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痛为输什么意思?以痛为输做针灸效果怎么样?

2016年12月10日16:31:23 发表评论

I导读:“诊室里年轻大夫看我疗效神奇,问扎哪里,怎么取穴?我答随便扎。这时就看到他满眼疑惑。有日,一年轻患者肩痛一天。我对年轻大夫说:‘你指个地方我来扎。’他遂在患者前臂任指一处,我于此处进针至皮下,轻轻捻转,嘱患者运动患处,立马感觉疼痛减轻。第二天告知已痊愈。”这样“没天理”的故事经常发生在吴医生的诊室里。为什么?理论很丰富,自己看~

以痛为输,随便扎扎

“以痛为输”出自《灵枢》,用来治疗筋痹,《灵枢•经筋篇》云:“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笔者临床上用此治疗多种疾病,感觉疗效满意。那么,为什么说以痛为输,就可以随便扎扎呢?

有理论依据

《千金方》说:“一百一病,不治自愈;一百一病,须治而愈;一百一病,虽治难愈;一百一病,真死不治。”就是说有些病不治也可以好,有些病简单治治就会好。但是也有一部分很难治疗。仲圣也有“未能尽愈诸病”之慨,“视死别生实为难矣”之叹。这是从文字、道理上讲。

下面再从临床实验上讲。2007年9月美国的《ARCH INTERN MED》中刊登“德国针刺治疗慢性腰背痛的试验——一项临床随机、多中心、盲法,三组平行试验”的研究报告。结果是三组的治疗反应率(有效率)分别是针刺组47.6%,假针刺组44.2%,常规疗法组27.4%,两个针刺组与常规疗法组的比较都具有统计学差异,而两针刺组之间没有统计学差异。针扎在穴位上,施行手法出现得气感,并随证针刺其他穴位,与针扎在非经非穴上,仅刺入1~3 mm深,并不做任何手法,二者产生的疗效无统计学差异。2006年,德国发表的另一篇针刺治疗膝关节炎的临床试验研究,其结果也显示针刺组与假针刺组之间在疗效上不存在明显差异。

巴西一篇关于针刺预防偏头痛发作的临床研究也表明针刺与假针刺在减少偏头痛的发作上无差异。有人因为针刺和假针刺疗效相当,认为针刺无效。而我却认为针刺疗效是如此之好,以至于随便扎扎就有效。这三个病如果找准压痛点,再以痛为输,随便扎扎,则疗效更佳。

再有就是有人通过对治疗肩周炎的穴位如中平、条山、肩痛等穴进行文献研究,提出假设对足三里下方,偏腓侧很大的区域进行刺激, 对肩周炎都有疗效。这篇文章叫《针灸治疗肩周炎选穴的现状》。而黄龙祥老师在《从三个著名案例看针灸临床研究的复杂性》一文中明确指出条山本来是治腰痛的,条山治肩凝是阴差阳错,实际情况是远端针刺,活动患处就有效。

另外,网上有个帖子是刺血治疗乳腺炎的。取穴要求是让患者手掌心向上,将胳膊平放于桌子上,于腕后第一横纹正中(即大陵穴处)为第一针,然后再以患者小指全长作为一寸,用一个不带收缩的草棍或竹签之类量好截断作一个标尺(注意手指甲不算)。从第一针开始,在前臂正中线上往上量取,一寸一针,共七针。还指出注意事项:第一针正是大陵穴,不要取错穴位,说这是关键,此穴一错,别的穴位自然也就错了,强调取穴要准,否则可能因取穴不准而无效。这个方法我用了,确实有效,一部分患者一次痊愈没错。但是我在前臂随便扎扎出血,或者直接静脉刺血疗效也很好。

再有从整体观念看,每一针都是整体调节。不仅针灸学这么认为,西方《解剖列车》整本书都强调了整体论。

有原则方法

那么只要随便扎扎,不要以痛为输可以吗?当然不可以。随便扎扎是在以痛为输基础上的随便扎扎,没有以痛为输就没有随便扎扎。那么随便扎扎可以随便到什么程度呢?

一是和病变深浅有关,病越浅越好治,就可以越随便,越深则就要越准确。浅层的病变,随便一扎就可能治愈。而骨骼肌附着点的病变就要准确地扎到病灶部位,根据我的临床经验,往往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曾有一个年轻女患者左肩胛上区域疼痛,治疗一周,有效而未愈。再次查体,发现压痛在肩胛骨上方的肋骨之上,因为患者比较瘦,可以清晰摸到肋骨,故嘱患者屏气,直刺肋骨上压痛点,结果一次收工。这点可以想象一个漏斗形状,越是轻浅的病对应的漏斗就越大,操作就越随便,而越深入的病则对应的漏斗就越小,治疗就越要精确。

二是和熟练程度有关。如卖油翁的例子,卖油翁手熟则随便一倒,油就可以过钱孔而入油葫芦,而钱不湿;而我们认真倒油也不一定做得到。同样,医者越熟悉患者所患问题,则治疗看上去越随便。

再说以痛为输的“输”在哪里。笔者认为需要三维坐标来确定:纵、横,还有深浅,三者共同确定。《内经》针刺有部位和深浅之别,有以经取之、在筋守筋、在骨守骨的说法。下面从这三个层次谈谈以痛为输。

以经取之

这里的经,可以理解成经络,包括经脉和络脉。在这里的“以经取之”可以理解成浅刺法。《灵枢•寿夭刚柔》说:“黄帝曰:余闻刺有三变,何谓三变?伯高曰:有刺营者,有刺卫者,有刺寒痹之留经者。黄帝曰:刺三变者奈何?伯高曰:刺营者出血,刺卫者出气,刺寒痹者内热。”这里就可以认为是以经取之,即浅刺,而有刺营、刺卫、出血、出气之法。

