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肆虐,经络穴位防护方案来了

2021年1月28日18:45:10新冠疫情肆虐,经络穴位防护方案来了已关闭评论

新型冠状病毒由武汉肆虐全国之际,正是中医药发挥作用之时。

君不见,有多位知名中医专家发布了用于预防的中药处方,北京亦传来中西医结合治愈2例新冠患者的消息,但由于缺乏一手临床信息,使许多中医人只能以五运六气、以往SARS临床经验推荐中医防治方案。

直到1月24日除夕,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高级专家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仝小林,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呼吸科主任苗青,北京市中医院呼吸科主任王玉光等专家深入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第一线诊治病人,收集到宝贵的一手资料,让我们第一次从中医角度上对新冠疫病有了清晰的认识。

下面,引用1月26日《健康报》对仝小林院士采访中的相关内容:

仝小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当属“寒湿(瘟)疫”,是感受寒湿疫毒而发病。我之所以这样归属,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1.病发于冬季,而且主要是从冬至(2019年12月22日)开始,经历了小寒(2021年1月6日)、大寒节气(2021年1月20日),这个时间段是一个高发期。按照“冬九九”来看,发病正值“一九”前后(2019年12月22日~2019年12月30日)。所以,在这个季节,“寒”邪是毫无疑问的。对于“湿”,武汉的湿气本来就挺大,今年尤甚。以往这个时候,武汉开始降雪了。我们查了一下,2021年1月到今天为止,阴雨绵绵天气持续了16天,湿气非常重,这也是一种反常的天气。“非其时而有其气”,该特别冷的时候反倒不冷,该下雪的时候反而下雨,就容易出现瘟疫。“疫”本身是指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寒湿(瘟)疫”,之所以加“瘟”字,是为了更加准确地反映病名。因为武汉今年是个暖冬,这个“瘟”字反映了当寒反暖的意思,它是在一种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一种气候、物候下形成的。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中的中医治疗方案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归属于“疫病”范畴,其病因为“感受疫戾之气”。如果说得再具体些,我个人认为其中医病名可以定为“寒湿(瘟)疫”。2. 病性上属于阴病。《黄帝内经》讲“察色按脉,先别阴阳”,阳病、阴病的性质、发展和转归是完全不同的。若为温疫或湿瘟,病性上属于阳病,结局是伤阴,是以伤阴为主线。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由寒湿之疫邪引起,病性上属于阴病,是以伤阳为主线。所以在治法上,一定是针对寒和湿。具体来说,因为寒邪被湿邪所抑遏,治疗寒邪,要温散、透邪,用辛温解表之法。治疗湿邪,要芳香避秽化浊。这是一个大的原则。3.从病位来看,在肺和/或脾。《黄帝内经》讲“形寒饮冷则伤肺”,综合武汉气候及我们所看到的病人,也可以完全没有脾胃症状。通过问诊,我们发现大多数患者有脾胃症状,而且非常典型,如周身倦怠乏力,食欲不好,恶心、呕吐,脘痞胀满,腹泻或便秘等。我认为治疗时要注意调理脾胃。4.在分期上,高级专家组的意见基本一致,就是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分为四期,即早期、中期、晚期及恢复期。我认为各个时期的证候如下:早期为寒湿袭肺碍脾,中期为寒湿阻肺困脾,晚期为寒湿闭肺伤脾(内闭外脱),恢复期为肺脾气虚。5.在用药上,总的原则是散寒除湿,避秽化浊,而且应该一以贯之。早期可以用藿香正气散、神术散、达原饮等,中期用宣白承气汤、藿朴夏苓汤等,晚期用参附四逆汤或加苏合香丸等,恢复期用六君子汤、理中汤等。应该注意的是,体质、年龄、基础病不同,感染疫戾之气有轻重之分,证候可以有所差别。但“万变不离其宗”,伤阳为其主线。有些偏于阳性体质者,很快就化热、化燥,甚至伤阴。

结合之前在各中医微信群中传的舌像(当时不知真假,不好给大家乱支招)判断,的确寒湿之邪为本,再结合危重病例多高龄或有长期慢性病,以及发病初期可无高热的特点,病位在肺脾,病性为寒湿,那么治疗上该遵循什么原则呢?

