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状腺结节分型与对应方药

代发职称论文课题期刊-办理专著专利点击咨询

甲状腺结节是临床常见疾病。随着年龄增长,甲状腺结节的发病率也逐年增长。自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甲状腺结节发病率逐年增加。

目前尚无明确的环境因素可以解释逐年增高的发病率。然而发病率的升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个因素:首先,甲状腺结节性疾病是年龄相关性疾病;其次,现有人口调查表明,大多数工业革命国家的人均寿命在增加。这两个因素导致了甲状腺结节发病率的绝对增高。

甲状腺结节具有性别依赖性、年龄依赖性等特点,男女发病率约为1∶4,中年女性为本病高发人群。甲状腺结节通常无明显症状,但当结节体积较大时,也可引起压迫症状,如吞咽困难和颈前区的压迫感。囊性甲状腺结节会自发出血,表现为局部迅速增大,常伴局部疼痛和不适感。甲状腺结节存在8%~15%的恶变率。

目前西医治疗甲状腺结节的方法主要包括甲状腺激素治疗、硬化治疗、射频消融或手术治疗等,目前尚无治疗甲状腺结节的特效药物。甲状腺结节属于中医学“瘿病”“瘿瘤”的范畴,中医学在治疗本病,尤其是无伴发症的甲状腺结节方面具有独特优势。

许老立足于整体观念,审证求因、辨证论治,认为甲状腺结节多因机体脏腑功能失调,导致气滞、痰凝、血瘀结于颈前而发病,治以行气化痰活血为主。临床证明,运用此法可有效缓解患者的不适症状,减缓结节的生长速度,部分患者结节可逐渐缩小乃至消失。

许老对甲状腺结节进行辨证论治,归纳为以下3种。

(1)痰气交阻证:症见甲状腺肿大,弥漫对称,自觉颈前胀满不适,可触及结节,质软光滑,无压痛,以肿大为主,结节较小,胸闷胁胀,善太息,病情波动常与患者情志有关。舌质淡,苔薄白,脉弦。治法:疏肝理气,化痰散结。方药:自拟基本方:夏枯草10g,茯苓10g,白术10g,法半夏10g,牡丹皮10g,丹参10g,桃仁10g,赤芍10g,郁金10g,青皮5g,陈皮5g,姜黄10g,红景天10g,皂角刺20g,甘草5g,柴胡6g,香附10g。

(2)痰瘀互结证:症见颈前结块肿大,按之较硬,颈部有压迫感,女性患者或有乳房作胀、月经不调。舌质紫暗或有瘀点、瘀斑,苔白腻,脉弦滑或涩。治法:破瘀化痰,活血消瘿。方药:自拟基本方加牡蛎20g(先煎),制南星10g,三棱10g,莪术10g,以加强软坚散结、破痰化瘀的功效。

(3)肾虚肝郁证:症见颈部肿块皮宽质软、光滑,无明显压痛,伴有神情淡漠、倦怠畏寒、行动迟缓、腰膝酸软、四肢逆冷、性欲下降。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细。治法:补肾疏肝,破瘀化痰。方药:自拟基本方加当归10g,熟地黄10g,麻黄6g,补骨脂10g,狗脊10g,杜仲10g,桑寄生20g。

许老临证之时,能从纷繁复杂的证候中辨清主次,抓住主症,把握病机,秉承《伤寒论》中“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宗旨,在辨证施治的同时,注重病证结合。

此外,许老亦能灵活运用现代医学的最新成果。药理学研究发现,活血、化痰等法能改善微循环,抗组织增生,而甲状腺结节之为病即由甲状腺滤泡上皮细胞反复增生而引起,故许老将健脾燥湿、化痰消瘿、活血散结作为治疗甲状腺结节的基本方法,且临床屡获良效。其基本方:夏枯草10g,茯苓10g,白术10g,法半夏10g,牡丹皮10g,丹参10g,桃仁10g,赤芍10g,郁金10g,青皮5g,陈皮5g,姜黄10g,红景天10g,皂角刺20g,甘草5g。

《本草求真》中称夏枯草“一切热郁肝经等证,得此治无不小,以其得借解散之功耳”。可见夏枯草具有清热泻火、散结消肿、清肝明目的功效。研究表明,其可防治肿瘤机制多样化,对早期炎症反应有显著的抑制作用,既可抑制非特异性免疫,也对特异性免疫有相当强的抑制作用。郁金可疏肝理气、凉血活血、解郁清心,同时还能保护肝脏,有效促进肝细胞再生,并发挥抗菌、抗炎的作用。赤芍、桃仁、姜黄、牡丹皮、丹参均具有明显的活血化瘀和抗菌抗炎的作用,并能增加血流量,改善血流动力学,促进药物快速到达病灶,增强药效,亦能改善肝脏表面微循环,保护肝细胞。陈皮辛行苦泄,理气健脾,既能燥湿化痰,又可温化寒痰,乃治痰之要药。半夏辛温而燥,尤善治脏腑湿痰,与陈皮合用,一行气滞,一化痰结,气顺则痰自消。茯苓善利水渗湿,使湿无所聚,则痰无由生,与白术合用亦能健脾宁心,祛邪扶正。红景天有健脾益气生血的功效,药理学研究发现,红景天还可增强甲状腺的分泌功能。皂角刺具有消肿托毒之效,还有抗菌、调节免疫及抗肿瘤等作用。

全方配方严谨,用药精当,共奏健脾燥湿、化痰消癥、活血散结之功,使气血畅通,阴阳调和,可有效改善甲状腺结节患者的不适症状,减缓结节生长速度,甚则使结节逐渐消散。

本文摘自《 许芝银甲状腺疾病临证精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