《素问•刺要论》和《素问•刺齐论》一者认为身体深浅层次从浅至深为皮肉脉筋骨,一者认为是皮脉肉筋骨。不论以何为准,浅刺法可以认为包括皮肉脉三个层次,刺在这三个层次都可以叫浅刺法。对照《内经》和现代解剖结构,我认为肉就是皮下脂肪层,脉肯定包括血管。皮下组织,主要由疏松结缔组织和脂肪组织构成,也即解剖学上所称浅筋膜。皮下组织内有络脉通过,肉与脉在此有交叉,故有二说。皮下组织深层就是经脉所在的分肉之间。《灵枢•经脉》:“经脉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肉”,王冰注可以“覆藏筋骨”,“通行卫气”。故浅刺主要影响经脉、络脉、及卫气运行。营行脉中,卫行脉外。浅刺即可直接调节营卫之气。

研究现代文献和古代文献,可以发现浅刺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对疼痛的治疗。古代有浅刺,《灵枢•官针》有络刺、毛刺、半刺、赞刺、豹文刺、扬刺、直针刺、浮刺;另外《灵枢•经水》《素问•针解》中也有浅刺的记载。《灵枢•经水》:“足阳明刺深六分,留十呼。足太阳深五分,留七呼。足少阳深四分,留五呼。足太阴深三分,留四呼。足少阴深二分,留三呼。足厥阴深一分,留二呼。手之阴阳,其受气之道近,其气之来疾,其刺深者皆无过二分,其留皆无过一呼。”最深的不过六分,最浅者一分,手六经皆不过二分,明显针刺深度较浅。

《难经》有“卧针”之法。《难经•七十一难》曰:“针阳者,卧针而刺之。”“卧针”即是沿皮刺。《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明确记载沿皮透穴刺法。并且明确指出痛症浅刺卧针法。特别重要的是我研究古代针灸文献渊源关系后,选择《针灸甲乙经》、《素问》王冰注、《太平圣惠方•针经》、《铜人腧穴针灸图经》、《类经图翼》等古代文献考察古代全部经穴的针刺深度,确认古人常规刺法针刺深度较浅,其中刺三分以下的腧穴占全部可刺腧穴的半数左右。

浅刺法我临床上怎么用呢?如临床常见的痤疮,我一般用7号注射针头挑治。

方法:病人俯卧,取一个7号无菌注射针头,倾斜持针,迅速刺入背部皮肤,翻腕,出皮,挑破皮肤及皮下部分浅筋膜内的纤维组织,刺三到五针,拔火罐一个,血止去罐,以无菌棉棒拭净血液,消毒皮肤。可以配合毫针在痤疮周围针刺或在皮下穿刺。背部选点常规选肩胛内侧区域就可以了。但无需过于在意,随便扎一处挑几点就好。一周一次或两次即可。也可以用尖头手术刀直接刺之。

有些久治不愈患者效果相当好。有单用此法一次见效,三次痊愈的患者。但有些患者疗效还不满意,什么原因还不清楚。患者患病时间长短无所谓。

挑治是比较重的浅筋膜疗法,要求挑断部分浅筋膜内纤维组织,同时对经络的影响也较大,民间有截根疗法之称,往往用来治疗一些相对病程较长的疾病。我还用来治疗痔疮,也还可以,但治疗得不多。曾有一个失眠20年的患者,用此法竟然痊愈了,以后来看别的病时,睡眠依然很好。

再说带状疱疹,带状疱疹有自愈倾向,中医治疗方法也很多,内服、外用、针刺、刺血都有很好疗效。这里介绍一种西方浅筋膜治疗。《肌筋膜松弛术》有台湾译著。主要方法就是按住皮肤拉伸筋膜。我把它应用于带状疱疹疼痛的治疗。

方法:双手按住疼痛区域皮肤往各个方向牵拉,双手可以往里也可以往外,可以同向可以异向,反复操作。单手操作也没问题。这个不是原版了,原版多是双手反向伸展。有时会术毕痛止。这个与病情深浅有关,病浅的可以立效。要效果持续还可以辅助“肌内效贴扎”。什么是肌内效贴扎,就是李娜打网球时膝关节上的那个胶布。贴扎的意思就是把医者的手带回家。

说到贴扎,先插个贴扎的病例。一个面瘫患者,伴有耳廓疼痛两周。耳痛难眠,已经在他处治疗两周。耳廓阵阵刺痛,一两秒钟即痛一次,痛苦貌。询问病情后,做肌筋膜松弛术,我称之为“斗斗飞”,跟孩子玩过“斗斗飞”的朋友会知道这个动作。治疗后疼痛即刻明显减轻。故贴扎之。贴扎后观察30分钟疼痛未发。复诊时亦无疼痛。诉当晚是两周来头一次安然入睡,凌晨两点钟因起夜而醒,兴奋不已,与老公聊天两小时。贴扎疗法安全简单,在运动员中有“无贴扎、不运动”的说法。广泛运用于运动损伤防护与治疗。

再接着说,“斗斗飞”治疗带状疱疹。曾有一例膀胱癌术后并放疗后,出现了腰及下腹部带状疱疹,已经做过多种治疗,皮损已经愈合。求诊时已经历时一月,疼痛难忍,无法入睡。予针刺,在病变区域随便扎扎,后行肌筋膜松弛术,一次即可入睡,两次疼痛消失。这个没有单独应用于带状疱疹,但单独应用于其他浅筋膜性疼痛,病浅者是可以立效的。

毫针浅刺说两个例子。一个老年女性患者是骨癌后的心衰,夜间胸闷,我看前医给予硝酸甘油含化,但效果维持不长,晚上医生要起来若干次下医嘱处理,于是我就在灵台穴附近浅刺留毫针一枚,结果整晚安眠。另一个扩张性心肌病患者,也有心衰表现,入院20天无法平卧入睡,也是每晚都要值班医生重点关照,我也是在灵台部位浅刺留针一枚即可平卧入睡。