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联合指派,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与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急诊科主任齐文升于1月21日中午抵达武汉,亦接受了《健康报》的采访,下面引用部分采访内容:

刘清泉:通过问诊及当地专家介绍,患者有以发热前来就诊的,但体温不高,还有一部分患者没有发热症状,而更多的表现为乏力、倦怠、食欲不好,甚至出现一些恶心、胸闷、脘痞、大便溏泻等症状;绝大部分患者都有咽干、咽痛的表现,有些病人还伴随干咳无痰。这个过程一般持续5~7天,期间患者不发热或仅有低热,体温多在37℃多一点,很少超过38.5℃。

如果这个时期,患者体温持续在37℃~38℃,六七天以后,经过治疗,患者一般会逐渐会进入恢复期。但如果这个时期的两三天内,患者突然体温达到39℃以上,病情往往一下子就还会进入危重症状态,喘憋气急,氧合很差,肺部CT检查有大量的渗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舌象,不管舌苔偏黄还是偏白,但总的呈厚腻苔。我们了解到武汉的气候状态,一个是阴雨,一个是湿冷。尽管较以往冬天,温度偏高一些,但没有阳光。结合患者的舌苔、脉象、症状,我们判断其病因属性以“湿”为主,湿困脾闭肺,气机升降失司,湿毒化热、阳明腑实,湿毒瘀热内闭,热深厥深。目前因为各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都是武汉输入性病例,所以病人的病因属性和病机特点不会有太大变化。

所以,我们在制定方案的时候,就考虑早期如何化湿,以防湿邪郁闭以后化热,进入阳明,腑实不通,会加重肺气的郁闭。因为阳明属于胃肠,肺与大肠相表里,这样肺的症状就会更加严重。阳明腑实证重了以后,湿就极易化成湿毒,湿、热、毒、瘀合并,就容易出现热深厥深,导致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MODS)。

学习过中医的朋友知道,湿为阴邪,易阻遏气机,损伤阳气:湿为阴邪,容易阻遏气的正常运行,造成气机不畅,而见胸闷脘痞,小便短涩,大便不爽等症。脾喜燥而恶湿,故湿邪尤易损伤脾阳,脾阳受困,运化不健,水湿不布,可见脘腹胀满,食欲不振,大便稀溏,尿少,水肿等症。

所以,在以往多次的科普讲座中我都讲到,化湿、利湿,一定不能损阳,还想想办法温阳、助阳。这一点非常的重要!重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为了让大家理解,我这里举一例日常感冒的例子,平时我们感冒发烧了,到医院验血常规,白细胞高的情况下会有抗生素治疗(输液或口服),而白细胞不高的情况下,那可能是病毒或支原体感染,此时清热解毒的中药往往发挥重要作用。且不论中药如何辨证施治,以及获效的原理,至少从中医角度上对抗炎药物认为是大寒之品,回忆一下你感冒输液之后是不是有一周左右的时间食欲不振,而且临床中常见一些脾胃虚寒的孩子,与多次抗炎药物摄入史相关。

别忘了本次新冠的病机为寒湿,湿为阴邪,湿化而寒散,至少要在化湿的基础上散寒,如果此时大量给予抗炎治疗(大量信息已经反馈效微),不但不能控制病情,反而加快其发展,导致危重难愈,孰不见那些危重者多以老人和慢病患者为主,这些人因年老、因慢病,导致体内阳气早已不足!

分析了这么多,回到本文的主题——经络穴位防护方案。

疫情爆发这段时间,相信口罩、酒精脱销,中药供应亦短缺、价格飞涨,甚至有些地区用于预防流感的中药处方已经难以配齐,加上假期的延长、居家隔离、外出减少等因素,使得中药良方难以惠及每个人,怎么办呢?

别忘了,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自备的身体上的良药——经络穴位,下面详细介绍一下,如何利用经络穴位,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提高身体防病抗病能力:

一、祛湿散寒艾灸温阳是第一

“悬菖蒲、挂艾叶”,自古民间就有用艾叶驱蚊避瘴的习俗,而利用艾叶温经通络、温阳助阳之性,结合经络穴位,可以补充人体阳气,化湿散寒,一方面做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另一方面尽量祛除自身感染新冠疫病之“温床”——寒湿之邪。

湿邪困脾,可灸脾的募穴章门和背俞穴脾俞,一前一后,为前后配穴之法,且这两个穴位处于人体非常关键的位置,章门位于十一游离肋端,其下是可移动的软骨头,为腹横肌、腹内外斜肌、膈肌、前锯肌等胸腹部肌群的交错力点,刺激此穴可通过调节腹压,促进人体腹部代谢,以祛湿化湿,故为脾之募穴(募集脾的脏腑之气的重要穴位),还可以调节胸压与腹压的平衡,以助呼吸,这也是中医肺脾同病、治脾以治肺的解剖学基础。在经络学说中,手太阴肺经“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还循胃口(胃之上口贲门,横膈之处),上膈属肺”,而足太阴脾经”复从胃,别上膈,注心中“、”脾之大络,名曰大包,出渊腋下三寸,布胸胁“,两经的经筋在腋下相合。

临床中,多用三才针法——带脉扎跳腹横肌之法,快速调腹压,解胸闷,促代谢,助食欲,缓恶心,具体针刺手法可以在网上搜一下我在2018年于北京卫视《我是大医生》录制的相关节目,看看缓解这些症状有多快。自我保健就用艾灸吧,一般每天1-2次,每次15-20分钟,可左右交替艾灸,艾灸同时配合做腹式或逆腹式呼吸效果更佳。

