即流精,致对房事断绝,痛苦非常。

针灸:取穴肾俞、志室,命门,三阴交、中极皆以灸法,二十次所有症状全部消除。

五脏所开窍在针灸中的应用

《内经》云:“肝开窍于目,心开窍于舌,脾开窍于口,肺开窍于鼻,肾开窍于耳及二阴。”依其病症,治所开窍之脏,效果可彰。

1、肝开窍于目:某女,四十三岁,双目无故流泪,曾数度看眼科,点药吃药皆无效,皆流泪不止,昼夜皆然,无所适从,四处求医效果不显,也曾针灸治疗过而未见效,据其说针眉及眼附近穴位(其所指如攒竹、丝竹空,瞳子髎等),仅可稍头号,迅即恢复原样,无法断根,给予再治。

针灸:曲泉,太冲,肖明,中都,头临泣,果然见效,四次泪平。

2、心开窍于舌:男,油漆工,其舌尖鲜纸、有溃疡白点十数处,刺痛非常,经看西医为口腔炎,注射三天无效,并吃清凉中药,仅稍减痛而不癒,改求针灸。取神门,阴郄、支正针灸并用泻法,取少冲、少泽刺血,经一夜睡眼后,次日全消,妙哉。

3、脾开窍于口:男,七十二岁,喜食辛辣、口内上下唇破烂、口臭、不愿说话,否则痛苦不堪,右关数实。

针灸:取隐白,厉兑刺血,针内庭,商丘,合谷经过一夜睡眠,次日痊愈。

4、肺开窍于鼻:男三十六岁,鼻塞数周,经中西医治疗无效,皆称为鼻炎,曾针灸上星、迎香风池等,数次效果不明显,实属于顽固性鼻炎。

针灸:上星、迎香、肺俞、风门、尺泽,当时即通,连针三次,已不再鼻塞。

5、肾开窍于耳、二阴:男五十八岁,因病体虚,尺脉极微,两耳蝉鸣不止。

针灸:灸肾俞七壮,针双复溜,飞扬补法,一次减轻,五次止鸣。

6、男三十九岁,公务员,夜尿特多,尿布且量少,小腹胀急,无法忍耐,白天不能上班。

针灸:补复溜,飞扬、三阴交,灸中极,肾俞,连续七日,一切正常。

以上几例为五脏所开的实例和启发,望给予我们思路。

五脏属性所病的针灸应用

《内经》曰:“心属火性热,所病为噫,诸疮痛痒皆属于心;肝属木性风,所病为语,诸风掉眩皆属肝;脾属土,性湿,所病为吞,胃则气逆,为哕为恐,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肺属金,性燥,所病为咳,诸气为膹郁皆属于肺;肾属水,性寒,所病为欠为嚏,诸寒收引皆属于肾。”以上这段经义,对针灸医生而言,正是极好的断病法则,但需要慎密的四诊细察后给予取穴,下面列举几例。

1、心属炎,性热,秘病为噫,诸疮痛痒皆属于心:女,二十五岁,因食物而全身生疮,红肿有脓头,其痒无比,手中心汤热,时而腹痛,又寸脉皆沉数,大便干燥,心烦急躁,常生气骂人。

针灸:双神门、大陵、内关,曲池,二间,支沟,照海,次日痛痒解除,且大便通顺,六次痊愈,其母感激,涕泪交流,令人感动。

2、肝属木性风,所病为语,诸风掉眩,皆属于肝:女五十五岁,家庭主妇,忽觉手中麻木,面青唇白,全身发抖,四肢厥冷,并手指胸口,状至紧急。

针灸:急灸膻中、肝俞、风门,针风池、风市,先灸后针,灸毕抖止,针毕气舒,一小时后,手中厥冷及麻木全消,气色好转后回家。

3、脾属土性湿,所病为吞,胃则气逆,诸湿肿满皆属于脾:男四十九岁,双腿肿、手肿,按则凹无弹性,呼吸忚促一息为快夜坐眠,痰多且有血丝,毫无食欲。

针灸:隐白刺血,针中脘、足三里、三阴交、水泉、商丘,留针一小时后,呼吸较顺,可以枕头睡眠,此一夜险症,经以上十次轮流配穴,收到良功效。

4、肺属金性燥,所病为咳,诸气膹郁皆属于肺:男二十三岁,学生,咳重有痰顿嗽整夜,考试在即,性急不安。

针灸:尺泽,丰隆,肺俞针灸后加罐,针天突,当时嗽止,皆用泻法。

5、 肾属水性寒,所病为欠为嚏,诸寒收引皆属于肾:男三十五岁,从业餐饮业,患阴缩之病(又称缩阳),生殖器缩入体内,痛不欲生,大哭大叫,就地捧腹翻滾。

针灸:急灸关元、中极、肾俞、中髎,灸半小时,阳具出而痛止。

以上五例是根据五脏属性而配穴治疗,习以启发,辅以临床,是古法针灸的应用。

五劳所伤在针灸不学中的应用

《内经》曰:“久视伤血(心),久卧伤气(肺),久坐伤肉(脾),久立伤骨(伤肾),久行伤筋(肝),”此为五劳所劳。

1、久视伤血(心):男公务员,其每天看书十二小时,准备考试,近来时觉头晕,面色苍白,食欲不振,记忆减退,寸脉皆虚而无力,根据古言,久视伤血下针。

针灸:神门,少海,血海,足三里,头晕减轻,精神当即好转,连针三三,霍然而癒。

2、久卧伤气(肺):男五十四岁,出租司机,因工作疲劳,驾车行驶十五小时,劳累过度,补充睡眠,一睡十七个小时,醒后全身乏力,节痛,原气不足,其家人求援,予以治疗。

针灸:先令吃稀饭一碗,休息三十分钟,再针双太渊,又经渠,灸风门,肺俞、膻中各五壮,针灸后,全身舒畅,不需要人扶而自行下床走路。

3、久坐伤肉(脾):男,四十二岁,美籍,电脑专家,整日研究学术,日坐八小时,很少运动,又风市处麻木不仁,手掐无知觉,恐慌万分,吃西药及注射三周,毫无起色,改求针灸。

针灸:先在隐白穴刺血,再针太白,阳陵泉,天应点拔罐,当即而癒。

4、久立伤骨(肾):男,二十六岁,因公务(标兵)不可乱动,加上天寒风冻,衣着太薄,虽年壮体强,终而腰椎作痛,不得弯身,曾看医院,服药无效。

针灸:双太溪,肾俞,委中,效果神奇。

5、久行伤筋(肝):男,公务员,因行路十五日,每日四十公里连续不断,至双足外踝疼痛,肿胀,已一周,曾用药洗推拿无效。

针灸:针肝经经原穴太冲、天应点三次,肿消而癒。

上五例为古法之论取穴,可收佳效,由此看针灸学配穴方法之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