毫针浅刺还可以有一种用法。门诊上有时会来一些突发的小毛病,主要是疼痛之类。有时估计毛病不大,会在肢体远端扎入一针,然后让患者活动,如果真是小毛病,患者会立刻感觉疼痛减轻。大毛病当然不会解决这么快了。诊室里年轻大夫看着很神奇,问我扎哪里,怎么取穴。我回答说:“随便扎。”这时就可以看到年轻大夫似有疑问。有天来了一个年轻的肩痛患者,刚痛一天。遂叫过一年轻大夫,说:“你来指个地方,我来扎。”年轻大夫,遂在患者前臂任指一处。其他年轻大夫就来围观。于是在其指的地方进针至皮下,轻轻捻转,嘱患者运动患处。结果患者立马感觉疼痛减轻。第二日告知已痊愈。又一患者脖子不适。叫年轻医生再指一处,其曰:“足三里。”因患者衣物较紧,无法上卷至足三里。经过年轻医生同意改在踝上取点,针入皮下,活动患处,疼痛立刻减轻。再来一例,当时未明显减轻,但经过几分钟捻转后,疼痛即明显好转。还有一踝扭伤一月患者,行走明显受限,在手腕任选一点,针入略捻即可着地,第二日复诊走路明显好转。还有少许症状,继续治疗之。原来我用小节穴,现在不用了。又试验多次,轻症屡效。再看年轻医生眼中已无疑问。这就是因为浅刺直通经络之故。其实我的解释也不一定对。

浅筋膜治疗还有一个方法。西方骨科康复引入了瑜伽呼吸法,呼吸运动之时浅筋膜也会运动,所以正确的呼吸有止痛功效。

齐白石有句话叫做:“学我者生,像我者死。”武术家赵道新说:“看看那些武术大师们,关起门来练的是什么。”很多方法背后是有共同的东西的。

拔罐、捏脊、刮痧等也可以看做浅刺法。可以参考符中华老师的研究成果。

在筋守筋

在筋守筋主要治疗肌肉病变。临床上最常用的压痛点就在肌肉或骨骼肌附着点上。

大家都知道压痛点,但说到研究深入,把压痛点系统化、规律化,并形成可以切实指导临床实践的要属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宣蛰人主任和他的《宣蛰人软组织外科学》(以下简称软外)。

疼痛怎么来的,软外认为人体运动系统的软组织,像椎管外骨骼面上附着的骨骼肌、筋膜、韧带、关节囊、滑膜、脂肪垫等或椎管内硬膜和神经根鞘膜面上附着的脂肪结缔组织等,因慢性劳损形成或急性损伤后遗留在骨面或膜面附着处的软组织产生无菌性炎症病变,其化学性刺激作用于神经末梢引起疼痛。软外诊断为软组织损害性疼痛。传统概念认为“椎管内骨质增生”、“椎间盘突出”、“椎管狭窄”等压迫神经根产生的机械性刺激是引起慢性疼痛的主要病因。宣蛰人老师对神经组织受压产生疼痛的论述持完全否定的态度。因为临床验证:正常神经组织受急性机械性压迫引起的仅是神经压迫征象,依压迫程度的差异而产生从麻木到麻痹,而不是疼痛;慢性机械性压迫不会引起疼痛。手术有效是因为手术过程切开、剥离了病变的软组织的缘故。还有做椎间盘手术的患者,因故未完成手术仅做皮肤切开即症状消失并维持疗效的例子。

软外指出了几点机械压迫学说不可解释的临床现象。国际上对于腰痛近年来也有类似的认识。腰痛是一种主观症状,很少与客观体征有必然的联系。英国职业健康指南指出:“腰椎前移、椎间盘突出与腰痛、坐骨神经痛或颈痛的相关性非常小。椎间盘退变与年龄有关,而与疼痛无关。

软外认为这类疼痛的发病机理是:“痛则不松、不松则痛。”

病理过程是:“因痛增痉(挛)、因痉(挛)增痛。”

治疗原则是:“去痛致松、以松治痛。”

宣老师曾经研究过中医,其银质针疗法就是把老中医陆云响家传长银针应用在“以针代刀”的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上而成,叫做椎管外密集型压痛点银质针针刺。注意是密集型针刺,说是压痛点,但实际上是或大或小的压痛区域。椎管外软组织损害就是软组织损害局限在椎管外面,这在宣老师认为是非手术治疗有可能解决的。椎管内的软组织损害顾名思义是椎管里面的脂肪等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宣老认为需要手术,但发病概率很低。

软外认为骨盆周围的软组织损害是原发灶,通过前后左右对应补偿调节,上下发展系列补偿调节,向上、向下传导引发各种症状。强调治疗首先治疗原发灶,然后治疗继发病灶。软外应用的的上病下治、下病上治、前病后治、后病前治、左病右治、右病左治,最早出自祖国医学的整体观念。不过社区门诊患者小病居多,直接治疗继发灶效果也是可以接受的。

椎管外软组织损害可以产生很多症状。软外把软组织损害分为三个阶段,肌紧张、肌痉挛、肌挛缩,前两个阶段毫针效果不错,最后阶段效果差,但病人大多数是前两个阶段。

先说,由颈椎管或腰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所致的头、颈、背、肩、臂、腰、骶、臀、腿等慢性痛症。这里特意指出了慢性疼痛,因为很多急性疼痛具有自限性。

(1)头面痛:头痛是临床常见症状,大多数是椎管外软组织损害。临床常见一些头痛患者,半边头或者一道线一跳一跳的痛,心烦意乱,各项影像检查也没问题,但治疗几周或几月不愈,这种就是典型的软组织损害,在颈颅交界耳后部分以痛为输针刺治疗,一般一周左右痊愈。当然这个问题很多会自愈,不自愈的找到方法就会好。有些常年头痛经过一段时间治疗效果也不错,但总的来说病程长的不如病程短的。