脾俞为脾之背俞穴,脾的脏腑之气聚集的背腰部的特殊穴位,是临近脊神经浅出的位置,可调节腹腔内多个脏器功能,从而调节人体代谢,所谓健脾而祛湿。穴下还是下后锯肌的上缘,下后锯肌不仅加固腰部纵行肌群,更为肾脏提供强有力的支撑,故脾为后天之本、肾为先天之本,临床中脾肾常同病,肾主水、脾主运化水湿,两者合而论之,病机相互影响。故温脾阳,亦温肾阳,健脾亦可补肾。临床中也常用灸法,家庭保健中可用温灸盒盖住下后锯肌位置,这个范围内既有脾俞,亦有肾俞、命门等穴,可一并灸之。每天1-2次,每次15-20分钟。

湿去则寒散,加之艾灸本身有散寒通经之效,所以从预防角度上并不需要过度施灸在一些具有散寒作用的穴位上,但这里还是介绍一下一个著名的穴位——大椎。

大椎为诸阳经交会于督脉的穴位,可振一身之阳,散一身之寒,所以平时体虚怕冷、阳气不足者宜常灸,可每日一灸,用悬灸法,灸至沿督脉出现温热发散走窜感为佳。但如果已经发热患者,可用直接灸法,即用艾绒团成圆锥状放在大椎上,点燃后待燃至将尽,迅速取下更换新的艾炷,多次重复使局部发红为宜。注意艾炷的大小可略大一些,因为在大椎两侧各0.5寸,还有定喘穴,对呼吸系统疾病有效,可一并灸之。如果遇到轻微烫伤,也属正常,可用烫伤膏外涂即可,起泡则为发泡灸,外用龙胆紫消毒即可,有退热、提高机体免疫力之效。

二、宽胸理气胸腹穴位都要用

1、擦膻中

膻中穴,位于人体两侧乳头之间,胸部正中线上,这里是人体内宗气所会聚的重要部位,宗气是肺之清气与胃之水谷之气的合称,此处为上焦心肺与中焦脾胃交界之所,内应横膈、心包,为胸之内、肺之间、心之外、胃之上,人体气机交通要道,通过刺激膻中穴可以达到调节全身气的运动状态的功能。另外,此穴在胸骨之上,胸骨后为人体重要的免疫器官胸腺所在,一些动物实验证明刺激此穴可以提高机体的免疫功能。

【操作方法】方法1:将掌根置于胸前膻中穴的位置,稍用力按下,轻轻揉动5-10分钟,有助于调畅人体气机,缓解胸闷气短症状。方法2:双手合十,将双掌大鱼际置于膻中穴上,上下擦动,以胸部局部发热发胀为度。

手太阴肺经的循行经过手的大鱼际而到达大拇指,所以我们在做此动作的同时,也相当于揉按了大鱼际,刺激、调整了肺的功能,有利于我们更好的宽胸理气,缓解胸闷、气短等症状。此外,手太阴肺经的循行是经过手的大鱼际而到达大拇指的。所以我们在做此动作的时候的同时,也相当于揉按了大鱼际,刺激、调整了肺的功能,有利于我们更好的宽胸理气,缓解胸闷、气短等症状。

2、理大包

大包,侧胸部腋中线上,当第六肋间隙处,在腋窝直下约两拳的位置上。为脾之大络,有宽胸理气的作用。

【操作方法】   将两手握拳,拳头正面顶在腋窝下大包穴上,轻轻用力在穴位及穴区附近旋转按揉,同时挺胸、向后收缩两肩,并尽量向后仰头。操作半分钟后,放松几秒钟,如此反复操作约5~8次。

大包穴下为前锯肌,如果熟悉经络的朋友会知道前锯肌恰属手太阴肺经和足太阴脾经两经交汇之处,也是两经共用的经筋所在,前锯肌连及肩胛骨和胸廓,参与呼吸,刺激此穴对肺脾同病造成的疲劳、乏力、胸闷、气短有效,可平时多做做。

3、擦胁肋

节后马上立春了,肝气渐旺,肝木易克脾土,而雨水节气,寒湿亦困脾,故此时养生当疏肝健脾。肝经穴章门,位于胁肋处,吸气时十一肋端,为脾之募穴,为调和肝脾之要穴,中脘为胃之募穴,两穴相配共收健脾疏肝之功。先将中脘摩热,再沿肋弓下缘擦摩至章门穴,来回快速擦摩至发热为宜。这中间还会刺激到肝之募穴期门和胆之募穴日月,可谓一招取多效,缓解胃部症状,宜常擦之。

疫情严重,前所未有,很多信息知识是未知的,我们一方面要做到防护自身,另一方面更要相信政府、相信医学,不信谣,不传谣,众志成城,协力战胜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