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静山:介绍四种疾病的快速疗法

2021年4月14日05:17:48 发表评论

彭静山:介绍四种疾病的快速疗法

导读:彭静山的《针灸秘验与绝招》是我初入临床时的针灸入门书,当时对“大接经调肝肾”法就觉得非常神奇,试用了两次,可能是取穴不准,或精神不集中,没有看到想象中那种很神奇的疗效。诸位同仁不妨试试。

疾病快速疗法
作者/彭静山

一、针刺后遗症

有一种病人主诉:周身某处作痛,视之皮肤如常,其痛处恰在穴位上。问其原因由于针灸后所发生。询问原治疗医生,针处既然没有改变,医生也无法解决,也不能算做治疗失误,但患者确实疼痛。我的治疗方法很简单,在发生疼痛穴位的相对处针之。例如内关痛针外关,阳陵泉痛针阴陵泉,如果两穴对得准确无不应针而愈。无以名之,故名为“针灸后遗痛”。

病例:王某,女,50岁,家庭妇女。

主诉:左手腕内侧有一小块疼痛,由于怔忡失眠,医生曾作针灸,病愈而此局部痛,其痛可以忍受,但干扰日常生活。曾去询问原治疗医生,无法解决。针处既无红肿,医生也无责任,但其痛不止,服药无效,我试用相对缪刺而愈。类似这样的病例不胜枚举。

二、大接经调肝肾

《内经海论》中叙述经络:“内属于脏腑,外络于肢节。”经络分布周身各处,上悬贯于脑,内联于脏腑,通畅气血往来,各经保持相对的平衡,自然无病。经络不平衡,人就会生病,经过针灸多次而不效的疾病,可用大接经的针刺方法。

(一)治法

具体做法是:只用一根1寸长的28号针,每次只针一侧,针刺十二经的原穴和络穴,依照经络循行的顺序各穴只刺一下,而不留针。每次只针一侧,下次针另一侧。共针4次,久病则由原穴到络穴,新病则由络穴到原穴。

1.由原穴到络穴

肺原太渊—大肠络偏历—胃原冲阳—脾络公孙—心原神门—小肠络支正—膀胱原京骨—肾络大钟—包络大陵—三焦络外关—胆原丘墟—肝络蠡沟。

2.由络穴到原穴

肺络列缺—大肠原合谷—胃络丰隆—脾原太白—心络通里—小肠原腕骨—膀胱络飞扬—肾原太溪—心包络内关—三焦原阳池—胆络光明—肝原太冲。

(二)病例:刘某,男,40岁,某设计院会计师。

主诉:近3个月来,四肢倦怠,饮食减少,睡眠不安,周身无力,大便秘结,小便涩少,经治不愈,而且日渐加重。近来并出现早泄、遗精。

诊见:面色萎黄,精神不振,舌润无苔,神情落寞,六脉沉细,右关左尺,尤为明显。

辨证:四肢倦怠,饮食减少,脾胃两虚。睡眠不安,尿涩早泄,病原肝肾俱亏。宜用针刺补法。

取神门以治心,太溪以补肾,足三里健胃,三阴交助脾。久治不效,脉更无神。

改用大接经由原到络,由络到原各2次。逐渐好转,再针前述各穴5次,面色红润,精神旺盛,饮食增加,二便通畅,遗精、早泄消失,睡眠香甜,神完气足,而病痊愈。
三、腰痛针术

人身的经络都是前后呼应,左右相通。任脉为前正中线,相对督脉脊椎正中线,肾经对华佗夹脊(今名脊穴),胃脉对膀胱第一行,肝、脾对膀胱第二行,手足六经亦前后相应。所以缪刺取穴,往往速效。

治法

治疗腰痛缪刺法:在腰痛部位,用手按压找出最小而最痛的部位,如大面积一片疼痛而找不到最小痛点的不适用此法。

找好痛点,以最痛处一点涂以红药水为标记,再找到命门穴为计算总穴。例如最痛点在命门左15厘米,再下6厘米。让病人仰卧,量脐左15厘米再下6厘米处腹部针入1.5寸,恐痛点对得不准,将针刺入,提出1/2,再向四周探刺,不留针。让病人翻身俯卧,按压痛点消失,腰痛即愈。

命门:督脉第四号穴。

部位:俯卧位,在脊椎正中线上,于第二腰椎棘突下凹陷中取穴。前方与脐相对,然而练气功的人则脐向下移少许。

此法颇有立见功效之妙,但找痛点要准,与腹部痛点相对处要准,针刺要准。掌握三准,应手而愈。

病例:夏某,男,45岁,某工厂司机。

患腰痛9个月,俯仰维艰,行步腰椎不敢活动,痛苦很大,不能工作。各处治疗,服药280多剂,西药也不少,针灸70多次,其痛不止,焦躁万分。

诊见痛苦病容,面色微暗,精神不振。舌润微黑,脉来沉迟、两尺无力。诊为肾经虚寒之所致。让其俯卧,指头大痛点在命门左3厘米,指压时其痛难忍。画一记号,让其仰卧,翻身时分吃力。针脐左3厘米,把针提出1/3向前后左右探刺已毕,让其翻身,两脚踏床面竟能抬腰离床5?6厘米,口中连呼“轻快”,俯卧再按其痛点已消失。

当时行走俯仰均未觉痛,大喜而去。第二天来复诊,自己开车来的,满面笑容地说:“休息9个月,现在上班了。只觉腰部稍微不适,疼痛全无。”压其痛点,略有微痛,又依法针刺而痊愈。

四、痛点止痛法

针灸的缪刺取穴法是左病刺右,右病刺左,即选好病侧的穴位而针其健侧的同名穴,效果较好,是调整经络平衡的治疗方法。这个“痛点止痛法”是专为治疗小面积疼痛的一种止痛方法。周身不论何处疼痛都可以使用,但只限于直径1厘米以内的小范围疼痛。

该法操作简便,效果迅速,能够达到针入病除。具体做法是,用30号1寸针一支,在其痛点的相对侧快速刺入,其痛无不应针而止。例如痛处恰当内关,可针外关;痛处恰当阳陵泉,可针阴陵泉。头面胸腹四肢任何部位疼痛都可使用这种刺法。也有不很明显的相对处,如头顶部有痛点,由于颈项的关系,不可能两侧相对。

比如痛点适当前顶,可针廉泉,如痛点在百会,即无相对处。然而,这仅是很少的局部痛,如果文绉绉地说“无关宏旨”,周身各部位绝大多处是有对立面的。还有关节部如“网球肘”的痛点下面是肘关节,肉少骨多,不容易找准相对点,其效较差。然而这仅是极少的局部。周身各处绝大多数是可以找到绝对的对立面的。

这种方法最为简便,可以“应针取效”,甚至不必留针,点一下子,疼痛如失。病例很多,不胜枚举。1993年门诊来一顽固性前额局部痛的小儿,痛3个月,各处治疗花费10多元无效。经用此法针后即愈,仅用10元挂号费而已。

本文摘自《针灸秘验与绝招》,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作者/彭静山,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针灸方法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不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版权声明: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