一个17岁的小姑娘,自三岁开始头痛,基本上一半的时间都在痛,为此休学两年,期间不断治疗服药。在颈部针刺一段时间,现在大约半月疼一次,症状轻微,缓解迅速。还有一个40余岁女性头疼20余年,也是基本上疼的时间多,不疼的的时间少,针刺四次后,变成几个月疼一小会,可自行缓解。还有一些面部疼痛,有时会被诊断为三叉神经痛,其实也是类似问题,在压痛区域针刺就可以了。有些症状会被诊断为神经痛,很多都不是神经痛,真正的原因是相应部位软组织损害,如坐骨神经痛、枕神经痛,一部分伪三叉神经痛、伪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真正神经痛不是很好治,如真正的三叉神经痛,真正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

符中华老师指出神经病变不好治,肌腱病变难治,肌肉筋膜病变好治。总的来说越红的组织越好治,越白的组织血供差,则难治。但是如果不是真正的神经痛,治疗就相对简单,按照软外来治效果不错。面部麻木也可以这么治。

(2)颈背痛:颈痛不用多说,常被患者自我诊断为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其实和这个没啥关系,针刺可愈。背痛一般和颈、背有关,找到压痛点针刺即可。背痛要强调针刺安全。

(3)肩臂痛:肩痛有许多种,有好治的有难治的。粘连性肩关节囊炎比较难,这个病原称肩周炎或冻结肩,现在称作粘连性肩关节囊炎,肩周炎命名不妥。这个没啥好招,慢慢治。但患者或非专科医生说的肩周炎一定要亲自诊查,很多不是。如果不是真正的粘连性肩关节囊炎就没啥问题了,以痛为输针刺治疗即可。不是“肩周炎”的患者以“肩周炎”求诊的患者临床上不少见。臂痛原因多种,多由颈背软组织损害传导而来,原发灶和继发灶可以单独或共同治疗。

(4)腰骶痛:腰痛病人很多,找到病变部位针刺就可以了。有个外地患者和我这里一个患者一块开会,发现他两个基本同时腰痛。本地患者曾因为椎间盘突出症做过一次手术了,这次又痛,本地三甲医院骨科说,必须再次手术。经人介绍来我这里,针了几次就好了不少,其后断断续续,治疗了不少次,现在可以去健身房健身了。而外地的患者辗转多地,也针刺过还没痊愈,虽然那个地方也有很多高人,可是他不熟悉,于是就周末飞来淄博,治疗4次,然后飞回,就明显缓解了。

近日有一个腰腿麻痛患者反馈说,省里大医院的骨科专家朋友见到他,再次让他做手术。他回答说先连续后间断针灸一个多月已经好了,骨科专家表示不信。骶痛也是找到相关压痛点针刺。如果是骶髂关节的问题针刺也可以,也有疗效不好的。有人认为会有骶髂关节半脱位,但李义凯教授的观点是汽车把人撞飞了,骶髂关节也不会脱位。这个可以试试后面说的动态关节松动术。

(5)臀腿痛:臀腿痛一般有腰骶部软组织损害传导而来,要治原发灶。其中有一部分被诊断为股骨头坏死。股骨头缺血性坏死髋部痛这个也是软组织损害,而和坏死的骨没有关系。解决了软组织损害就没有症状。而且还有很多其他问题被误诊。曾有一个患者被诊断为股骨头坏死,经过两个月中药、理疗还有冲击波等治疗依然臀部痛,来我这里一检查,就是个臀中肌部位的软组织损害,温针两次症状消失。

(6)膝踝痛:还是那个外地患者腰痛好差不多了,又提出上下楼膝盖痛,于是又飞来治疗髌下脂肪垫,周末五、六、日三次,然后上下楼就可以负重了,下蹲还会痛,于是又飞来治疗一次。还有一个老年患者上下楼膝盖痛10余年,在痛点针了几次后就没事了,不过年纪大了,有时还会再次疼痛,毫针终究不如银质针效果好。银质针的治愈标准是5年不复发,可以做任何重体力劳动,阴天下雨无感觉。这是我的理解,标准的提法要看《宣蛰人软组织外科学》。最近一个女性,50岁,双膝疼痛10余年,针了十几次也就不疼了。还有一个中年男性患者上下楼膝关节痛,被认为需要手术,结果按照软组织损害治疗,很快见效,治疗20余次也就没啥症状了。

(7)跟足痛:足跟痛和骨刺也没关系,要关注髌下脂肪垫、内外踝周围及小腿软组织。足的其他部位疼痛也是要注意是不是传导来的。以痛为输治之即可。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切诊教科书上明确指出,包括切脉和切腧穴,也就是身体的切诊。身体的切诊在我的临床上应用远多于脉诊。以上各种疼痛相关压痛点宣老书中有详细说法。

再说软组织损害相关征象。

(1)眩晕、眼胀、眼痛、视力减退。这个临床很常见,效果很好,在上颈段以痛为输,随便扎扎就会好。前两天一个患者来治疗臂痛说,上回视物模糊,做饭需要戴眼镜,扎完针现在就没有模糊感,做饭也不用戴眼镜了。一个患者头痛眼胀,眼压升高,眼科医生初步诊断青光眼,患者比较信任我故来求诊,针刺后症状消失,眼压正常。还有耳鸣也有软组织损害引起的,耳鸣短期效佳,长期耳鸣有效有不效。面肌痉挛患者,有部分患者效果也还可以,有些效果不佳。一个十余年的患者,针刺一月后,就完全不跳了,时间久了也会复发,但很轻微,针刺几日还是会好。还有面瘫问题,考虑是软组织病变继发神经水肿,坐骨神经痛可以不扎腿,面神经麻痹是不是可以不扎脸?李建东老师认为脸纯属代人受过,脸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也遇到在面部扎完就运动增加的例子。不完全性面瘫本身可以自愈,西方统计自愈率80%左右,完全性面瘫不好办。医者在这里面能起多大作用?这个问题存疑。不过临床上也经常见到针刺前治疗多日未见主动运动,针刺一两日即出现主动运动的例子。是时间到了,还是针刺效佳,没做过双盲对照,不好确定。感觉“以痛为输”针刺是有效的。

(2)鼻塞、流涕、吞咽不适、口张不大。这个和上面一样,确定是软组织引起的针刺效果不错。梅核气可以从此论治,张口困难针刺可以,用后面讲的手法也可以。还有所谓的鼻炎、咽炎,都可以应用。一个青年男性,鼻炎求诊,在颈、鼻周围的软组织治疗,针刺效佳,又说有咽炎,按软组织损害治疗一次见效,而且打鼾也好了,月余后复诊,打鼾也没有再次出现。还有多个鼻窦炎患者久治不愈,应用此法也是很快痊愈。有一个小病人10岁,鼻炎、鼻窦炎两月,鼻孔还有疖疮,一直用药治而不愈,流黄涕,头痛,针刺两周痊愈。

(3)胸闷、胸痛、心悸、早搏。这个治过不少。一个青年女性心慌来诊,一听描述就是背部软组织损害引起,针刺一次见效,几天也就痊愈了。还有一个例子是我父亲,因感冒后咳嗽入院,吃药、输液等治疗一月未愈,并且不能平卧了,只能被动坐位。彩超示:心包少量积液。周末出院先在家住三晚,拟周一转院。在家三晚时间,针刺一次,即可半卧入睡,针刺两次即可正常入睡,针刺三次,转院复查超声未见心包积液。当然那时我毕业不久,水平不高,也没学习软外,按照夹脊学说治疗的。

还有一个老年女性不能左侧卧位10余年,转历多医。一检查就是肋骨两端软组织有问题而已,以痛为输,随手即效,几天也就痊愈了。同时10余年的哮喘也有好转,起码刚来时,正常扎针时不用听诊器就可以听到哮鸣音,治了几次,扎针时用肉耳就听不到了。患者自己也感觉好很多。不过哮喘这个问题很多不仅仅是软组织问题,不好治,但属于软组织部分引起的问题是可以缓解的。乳房胀痛也可以考虑软组织损害,如果是这个问题可以解决。

(4)腹胀、腹泻、腹痛。这些症状更为常见,各种治而不愈的胃炎、胆囊炎、肠炎、盆腔炎都要考虑腰背部软组织损害。太常见,多说几个例子。一个20年胃病患者,每晚大把服药,依然胃脘疼胀难忍,在背上针刺一月,药物基本全停,也无不适,安然入睡。此后偶有小症状出现就来扎几天就可以了。还有一个胃病患者胃镜显示反流、出血之类,症状主要是烧心,发作时胸骨后不适,断断续续针刺两月左右,一共也没扎多少次,复查胃镜仅有浅表性胃炎表现,诸症消失。

一个下腹痛患者,被诊断盆腔炎,服药输液没见效,来我这里一检查,腰椎横突尖压痛明显,刺之即愈。几年后又有心下悸,表现为过马路时心下慌慌,不敢过,双腿无力,在腰腹部针刺后痊愈。还有一个年轻女性,自述子宫口处不适,我也没问出到底是咋不适,被诊断为衣原体感染。这个针了一次也就见效了,不过断断续续针了几月才痊愈。复查衣原体也没有了,这个已经好几年了也未复发。腹部问题多种多样,但久病多和腰背部软组织损害有关。还有一个阑尾炎术后的老年患者,术后四个月切口周围疼痛,无法正常生活,一检查也是横突尖压痛,刺之即愈。

腰源性腹痛常被误诊为胃肠道痉挛、胃肠功能紊乱、急慢性阑尾炎、盆腔炎等。有报道称94例急性腹痛中有38例被误诊为阑尾炎,治愈腰部软组织损害后,腹痛消失。周楣声老先生《灸绳》有阑俞穴,约当右大肠俞的上方处和右志室的下外方,周老经验在绝大多数阑尾炎病例中,此处均有压痛出现。周老认为可以治疗阑尾炎,且是首选,疗效良好。其就在第三腰椎横突尖附近。

还有一个患者,腹部胀痛两年余,一米八多的个子,每天只能吃半个馒头,消瘦,失去了工作,为治病花光了家中积蓄,找到我时他带着一大摞从市到省各级医院的片子和检查报告单,我按了按横突,有明显压痛,说:“这是腰部软组织损害性病变造成的腹胀。”经过治疗,患者逐渐好转,不仅饭量上去了,能吃两个馒头了,还精神焕发,重新找到了工作。横突问题引起的的左下腹疼痛被诊断为结肠炎的也有不少。还是上面说的那个鼻炎、咽炎、打鼾患者,他说结肠炎十几年了,饮食稍不注意就腹泻,一检查就是横突尖压痛,针刺后也就没事了,治了几天后他特意喝啤酒验证了一下。

(5)尿频、尿急、排尿无力。这个也比较常见,效果也不错。男性所谓的前列腺问题从此论治即可,女性也一样。有一个老年女性患者,反复尿路感染,尿频、尿急,尿常规可有相应的变化,长期服用抗生素。针刺后即停用抗生素,也不再发作了。另有一女性尿急、尿痛一周,被诊为下尿路感染,予抗生素静点,症状略有减轻。就诊时尿急、尿痛、腰痛,尿常规可见红细胞、白细胞。查体:右第三腰椎横突尖及臀中肌压痛,耻骨联合压痛。予压痛区域针刺多针,一次显效,二次症状基本消失。复查尿常规正常。再有一个老年女性,被诊断为尿路感染,自己觉得难以启齿,有寻短见的想法,如法治了几次也就痊愈了。还有一个老年女性肉眼血尿,针刺一次肉眼血尿消失,针刺两次尿频停止。排尿无力或咳则遗尿有效。

(6)痛经、月经失调、行经不畅。一例月经淋漓不尽,中西医治疗2月未愈,检查也是第三腰椎横突压痛,刺之,两次痊愈。这个治过几个都不错。还有月经似来而不畅的患者,也是刺之即畅。宣老师认为痛经患者也是软组织损害造成,经验不多,但有疗效不错的。

(7)肢体麻、木、凉、胀等异常感觉。这个也常见,半身麻木不一定是脑血管问题,很多是软组织问题,效果也不错。肢体发凉等有好治的也有不好治的。有的患者夏季不敢穿裙子,针刺几次后就可以穿裙子,吹风扇;还有患者夏季要穿秋裤,针刺后即可以脱去秋裤。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下肢小腿的酸胀,久站久行后出现,这个很多时候被诊断为静脉曲张。我的经验是,这个由腘窝软组织损害引起的概率相当高。一个患者说小腿沉重像灌铅,有医生说是静脉曲张引起,需要手术治疗,一检查他就是腘窝后面有明显压痛,针刺一次就见效,说就跟没腿了一样,再扎几次也就没啥问题了。软组织损害毫针处理不如银质针彻底,再发作再次针刺就可以了。

还有一本书中提到肩部软组织问题也会引起精神症状。我治过一个焦虑症患者,针刺颈肩软组织而痊愈。

总之,头、颈、背、肩、臂、腰、骶、臀、腿等处的损害性软组织主要是引起疼痛、活动受限等征象外,还会并发头痛、眩晕、眼胀、眼痛、视力减退、吞咽不适、口张不大、胸闷、胸痛、心悸、早搏、腹胀、腹泻、腹痛、尿频、尿急、大小便失禁、痛经、月经失调、行经不畅、男女性生殖器痛或性功能障碍等50多种,涉及一些与内科、神经内科、神经外科、精神病科、胸科、心血管科、骨科、腹部外科、小儿外科、泌尿外科、男性科、妇科、计划生育、康复医学、运动医学、眼科、耳鼻咽喉科、皮肤科、口腔科等疾病完全相似的征象。

那么什么时候要考虑是软组织损害引起呢?软外指出这些征象只有当①它们的出现均在较长期的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腰骶痛或颈背痛的后期;②经有关专科检查,完全排除了它们所属的疾病;③疼痛部位必具有一系列有规律的和高度敏感的压痛点,其上施行非手术疗法或微创疗法,如压痛点强刺激推拿、压痛点针刺、压痛点药液注射等,均可迅速改善这些征象,以及对严重顽固性病例施行针对消除压痛点的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后,可使征象更为明显改善或完全消失。此时,上述各种征象才能被视为是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病变所引起。

我认为慢性非系统性疾病都可以当软组织损害或软组织损害相关征象治疗,专科意见可以参考。这些软组织损害相关征象常被诊断为偏头痛、过敏性鼻炎、梅尼埃病、慢性胃炎、慢性胆囊炎、慢性结肠炎、冠心病、乳腺增生、盆腔炎、痛经、前列腺炎、前列腺增生症、带状疱疹后遗症、肋软骨炎、三叉神经痛等。有人说吴大夫是神医、神针,善治疑难杂症,这肯定是不对的,我只会治些轻微的小毛病,只不过有些朋友对软组织损害还不太了解,许多软组织损害造成的小问题被久治不愈而已。

研究表明,人发病率最高的疾病是感冒,第二位的则是软组织损害引起的慢性疼痛,如果再加上软组织损害引发的其他各类症状,软组织损害发病率则会更高。感兴趣的请学习《宣蛰人软组织外科学》,这里很多东西无法细说,最好是亲自阅读两遍以上。以痛为输配合燔针劫刺效果更佳,银质针疗法即是燔针劫刺的形象说明。

在骨守骨

《灵枢•终始》有:“手屈而不伸者,其病在筋,伸而不屈者,其病在骨,在骨守骨,在筋守筋。”在这里说的在筋与在骨,不论伸屈,只论深浅和治法。在筋与在骨其实难以截然分开。

我认为一个是骨骼肌附着点的病变就可以认为是“在骨”了。这种治疗和上面的“在筋守筋”是一样的,只不过,针刺深度要深刺至骨,对准确性要求高。另一种是可以通过调整骨关节治疗的疾病也可以认为是“在骨守骨”。

这就要说到西方徒手治疗,徒手治疗中有一项技术叫关节松动术。关节松动术有北欧派,澳大利亚Maitland手法和新西兰姆利根的动态关节松动术。学习关节松动术源自于看燕铁斌教授的视频。其后有个患者,小手指末节关节痛,其本人和当地所有三甲医院都很熟悉,甚至工作过,但也没治好,结果我用关节松动术一次治愈,至今若干年未发。她还有足拇趾关节痛多时,有拇外翻的表现,也是应用关节松动术几次解决。此后我看了亚马逊、当当、淘宝能够买到的内地及台湾所有中文关节松动术、整脊、徒手治疗的相关资料,并且还浏览了部分外文资料,发现了姆利根的动态关节松动术。

读书时统计学老师举了个例子。人去买枣,随手抓了一把,有虫子,虽然卖枣的说,他这些枣里就这一把有虫,但这句话不能信。因为就这一把里有虫,被人随手一把就抓到,这属于小概率事件,所以卖枣人的话不能信。针灸、手法的验证比较方便,反正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很多方法都可以用,一次不管事,两次不管事就放弃呗。所以我看到的很多方法我都用过,最令我折服的就是这个姆利根动态关节松动术。合适的患者真是应手而愈,发现这个方法很是激动了一阵子。此后也常有令人称奇的效果出现。

动态关节松动术MWM包括多项技术。我常用的是随便化的SNAGS。“SNAGS”是缩写,意思是说持续的给予关节面一个原来就应该有的滑动。MWM要求很多、很细致,我没学好,只是在身体载重的情况下给予相应的骨一个持续推力,这个力的方向要沿着关节平面方向,在平面内方向和大小可以变化,或同时伴有患者的主动运动,以症状消失为准。可以反复做几次,合适的患者症状立刻消失。听到这里是不是有熟悉感觉。《灵枢•五邪》说:“以手疾按之,快然,乃刺之。”《灵枢•背腧》记载:“则欲得而验,按其处,应在中而痛解,乃其俞也。”此法轻症一次可愈。估计一次不见效的我不用这个方法。

使用SNAGS不会浪费时间,花几分钟就可以知道是否有效。例如病人的颈椎后仰疼痛,侧弯疼痛,就可以用SNAGS来治疗,如果我们治疗到正确的节数,则病人活动度增加、疼痛减少,如果治疗效果不好,马上更换别节颈椎治疗,如果还无效,那么SNAGS不适合此病人。另外SNAGS只是治疗肌肉骨骼疾病的方法之一,可以既作为诊断方法,又可以作为治疗方法。急性腰痛,虽运动受限,但可以运动的患者也可以用,合适就立效。

说几个例子。男,9岁,晨起脖子痛,以关节松动术20秒,疼痛消失,随访痊愈。女,22岁,头晕、恶心、呕吐一日,以关节松动术,几分钟后头晕消失,仍有恶心。再一例后头痛患者,以关节松动术治之,三个回合头痛消失。再一例,女性,左肩痛连及肩胛,依法治之,随手痛消。一例肱骨外侧髁和鹰嘴间疼痛两月,在颈部做关节松动术,疼痛消失,复诊时诉无疼痛,仍有麻木感。腰痛一例,应用自己制作的关节松动术辅助带,就是固定患者辅助医者的安全带,做完即活动明显灵活,疼痛减轻,复诊时已大见好转。

还有一例腰急性损伤患者,做了通常的关节松动术,效不佳,改在腹部从腹往腰的方向做,结果立刻明显好转。一例膝关节内侧副韧带炎,应用辅助带,做完也是明显好转,复诊继续减轻。还有一个双侧颞下颌关节运动疼痛的,在颞下颌关节加压后,反复张嘴、闭嘴三次立刻痊愈。前几日一个年轻女性主诉左前臂尺侧刺痛,在C7、T1做了这个,做完疼痛消失,连续随访几日未在出现。再说说其他的。

《外台秘要》记载按压大椎可以治疗噎,就是噎嗝的噎,就是噎着了。我还用来治感冒咽痛患者,这是我的扩展应用,近来我都是应用此法,颈椎棘突一推,咽痛立刻缓解,口腔及舌溃疡疼痛也可以立效。师怀堂老师治咽痛以锋钩针取天柱,还有“喉科擎拿”取哑门下方,也在这个位置。胃绞痛也可以用SNAGS,一次在门诊走廊上看一个小女孩捂着肚子,痛苦的样子,我问了问,说医生考虑胃痉挛,服了颠茄片,父亲去取别的药去了,经过允许,我在T6或T7左右按住棘突持续推动,反复几次,药还没取来,小女孩就不痛了,是不是全好不知道,反正和疼的时候比起来可以说不疼了。高树中老师上学时教过按压至阳穴治疗胃绞痛,位置也差不多。还有一例呼吸困难患者,推按胸椎可缓解。还有痛经有针刺十七椎治疗的,直接推第五腰椎也可以。到底是哪个途径取效不好说。但根据别的疼痛经验,SNAGS疗效是可以确认的。作者认为这是治疗此类疼痛最好的办法。

还有一个自诉胃痛患者,也是术毕痛止,但不久又发,其后检查是胰腺炎,转住院治疗,无效就要考虑是不是适应症。四肢关节也可应用动态关节松动术,效果也不错。参考书《徒手治疗:脊椎、四肢动态关节松动术》。这本书内地没有,需要买台版,内地有一本《脊柱松动术:临床方法初级手册第5版》有部分动态关节松动术的内容,好处是对关节松动术有整体介绍,包括脊柱问题可以引起的相关征象,其中提出一些需要思考的内容。

动态关节松动术效佳,又引起我的思考,因为小关节紊乱或小关节错缝学说或者半脱位学说是有争议的,如宣蛰人老师就认为整脊有效是因为周围软组织被牵拉放松所致,这个关节松动术理解成松动关节周围软组织也可以。5级的关节松动术就是带推力的操作术,也就是平常所说的整脊。对感冒咽痛有效,还有其他疼痛可以立刻缓解,那么炎症致痛学说情何以堪,炎症可以马上消失吗?他的立刻见效和浅筋膜疗法的立刻见效有何不同?松动关节是通过影响关节周围的肌肉韧带起作用吗?结构性问题是问题吗?临床上确实也有明显错缝复位立刻症状消失的例子。一堆疑问,我不知道。黄龙祥老师教导,事实要肯定,理论可以探讨。

有操作常规

可能有人会说,举的那些病例咋没看见辨证?以痛为输的“痛”字,《说文》解释:“痛,病也。”可以说以痛为输就是以病辨证。八纲辨证、六经辨证、脏脏辨证、卫气营血辨证、三焦辨证、经络辨证又哪个不是以病辨证?这些辨证方式也可以看做是以痛为输。以痛为输可以与他们互训。以痛为输本就可以称作“以痛为输辨证”。黄龙祥老师指出以前经筋学说和经络学说曾经并行,只不过后来经络学说占据了主流地位,经筋学说才成为经络学说的附庸。我认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很有可能主流辨证方式有“以痛为输辨证”。

可能还有朋友认为,这几种方法缺乏中医特色。现在中医除有科学性外,还有文化性、政治性、还有部分宗教性。中医文化是具有特色的,但科学性部分应该是没有特色的,科学的特点是没有特色,有特色的是艺术。医学本身具有艺术性也是不能否认的。很多高人的技艺精湛,确实非常人所能及。但平常的小病确实也不需要太精湛的技艺,普通人的技能水准足以胜任很多常见小病。而且随便扎扎,给了医者一定的自由量裁权,正与中医的模糊性和弹性符合。

看了张效霞老师的《脏腑真原》,发现不一样的脏腑学说;看了刘宝义老师的《明于阴阳:中医的概念与逻辑》,发现不同的三阴三阳解读方式;看了其他一些对经脉、经络的史学研究后,还是发现有些问题实在是搞不清楚。中医有实的部分,有玄的部分,唐宋以前偏于实,其后偏玄。唐宋以前是方证对应,孔穴主对,这些都可以与以痛为输互训。

最后说说我的针刺常规。一说随便扎扎,许多人就不知道怎么扎了。在学习针灸过程中经常会看到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流派、理论、方法,但是用上去都可能有效。最有意思的是眼针疗法,彭静山老师曾经修改过眼针的图谱,发现图谱翻转之后诊断的准确率、治疗的有效率没变。临床上各种理论流派指导下的针灸治疗都有一定的疗效,所以随便扎扎有效也很正常。人的身体在某方面其实比人的想法聪明,比如走路这件事,人要用想法去指挥左右左,那就麻烦了,人自身其实会处理的很好。物理学定律中都有个前提条件叫“理想状态”,但自然界中理想状态是不存在的。比如长假期间上高速,就很难用速度距离简单推导出所需时间。给人治病一是不存在理想状态,二是人指导治病的定律本身就不一定是“本然如是”。有效很可能是人体在一定程度上会自我协调而已。

至于取穴就不讲究了,压痛点针刺就刺到压痛区域就可以了,压痛区域大就多刺几针,压痛区域小就精准刺入。病浅的扎就随便点,反正都会有效,病重的也无所谓了,反正疗效也不太好。需要悉心重点诊疗的就是不轻不重的患者,要详细问诊及切诊,仔细刺入正确的地方。这个压痛点会引起何种症状?这种症状和哪几个压痛区域有关?碰见患者怎么才能找到需要处理的正确的区域?这就需要读书和临证了。比如您跟三岁小孩打架,那就随便打,反正你能赢;如果跟泰森打,那也随便打,反正你是挨打的;如果重量级差不多,那就要仔细应对了,找到对方弱点或漏洞才有可能赢,对吧。随便扎扎是以准确的以痛为输为基础的。这些以痛为输的“输”,按照齐派医家传记《扁鹊仓公列传》中仓公的说法可以称为“砭灸处”。《内经》许多“砭灸处”本就不是穴位。如果觉得单纯扎针效果不够好,可以温针,用灸管或者直接烧针都可以。灸管又叫迷你灸,中间有孔,正好可以套在针上,烟雾也小。烧针直接用酒精灯烧就好了。

进针的深浅根据病变的深浅,一般轻病破皮就行,深了也没啥问题,再拔个罐也就松动了浅筋膜,小病不拔罐也没啥问题。至于拔罐时间,西方软组织松动术主张如果能够感觉到软组织松动的终末感,以终末感为准,如果感受不到那就90秒。所以我要求拔罐90秒以上就可以了,记得陈玉琴老师也是主张一分半。

再说留针。《灵枢•经水》里说留针都是说留几次呼吸。《灵枢•经脉》说:“热则疾之,寒则留之。”《灵枢•九针十二原》说:“刺诸热者,如以手探汤,刺寒清者,如人不欲行。”所以针刺我认为留针就是几次呼吸,不留针就是“如以手探汤”即刺即出。有人称这种叫“快针”。我认为留上30分钟可以叫慢针,但这种不该叫快针,快慢应以《内经》和《甲乙经》的几呼为标准。留针几次呼吸应该是最平常的针法,根据《武威汉简》和《千金要方》,唐以前百次呼吸即可称“久”留。以前我也留针28分48秒左右(编者按:脉气行一周),在我现在看来也没啥明显区别。

多长时间扎一次。有时间就多扎,没时间就少扎,有针刺后出血造成不适就歇歇,不歇也行,病急可以一天两次三次,病缓可以一周两次三次。觉得一次可以明显见效的疾病可以采用肌筋膜松弛术或关节松动术,如果估计要治几天,那就扎针好了。

这些方法我一般用来治疗有自愈倾向或自限性的疾病,但由于身体原因没有自愈的疾病。如果治疗几次效果不好,就要考虑为什么,是病的问题还是诊断有误?一个老人来诊,说嗓子疼十几天了,输过三天液,现在还没好。按照嗓子疼扎了几天针,结果几天后患者疼痛没有缓解。这就奇怪了。是哪里出问题了?是病严重还是没诊断对?再一检查,发现疼痛在颈前的软组织,是嗓子的外面而不是在嗓子的里面。这里就需要做自我检讨了。除了这种问题相对少见外,主要还是自己考虑问题不全面,检查不仔细。考虑这是嗓子外面的颈前肌群的肌肉病变引起的疼痛。找到原因就好办了。避开气管、血管针刺,结果一次明显好转。两次症状就好的差不多了。然后又治疗一次结束治疗。

李小龙说:“掌握截拳道并不意味着要增加更多的东西,而是砍掉非本质的东西。”武术上好用的就那三拳两脚,套路属于舞蹈,表演和教学用,是演法。实用另有练法和打法。治疗疾病不在方法的特殊性,而在于方法的一般性。我一不能尽愈诸病,二不能视死别生。可以治些新发或久治不愈小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